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505

2022-11-06

  第505章 Young Master ,小女子的脚受伤了……

  小船靠岸。

  孙江带着几人,又向前行走了大约两里的路程,方来到了凌霄峰山脚下。

  登山路口,早已有Soaring Sky Sect 的deacon 与Disciple 在登记迎接。

  有很多Martial Artist 听到消息,想来看看热闹,但如果没有请柬,又不是Soaring Sky Sect Disciple 的话,一般是不允许上山的。

  当然,有名头的Martial Artist ,还是可以破例的。

  孙江带着Luo Qingzhou 几人,走向了那名正在迎客的老者。

  那名老者身材瘦高,一袭azure robe ,颚下留着长须,看着精神矍铄,divine poise and sagelike features ,颇为适合充当迎客的门面。

  他看到孙江后,立刻快步迎了上来,满脸笑容道:“Senior Brother Sun ,你可算来了,刚刚钟Elder 还下山来问,Senior Brother Sun 怎么还没有到,其他地方的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可都快到齐了。”

  孙江笑着道:“住得近,所以就偷懒来晚了一点,能赶上祭拜Ancestor Master 就行了。”

  随即转头对身后道:“这是你们尚Martial Uncle ,还不快过来paid respect 。”

  Luo Qingzhou 几人连忙上前,躬手作揖:“Disciple 见过尚Martial Uncle 。”

  老者laughed ,扫了几人一眼,道:“好,好,大家都快上去吧,时候也不早了,等你们都到齐了,就要开始祭拜Ancestor Master 了。”

  孙江也没敢再耽搁,拱手告辞。

  几人刚走上台阶,老者突然又道:“对了Senior Brother Sun ,Azure Cloud Monastery 和Golden Cicada 寺的人也来了,都是当年与Senior Brother Sun 一起去Southern Border 诛杀Monster Race 的人。钟Elder 刚刚交代了,Senior Brother Sun 如果来了,可以去帮忙招待一下,毕竟Senior Brother Sun 与他们熟悉。”

  孙江闻言微怔,nodded ,快步上了台阶。

  Soaring Sky Sect sect 坐落于峰顶之上,几人即便中途没有停歇,也花费了将近one hour ,才登上了峰顶。

  此时的太阳,已经快要升到正空。

  峰上怪石嶙峋,烟雾缥缈。

  孙江带着几人进了大门,在仆役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座小型广场之上。

  因为新Disciple 要先祭拜Ancestor Master ,所以此时的广场之上,聚集着从大炎各地赶来的Disciple 。

  每个人都在默默地打量着其他人。

  当然,也有满脸兴奋,低声说话的Disciple 。

  孙江让几人找一处空位站好后,就去与其他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打招呼去了,顺便去帮几人登记信息。

  每个新Disciple 的姓名,年纪,cultivation base ,以及出自那个分舵和Master 等等信息,都要在sect 登记入册。

  等他们祭拜完Ancestor Master 以后,sect 就会立刻为他们制作各自的waist token ,以后他们才算是真正的Soaring Sky Sect Disciple 。

  孙江离开后,楚小小就开始兴奋地唧唧喳喳说个不停,一会儿说这里好美,像是Immortal Realm ,一会儿又说这里好高,上来好累,然后又开始议论其他Disciple 。

  最后又愤愤indignantly 道:“那个金Martial Uncle 好过分,不就是收了个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的Disciple 嘛,有什么好炫耀的,还故意当着Master 的面炫耀呢,一开口就讥讽Master ,好可恶。”

  张远山连忙道:“Junior Sister Chu ,长辈间的矛盾,我们就不要在这里议论了,小心被别的Disciple 听见了笑话。”

  楚小小snorted ,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又兴奋道:“听说我们的Sect Master Fairy Zixia 很漂亮呢,不知道待会儿能不能见到。”

  聂云容道:“待会儿要去mountainside 祭拜Ancestor Master ,Sect Master 应该会出现吧。”

  几人正说着话时,那名叫金松的矮胖老者,带着他的八名Disciple ,大步走了过来,said with a smile :“伱们的Master 呢?”

