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506

2022-11-06

  第506章 牢房中的妖怪

  Iron Bridge 中央,雾气朦胧。

  一名身穿红裙的女子,正扶着铁链栏杆,身子娇软地站在那里,看不清容颜,语气里满是痛苦和哀求。

  “Young Master ,Young Master ……过来扶一下your servant ……”

  “your servant 的脚好疼……”

  Luo Qingzhou 看了一眼她裙下的脚,上面隐约带着一抹猩红的血迹。

  “Young Master ,求求你……”

  女子依旧在凄声哀求。

  Luo Qingzhou 站在桥头又看了一会儿,目光looked towards 了旁边的stone tablet 。

  stone tablet 上写着几个猩红的大字:锁妖峰,闲人勿进!

  Luo Qingzhou 心头奇怪。

  这种重地,怎会没有人有把守?

  他又看了那名女子一眼,转过身,准备离开。

  女子突然凄厉大叫:“Young Master ,救救your servant !your servant 不是妖怪,your servant 是从未害过人!Young Master 既然能够穿过Formation 过来,一定可以救your servant 的。只要Young Master 救了your servant ,your servant 愿意为奴为婢,伺候Young Master ……”

  “Formation ?”

  Luo Qingzhou 闻言,心头一动,目光looked towards 了all around 。

  all around 除了模样狰狞的怪石以外,只有插在地面的几支white 小旗子,那些小旗子呈一种众星拱月的形状排列着,簇拥着一块巨石。

  那块巨石的表面,则铭刻着一些奇怪的rune 。

  难道这就是她所说的Formation ?

  但他刚刚来时,只看到白雾以及感到一丝寒冷,似乎并没有感觉其他异常。

  “Young Master ,救救your servant ,救救your servant ……”

  Luo Qingzhou 没敢再此地逗留,立刻快步离开。

  那女子见他头也不回地离开,顿时“ao ”地一声大叫,两边嘴角突然裂开,模样变的狰狞可怖,尖声yelled :“有种放本尊出来!本尊要把你们Soaring Sky Sect 全宗上下,先奸后杀,一个不留!”

  随即,她的silhouette 忽地如身旁的白雾一般,消散而开,消失无踪。

  Luo Qingzhou 快步离开此地,进入了乱石岗,又寻找了一会儿,方看到一处岩洞,立刻钻了进去。

  先平复了一会儿起伏的情绪,方闭上双眼,开始催动丹海中的Inner Strength ,在meridian 穴窍中缓缓流转。

  血液早已refining 干净,体内蓄积的能量也早已足够。

  internal organs ,以及各个穴窍中,早已灌满了能量,begin to stir ,只等最后时刻爆发出去,助他breakthrough 那道障碍!

  快了!应该快了!

  在他cultivation 之时,刚刚在Iron Bridge 上消失的女子silhouette ,忽地又出现在了锁妖峰的地底牢房里。

  “狐Fellow Daoist ,可探查到了什么?”

  其他牢室里,突然有声音问道。

  那女子的Divine Soul 飘在走廊上,恨恨地道:“看到一个闯入这里的人类小子,他竟然无视桥外的Formation ,没有惊动任何守卫。我本想把他引诱过来,占据他的身子,然后回来救各位Fellow Daoist 的,可惜那小子机警,没有上桥。”

  “哎,Fellow Daoist 太冲动了,你这Divine Soul 化形被他看到,若是他告知了守卫,伱就惨了。你现在可是我们这里唯一的希望啊。”

  “不用担心,那小子看着陌生,估计是无意间闯进来的,他应该不敢对别人乱说。”

  这时,另一边的牢室里,突然传来了一阵“si si ”声,随即,一名女子的声音响起:“狐Fellow Daoist ,可否想办法通知Monster Race 其他senior ?听那些守卫议论,现在我们Monster Race 大军正在反攻大炎city ,正是用人之际,其他Monster Race senior 知晓,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哎,桥上有Formation ,外面也有Formation ,我虽然偷偷恢复了一些cultivation base ,可以Divine Soul 出窍了,但实在过不去啊。至于附身,那些守卫身上都带着Magical Artifact ,我可不敢冒险……”

  “哎……”

  其他牢室里,也都陆续发出了叹息声。

  “狐Fellow Daoist ,快回来,有守卫来了!”

  最前面的牢室里,突然传来一道嘶哑的声音。

  此话一出,飘在走廊上的女子silhouette ,忽地钻进了旁边的牢室中,不见了踪影。

  stones pile ,岩洞里。

  Luo Qingzhou 依旧在cultivation 着。

  而在外面的广场擂台上,新Disciple martial student 的比试,已经开始。

  聂云容回到广场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满脸笑容地楚小小说着话。

  提前回来的Sister Dao ,看了她一眼,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而与聂云容见面的that silhouette ,在广场上看了一会儿比试后,就撇下护卫,独自去了新Disciple 住的那排房屋。

  她精准地找到了某间小屋,在外面偷听了一会儿,然后过去敲门。

  屋里没有任何动静。

  她又敲了几下,方coldly said :“Chu Feiyang ,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本郡主有消息要告诉你!”

