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510

2022-11-06

  第510章 被蹂躏的Heaven’s Proud Daughter !

  “shua!”

  Luo Qingzhou 并未客气,一棍子劈了上去。

  看着动作迅捷,力道凶猛。

  但由于他cultivation 的是拳法,并非是cultivation technique ,所以这一棍毫无招式可言,在云婉柔的眼中,更像是小丑一般。

  她并未还击,仅仅是站在原地,身子一侧,轻松地避开了劈砸而下的木棍。

  “shua!”

  Luo Qingzhou 又一横扫!

  云婉柔纤腰一弯,再次避开。

  她身后那些senior brother and senior sister ,皆是拍手叫好:“婉Junior Sister Rou ,好movement method !”

  随即又嘲said with a smile :“那小子好像在乱打一通,没有cultivation 过棍法吧?这是来搞笑的?”

  说完,七人都哄笑起来。

  “shua!”

  Luo Qingzhou 一脸紧张的表情,又挥了一棍子出去。

  云婉柔再次轻灵闪开,slightly smiled ,”clang ”地一声,拔出了手中的宝剑,轻声道:“这位Senior Brother ,我已经让你三招了,现在,该我出剑了。我只出七招,七招之内,若不能制住你,我就认输。”

  那宝剑雪亮森寒,刚一出鞘,all around 的气温仿佛陡然降落。

  “好了,婉Junior Sister Rou 的宝剑出鞘了,你们猜,那小子可以接下几招?”

  “以那小子刚刚的movement method 来看,我感觉他连一招都接不下,婉Junior Sister Rou 的剑,可是快的连Master 都惊叹不已。”

  “hehe ,别太看不起人家,我觉得,那小子至少能接下两招,毕竟是Martial Master Middle Stage 的cultivation base 。”

  “别说话!婉Junior Sister Rou 要出剑了!”

  几人立刻定眼看去。

  云婉柔手中的宝剑cold glow flashed ,一剑刺向Luo Qingzhou 的咽喉。

  剑出无声,快速绝伦!

  众人眼见那剑尖就要到达那少年的咽喉,那少年却站在原地不动,好像反应不及,云婉柔也正要停手,但正在此时,那少年却是身子一侧,速度更快地闪避而开。

  众人顿时一愣,楚小小立刻loudly shouted :“第四招了!”

  云婉柔见此,眸中露出了一抹surprised look ,随即手中宝剑一挽,silhouette 一闪,又从侧面刺向他的咽喉。

  然而this time ,Luo Qingzhou 躲避的更快,而且没有还手。

  云婉柔身后那些男female disciple ,刚刚还在满脸轻松地嘲笑和打赌,此时皆噤声,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第五招了!”

  楚小小又loudly shouted 。

  “Shua! Shua! Shua! ”

  云婉柔见此,再无保留,silhouette 忽地disappeared ,只见cold glow 闪烁,sword shadow 重重,又连出三剑,封住了对方的所有退路!

  这下,看他还如何闪避!

  “叮!”

  但令她感到心惊和不可思议的是,对方避无可避,并未再避开,而是举起手中的木棍,横在身前,竟精准无误地连续挡住了她这快速绝伦的三剑!

  她这三剑的剑尖,竟然全部刺在那根并不粗大的漆黑木棍上!

  此时,场中已经absolute silence 。

  她那些senior brother and senior sister ,皆不敢再小觑这少年,脸上的神情都变的凝重和紧张起来。

  楚小小问道:“刚刚出了几招?我没有看清。”

  张远山满脸excitedly said :“三招!很快的三招,Junior Brother Chu 竟然全部接住了!而且全部很精准地接住了刺去的剑尖!”

  楚小小立刻又loudly said :“八招了!还有两招!Senior Brother Chu ,再坚持两招,她就输了!”

  此话一出,云婉柔眸中顿时露出一抹阴厉之色,”weng” 地一声,手中的宝剑顿时震颤一下,剑尖忽地一亮,吐出了一抹cold glow ,竟是sword glow !