  张远山拱手道:“金Martial Uncle ,Master 他老人家去跟其他Martial Uncle 打招呼去了。”

  金松一听,满脸笑容道:“刚来都到处去联络感情去了嘛,难怪能够得到京都分舵的位置。你们这位Master 啊,flattery 功夫可了不得。”

  说完,laughed ,对着身后道:“你们在这里与你们孙师伯的几位Disciple 认识认识,好好学习一下人家的为人处世,为师也得去跟其他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联络联络感情去了,免得又落后于人。”

  说罢,大步离去。

  张远山几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云婉柔几人看了他们一眼,站在了旁边,都没有过来说话。

  又等了大概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本来嘈杂的广场上,突然渐渐安静下来。

  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带着几名中年男女,走上了stone platform ,目光looked towards 了下面的新Disciple 。

  这时,孙江和金松都赶了回来,站在了各自Disciple 的身前,安静地looked towards 了台上。

  待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后,那名老者方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old man 乃Soaring Sky Sect Great Elder 吴有子,欢迎各位Disciple 今日回到sect 。这次除了要举行一年一度的凌霄初试以外,newcomer 的Disciple ,还需要去祭拜Ancestor Master ,宣誓效忠sect 。old man 现在来念一下名字,被念到名字的Disciple ,过去站在右边的空地处,待会儿old man 以及其他Elder ,还有各峰Peak Master ,会带着你们去mountainside 祭拜Ancestor Master 。至于其他Disciple ,先行去歇息和吃饭,等下午时,进行First Stage 比试。”

  说罢,拿出了名单,开始念着名字。

  “White Emperor City 分舵,柏子川,张瑶!”

  “Yun Prefecture 分舵,吕境,王当,苗小兰!”

  片刻后,方念道京都分舵:“玉京分舵,刀铃,Chu Feiyang ,周伯约,楚小小!”

  “水城分舵,云婉柔,雷扬,贺如兰,曹华!”

  被念到名字的,都过去站在了右边的空地处,那里早有身穿青衣的迎客Disciple 等着,让他们排好了队。

  楚小小低声道:“Senior Sister Dao ,你在Mo City 时不就加入sect 了吗?一直都没有来祭拜过Ancestor Master 吗?”

  Sister Dao 低声道:“当时我爹爹在养伤,我不放心离开,所以就一直没有来过,不过Master 早就帮我登记了。”

  两人正在说话时,旁边突然走来一名青衣Disciple ,瞪了他们一眼道:“安静!”

  两人立刻闭上嘴巴。

  newcomer 而没有来祭拜过Ancestor Master 的Disciple ,一共有四十多名,此时皆聚集在空地处,排列成队,安静地等待着。

  过了片刻。

  Great Elder 吴有子方带着一群人走了过来,解释道:“此次祭拜Ancestor Master ,本该由Sect Master 亲自带领的,不过最近Sect Master 正在secluded cultivation ,无法出来,所以今日就由old man 带领。尔等待会儿不可喧哗,不可交头接耳和说笑,要抱着虔诚与敬畏的心,去往祠堂。若是惊扰了各位Ancestor Master 和senior ,old man 可饶不得你们。”

  众Disciple 皆低头垂目,满脸恭敬之色。

  吴有子又扫了众人一眼,方转身带着他们,从旁边的青石小道上,去往mountainside 。

  出了mountainside 山门,又穿过一片竹林,前方巨石堆砌,山雾缭绕。

  拐过巨石小路,前方突然出现一座巍峨的建筑。

  吴有子带着众人,踩着White Jade Stone 铺成的道路,来到了祖祠的大门前,先是弯腰拜了拜,然后loudly said :“Disciple 吴有子,今日带领sect 新Disciple ,前来祖祠祭拜Ancestor Master 与各位senior !”

  话语刚落,萦绕在祖祠门前的白雾,突然消散一空。

  一名身穿gray robe ,身材佝偻的老者,抱着一把扫帚,从祖祠里走出,看了众人一眼,弯腰离开。

  吴有子见他走远后,方直起身来,带着众Disciple 进了祠堂。

  祠堂里摆放着densely packed 的spirit tablet ,其中最中间最大的spirit tablet 上,赫然写着凌霄子Ancestor Master 几个大字。

  吴有子去点燃了香,插在了spirit tablet 前,先带领众Elder ,众Peak Master 祭拜,然后,每名Disciple 依次上前上香跪拜,举掌宣誓。