  原来此人竟是跟着Imperial Family Martial Artist 一起来Soaring Sky Sect 的Nangong Meijiao !

  “dong! dong! dong! ”

  屋里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Nangong Meijiao 又踢了几下,猛然用力推开了门,随即感到不对,立刻冲了进去。

  然而三个房间里,皆是空无一人。

  Nangong Meijiao 站在屋里愣了一会儿,突然心头一动,想到刚刚聂云容对她说的话来。

  “Master 说后面有一处温泉,小Little Junior Sister 本来想去后面泡温泉的,想让Junior Brother Chu 过去帮忙看着……”

  温泉?

  Nangong Meijiao 的眸中,忽地闪过一道cold glow 。

  有温泉,肯定有人在里面洗澡。

  那家伙不会偷偷溜过去看别人洗澡去了吧?

  想到此,她立刻出了小屋,沿着旁边的小路,向着后面的山坡走去。

  穿过一片竹林,登上山坡,stones pile 积,灌丛茂盛。

  一股热气assaults the senses 。

  同时,前面突然传来一阵“pa pa pa ”地水花声,以及一名女子的声音。

  Nangong Meijiao complexion changed ,立刻快步走了过去。

  前面的岩石后面,雾气氤氲。

  two figures 在氤氲的雾气中faintly discernible 。

  Nangong Meijiao 脸色阴沉,手握腰间的鞭柄,在岩石后面犹豫了半晌,突然转过身,准备离开。

  但正在此时,那名女子娇滴滴地道:“Senior Brother ,等你回去了,就把你家那个slut 娘子给休了,娶Junior Sister ,好不好?”

  “shua!”

  Nangong Meijiao 一听此话,心头的怒气顿时蹿了起来,再也忍不住,转身就掠了过去,手中长鞭一挥,猛然向着deep water 中的两人fiercely 地抽打了下去!

  “pa! ”

  一声脆响。

  两人哪里料到会突然冲出一个人,二话不说,对着他们就是一鞭子!

  Nangong Meijiao 愤怒之中出手,鞭子上倒刺皆竖了起来。

  这一鞭子下去,直接把两人抽的torn skin and gaping flesh ,fresh blood dripping !

  两人皆”Ah” 地惨叫一声,又惊又惧地分开,以为是sect 那位执法Martial Uncle 路过,顿时吓的ashen-faced ,shiver coldly 。

  Nangong Meijiao 站在岸边,这一鞭子下去,方发现抽错了人,呆滞了一下,正不知如何收场时,见两人惊恐发抖,thoughts move ,立刻shouted :“你们两人是哪座峰上的Disciple ?可知我Soaring Sky Sect 的sect rules ?”

  两人看清她的面容,本来正在疑惑时,听她这般义正言辞地一喝问,顿时更加恐惧,以为真是sect 执法处的人。

  那名男子连忙拱手哀求:“这位Senior Sister ,我们错了,我们是今天新来的Disciple ,不知晓规矩,求Senior Sister 千万不要告诉Law Enforcement Hall ,千万不要告知我们Master ……”

  那名女子也哭着求饶。

  “立刻起来,just this once !”

  Nangong Meijiao 又喝斥了一声,手中长鞭”Pa” 地一甩,直接把旁边的岩石抽的粉碎,随即缠绕在纤腰上,冷着脸,转身大步而去。

  两人见此,哪里还敢多待,慌忙惊恐起来。

  那年轻男子拔腿就跑。

  女子也跟在后面,仓皇而逃。

  Nangong Meijiao 见两人离开后,方从不远处的一块岩石后走了出来,暗secretly relieved ,随即左右张望,蹙了蹙眉头,继续向着mountainside 走去。

  刚走了一段距离,突然感到一股寒气assaults the senses 。

  “咦,前面好像是一处悬崖,那家伙不会躲在那里吧?”

  Nangong Meijiao 顺着崎岖的小路,走了过去。

  前方悬崖云雾缭绕,朦朦胧胧,宛若Immortal Realm 。

  然而很快她就发现不对。

  前面看着明明那么近,但她走了许久,眼看着越来越近,但就是到不了近前。

  她又走了片刻,突然停下了脚步。

  “Formation ?”

  她心头惊疑,不敢再向前,立刻转身原路返回。

  然而她走了许久,竟然看不到那处温泉了,同时,她发现all around 的岩石并无变化。

  待她转过身后,发现前面的悬崖,依旧近在咫尺,仿佛与她的距离从未变过。

  她脸色顿变,心头开始焦急起来。

  她突然一跃而起,跳上了旁边的岩石,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正在此时,天空突然变得昏暗,all around 的白雾突然变成了黑雾,光线瞬间暗了下来。

  转眼间,白天变成了黑夜。

  “呜——”

  忽地一阵阴风吹来,随即,一声声wail like ghosts and howl like wolves ,从all around 的黑暗中传来。

  接着,一双双猩红的双眼,在all around 的黑暗中出现。

  Nangong Meijiao 脸色发白,抽出了腰间的鞭子。

  ”ao wu ——”

  正在此时,旁边的黑暗中,突然跳出一只ferocious-looking 的小鬼,向着她凶狠扑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