  虽然只有半寸来长,却令她的imposing manner 陡然一变,手中的宝剑也变的更为terrifying !

  她握着宝剑,looked towards 对面的少年,faintly smiled 道:“这位Junior Brother ,好movement method 。不过接下来的两招,First Move ,我要斩断伱手中的木棍,second move ……就此结束!”

  说完,手中宝剑“shua” 地一声劈斩了过去,带着一股令人胆寒的sword qi 与imposing manner ,直接封死了他周身的所有退路!

  他避无可避,只能举起木棍迎接!

  宝剑terrifying 的速度与力道,划过空气,发出了刺耳的尖啸声!

  张远山几人脸色皆变。

  Luo Qingzhou 双手握紧漆黑木棍,瞳孔中清晰地迎着那柄劈斩而来的宝剑,Inner Strength 顺着手臂,”hong” 地一声涌入了手中的木棍。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他的棍硬了!

  “shua!”

  他扬起手中的木棍,猛然一挥,迎接了上去!

  “铮——”

  劈斩而下的宝剑,与猛然迎上的木棍,重重地撞击在了一起!

  云婉柔身后那名微胖女子,sneered 道:“竟然敢拿一根木棍,迎接婉Junior Sister Rou 的宝剑,简直是……”

  “ka! ”

  然而她话还未说完,云婉柔手中的宝剑,竟突然断成了两半,那吐着sword glow 的剑尖,顿时rays of light 一敛,掉落在了地上……

  微胖女子嘴里的话,戛然而止,mouth opened wide 。

  其Disciple 见此一幕,皆是stared wide-eyed 。

  云婉柔握着Broken Sword ,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抽搐了几下,脸上刚要露出的淡淡微笑,也突然僵硬……

  她的剑,竟然断了……

  竟然被一根木棍给震断了……

  张远山几人,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同样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只有Sister Dao ,嘴角抽搐了一下,目光有些同情地looked towards 那名dumbfounded 的少女。

  如果她不托大,如果她不想着用手中的宝剑硬劈那根木棍,如果她只用自己飘逸的剑招和灵敏的movement method 去刺,她肯定会赢。

  虽然十招二十招可能不行,但当她的剑招真正爆发出来后,那家伙绝对不是对手。

  毕竟她是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专修Sword Art 的expert 。

  而那家伙虽然movement method 很快,虽然手里的木棍很硬,但他根本就不会任何棍法,而且cultivation base 也低了Level 1 ,所以必输。

  然而,这名骄傲的女孩,对自己的Sword Art 太过自信了。

  不过Sister Dao 也有些奇怪,那家伙主修拳法,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剑,可是为何对那些剑招那么了解,而且还可以with no difficulty 地看清那些剑招和很精准地避开呢?

  “Senior Sister Yun ,还有最后一招,我不用棍子了。”

  Luo Qingzhou 收起了手里的漆黑木棍,赤手空拳,looked towards 对面握着Broken Sword ,motionless 的少女。

  他或许不知道,他刚刚精准的躲避剑招和刚刚一棍Broken Sword 的行为,对这名被誉为用剑天才的少女的打击到底有多大。

  她这几年养成的自信,in this brief moment ,全部被他击毁,坍塌一地!

  “婉Junior Sister Rou ……”

  她那些senior brother and senior sister ,皆走过来,想要安慰,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夕阳西下,夜幕缓缓笼罩过来。

  山坡下,寂静了片刻。

  云婉柔突然抬起头,looked towards 对面的少年,脸上的表情竟然出奇的平静,lightly 道:“我没事。”

  说完,手中的Broken Sword 突然“shua” 地一声,向着对面的少年掷了过去,面孔瞬间变得有些扭曲。

  她伸手在腰间一抹,从storage bag 里拿出了另一柄普通的Azure Edge Sword ,silhouette 一闪,掠了上去。

  Luo Qingzhou 躲避开了那柄犹如hidden weapon 般飞来的宝剑,见她又持剑冲来,心头一怒,”hong” 地一拳打了上去。

  刚刚那柄Broken Sword ,竟直指他的心脏,而且力道极大,速度极快!

