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502

2022-11-06

  第502章 叫青舟big brother

  “求本郡主做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郡主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不过我听说郡主跟某人的赌约,好像输了。”

  “你听谁说的?明明是本郡主赢了!”

  “哦。”

  “哦什么哦,你敢不信?”

  “不敢。郡主,那就当我刚刚什么都没有说,我找别人帮忙就是了。”

  ”hmph ,你还有别的朋友吗?”

  “郡主忘了上次的西湖之行吗?当然,我不是在提醒郡主我对郡主有life-saving grace 。”

  “有life-saving grace 又如何?本郡主不回报又如何?本郡主还帮伱背锅了,本郡主有没有经常挂在嘴边?”

  “郡主,时间紧迫。其实不到as a last resort ,我是不会求别人的。”

  小巷里,安静片刻。

  Nangong Meijiao coldly snorted ,道:“先说是什么事吧,本郡主看看过不过分。”

  Luo Qingzhou 道:“帮我看家。”

  Nangong Meijiao 闻言愣了一下,随即满脸讥讽:“帮你看家?你携美去going on a scenic tour ,让本郡主帮你看家?Chu Feiyang ,你的脸皮怎么能这么厚呢?”

  Luo Qingzhou 看了看天色,道:“郡主只需回答愿不愿意。”

  Nangong Meijiao face turned cold ,道:“不愿意!”

  Luo Qingzhou 没有再跟她废话,快步离开。

  Nangong Meijiao 站在小巷里,看着他走到巷口的背影,突然喊道:“Chu Feiyang ,除非你求我!”

  Luo Qingzhou 没有理睬,很快消失在巷口。

  “slut !你等着!”

  夕阳西下。

  夜幕悄然落下,很快笼罩了整座city 。

  Luo Qingzhou 回到府中后,对Second Young Lady Qin 说了要出去三天的事情,让她帮忙隐瞒。

  Second Young Lady Qin 听了,有些担忧,问道:“要不要Xia Chan 陪你去?”

  Luo Qingzhou 从书架上拿出了城外的地图,一边在桌前看着,一边道:“不用,去sect ,又不是别处。而且我是以Chu Feiyang 的身份去的,她若是跟着,就暴露了。”

  Second Young Lady Qin 走到他身旁,轻声问道:“美骄姐知道吗?”

  Luo Qingzhou lightly 道:“回来时见过她,我还求她在我走之后,住在这里,帮我保护你们,她没答应。”

  Second Young Lady Qin 道:”oh?”

  Luo Qingzhou paused ,looked towards 她:“她让我求她。”

  Second Young Lady Qin 闻言,顿时said with a smile :“青舟big brother ,你真笨,美骄姐既然这样说,那就是已经答应了。”

  Luo Qingzhou 道:“反正我是不会求她的。”

  Second Young Lady Qin 轻声道:“青舟big brother ,干嘛要对美骄姐这样?你就当作是哄哄她呗,girl 都是要哄的,美骄姐也不例外。”

  Luo Qingzhou 继续看着地图道:“不是我不哄她,是不敢,她的各种要求太离谱,我做不到。”

  paused ,又道:“上次的赌约,你们合伙骗我,告诉我衣服没有卖出去,结果the past few days Little Die 忙的都没了影儿。订单一天比一天多,连Lady Mother-in-law 都乐的合不拢嘴,也不说那种衣服羞耻了,还让Little Die 抓紧时间再设计。赌约是她输了,我都还没有向她提要求呢,她倒是先向我提要求了。”

  Second Young Lady Qin 听完,莞尔一笑:“青舟big brother ,赌约的确是美骄姐输了。但微墨觉得,你应该feigning ignorance ,就当作是自己输了。这样美骄姐才会觉得心里对不住你,你求她办事,她才会答应你。美骄姐又不是外人,青舟big brother 干嘛非要跟她争个输赢呢?”

