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504

2022-11-06

  第504章 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

  车厢里,格外安静。

  因为有孙江在的缘故,大家都在闭目养神,或者思考着事情,并没有人随便说话。

  Soaring Sky Sect 的总部sect ,坐落于距离京都只有数十公里外的凌霄山峰上,与Cloud Mist Mountain 脉隔江相望。

  不过那里山路崎岖,地势复杂,carriage 肯定是不能进去的。

  所以到了Ten Miles Pavilion 外的马场时,孙江就带着几人下了carriage ,各自租了一匹骏马。

  Luo Qingzhou 牵着租来的马儿,有些怀念起上次那匹的卢宝马来。

  那匹骏马才是真正的神骏宝马。

  不过那匹的卢在送到Sister Dao 家里的second day 时,就已经被那位南宫郡主给抢回去了。

  “da da da 哒!”

  几人上了马,在孙江的带领下,在官道上奔跑起来。

  one hour 后。

  下了官道,转入了小路。

  距离Cloud Mist Mountain 脉越来越近,Luo Qingzhou 想起了上次诛杀何阳三人的事情。

  当时若是没有那位南宫郡主主动帮他背锅,估计事情impossible 那么轻易过去。

  又联想到这段时日,那位南宫郡主对Qin Family 的帮助,以及帮他打听各种消息,他的心头越发矛盾起来。

  又one hour 后。

  几人穿过一片树林,前面豁然开朗起来。

  一股凉风吹来,带着潮湿的气息。

  转过一处山坡,前方突然出现一条水面宽阔,波涛汹涌的巨大河流。

  那河流两岸,相距大概一千多米,水面烟雾朦胧,波光粼粼。

  河流两岸以及河流之上,皆有小船在行驶。

  而在河流对岸的不远处,则坐落着几座大山,其中一座尤为巍峨险峻,峰顶隐藏在云霄之中,看不到尽头,那便是与Cloud Mist Mountain 脉隔江相望的凌霄峰。

  Soaring Sky Sect 就坐落于山峰之上,常年烟雾缭绕,宛若Immortal Realm 。

  河边开着一家酒馆。

  酒馆里可以吃饭喝酒,以及存马和租小船渡河。

  此时已有一拨人存了马匹,渡河而去。

  孙江向着河面上眺望了一眼,发现自己并不认识,这才带着几人,向着酒馆走去。

  今日是Soaring Sky Sect 举行一年一度初试的时候,除了分部在大炎各地的Soaring Sky Sect Disciple 赶过来以外,还邀请了许多宾客前来参观。

  其他sect ,以及其他Cultivation Families ,皆有邀请。

  当然,还有渡河去其他地方的。

  所以今日的渡船,显然特别忙碌,刚过去,就要匆匆返回继续接客。

  孙江牵着马儿,带着几人来到了酒馆,让店小二把马儿牵到了马厩,然后找了个桌子坐下,让Boss 上了几大盘牛肉和几盘包子,以及一大壶茶水。

  几人天还没有亮就出发,自然都没有吃早餐,又一路奔波,早已stomach rumbling with hunger 。

  牛肉和包子上来后,大家都没有客气,直接埋头吃了起来。

  各吃了几个包子,一盘牛肉后,方停下来歇息。

  孙江喝了几杯茶水后,方擦了擦嘴warned repeatedly :“待会儿就到sect 山下了,记住,话不可乱说,人不可随意冒犯,指不定sect 某位Elder 就在山下迎接客人,其他宾客也不能随意得罪,毕竟是来我们Soaring Sky Sect 做客的。不可让人看了我们的笑话,更不可丢了为师的脸。”

  几人连忙道:“是,Master 。”

  孙江又倒了一杯茶水,见all around 没有其他人,方道:“这次回来sect 参加比试的,应该都是胸有成竹的。我算了一下,加上我们京都分舵,估计有大约三十来支队伍。比试的成绩,不仅仅按照各人分,还要按照每一支队伍来分。如果自己的队伍排的名次高,除了个人可以获得奖励以外,团队还能额外获得奖励。为师不求你们几人排进前十,但绝不能掉到二十名以后,毕竟我们是京都分舵的,若是连前二十都进不去,实在太丢人。你们有信心吗?”

  楚小小立刻铿锵有力地道:“Master 放心,我们一定努力进入前十,为您老人家争光!”

  孙江laughed ,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前十就不指望了,毕竟我们人少。能进前二十,为师when the time comes 还会额外给你们每人奖励十万gold coin ,以及三瓶药水。”

  此话一出,几人都很兴奋。

  聂云容开玩said with a smile :“Master ,那我们when the time comes 进入前十,奖励是不是要翻倍?”

