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503

2022-11-06

  第503章 自作多情!

  黑夜寂静。

  秋风掠过,枯叶簌簌。

  窗外,Bai Ling 依旧鬼鬼祟祟地站在那里,睁大眼睛,竖着耳朵,舍不得离开。

  不知过了多久。

  床头的烛台上,红烛依旧在燃烧。

  但摇曳的帐幔,早已停了下来。

  床前的地面上,落满了凌乱的衣裳,床上的两人,似乎正轻声细语地说着话,充满了恩爱。

  过了一会儿,都安静了下来。

  Bai Ling 又在窗外待了许久,方轻轻叹息了一声,一脸落寞的离开。

  small courtyard 里的青石板上,结满了洁白的冰霜。

  她的脚印,孤独地印在了上面。

  月光皎洁,秋意愈浓。

  房间里,Luo Qingzhou 抱着怀里娇柔的人儿,又耳鬓厮磨温柔缠绵地说了会儿话,方哄着她睡去。

  想到明天将要离开,他并无困意。

  待怀里的人儿睡着后,他Divine Soul 出窍,飞上了屋顶,坐在了那里,仰头望着夜空中的明月,思考着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城中一片漆黑,灯火早已熄灭。

  即便是在夜晚灯火辉煌的brothel ,此刻也是一片黑暗。

  这几日的事情,让城中所有的居民都people were alarmed 。

  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的始作俑者,正坐在屋脊上,吹着夜晚的凉风,沐浴着清冷的月光,在眺望着这满城的寂静与狼藉。

  正在Luo Qingzhou 想着事情时,身上的传讯宝牒忽地动了一下。

  他醒过神来,拿出传讯宝牒,低头看去。

  Elder Sister Yue :【在干嘛?】

  Luo Qingzhou 有些意外,回复道:【睡不着,在屋顶看月光,想事情,Elder Sister Yue 呢?】

  这时他才发现,小月也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小月:【big brother ,好难过,最近younger sister 出不去了。不知道那个该死的Divine Soul ,竟然进了内城,准备杀人,害的全城戒备和搜查。big brother 要小心,最近最好别出去了,要是被Bright Gown Guard 抓到,可就凉凉了】

  Luo Qingzhou 回复道:【好,你也小心】

  这时,Elder Sister Yue 回了消息:【一样】

  “一样?”

  Luo Qingzhou 愣了愣,此时的Elder Sister Yue ,也坐在屋顶看着月光,想着事情?

  Luo Qingzhou :【这么巧吗?Elder Sister Yue 在想什么?我就随口问问,Elder Sister Yue 可以不用说。我在想最近发生的事情,和以后要做的事情。我要努力cultivation ,变的更加强大】

  Yue Bai silhouette :【我在想,我为何要cultivation 】

  Luo Qingzhou 思考了一下,回复道:【cultivation 是为自己,也是为身边的人。this world 本来就不公平,也很危险,如果自己不变的强大起来,如何自保,又如何保护自己身边的人?Elder Sister Yue 难道就没有想要一辈子守护和保护的人吗?】

  许久之后。

  Yue Bai silhouette 方回复道:【有】

  Luo Qingzhou :【那不就是了,只要让自己变的更强大,才能活下去,才能保护他们。Elder Sister Yue ,其实有些话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又怕你生气,所以就没敢说】

  Yue Bai silhouette :【说】

  Luo Qingzhou :【我觉得Elder Sister Yue cultivation 的那些cultivation technique ,并不合适。人如果没有了感情,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伱历经suffered untold hardships ,努力让自己变的更强大,难道就是为了illusory 的长生?】

  【大多数人就只有数十年的lifespan ,即便是我们cultivator ,又有几个可以长生的?我觉得Elder Sister Yue 应该在有限的生命里,珍惜身边的人和爱身边的人。喜怒哀乐,爱恨情仇,这是每个人都该拥有的感情,Elder Sister Yue 不觉得你现在的生命里,只剩下了孤独和冰冷吗?人如果摒弃了感情,我觉得活得再久,也没有任何意义,只会更加孤独和难受】

  消息发出后,久久没有得到回复。

  Luo Qingzhou 心头有些后悔,不经他人事,莫劝他人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和想法,她cultivation 那种cultivation technique ,估计也是经过很久的思考才下的决定,肯定有特殊的原因,他现在突然冒然说别人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不合适,的确有些失礼。

  而且人家的cultivation base 比他高的多,他有什么资格劝说人家修习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不好呢?