  这少女竟然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想要置他于死地!

  他当然不能再忍。

  “Shua! Shua! Shua! ”

  云婉柔连刺三剑,招招致命!

  楚小小立刻loudly said :“十三招了!你输了!还不快停下!”

  张远山和Sister Dao 见此,complexion changed ,连忙要上前阻拦。

  但正在此时,云婉柔的那些senior brother and senior sister ,则“shua” 地拿出了武器,把他们拦住,双方再次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

  那名长脸男子gloomy face 道:“我家Senior Sister 只是想要试一试那小子的true strength ,各位不用急。”

  Sister Dao 顿时怒道:“她那是要试一试吗?明明就是要杀人!”

  楚小小也在一旁讥讽道:“输不起就不要玩,输了就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丢不丢人!”

  “你……”

  双方正在对峙时,不远处的大树下,两名azure clothed woman 正在凝目看着那对少男少女的战斗。

  “可惜了,那女孩的innate talent 不错,Sword Art 也不错,不过人品实在有些……输了就输了,不认输也就算了,竟然还想杀人……”

  “毕竟年纪太轻,估计从未受过这般委屈。不过那少年你看出来了没?他虽然没有修剑,但无论是movement method ,还是脚步,以及对于剑招的领悟和目力,皆非同寻常。那女孩Sword Art 很高,又是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的cultivation base ,movement method 也快,但无论如何出招,那少年似乎都能提前看出……”

  “不错,这少年的确not simple ,难怪Master 要咱们无论如何,都要把他掳回去,Master 不会是要收他为Disciple 吧?”

  “很有可能。Master 向来不允许别的男子进入Sword Peak 的,这次如此着急,而且还是晚上,只怕是今日看到这少年的innate talent 了,所以迫不及待让我们来抢人,免得被别的峰给抢走了。”

  “Senior Sister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再看看吧。”

  “可是那少年毕竟是Martial Master Middle Stage 的cultivation base ,再等的话,只怕会被那female disciple ……”

  “我觉得不太对,那少年的实力,并不像是只有Martial Master Middle Stage 的cultivation base ,虽然他的气息的确是Martial Master Middle Stage ……我感觉他其实已经breakthrough 了,只是因为某种原因……”

  “bang! ”

  正在此时,一声爆响突然传来。

  两人定眼一看,那少年打出的拳头竟然亮起了一条purple 的雷电!

  那条雷电“shua” 地一声,突然顺着那少女的剑尖蹿了上去,瞬间缠绕在了那少女的身上!

  那少女身上的衣裙顿时冒出烟雾,同时头顶上的头发也突然散开,飞扬了起来。

  幸而那道雷电一闪即逝!

  然而,那少女却是衣衫破碎,秀发凌乱,握着剑的手正在微微颤抖着,显然是被吓到了。

  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的expert ,竟然被Martial Master Middle Stage 的Martial Artist 给吓到了!

  “Senior Sister ,那少年用的什么拳法,竟然还有雷电!”

  另一名少女满脸惊疑不定的神情:“看起来,好像是早已被Martial Artist 弃用的Thunder Rush Fist ,但……”

  “Thunder Rush Fist ?就是那种威势很大,其实没有formidable power ,已经被淘汰的拳法?可是,怎么会真的有雷电呢?”

  “我也不知道……真是奇怪……”

  “好厉害,他明明比那female disciple 低了Level 1 的,难怪Master 能看中他……”

  正在此时,被吓到的少女,突然尖叫一声,又挥舞着手中的剑,冲了上去。

  在众senior brother and senior sister 的面前,被一名Martial Master Middle Stage 的少年打成了这副模样,她心头的骄傲和尊严,彻底被践踏在了脚下!

  她彻底失去了理智!

  而她那些senior brother and senior sister ,也感到丢人至极,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之下,准备动手为Junior Sister 报仇雪耻!

  大树下,两名azure clothed woman ,终于走了过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