  Luo Qingzhou 直起身子,转头looked towards 她道:“是她非要跟我争个输赢,明明是我赢了,她却说是她赢了。我本来就不准备再提赌约的事情的,但她还unsatisfied ,非要向我提要求,我能不生气吗?”

  Second Young Lady Qin said curiously :“美骄姐到底提了什么要求?”

  Luo Qingzhou 道:“她让我学小狗叫,每次见面都要叫三声,这不是把我当成她的宠物了吗?而且是一种人格侮辱。”

  Second Young Lady Qin “puchi ”一笑,道:“这个要求的确有些过分。青舟big brother 别生气,等美骄姐来了,微墨帮你说她。”

  谁知话语刚落,秋儿突然在窗外道:“小姐,son-in-law ,美骄郡主来了。”

  Luo Qingzhou 立刻收起了地图,从书架上拿出了其他书籍。

  Second Young Lady Qin 走到房间门口迎接。

  “吱呀……”

  房门打开。

  Nangong Meijiao 脱了鞋子,穿着black skirt 黑丝,迈着大长腿走了进来,先看了桌前的某人一眼,方冷声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微墨,有些人说话不算数,愿赌不服输,你说怎么办?”

  Second Young Lady Qin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让他学小狗叫呗。”

  Nangong Meijiao 一听,有些尴尬,低声道:“那家伙已经跟你告状了?”

  Second Young Lady Qin said with a smile :“不是告状,是诉说委屈。”

  Nangong Meijiao coldly snorted ,道:“你帮谁?”

  Second Young Lady Qin 低声道:“自然是帮美骄姐。美骄姐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微墨支持你。”

  Nangong Meijiao 突然贴近她,对着她娇嫩的脸颊亲了一口,悄声道:“还是微墨爱我。”

  “cough cough !”

  Luo Qingzhou 转过身来,冷眼看着两人。

  这是当他不存在吗?

  明目张胆地合伙耍无赖,还肆无忌惮地亲his wife ,简直过分!

  Nangong Meijiao 瞪着他道:“你咳什么咳?本郡主亲一下怎么了?微墨又不是你一个人的。”

  Luo Qingzhou 没有理睬她,准备离开。

  与其在这里与她斗嘴,听她frigid irony and scorching satire ,还不如抓紧时间去谪仙居cultivation 一会儿。

  当然,今晚还要去Spirit Moon Palace ,见一见Xia Chan 她们。

  毕竟他要出去三天时间。

  “Luo Qingzhou ,我有话对你说,你急什么急?急着要去见你家大姨子吗?”

  Nangong Meijiao coldly mocked 。

  Luo Qingzhou 在门口停下脚步,looked towards 她道:“郡主如果想说赌约的事情,抱歉,我已经忘记了。”

  Nangong Meijiao corner of the mouth slightly raised :“忘记了?真的假的?”

  Luo Qingzhou 一脸calmly said :“真的。”

  Nangong Meijiao 挑了挑眉,coldly snorted and said :“算了,忘了就忘了吧。看在微墨的份上,本郡主就不为难你了。赌约的事情,就当作没有发生过,以后我们都不准提了,如何?”

  Luo Qingzhou nodded :“听郡主的。”

  Second Young Lady Qin 在一旁抿嘴偷笑。

  Nangong Meijiao said resolutely :“这两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Bright Gown Guard 全体出动,在内城和外城挨家挨户搜查,官府也在挨家挨户检查外来人口。没有户籍的,也没有人可以为其作保的,都被抓了起来,或者被驱逐了出去。我已经跟姨母和姨夫说了,府里的所有人都要登记,我会拿回去让我爹爹帮忙置办户籍。因为我们南国County Palace 的关系和Crown Princess 的关系,官府肯定不会为难你们,Bright Gown Guard 估计暂时也不敢再来了。但是……”

  paused ,她神情严肃地道:“洛长天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某个只有名字,cultivation base 很高,但没有家庭没有父母和brother 姐妹的人,肯定是重点怀疑对象。没错,我说的就是你的朋友,Chu Feiyang 。”

  Luo Qingzhou 沉默了一下,道:“郡主有办法吗?”