  至于宣誓的誓言,吴有子念一句,新Disciple 跟着念一句。

  祠堂内,香烟袅袅,肃穆而庄严。

  一名名Disciple 铿锵的誓言,在整个great hall 回荡。

  轮到Luo Qingzhou 时,他上前点香祭拜,随即举起手掌,目光注视着上面的牌位,嘴里跟着身旁的Great Elder ,铿锵有力地念着。

  当誓言出口的那一刻,他Divine Soul 微颤,总感觉自己的誓言像是触动了这里的什么东西,而那些在袅袅烟雾中朦朦胧胧的牌位上,仿佛正有一双双眼睛,正盯着他。

  Luo Qingzhou 镇定心神,肃穆念完,躬身退了下去。

  待所有的新Disciple 都祭拜宣誓完后,方由几名deacon 和迎客Disciple 带走,回到了广场,走回到了自己的队伍。

  然后由仆役带领,先去休息吃饭。

  孙江带着几人,跟在仆役的后面,来到了一排房屋前,进了一间屋子。

  仆役很快端来了丰盛的午饭。

  孙江让大家都坐下吃,然后道:“为师还要去跟Azure Cloud Monastery 和Golden Cicada 寺的几位朋友说说话,午饭你们自己吃,吃完以后,就在这里休息。下午是martial student 比试,等到明天一早,才是Martial Master 的比试。比试的地点,就在广场左侧的擂台上,你们下午可以去看看,也可以就在房间休息。不过记住,不可乱跑,也不可惹事,想要走动或者看看风景,就在这附近,不能走远,更不能去其他峰上,一定谨记。”

  几人恭敬道:“是,Master 。”

  楚小小看了一眼房间,道:“Master ,今晚我们几个都要挤在这里一起睡吗?”

  孙江道:“有三个房间,你们将就一下。这次来的客人比较多,其他地方都住满了。至于其他峰上,对于你们来说都说禁地。不是inner sect disciple 和direct disciple ,是不能随便上去的。反正我们就将就两晚,后天下午应该就可以离开了。”

  楚小小“哦”了一声,道:“Master ,那晚上我们有地方洗澡吗?不洗澡会很难受的。”

  孙江顿了一下,道:“后面山坡上有一处温泉,平时应该没有人去洗,你们要是想洗,可以提前去洗一下。如果等到今晚的话,估计人会很多。”

  正说着话时,一名青衣Disciple 匆匆走来道:“Martial Uncle Sun ,钟师伯和其他Martial Uncle 喊你过去,让你陪客人。”

  孙江一听,连忙出了小屋,匆匆离去。

  楚小小立刻凑到Sister Dao 的身边道:“Senior Sister Dao ,聂Senior Sister ,我们待会儿去泡温泉吧?反正下午的比试是martial student 比试,也没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我们自己去玩呢。”

  聂云容表示同意。

  Sister Dao 犹豫了一下,道:“不知道安不安全,若是其他人也去了怎么办?”

  楚小小想了一下,目光looked towards 了Luo Qingzhou 三人,笑hehe 地道:“让Senior Brother Zhang ,Senior Brother Chu ,Senior Brother Zhou 他们帮我们在外面守着呗。如果有人来了,就提前通知我们。”

  张远山连忙道:“我下午还要去看比试,虽然是martial student 的比试,但我还是想要观察一下。让Junior Brother Chu 和Junior Brother Zhou 陪你们去吧。”

  周伯约有些sorry 地道:“我也想去看看比试,毕竟第一次来sect ,也是第一次看这种比试,或许可以学一些经验。”

  张远山said with a smile :“Junior Brother Zhou 跟我想的一样。虽然是martial student 的比试,但肯定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说不定我们明天上台比试就可以用上了。”

  此话一出,Sister Dao 也连忙道:“既然Senior Brother Zhang 这样说,那我们下午都去看吧。希望这次可以拿得一个好名次,不然那位金Martial Uncle 就更要讥讽Master 了。”

  聂云容也nodded and said :“那我也去看。”

  楚小小见此,有些小小的失望,又looked towards 一直没有说话的Luo Qingzhou 道:“Senior Brother Chu ,你呢?你也要去看吗?”

  Luo Qingzhou 道:“我不去。”

  Sister Dao 看了他一眼,挑眉道:“小小,看来你家Senior Brother Chu 愿意陪你去泡温泉,不过你要小心某人监守自盗。”

  楚小小said with a smile :“Senior Brother Chu 才不会呢,我身材又不好,Senior Brother Chu 才不会对我有兴趣呢。除非Senior Sister Dao 去,Senior Brother Chu 说不定才会去偷看几眼呢。”

  Sister Dao twitched his lips 道:“某些人说不定来者不拒呢。”

  一旁聂云容said with a smile :“Junior Brother Chu ,你下午准备去哪里?是要陪小小去泡温泉吗?”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眼,paused ,道:“怎么,我如果要去的话,聂Senior Sister 也要一起去吗?”

  Sister Dao 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聂云容said with a smile :“我不去,我去看比试。”

  Luo Qingzhou 没有再说话,过了片刻,道:“我下午要在屋里cultivation ,哪儿也不去。”

  Sister Dao 低声道:“要breakthrough 了?”

