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508

2022-11-06

  第508章 我的清白被你毁了,你要对我负责!

  广场上,人声鼎沸。

  擂台上似乎有Disciple 超乎寻常的发挥,引得台下众人热烈讨论。

  Luo Qingzhou 带着Nangong Meijiao ,回到了小屋,让她休息一会儿。

  Nangong Meijiao 的脸色有些苍白,精神也有些萎靡。

  刚刚走路时,她差点摔跤,看起来体力和精神都消耗太多,的确需要休息一会儿。

  Luo Qingzhou 从storage bag 里拿出了一张崭新的床单,铺在了床上,然后扶着她坐在了上去。

  他知道这位郡主有洁癖。

  Nangong Meijiao 看了洁白的床单一眼,眯了眯眸子,看着他道:“Chu Feiyang ,你准备的这么齐全,是不是随时都准备在上面做坏事?”

  Luo Qingzhou frowned :“难道郡主的storage ring 里,没有这些基本的生活用品?”

  Nangong Meijiao coldly snorted and said :“当然没有。至少没有这么白的床单,像是贞洁布。”

  Luo Qingzhou 没有再理睬她,出去给她倒了一杯茶水。

  Nangong Meijiao 又看了他一眼,方伸手接过,一口喝了个干净,又埋怨道:“Chu Feiyang ,都怪你,你不好好待在屋里,到处乱跑什么?伱要是不到处乱跑,本郡主也不会误入Formation ,差点死在那里。”

  Luo Qingzhou 没有争辩,又出去给她倒了一杯茶水,道:“是的,都怪我,郡主快休息吧。”

  Nangong Meijiao 接过茶杯,又一口气喝完,缓了缓,方抬头看着他道:“Chu Feiyang ,洛长天已经怀疑你了,京都传来消息,有Bright Gown Guard 在Qin Mansion all around 转悠,不知道是不是在怀疑你的身份。你明日比试时,可要小心了,我觉得,名次和奖励是次要的,你如果想要报仇,暂时就不要暴露全部的实力。不然的话,他要是看到你的真实实力,估计会更加怀疑了,而且你以后想要报仇,只怕会更难了。”

  Luo Qingzhou 闻言,沉默了一下,道:“那些Bright Gown Guard 会不会进入Qin Mansion 查看?”

  Nangong Meijiao 脱掉鞋子,sit cross-legged 在床上,拉了拉自己的裙摆,想要遮住了脚,但裙摆太短,并没有遮住。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道:“放心吧,上次Crown Princess 当着圣上的面,给他们的教训,他们短时间内估计是不敢忘记的,除非Crown Princess 离开京都了。而且,九嬷嬷也在府中,洛长天又不在,那些Bright Gown Guard 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进去的。”

  Luo Qingzhou 转过身,背对着她,looked towards 窗外道:“这次比试,我想拿个好名次。如果能够引起sect 高层的关注,或者被收为inner sect disciple ,我现在的身份,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不然洛长天肯定会以我的身份不明为由,继续追查我,或者把我驱离京都。他只要一直追查这个身份,我肯定会露出weak spot 的。”

  Nangong Meijiao 看着他道:“Chu Feiyang ,成为inner sect disciple 很难的,你刚加入Soaring Sky Sect ,连忠心都还未测试,人家凭什么让你加入Inner Sect ?据我所知,只有进入outer sect 三年以后,或者对sect 有重大贡献的Disciple ,又在比试中脱颖而出的,才能加入Inner Sect 。至于direct disciple ,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你身份不明,又刚加入sect 不久,谁也不知道你对sect 是否忠心,或许你是other sects 派来的奸细呢?所以,就算你这次在比试中获得好名次,最多也只能获得更多的cultivation 资源和sect 的着重培养,想要直接加入Inner Sect ,只怕很难。”

  “还有,Chu Feiyang ,你干嘛背着我说话?不敢看我吗?转过身来!”