  孙江said with a smile :“如果伱们真的能够进入前十,或者你们个人的名次能够进入前十,奖励可不止翻倍。when the time comes 为师还可以额外给你们每个人送件小Magical Artifact 。当然,个人名次能够进入前十的话,肯定会被sect 高层关注,when the time comes 如果被收入Inner Sect ,成为elite disciple ,得到的cultivation 资源,绝对多的出乎你们的想象。”

  几人一听,皆激动起来。

  Luo Qingzhou 心头更加期待。

  如果他能够进入内城,成为Soaring Sky Sect 的inner sect disciple ,不光待遇会好上许多,身份地位也会高上许多,更利于他拖延时间报仇和解决麻烦。

  when the time comes 就算他没有户籍和讲不清来历,Bright Gown Guard 也不敢把他怎样吧?

  “Master ,那martial student 和Martial Master 的前三名,会得到怎样的奖励?”

  Sister Dao 好奇问道。

  孙江smiled and said :“前三名的奖励,自然会更丰厚。如果innate talent 真的不错,被某位Peak Master 看中,甚至可能直接把你收为direct disciple ,身份地位,cultivation 资源,皆与其他Disciple incomparable ……”

  几人听的心驰神往。

  Sister Dao 还要再问时,孙江突然looked towards 不远处,眯起了眼睛。

  这时,一声大笑传来。

  随即,一名身材矮胖的老者大袖飘飘,带着八名年轻男女,大步走了过来。

  “Senior Brother Sun ,long time no see ,I trust you have been well since we last met ?”

  矮胖老者人未到,嘶哑的声音先传了过来。

  孙江站起身,满脸笑容地拱手道:“Junior Brother Jin ,的确是long time no see 了。”

  Sister Dao 看到来人,蹙了蹙眉头,低声道:“此人叫金松,我去年在Mo City 见过一次,他与Master 似乎有很深的矛盾。听Master 说,当年为了一个Disciple ,两人大打出手,还闹到了Sect Master 那里……”

  名叫金松的老者大步走来,目光扫了桌前的几人一眼,直接said with a smile :“Senior Brother Sun ,你就收了这么几个Disciple 吗?你这里可是京都,人才济济啊,一共就收了六个Disciple ,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孙江faintly smiled 道:“收那么多Disciple 干嘛?资源就那么多,能分配的过来吗?”

  金松said with a smile :“Senior Brother Sun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这里可是Great Yan Country 都,我们这么多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都争着抢着想来这里,结果被你the early bird catches the worm 。本以为你能多收几个好Disciple 报答sect ,结果就才这么几个,还不如我一个穷乡僻壤的。”

  孙江坐下,端起茶杯,lightly 道:“我自然不如Junior Brother Jin 你。”

  金松laughed ,道:“Senior Brother Sun 可不能undervalue oneself ,sect 派你在京都收徒,自然对你给予厚望。对了Senior Brother Sun ,我听说今年sect 各地招收的新Disciple ,有三名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的Disciple ,而且innate talent 都很好,其中一名Disciple 不会就出自Senior Brother Sun 手下吧?毕竟Senior Brother Sun 以前经常说,收徒不在多,在于精。Senior Brother Sun 占据京都这么好的位置,才收了六名Disciple ,肯定有一名是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的Disciple 吧?”

  孙江没有回答,看了桌前的几人一眼,lightly 道:“这是你们金Martial Uncle ,还不快paid respect 。”

  Sister Dao 六人连忙低头拱手道:“见过金Martial Uncle 。”

  金松满脸笑容道:“不客气,不客气,都是自家人。”

  随即又转头对身后coldly shouted :“都在发什么呆?没看到你们孙师伯的脸色都已经沉下来了吗?见到长辈不知道打招呼,教养呢?”

  他身后那几名Disciple ,皆低头拱手,齐声道:“见过孙师伯。”

  孙江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抬手道:“不用客气。”

  金松又满脸笑容地指着身后的一名女子道:“Senior Brother Sun ,这位是我前两个月刚收的Disciple ,而且还是江南的才女,文武双全。this girl 上个月刚breakthrough 到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hehe ,Senior Brother Sun 猜一猜,她从Martial Master Early-Stage 到Late Stage ,用了多久的时间?”

  孙江complexion stiffened ,looked towards 他身后那名身材纤细的少女,没有说话。

  金松立刻对着身后道:“婉柔,告诉孙师伯。”

  名叫云婉柔的江南女子,手里握着一把剑,低头恭敬道:“Disciple 从Martial Master Early-Stage ,到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金松laughed ,道:“十个月的时间而已。Senior Brother Sun ,this girl 的physique 可不一般,而且对于剑的领悟,可谓是innate talent 绝伦。这次上山,如果不出意外,估计会被Sword Peak 的令Senior Sister Hu ,直接收为direct disciple 。”

  孙江lightly 道:“Junior Brother Jin ,恭喜了,你这个功劳可不小。”

