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507

2022-11-06

  第507章 devote one’s life to ,人我要了

  “pa! ”

  Nangong Meijiao 一鞭子抽了过去,直接把那只小鬼抽的divided into two ,化为乌有。

  “ao ——”

  突然,all around 更多狰狞的鬼怪扑了上来。

  Nangong Meijiao 一边向前奔跑着,一边挥舞着手中的鞭子,响亮的皮鞭声与鬼怪的尖叫声,continuously 冲刺着她的耳膜与脑海。

  她的精神很快疲惫虚弱,手里的皮鞭也慢了下来。

  但all around 的鬼怪,依旧像是无穷无尽一般,呲着獠牙,瞪着猩红的双眼,挥舞着sharp claw ,怪叫着向着她扑来!

  不远处巨大的岩石上。

  两名身穿gray robe 的老者,正站立在那里,向下俯视着下面的一幕。

  “Senior Brother ,这名女子好像并非我Soaring Sky Sect Disciple ,应该是今日前来sect 做客的,伤了她不太好吧?”

  “无妨,她自己踏入禁地,自该给她一些教训。山坡的岩石上,Formation 外的stone tablet 上,已经写的很清楚了,此地为我Soaring Sky Sect 禁地,她既然无视,那现在我们也无视她就是了。”

  “Senior Brother ,今日山上雾气有些多,她估计是没有看到。”

  “再等one hour 吧,等她精疲力竭,Divine Soul 衰弱时,再把她带走,送回她家长辈那里去。”

  “只怕待会儿她受了伤,或者Divine Soul 受到重创,我们没法交代。”

  “我们需要交代什么?我们只是看守牢房的,这Formation 又不是我等布下的,她也不是我们请来的。擅自进入我Soaring Sky Sect 的禁地,该交代的是她家长辈,而不是我们。Junior Brother 不用担心,我们再看一会儿,我正好想看看这个Formation 的formidable power 。当初我进去了,也一直没有出来,听说每个人进去看到的都不同,不知道她现在看到的是什么。”

  “听裘Martial Uncle 说,这Formation 是从一道残破的上ancient formation 中修改而来的,formidable power 极大,即便是Great Martial Master Realm 界的Martial Artist ,进入其中,也很难出来。最后只能累的精疲力竭,昏迷过去,不知真假。”

  “自然是真的,不然Senior Brother Yuan 他们来审讯那些妖物时,也不至于再三向我们确认Formation 是否完全关闭。也就只有这些小辈们,ignorance is a bliss ,不知里面的凶险。”

  “Senior Brother 觉得这女孩能坚持多久?”

  “估计最多one hour ,如果她触动了其中最厉害的Yin Soldier Ghost General ,估计片刻间就要倒下了。”

  “咦,Senior Brother ,好像又有人进来了!”

  “的确又有一名Disciple 进来了,看他衣着,应该是我们sect 这次新招收的Disciple ,不知道是哪个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手下。哼,现在的新Disciple ,胆子越来越大了。不用管他,等他昏迷后,把他带去Law Enforcement Hall ,让他的Master 去接他。”

  “咦,Senior Brother ,你快看,那小子好像没有被幻境迷惑,竟然直接向着那个女孩走了过去。”

  两人站在巨石上,凝目看去,皆惊疑不定。

  enter the formation 法的,自然就是在不远处stones pile 的岩洞里cultivation 的Luo Qingzhou 。

  他刚进入状态不久,就听到了这里传来了熟悉的皮鞭声,立刻赶了过来。

  等他过来一看,那位南宫郡主脸色煞白,像是疯了一般,正挥舞着上手里的皮鞭,在到处抽打着,一边打,一边奔跑,看着一副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的模样。

  可是all around 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阵阵阴风和模样狰狞的岩石。

  不过他可以明显感觉到,这里的气息不对。

  联想到刚刚那名妖怪所说的话,这里应该就是Formation 所在了,而那位南宫郡主估计是触动了Formation 的机关,正在幻境中,又或者正面对着只有她才能看到的东西。

  Luo Qingzhou 没敢迟疑,快步走了过去,一边靠近,一边loudly said :“郡主,站在那里不要动!”