  Nangong Meijiao 挑了挑眉,道:“他如果求我的话,我会帮他想办法的。”

  一旁的Second Young Lady Qin 连忙道:“青舟big brother ,你先帮Young Master Chu 求美骄姐吧。”

  Nangong Meijiao 扬了扬下巴。

  Luo Qingzhou 没有再说话。

  这件事干系重大,谁帮他,谁就可能会被牵连。

  他既然已经决定了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彻底解决洛长天和他的家人,就没有必要再牵连其他人了。

  他现在有Soaring Sky Sect Disciple 的身份,等明天去了sect ,在一跃成为Soaring Sky Sect 的elite disciple ,对方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自然不敢把他怎样。

  只要再给他一些时间,就够了。

  他将彻底解决这个麻烦。

  Nangong Meijiao 见他不说话,冷着脸道:“他必须要尽快找一个家,和具体的家庭住址。否则,即便是Soaring Sky Sect 的Disciple ,也不能继续在城内待下去。Bright Gown Guard 要是给他按上一个Monster Race 的同党,他也没法辩解。因为他除了名字,什么真实的情况都没有。”

  Luo Qingzhou 沉默了一下,道:“只要解决了洛长天,事情应该就会到此为止了。”

  Nangong Meijiao coldly snorted ,道:“说的轻巧,洛长天有那么好解决吗?我重新找人确认了一下,洛长天是Great Martial Master Early-Stage 的realm ,身边有两个护卫都是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Luo Yannian 是Martial Master 的realm ,在他忠武伯府,一共有二十五名护卫,其中一人是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cultivation base ,两人是Martial Master Middle Stage cultivation base 。你知道圣上对他的宠爱程度,以及他的实力有多恐怖吗?”

  Luo Qingzhou lightly 道:“这件事,不劳郡主费心。”

  此话一出,Nangong Meijiao 顿时恼道:“Luo Qingzhou !你别自命清高,也别believe oneself infallible !你要是出事了,哭的可不是我,你自己好好想想再来跟我说话!”

  Luo Qingzhou cupped the hands 道:“我知道郡主是为我好,不过,这件事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解决的。”

  “你……”

  Nangong Meijiao 顿时气的握紧了拳头。

  Second Young Lady Qin 连忙轻声道:“美骄姐,你别生气,有什么事可以跟微墨说,微墨会劝青舟big brother 的。”

  随即又道:“青舟big brother ,你去elder sister 那里吧,今晚就不用回来了,我跟美骄姐睡。”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眼,又看了某位怒目而视的郡主一眼,没敢再多待,立刻出了门。

  他没有去Spirit Moon Palace ,而是直接去了谪仙居。

  在small courtyard 里想了一会儿事情,然后去了后花园,继续cultivation Flying Sword 。

  Spirit Moon Palace 就不去了,还是一心cultivation ,为明天去Soaring Sky Sect 参加比试做准备吧。

  尽早把这个麻烦事解决吧,免得整个Qin Mansion 寝食难安。

  “Shua! Shua! Shua! ”

  Divine Sense 一动,Flying Sword 疾射而出。

  黑夜中,看不到Flying Sword 的影踪,只能看到后院里落叶纷飞,被裁剪成了一丝丝的碎片,飘落在地上。

  练习了one hour 的Flying Sword ,又练习了one hour 的凌风拳。

  浑身大汗淋淋。

  他去了前院,脱掉衣服,直接站在井边,用冰凉的井水洗了个澡。

  体内的力量,丹海中的Inner Strength ,以及meridian 穴窍中的力量,都已经充满,依旧在躁动不安。

  但他总感觉还是差了一口气,就是无法breakthrough 。

  洗完澡,他从storage bag 里拿出了两瓶spiritual liquid ,直接各自倒了两滴在指尖,很快被身体吸收进去。

  随后,他return to house 间,坐在床上,开始运转internal strength 心法,慢慢炼spirit transformation 液中蕴含的精纯能量。

  身体开始发烫,丹海内浪潮汹涌,全身血液似乎都变的沸腾起来。

  明明就差最后一步了,明明他体内蓄积的能量已经足够了,可是他依旧难以breakthrough 。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苦思冥想,他突然心头一动,难道是雷灵之根觉醒的缘故?

