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449

2022-11-06

  第449章 西湖的等待

  【在西湖等着】

  Luo Qingzhou 编辑好,正要回复时,突然想起刚刚Bai Ling 说的话来。

  按照规矩,男子在成亲的前两晚,是不能出去跟不三不四的女子见面的。

  小月算是不三不四的女子吗?

  肯定不算吧。

  而且他是Divine Soul 去见面,又不是fleshy body 。

  最主要的是,他出去是为了cultivation 和treasure ,又不是为了什么香喷喷的吻和袜袜。

  所以,不算不守规矩。

  【小月,我暂时还出不去,你先去西湖等着,我大概三更以后过去】

  消息快速发送了出去。

  Luo Qingzhou 收起传讯宝牒,进了Bai Ling 的房间,问道:“无色无味的做好了吗?”

  Bai Ling 放好了花药,在盆里洗了洗手,脆声道:“快了,明天son-in-law 就可以来拿了。”

  随即又扬起下巴哼道:“son-in-law ,那里给人家什么报酬?总不能白拿吧?”

  Luo Qingzhou 道:“son-in-law 已经付出了香喷喷的吻,还让你玩了很久的兔兔,这还不够吗?”

  Bai Ling 顿时撅嘴道:“son-in-law 恬不知耻,明明是son-in-law 强行瑟瑟人家,强行欺负人家的。”

  Luo Qingzhou shrugged 道:“我可没有主动伸舌头,也没有主动把手伸进衣服里面。”

  Bai Ling 立刻哼道:“人家也没有!”

  “嗯,你没有,son-in-law 相信伱,都是舌头和手自己恬不知耻,自己动的。”

  Luo Qingzhou 说完,转身出了房间,向着后花园走去。

  Bai Ling 跟了出去,撅着小嘴小声whispered :“都是son-in-law 勾引它们动的,哼哼。”

  Luo Qingzhou 装作没听见。

  后花园中。

  秦Eldest Young Lady 正坐在凉亭里,安静地看着书。

  Xia Chan 握着剑,站在亭外的大树下,motionless ,似乎正在想着事情。

  Luo Qingzhou 走到凉亭,拱手道:“Eldest Young Lady 。”

  Qin Jianjia 抬头看了他一眼,lightly 道:“这两晚,你可以不用来的。”

  Luo Qingzhou 闻言微怔,正要告辞时,身后的Bai Ling 连忙道:“小姐,son-in-law 说他在家里无聊,想过来给你讲故事听。son-in-law 说他已经习惯了每晚来给小姐讲故事了,一晚不讲,son-in-law 就睡不着呢。”

  Luo Qingzhou 转头看了她一眼。

  Bai Ling looked steadily forward ,一本正经。

  Qin Jianjia paused ,looked towards 面前的silhouette ,问道:“是吗?”

  Luo Qingzhou 正犹豫着要不要否认时,看到Xia Chan 微微抬起了手里的剑,双眸正冷冷地盯着他。

  “是的,Eldest Young Lady 。”

  Luo Qingzhou 果断承认。

  Qin Jianjia 安静下来,并未再说话。

  Bai Ling hehe said with a smile :“son-in-law ,快讲吧。我要听过儿和aunt 婚后的幸福生活。”

  Luo Qingzhou 没有再耽搁,接着上次的情节,继续讲了起来。

  这故事哪有什么幸福生活,全是命运多舛的坎坷遭遇,听着令人压抑。

  一直讲到了凌晨。

  Luo Qingzhou 停了下来,拱手道:“Eldest Young Lady ,今天就到这里了,还有几个章节,明晚应该就可以讲完了。”

  Bai Ling 连忙央求道:“son-in-law ,再讲一章吧,时间还早呢。”

  Luo Qingzhou 看了看天色,道:“都三更了,时间哪里还早,我该回去睡觉了,你们也早些休息。”

  正转身要离开时,秦Eldest Young Lady 突然lightly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讲完吧。”

  Luo Qingzhou 闻言一愣,转过头来。

  这是秦Eldest Young Lady 第一次挽留他,也是第一次请求他,虽然语气和神情依旧冷淡,但的确是请求。

  Luo Qingzhou 转过身来,有些为难道:“Eldest Young Lady ,剩下的章节还有些长,若是讲完,估计天快亮了。”

  秦Eldest Young Lady 没有再说话。

  Bai Ling 立刻道:“son-in-law ,反正明天中秋,你又没有什么事情,明早再回去睡觉呗。”

  随即又looked towards 旁边的Xia Chan ,道:“Xia Chan ,你说呢?”

  Xia Chan 握着剑,nodded 。

  Luo Qingzhou 见此,没法再拒绝,只得道:“那……我去喝杯茶,说话太多,有些渴了。”

  说完,立刻出了凉亭,向着屋里走去。

  他得通知小月和Elder Sister Yue 一声,免得又让她们白等。

  Bai Ling 立刻跟了上去,满脸殷勤道:“son-in-law ,我给你倒茶,你要用谁的杯子?”

  Luo Qingzhou 进了屋里,道:“没有干净的吗?”

  Bai Ling 立刻道:“我和婵婵,还是小姐,都是干净的呢。”

  Luo Qingzhou 看着她道:“我是说,有没有没有人用过的杯子?”

  Bai Ling 摇头道:“没有,很少会有人来这里喝茶的,所以没有准备。”

  Luo Qingzhou 道:“那用你的,去拿吧。”

  Bai Ling 立刻撅嘴道:”hmph ,son-in-law 又想瑟瑟人家,想跟人家间接接吻,是不是?”

  Luo Qingzhou 道:“那用婵婵的也可以。”

  ”hmph ,婵婵才不会给用呢!”