  想了想,他又回复道:【Elder Sister Yue ,我就是随口一说,这些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只是有些忍不住,所以才说了出来,你别taking seriously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每个人看到的和想到的都不相同。或许以后Elder Sister Yue 真的可以长生,然后长生以后进入另一个更加美好更加幸福的world ,也说不定】

  又过了片刻。

  消息方回复过来:【谢谢】

  Luo Qingzhou 看着这两个字,怔了一会儿,道:【Elder Sister Yue ,你有家人吗?】

  Elder Sister Yue :【有】

  Luo Qingzhou 犹豫了一下,又道:【有husband 吗?】

  良久,消息方回复过来:【有】

  Luo Qingzhou :【哦,那Elder Sister Yue cultivation this cultivation art ,对他们应该影响很大吧?】

  Elder Sister Yue :【没有人在乎我】

  Luo Qingzhou :【Elder Sister Yue 的husband 呢,也不在乎你吗?】

  Elder Sister Yue :【嗯】

  Luo Qingzhou :【为何?Elder Sister Yue 这么好】

  Elder Sister Yue :【我哪里好了?我长的丑,性格也不好,没有人会喜欢的】

  Luo Qingzhou :【Elder Sister Yue 一点都不丑,虽然性格的确有些让人无法靠近,但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和魅力,其他女子根本就无法与Elder Sister Yue 相比。你家husband 若是不喜欢,不是眼瞎就是笨】

  窗台前,月光如水。

  一袭雪white clothed 裙的少女,安静地站在那里,沐浴着洁白的月光,手里拿着jade stone ,嘴角微微抿了一下。

  片刻后。

  Luo Qingzhou 收到了回复:【是吗?那你喜欢吗?】

  Luo Qingzhou 看着这条消息,怔了怔,坦然回复:【我当然喜欢】

  Elder Sister Yue :【哪种喜欢?】

  Luo Qingzhou :【想每晚见到Elder Sister Yue ,每晚跟Elder Sister Yue 说会儿话,然后跟Elder Sister Yue 一起cultivation 的喜欢。Elder Sister Yue 别误会,我们都是家室的人,Elder Sister Yue 像是我的teacher ,给了我各种教导和帮助,我对Elder Sister Yue 只有尊重和感激,是对长辈的喜欢和亲近,并非男女间的那种喜欢】

  Elder Sister Yue :【哦】

  Luo Qingzhou 看着这个字,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黑夜寂静。

  一人坐在屋顶,一人站在窗前,皆沐浴着洁白的月光,看着手里的jade stone ,陷入了沉默。

  半晌后。

  Luo Qingzhou 看了看天色,道:【Elder Sister Yue ,我要去睡一会儿了,晚安】

  Elder Sister Yue :【晚安】

  Luo Qingzhou 收起jade stone ,return to house 间,Divine Soul 归窍。

  怀里的人儿,已经睁开了双眼,正睁着漆黑的眸子,motionless 地看着他。

  Luo Qingzhou 睁大眼睛,与她big eyes staring at small eyes 地对视了一会儿,再无睡意。

  “天都快亮了,婵婵怎么还没回来?”

  Spirit Moon Palace 前院里,Bai Ling 正坐在石桌前,一边无聊地撕扯着花瓣,一边嘀咕着。

  又过了片刻。

  她忍不住站起身,出了门,又去了谪仙居。

  刚来到窗外,她突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心头一动,立刻睁大眼睛看去。

  这一看,她顿时握紧了粉拳,忿忿道:“臭son-in-law ,怎么还在让婵婵罚跪?可怜的婵婵,不会跪了一夜吧?难怪哭的这么伤心……”