  Luo Qingzhou shook the head :“还没,总感觉还差了一点什么。”

  张远山闻言,开口comforted :“Junior Brother Chu ,别着急,这说明时候还没有到。等时候到了,自然就能breakthrough 了。”

  其他人也安慰了几句。

  吃完午饭,又过了片刻,张远山招呼其他人一起去看比试。

  楚小小见没有人陪她,自然也去了。

  Sister Dao 最后一个离开,见其他人都出了门后,方凑到Luo Qingzhou 身边低声问道:“你这几日怎么对聂Senior Sister 是那种态度?人家得罪你了?”

  Luo Qingzhou 走进房间,脱了鞋子,在床上sit cross-legged 下,闭上了眼睛,没有理睬她。

  Sister Dao 握着拳头,对着他的肩膀捶了一拳,生气道:“Chu Feiyang ,跟你说话呢?聂Senior Sister 人那么好,你干嘛总是怼她?”

  Luo Qingzhou 睁开眼,looked towards 她道:“她人的确可以,不过,对我不好。”

  Sister Dao 一听,满脸疑惑,道:“什么意思?人家哪里对你不好了?你每次怼人家,人家都没有生气呢。”

  Luo Qingzhou sighed ,道:“Senior Sister ,你待会儿跟着她,应该就会知道原因了。”

  Sister Dao 听完,更加疑惑。

  Luo Qingzhou 道:“快去吧,待会儿就跟不上了,我还要cultivation ,别打扰我。”

  Sister Dao 又看了他一眼,方半信半疑地出了房间,快步追上了几人。

  五人一起到了广场。

  这个时候,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不过比试还没有开始。

  几人正在听楚小小说着话时,聂云容轻声道:“我去方便一下,待会儿就过来。”

  说着,转身离开。

  待她走远后,Sister Dao 怀着疑惑,跟了上去。

  聂云容走出广场,停在了一间房屋的后面,左右看了一眼,从storage bag 里拿出了一块jade stone ,extend the hand 指,在上面写着什么。

  Sister Dao 绕了一圈,躲在她侧面不远处的大树后面偷看着。

  不多时,一道高挑而熟悉的silhouette ,走到了聂云容的面前,满脸冷酷地听她低声说着话。

  Sister Dao 看着那道窈窕的silhouette ,终于明白过来。

  刚刚的屋子里。

  Luo Qingzhou 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并未cultivation ,而是拿出spiritual liquid ,在指尖各滴了两滴spiritual liquid ,然后起身出了小屋,关上了门,向着mountainside 走去。

  他感觉体内的力量躁动不安,比前几日更加明显起来,而且丹海中似乎有另一种陌生的力量在涌动。

  所以他要找个安静的地方cultivation 。

  至于那间小屋,肯定是待不成了。

  他一个人留在小屋的消息,估计不消片刻就传出去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某人很快就会来小屋找他了。

  他这次must 获得一个好名次,至少要让sect 高层注意到他。

  不然,麻烦很快就来了。

  他感觉洛长天已经在怀疑他了,而且不是普通的怀疑。

  时间迫在眉睫。

  所以他必须要抓紧时间cultivation ,如果能够在今天breakthrough ,自然更有把握。

  顺着崎岖的小路,一路向前。

  待他爬上山坡时,忽地感到一股温暖的气息assaults the senses ,又走了一段距离,前方果然出现了一潭雾气氤氲的温泉。

  不过这个时候正值晌午,并没有人来泡澡。

  他没有停留,继续向前走去。

  前面是一片怪石嶙峋的乱石岗,应该有不少无人洞穴。

  来到乱石岗,他正在四处寻找洞穴时,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奇怪的叫声,抬头望去,前方仙雾缭绕,隐约间出现了一条铁链桥,不知通往何处。

  他犹豫了一下,继续向前走去。

  一股寒风assaults the senses ,前面竟然是一处万丈悬崖。

  悬崖之下,白雾袅袅,深不见底。

  而在悬崖之上,则架着一座用铁链和木板搭建而成的桥梁,桥梁的另一端,通往另一座山峰。

  那座山峰隐藏在雾气中,朦朦胧胧,看不清晰。

  正在此时,那阵奇怪的叫声再次传来。

  Luo Qingzhou 顺着叫声看去,Iron Bridge 正中的雾气中,隐约站着一道身穿红裙的婀娜silhouette ,似乎正在呼喊着什么。

  他走近了几步,突然听到that silhouette 在娇声喊道:“Young Master ,Young Master ,快过来扶一下小女子……小女子的脚受伤了,走不动了……”

  Luo Qingzhou 愣了一下,左右看了一眼,这才发现,那人似乎就是在对着他呼喊。

  他眯了眯眸子,走到了桥头,再次定眼看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