  金松said with a smile :“Senior Brother Sun 可千万别误会,我这名Disciple ,上个月刚breakthrough 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并不是之前传的那三名Disciple 之一。所以刚刚我问Senior Brother Sun 的问题,并无他意。”

  孙江眼皮跳了跳,道:“putting it that way ,今年的初试,将会有四名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的Disciple 争斗了,看来要比以往精彩多了。”

  金松said with a smile :“那是,不过说不定其他Senior Brother 那里,最近也有Disciple breakthrough 到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了。Senior Brother Sun ,你这几名Disciple 之中,到底有没有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的Disciple ?介绍给Junior Brother 认识一下呗。”

  孙江面无表情地道:“没有。”

  金松laughed :“可惜了,还准备让婉柔this girl ,跟Senior Brother 的Disciple 比划比划呢。记得去年的初试,Senior Brother 的那位eldest disciple 可是压的我那些Disciple 连擂台都不敢上。”

  孙江站起身道:“Junior Brother Jin ,你们先吃饭吧,船来了,我们就先过去了。”

  金松笑着拱手道:“好,Senior Brother Sun 慢走,待会儿sect 见。”

  孙江没有再说话,转身走向了河边,脸色顿时变的阴沉起来。

  Sister Dao 几人跟在身后,都没敢吭声。

  小船停靠在岸边,船夫撑着竹篙loudly said :“今日风浪太大,一次只能上来四个人,客人勿怪。”

  Sister Dao 立刻道:“Master ,你们先上去吧。”

  Luo Qingzhou 和周伯约几人都谦让。

  孙江没有心情说话,也懒得在这边多待,脸色阴沉地上了船。

  几人相视一眼,张远山身为Eldest Senior Brother ,没有再谦让,也上了船。

  然后Sister Dao 又把楚小小和聂云容推了上去。

  船夫提醒大家坐稳,立刻撑着竹篙离了岸边,对岸上的三人道:“客人稍等,另一只船马上就过来了。”

  Luo Qingzhou 三人正站在岸边低声说话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三位,真巧。”

  三人转头看去,顿时complexion changed 。

  洛长天一身Qilin 袍,带着四名身穿Bright Gown Guard 飞鱼服的男子,从身后走了上来,满脸笑容地看着三人。

  三人皆没有说话。

  洛长天cupped the hands ,said with a smile :“三位别紧张,今日我们也是奉命前来Soaring Sky Sect ,观看新Disciple 比试的。圣上young and promising ,极为爱才,如果有新Disciple innate talent 不错,又愿意去为圣上效劳的话,我们会与your sect 商量,把人带走,着重培养的。我们给的cultivation 资源,绝对不比your sect 给的少。想必三位也知道,这些年来,your sect 为我大炎输送了不少人才。大家都是大炎Martial Artist ,为国家效力是我们的荣耀,也是我们的职责,在国家大义上,自然不分什么Sect 势力。”

  Sister Dao 冷冷地道:“这些事情,不用对我们说,洛指挥使去sect 说就是了。”

  洛长天laughed ,目光looked towards 了她左边的少年,道:“Brother Chu ,很期待你这次的比试。希望Brother Chu 这次能够获得一个好名次,为我京都Martial Artist 争光。”

  Luo Qingzhou lightly 道:“many thanks 。”

  两人目光相对,皆未移开。

  “船来了,我们先走了。”

  Sister Dao 碰了碰旁边的人,转身上了小船。

  Luo Qingzhou 与周伯约也跟着跳了上去。

  船夫looked towards 岸上道:“还可以上来一个。”

  洛长天said with a smile :“不用了,我们等下一只。”

  船夫没再多说,撑着小船离开。

  洛长天站在岸边,目光望着船上的三道silhouette ,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

  身后一名护卫低声道:“大人,还是没有查到他的住址和家人。每次他去martial arts hall 和从martial arts hall 离开,都很警惕,在每条街道上和小巷里,都会走上一圈,我们的人每次都跟丢了。”

  洛长天望着船上that silhouette 道:“内城能有多大?那么多人,没有一次能够跟上,说明他能够清楚地看到你们。Martial Master Middle Stage 的cultivation base ,可没有这种ability 。”

  护卫神色凝重道:“大人的意思是……”

  洛长天eyes flashed a bright glint ,道:“或者有人帮他,又或者,他能躲进小巷,用另a method 清楚地查看你们……”

  河面上。

  Luo Qingzhou 坐在小船船舱中,迎着冰冷的河风,转过头,looked towards 了岸边。

  that silhouette 依旧站在那里,正看着他。

  Sister Dao 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低声道:“他想做什么?”

  Luo Qingzhou 没有回答,体内躁动不安的丹海,穴窍中,似乎正zi zi 闪烁着雷电。

  他的瞳孔中,也仿佛有雷电闪过。

  他的身体,似乎正渴望着某种能量,才能breakthrough 最后的关隘。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