  Nangong Meijiao 脸色煞白,浑身香汗淋淋,正在一片漆黑中面对着densely packed 的狰狞鬼怪,她越厮杀,鬼怪越多,而且似乎越加强大,她感到有些绝望,但正在此时,她突然听到遥远的地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那声音仿佛在天边,又仿佛在脑海里响起。

  她左右查看,却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terrifying 的黑暗与汹涌如潮的鬼怪。

  “pa! ”

  她扬起皮鞭,fiercely 对着一只鬼怪抽了上去,想到就要死在这里,心头顿时一酸,哭着道:“Chu Feiyang ,你这个混蛋,我就算是做鬼,也要缠着你!”

  谁知话语刚落,旁边突然出现一道silhouette ,一把抱住了她,道:“郡主干嘛要缠着我?”

  Nangong Meijiao 顿时一僵,盯着他看了几眼,突然一鞭子向着他抽了过去,怒道:“幻觉!伱是小鬼变的,不准碰我!”

  Luo Qingzhou 一把抓住了她的鞭子,一手搂着她的纤腰,纵身一跃,跳上了旁边的一块岩石,随即”hong” 地一拳打出!

  “zi! ”

  一道闪电划过!

  Nangong Meijiao 眼前的黑暗突然被照亮,all around 那些狰狞的小鬼,竟瞬间消失无踪!

  仿佛太阳划破黑夜,瞬间照亮了the entire world !

  Nangong Meijiao 被晃的睁不开眼睛,却清楚地感觉到了搂着自己纤腰的那只手臂,是多么的熟悉与温暖。

  同时,身边的气息,也是那么的熟悉与令她兴奋。

  “郡主,睁开眼睛看看,我到底是小鬼还是人?”

  Luo Qingzhou 抱着她站在岩石上,侧脸看着她带着汗渍的娇美脸蛋儿,语气调侃地问道。

  但下一秒,他突然僵住。

  Nangong Meijiao 一把抓住了他的命门,然后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看着他道:“本郡主不用睁开眼睛,就能知道你到底是人是鬼。”

  Luo Qingzhou :“……”

  Nangong Meijiao 看着阳光下他这张普通却明媚的脸颊,嘴角微微翘了起来,眸中满是笑意。

  她身上香汗淋漓,嘴里呼吸急促,胸口剧烈起伏着,早已疲惫不堪,此时身子一软,贴在了他的怀里,脸颊贴着他的胸膛,轻声道:“Chu Feiyang ,你又救了本郡主,本郡主无以为报,只能以……”

  “郡主,不用devote one’s life to !”

  Luo Qingzhou 连忙打断了她的话。

  Nangong Meijiao 扬起了汗水沾湿了发丝,娇媚动人的小脸道:“Chu Feiyang ,人怎么能这么shameless ,这么自作多情呢?本郡主什么时候说了要devote one’s life to 了?本郡主说的是,以手报答。”

  说着,动了几下。

  Luo Qingzhou 全身僵硬道:“郡主,不用……”

  Nangong Meijiao 突然又道:“哦,本郡主差点忘记了,Young Master Chu 不喜欢手,Young Master Chu 喜欢脚……Young Master Chu ,那你要不要跪在地上,帮本郡主把鞋袜脱掉?本郡主好好报答你?”