  Bai Ling 又snorted 。

  Luo Qingzhou 道:“那Eldest Young Lady 的呢?”

  Bai Ling 立刻又道:“son-in-law 在做梦呢,小姐的更impossible 。”

  说完,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道:“算了,son-in-law 还是用我的吧,at worst 等son-in-law 用完了,我再好好洗几遍,把son-in-law 的口水和味道都洗的一滴不剩。”

  Luo Qingzhou 见她进了房间,立刻一边走向前院,一边拿出了传讯宝牒,分别给Elder Sister Yue 和小月都发了消息。

  【Elder Sister Yue ,今晚我有事,就不去了,你不用等我了。对了,小月过去了】

  【小月,很抱歉,今晚我有事,就不去了,明晚吧,明晚我一定去】

  刚发送完,身后突然传来了Bai Ling 的声音:“son-in-law ,你在干嘛?”

  Luo Qingzhou 手腕一翻,把jade stone 收了起来,道:“在想故事结局,怎么了?茶水呢?”

  Bai Ling 看了一眼他的袖袍,笑hehe 地道:“son-in-law 稍等。”

  说完,去了厨房。

  消息很快回复过来。

  小月:【Bad Elder Brother ,又放人家鸽子,你是不是故意的啊,人家明明带了你最喜欢的袜袜和宝贝,讨厌】

  Luo Qingzhou 没有再回复。

  Bai Ling 很快端了一壶茶水过来,开心道:“son-in-law ,这一壶够你喝一晚上了呢,待会儿要是想方便时,记得跟我说哦。”

  Luo Qingzhou 接过茶杯,一饮而尽,看着她道:“干嘛要跟你说?你想偷看?”

  Bai Ling 正要nodded ,连忙又摇头道:“才不是呢,人家只是帮son-in-law 打灯笼照着,免得son-in-law 踩到蛇蛇了。”

  Luo Qingzhou 没有理她,又喝了一杯,返回了后花园。

  稍作歇息,又继续讲了起来。

  还好后面剩下的章节已经不多。

  快五更天时,他终于讲完。

  “Eldest Young Lady ,天快亮了,我就回去了,你也快去休息吧。”

  Luo Qingzhou 立刻告辞。

  这个时候,不知道Elder Sister Yue 和小月离开没,说不定去了还能见到。

  Bai Ling 立刻道:“son-in-law ,这么晚了,就别麻烦Little Die 开门了,你就在婵婵的房间睡吧,让婵婵跟我睡。”

  Luo Qingzhou 看了一眼Xia Chan ,见她没有反对,还是拒绝道:“按照规矩,这两晚我是不能夜不归宿的。”

  说完,告辞离去。

  Bai Ling 只得把他送到前院门口,一脸认真地道:“son-in-law ,看来小姐很喜欢听你讲的故事,小姐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专注地听人说话了。而且小姐今天的神态看着好温柔,son-in-law 发现了吗?”

  Luo Qingzhou 闻言沉默了一下,道:“那等我与Second Young Lady 成亲以后,如果有时间了,就再来给Eldest Young Lady 讲故事吧。”

  Bai Ling 立刻开心道:”en. 那son-in-law 想好讲什么故事了吗?可不能讲坏小宝的故事,小姐肯定不爱听。坏小宝unearthly ,话又多,又喜欢撒谎,又black-belly ,又好色,反正没做一件好事,小姐肯定不喜欢的。”

  Luo Qingzhou 一脸古怪地看着她道:“Bai Ling ,听你这么说小宝的特点,我怎么觉得他特别像一个人呢?”

  Bai Ling 眨着眸子,said curiously :“谁?”

  Luo Qingzhou 挥了挥手道:“不说了,我回去了。”

  Bai Ling 怔了怔,突然又对着他的背影喊道:“son-in-law ,你与Second Young Lady 成亲后,又多了两个通房丫头陪你玩。when the time comes ,你还会理我跟婵婵吗?”

  Luo Qingzhou paused ,回头道:“放心吧,son-in-law 不会喜新厌旧的,son-in-law 当然会理……婵婵。”

  说完,快步离开。

  Bai Ling 脸上绽放的笑容,保持了一会儿,突然一僵:“不对,son-in-law 好像只提了婵婵,没有提我……”

  “臭son-in-law ,可恶,以后再也别想碰人家的小舌头,别想再摸人家的小……大兔兔了,hmph! ”

  Luo Qingzhou 回到谪仙居,在small courtyard 里拿出了传讯宝牒,发送了消息。

  【Elder Sister Yue ,你还在西湖吗?你见到小月了吗?】

  【小月,你还在西湖吗?你见到Elder Sister Yue 了吗?要是没走的话,我这就过去】

  小月的消息很快回复过来:【big brother ,younger sister 在!younger sister 还在!younger sister 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在西湖里,big brother 快来,我们一起玩!Senior Sister 今晚没有来,big brother 别管她,快来!younger sister 的袜袜已经准备好了】

  Luo Qingzhou return to house 间,钻进了被子里。

  Little Die 穿着柔软的肚兜,睡的真香。

  这时,jade stone 突然又振动了一下。

  Elder Sister Yue :【在】

  Luo Qingzhou 满脸奇怪,回复道:【Elder Sister Yue 在西湖吗?小月说没有见到你呢】

  Elder Sister Yue :【我在cultivation 】

  Luo Qingzhou :【哦,Elder Sister Yue ,你躲在哪里cultivation ,荷花丛那里吗?我这就过去的】

  Elder Sister Yue ;【嗯】

  Luo Qingzhou 立刻收起传讯宝牒,Divine Soul 出窍,赶往西湖。

  而此时,在西湖中。

  正有一红一黑two figures ,在激烈打斗。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