  天蒙蒙亮时。

  Luo Qingzhou 起床穿衣,出了房间。

  Bai Ling 立刻躲在了墙角处,motionless 。

  Luo Qingzhou 向着她那里看了一眼,并未理睬,在井边洗漱一番后,离开了谪仙居,直接去了Spirit Moon Palace ,把大宝和二宝偷走了。

  这两只来自Ancient Era 的兔子颇为神奇,可以让他无视Formation Formation 进去上古shatter space ,所以出远门时肯定要带在身上,说不定就会用上。

  待他离开后,Bai Ling 又躲在墙角等了一会儿,方蹑手蹑脚地出来,然后进了屋。

  “婵婵,可怜的婵婵,竟然被son-in-law 折磨的动不了了,wu wu ……”

  Luo Qingzhou 从后门出了府。

  刚戴上面具换上劲装,从巷口走出,旁边突然闪出一道silhouette ,一把向着他的命门抓来。

  Luo Qingzhou 身子一侧,一把抓住了她sneak attack 的手,怒目而视。

  Nangong Meijiao coldly snorted ,倒打一耙道:“Chu Feiyang ,你抓着我的手干嘛?men and women should not touch hands when they give or receive things ,你别耍流氓,放开!”

  Luo Qingzhou 依旧紧紧握着她的手,冷着脸道:“我今日有事,郡主要是有何吩咐,等我回来了再说,可以吗?”

  Nangong Meijiao 没有再挣扎,看着他道:“我今日也有事,我要去Soaring Sky Sect 观看比赛,所以来跟你说一声。你别跟踪本郡主,听到没?”

  Luo Qingzhou frowned :“你也要去?”

  Nangong Meijiao 得意道:“Soaring Sky Sect 新Disciple 比试,每次都会邀请其他sect 和Imperial Court 的人去观看。Chu Feiyang ,我身为郡主,想拿到一个名额,with no difficulty ,羡慕吗?”

  Luo Qingzhou 沉默了一下,松开了她的手。

  Nangong Meijiao 见他脸色不好看,又道:“不过你放心,本郡主已经让九嬷嬷在你家住下了,有Great Martial Master 保护,相信你那些three wives and four concubines 会很安全的。”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眼,道:“many thanks 。不过那种地方很混乱,郡主不该去涉险的。”

  Nangong Meijiao sneered ,道:“本郡主是跟其他Imperial Family 的人一起去的,哪个不长眼的敢欺负我?哼,除了你这个不长眼的坏蛋。”

  Luo Qingzhou 见她目光幽幽,神情娇嗔妩媚,没敢再多说,拱手道:“郡主,那你保重,我先告辞了。”

  说完,快步离开。

  Nangong Meijiao 看着他的背影,突然道:“Chu Feiyang ,Bright Gown Guard 的人可能也会去,你要小心。”

  Luo Qingzhou step one stopped ,突然转过头看着她道:“所以你才想办法获得一个名额,要跟我一起去?”

  Nangong Meijiao 与他目光对视,突然coldly snorted ,别过脸道:“嘁,自作多情!本郡主只是觉得无聊,想要去看热闹而已。”

  Luo Qingzhou 又看了她一会儿,突然道:“郡主,等我回来了,我给你学小狗叫。”

  Nangong Meijiao corner of the mouth raised ,转过脸looked towards 他道:“谁稀罕!”

  Luo Qingzhou 道:“那郡主给我学小狗叫?”

  Nangong Meijiao 顿时眼睛一瞪:“Chu Feiyang ,你要死吗?本郡主叫了,你敢听吗?你就不怕短命?”

  Luo Qingzhou laughed ,没再说话,准备离开。

  刚走出两步,Nangong Meijiao 却突然又道:“Chu Feiyang ,本郡主不会学小狗叫,不过,本郡主会学小狗咬人!那晚不就咬你了吗?等你回来,本郡主要再咬你一次,你不准反抗,听到没?”

  Luo Qingzhou paused ,没有再理她,快步离开。

  Nangong Meijiao 又在巷口站了一会儿,方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Luo Qingzhou 与Sister Dao 汇合,进了martial arts hall 。

  然后在孙江的带领下,一起坐上了carriage ,很快出了城。

  此时,morning sun 刚刚升起。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