  Luo Qingzhou 转过身来,看着她的脸,looked steadily forward ,道:“郡主,我的cultivation base 是Martial Master Middle Stage ,我自然只会用Martial Master Middle Stage 的实力,至于其他东西,我肯定不会暴露的。”

  “其他东西?”

  Nangong Meijiao 眯了眯眸子,看着他道:“除了Martial Master Middle Stage 的实力,你还有其他东西吗?说来听听。”

  Luo Qingzhou 没有再理睬她,拱手道:“郡主快休息吧,我在外面帮你守着。”

  正要离开,Nangong Meijiao 突然道:“Chu Feiyang ,不许你在外面,你就坐在这里守着,不然我睡不着。”

  说着,她patted 床沿,道:“坐在这里。”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眼,正迟疑着时,Nangong Meijiao 挪开了位置,身子一倒,躺在了床上,闭上双眼道:“别怕,本郡主真的累了,不会欺负你的。你就在旁边坐着,闻着你的味道,本郡主才会有安全感。”

  Luo Qingzhou 看着她闭上的双眼,颤动的睫毛,以及凸凹起伏的窈窕身段,又paused ,方走到床边坐下,背对着她,轻声道:“郡主,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Nangong Meijiao 闭着眼睛道:“就只会嘴上道谢吗?”

  Luo Qingzhou 没有再说话。

  Nangong Meijiao 睁开眼,看着他的后背,突然道:“Elder Brother Chu ,我冷。”

  Luo Qingzhou 怔了怔,转过头看着她。

  Nangong Meijiao 高耸的胸口微微起伏着,双眸秋波盈盈地看着他,又道:“脚脚也冷。”

  Luo Qingzhou 收回目光,从storage bag 里拿出了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道:“这样应该就不会冷了吧?”

  Nangong Meijiao 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理他。

  Luo Qingzhou 起身,走到窗前,目光looked towards 了外面,耳中听着远处广场上传来的嘈杂声,脑中想着明日的比试。

  郡主说的没错,有洛长天在,他的确不能暴露太多的实力。

  不然对方有了警惕,他再想报仇,只怕会更难了。

  但如果不拿到好的名次,他该如何利用Soaring Sky Sect 自保呢?

  Outer Sect Disciple 与Inner Sect 的Disciple 的差别,可不仅仅是cultivation 资源和sect 的重视。

  有了inner sect disciple 的身份,哪怕真查出来他杀了人,Imperial Court 也不敢擅作主张杀他,估计也需要sect 来重新审查。

  只要没有铁证,只要sect 重视他,那就绝对不会有事。

  但从郡主刚刚的话来看,想要在这次的比试中成为inner sect disciple ,估计不太现实。

  那么,他到底该不该spare no effort 呢?

  也许获得了好的名次,有了更多的cultivation 资源,就能更快的晋级,然后报仇杀掉Luo Yannian 全家,解决所有的麻烦。

  又或许,他暴露了真正的实力,对方早有准备,先下手为强,他将再无机会。

  洛长天今日亲自来,估计除了圣上的任务以外,还想亲自看看他的true strength ,和所用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招式。

  牛Demon God 功他肯定不会暴露的。

  因为那晚去暗杀Luo Yu 时,他就用的牛Demon God 功,在与Luo Yannian 交手时,也用的牛Demon God 功。

  Luo Yannian 肯定把他的招数早就告诉洛长天了。

  所以他一旦暴露这件cultivation technique ,那就坐实了他是暗杀Luo Yu 的凶手。

  “Chu Feiyang ,不准……不准咬……”

  正在他想着事情时,身后的床上,突然传来了南宫郡主的梦呓。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南宫郡主已经睡着,此时正微微蹙着眉头,似乎正在做梦。