  他立刻拿出传讯宝牒,询问Elder Sister Yue 。

  但消息发出后,很久都没有收到回复。

  他又在床High Level 了一会儿,毫无困意,只得起身出了房间,在small courtyard 里一边踱着步,一边思考着。

  又过了大概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身上的传讯宝牒终于振动了一下。

  他立刻拿了出来,定眼看去。

  Elder Sister Yue :【雷灵之根觉醒之后,的确需要continuously 吸收体内的能量,但它会让你体内的能量之池变的更大。当你用尽丹海中的能量后,雷灵之根里蕴藏的能量就会爆发出来,输送给你,更为精纯,也更为强大】

  Luo Qingzhou 心头恍然,so that’s how it is 。

  原来体内觉醒的雷灵之根,在continuously 汲取他体内的能量,难怪他明明感觉就要breakthrough 了,却总是差那么一点呢?

  可是,这种被偷取的行为,何时才是尽头?

  Luo Qingzhou 问道:【那Elder Sister Yue 可知道,它需要吸收多少或者多久的能量吗?】

  Elder Sister Yue :【不知】

  Luo Qingzhou 愣了愣,沉吟了一下,又问道:【那我可以暂时关闭它吗?】

  Elder Sister Yue :【不能】

  Luo Qingzhou sighed ,只得作罢。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继续cultivation ,等待着have accumulated knowledge and deliver it slowly 吧。

  Luo Qingzhou :【好吧,Elder Sister Yue ,我知道了,谢谢你解惑。对了,最近你也没有出去吧?】

  Elder Sister Yue :【没】

  Luo Qingzhou :【哦,那Elder Sister Yue 早点休息,我也要睡了,明天天不亮就要起来呢】

  Elder Sister Yue :【嗯】

  Luo Qingzhou 收起传讯宝牒,又在small courtyard 里站了一会儿,突然心头一动,looked towards 了门口。

  院门关闭,可是他Divine Soul 感觉敏锐,门外似乎多了一道熟悉的气息。

  他怔了怔,脚下无声地走了过去,突然纵身一跃,直接从院墙跳了出去。

  刚落地,一道silhouette 忽地在门口一闪,就要离开。

  Luo Qingzhou 一把抓住了她,shouted :“女贼休走!吃我一棒!”

  说完,猛然用力一扯,把她扯进了怀里,随即抱起她,纵身一跃,又跳进了small courtyard 里。

  Xia Chan 躺在他的怀里,手里握着剑柄,一边挣扎着,一边威胁道:“放,放我,下来,不然……”

  “不然你要谋杀亲夫吗?”

  Luo Qingzhou 毫fearless 惧,直接抱着她进了屋,关上了门,然后进了房间。

  “不要……”

  “什么不要?”

  Luo Qingzhou 直接把她的剑拿走,扔在了床边的凳子上,然后把她放在了床上,快速帮她脱掉了鞋袜,然后把帐幔拉了下来。

  窗外,月光如水。

  一道silhouette 悄悄站在窗前,正探着脑袋向着里面偷看着,竖着耳朵,向着里面偷听着。

  床头燃着红烛,帐幔上映照着silhouette 。

  她睁大眼睛看着里面,看了一会儿,突然忍不住忿忿道:”hmph ,son-in-law 好过分,欺负婵婵也就算了,竟然还……”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