  Luo Qingzhou 连忙凑到她耳边低声道:“郡主,有人看着,好像是守Formation 的人,我们快离开这里。”

  Nangong Meijiao 眯了眯眸子,转过头,左右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人。

  但她知道,她刚刚误入Formation ,肯定惊动了Soaring Sky Sect 的人。

  她五指勒紧了他的命门,道:“Chu Feiyang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来救我,我就放了你。”

  Luo Qingzhou 正要回答,她又道:“只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回答错了,或者回答的令本郡主不满意,你应该知道后果。”

  Luo Qingzhou 僵硬着沉吟一下,对着她bright and intelligent 的眸子道:“因为郡主漂亮,身材好,我不忍心看到郡主受伤。”

  女人都喜欢别人夸她漂亮,再漂亮的女人也是如此,所以就算回答错误,对方也绝对是高兴的。

  对方高兴了,自然不会太过为难他。

  Nangong Meijiao 眯了眯眸子,道:“这个回答,本郡主不太满意。”

  Luo Qingzhou 心头一紧,正准备说出第二个致命一击绝对正确的答案时,Nangong Meijiao 突然松开了他,道:“不过,还算将将就就,马马虎虎。所以,就饶了你。”

  Luo Qingzhou sighed in relief ,没再多说,看了不远处巨大的岩石一眼,一把抱住她,跳了下去,随即快步离开。

  虽然他没有在那块巨大的岩石上看到什么,但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那里有气息波动。

  有人站在那里。

  他的Divine Soul 如今已经是Spirit Refinement Realm Late Stage ,这点波动自然瞒不过他。

  如果他Divine Soul 出窍,或者动用Soul Power ,或许就能看清楚。

  但没有那个必要。

  他现在还不想暴露太多。

  待两人走远后,那块巨大的岩石上,方出现两道身穿gray robe 的silhouette 。

  “Senior Brother ,那小子到底是何来头,竟然无视Formation ,来去自由,而且还一拳打散了那女子眼前的幻境,这Formation 可是袁Martial Uncle 他们费了好几年的功夫,才从那道残破的上ancient formation 中修补出来的。”

  其中一名身材较矮的老者,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目光依旧惊疑不定地看着远处那道已经走远,在雾气中朦朦胧胧的silhouette 。

  旁边另一名身材较高的老者,同样满脸惊疑和不解:“还有一点你没有说出来,那小子刚刚好像发现我们了。我们这隐匿movement method ,又身在Formation 之中,即便是Great Martial Master ,也绝对impossible 察觉的。”

  “Senior Brother ,怎么办?这件事肯定要上报sect 的,或许是Formation 出了问题。”

  “impossible 是Formation 出了问题,那小子显然非同寻常。既然是这次上山的新Disciple ,那对于我们sect 来说,绝对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好事。”

  “Senior Brother 觉得该怎么办?”

  ”hmph ,以这小子的ability ,进入Inner Sect 绰绰有余,这次根本就不用比试了。他刚刚那一拳,好像是普通的Thunder Rush Fist ,但是却打出了雷电,tsk tsk ,而且从他刚刚那一拳的力量来看,他早该breakthrough 到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了,但却没有breakthrough ,那就表示他现在可以skipping grades to battle ,有隐藏的innate talent ,潜力无穷。Junior Brother ,你先别告诉别人,我去北望峰通知Master ,这种好苗子,自然不能便宜别的峰,或许Master 见了会直接把他收为direct disciple 也说不定……”

  “好,Senior Brother 快去,我去看看他是哪个分舵的,待会儿……”

  “怎么了?”

  两人的对话,突然停了下来。

  旁边的一块巨大岩石上,不知何时,竟突然无声无息地站在一名女子,正目光冰冷地看着他们。

  “令……令狐Junior Sister ,你什么时候来的?”

  两人尴尬一笑,似乎对眼前的女子有些惧怕。

  那女子一袭青衣,身材高挑,看着只有二十来岁,披散的秀发上简单地插着一根木簪,纤细的腰间挂着一枚azure 铃铛,冰冷的瞳孔深处,仿佛有两道sword shadow 在环绕。

  她盯着两人看了一会儿,indifferently said :“人我要了,谁如果要跟我抢,去Sword Peak 找我。”

  说完,silhouette 一闪,disappeared 。

  两人站在岩石上,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