  Luo Qingzhou 怔了怔,关上了窗户。

  窗外的嘈杂声,顿时变的小了一些。

  他走到床边,看着睡梦中的郡主,想着与她第一次见面到现在的点点滴滴,不由得sighed 。

  又过了片刻。

  他在床边坐下,闭上了双眼,决定继续cultivation 。

  房间里一片宁静。

  时间悄悄流逝。

  外面的广场擂台上,依旧在进行着精彩而激烈的比试。

  有人沮丧下台,有人proud of one’s success 。

  台下的看客,有新Disciple ,有老Disciple ,也有各Great Sect 前来观战的客人。

  太阳很快从正空,坠到了西边的山头。

  Luo Qingzhou 正cultivation 时,突然感到脖子有些痒,同时,一阵温热的气息,吐在了他的脖子里。

  他立刻收功,转过头看去。

  Nangong Meijiao 已经醒来,此时正跪坐在他的身后,手里拿着自己的一缕秀发,在他的脖子处撩着,见他回头,目光幽幽地道:“Chu Feiyang ,我刚刚醒来时,发现自己的袜袜被脱掉了,身上也衣衫不整,头发也乱了,身上也疼,你要对我负责。”

  Luo Qingzhou 立刻下了床,远离了她道:“第一,我没有脱你的任何东西,第二,我也没有碰你的任何东西。你衣衫不整,头发凌乱,身上疼痛,都是之前enter the formation 法造成的,跟我没关系。”

  Nangong Meijiao 摸着自己的胸前道:“可是我亵衣的带子也断了,而且这里也疼,你肯定偷偷碰过,甚至咬过。”

  Luo Qingzhou 懒得再理睬她,过去打开了窗户,又打开了房门,道:“郡主,比试已经快结束了,他们马上就会回来了,你还是快离开吧。”

  Nangong Meijiao 突然又躺下,卷着被子道:“我干嘛要离开?今晚我就睡在这里了,让他们去别处睡去。”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眼,直接走过去,把被子和被单都强行扯了起来,收进了storage bag 里,道:“郡主如果非要在这里睡的话,那也可以,这间屋子就让给郡主,我带他们重新去找地方。”

  说完,出了房间。

  Nangong Meijiao 咬了咬牙,立刻下床穿鞋,追了出去,凶巴巴地道:“Chu Feiyang ,你那被单和被子我都睡过,上面有我的味道,你还给我!”

  Luo Qingzhou 怔了怔,又把被单和被子从storage bag 里拿了出来。

  Nangong Meijiao 一把抢过去,装进了自己的storage ring 里,正要说话时,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和说话声,连忙把手里的一块jade pendant 塞进了他的手里,道:“这jade pendant 你拿着,是我mother 祖传的Magical Artifact ,明天比试时你带在身上,如果遇到mortal danger 时,它会帮你抵挡住致命一击。”

  paused ,又看着他的眼睛道:“Chu Feiyang ,我们刚刚睡在一张床上,一张被单上,而且是雪白的被单,我的清白已经被你毁了,你要对我负责。不许玩失踪,更不许耍赖!”

  说完,快步离开。

  待她走出small courtyard 时,方发现过来的是别处的Disciple ,但她并没有停留,满脸冷傲地迈着大长腿,快步走远。

  “好漂亮的女孩!是sect 的Senior Sister 吗?”

  “身材very good ,气质也好,只怕不是普通女子。”

  几名新Disciple 低声议论着,走进了旁边的另一间小屋。

  Luo Qingzhou 站在门口,愣了一会儿,方进了房间,把房门和窗户全部开到最大,又打了几fist strength 风,把房间里的气味都吹了出去,免得待会儿Sister Dao 他们回来闻到了又误会。

  与此同时。

  在Soaring Sky Sect 东边的Sword Peak 上。

  一名azure clothed woman ,正在吩咐两名female disciple ,让她们今晚去把一名新Disciple 带上Sword Peak 。

  “如果他不愿意来,就直接掳来。”

  “是,Master 。”

  两名female disciple 恭敬地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azure clothed woman 坐在屋里,又寂静了一会儿,方looked towards 了窗外远处的云雾,喃喃地道:“上ancient formation 么?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可以带我进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