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57

2022-11-06

  第57章 祭拜mother

  清晨,sun shone brightly 。

  Luo Qingzhou 醒来时,怀里还抱着一个柔软的人儿。

  那人儿正睁大眼睛,痴痴地看着他。

  待看到他醒来后,方羞涩道:“Young Master ,不是奴婢懒,你压着奴婢头发了,奴婢起不来……”

  Luo Qingzhou 一看,果然把这little girl 的乌黑长发都压在了下面。

  但这肯定不是她偷懒不早起的理由。

  【好想一直都被Young Master 这样抱着啊,永远都不起床才好……】

  Luo Qingzhou 看着她羞涩的眸子,听到了她心里的话。

  昨晚这little girl 不老实。

  两人睡在一起时,这little girl 红着小脸对他动手动脚,被他给按在了怀里。

  小小年纪,脑袋里成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只想着伺候他取悦他的事情吗?

  “该起来了。”

  Luo Qingzhou 没再跟她温存,掀开被子起床。

  早点出城,说不定中午还能赶回来。

  他还想去书店找一找关于Divine Soul 的书籍,以及关于Martial Artist 的书籍。

  Luo Qingzhou 穿着衣服,转头looked towards 床上。

  little girl 穿着Yue Bai 色的亵衣,露着雪白的玉肩和肌肤,正在床上穿衣,见他看来,羞涩地低着头,轻轻咬着粉唇,却没有躲避和遮掩,穿衣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那胸前已经初具规模。

  Luo Qingzhou 收回目光,穿好衣服后,直接去外面井里打了凉水洗漱。

  洗漱完,两人简单地吃了早餐。

  临出门时,Little Die cautiously 地问道:“Young Master ,真不用对小姐说一声吗?”

  Luo Qingzhou 关上院门道:“不用。”

  little girl 看了一眼他的脸色,sighed ,神色黯然:“也是,说了也没用,小姐才不会跟我们一起去呢。”

  她心头暗暗道:Young Master 是入赘来的,于礼也不合。而且听说Young Master 是用来给Eldest Young Lady 和Second Young Lady 冲喜的,人家才impossible 陪Young Master 一起去那种地方呢。

  “没事,我们两个人就够了。”

  Luo Qingzhou 一脸无所谓,目光looked towards 了前面枝头初绽的梅花,低声喃喃:“而且我mother ,也不喜欢见陌生人。”

  记忆里,那个瘦弱可怜的女人,一直都很孤僻和自尊。

  当初若不是那个小山村实在待不下去,她也不会带着他厚着脸皮进城,去乞求Chen County Residence 的可怜。

  Luo Qingzhou 想着事情,带着Little Die 先去找到周steward ,要了一份盖着Qin Mansion 印章的路引。

  现在Crown Princess 正在边境打仗,距离这里并不远,所以Mo City 对于出入city 者管理的很严。

  出城或许不需要这东西,但是进城时必须要,或者有熟人带领,否认很难进来。

  周steward 很痛快地给了他一份,并warned repeatedly :“son-in-law 出城后,记得不要远离大路,祭拜完后,尽快返回。天黑之前,千万要回城,不可在城外逗留。”

  又问道:“son-in-law 需要带几个护卫吗?”

  Luo Qingzhou 谢绝,拿着路引,告辞离去。

  对方也只是客气一下。

  Qin Mansion 的护卫并不多,除了要保护早出晚归的秦文政以外,还要保护其他家眷,以及去巡逻Qin Family 产业,哪里奢侈到会陪着他一个入赘的去上坟。

  人如果没有自知之明,在哪里都会招人厌,惹人嫌。

  Luo Qingzhou 带着Little Die 出了府,先去店铺买了祭拜的东西,然后在街道的十字路口处找了一辆carriage ,谈好价钱后,就上了车。

  如今他还有270silver tael ,carriage 还是坐得起的。

  mother 的坟墓在城南外面的Purple Cloud Mountain 腰,距离城里至少有七八公里的路程。

  若是走路,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

  他无所谓,Little Die 可走不动。

  when the time comes 还要留着一些力气爬山。

  富贵人家和有权有势的人家,都有自己专用的坟墓场地,而像他这样的穷人和孤家寡人,也就只能把mother 埋在无人问津的荒山上了。

  即便是山脚下的土地,也是有主之物。

  想当年,明太祖的父母去世,也是无地可葬,还是一个地主好心让出了一块土地,才得以让父母入土。

  这年代,活着难,死了也难,甚至无处安葬。

  Luo Qingzhou 坐在carriage 里,一路想着事情。

  Little Die 坐在旁边,乖巧地用小拳头帮他捶着腿,时不时抬眼偷偷看他一眼,似乎想要看看他是否想起了mother 在伤心,好安慰几句。

  carriage 载着主仆两人,颠簸着出了城。

  city gate 有披甲执锐的士兵把手,不过并未检查。

  而在他们的carriage 刚出城不久,后面又一辆carriage 跟着出了城,不远不近地跟在了后面的官道上。

  路上有不少贩夫走卒,你来我往,都是为了生活而奔波的苦人。

  这年代,大多数人忙忙碌碌,都只是为了一家几口人不被饿死。

  至于想要每天都能够吃饱,完全是奢望。

  相比于那些最底层的人来说,Luo Qingzhou 主仆两人,已经过的很好了。

  carriage 颠颠簸簸,在官道上跑的很快。

  赶车的大爷似乎急着招揽下一单生意,手里的鞭子舞的飞起,pa pa pa 地抽打在马儿的屁股上。

  太阳升到半空时,carriage 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外面传来了大爷的声音:“Young Master ,要到了,准备下车咯!”

  Luo Qingzhou 醒过神,掀开了旁边的帘子,looked towards 了外面。

  清新而冰冷的空气assaults the senses ,一座lush and green 的巍峨mountain range ,出现在眼前。

  山里的白雪还未融化干净,远远还能看到山腰里的雪白。

  carriage 很快停在了山脚下的三岔路口。

  Luo Qingzhou 带着Little Die 下了车,对赶车的大爷道了声谢,拎着东西踏上了上山的小路。

  carriage 调转车头,赶车的大爷看了瘦弱的主仆两人一眼,忍不住提醒道:“Young Master ,要早去早回,山里小心有wild beast 出没,最好走大路。”

  说完,”Pa” 地一声,皮鞭抽打在了马儿的屁股上,扬长而去。

  “Young Master ,奴婢来拎着吧。”

  Little Die 空着手,有些sorry 。

  Luo Qingzhou 没给她,看着前面道:“好好爬山,待会儿别让我背你就好。”

  Little Die 撅起小嘴道:“Young Master 小看人呢,去年奴婢都是一个人上去的呢。”

  随即忍不住said with a smile :“Young Master 当时好弱,上几个台阶就要歇息一会儿,还要奴婢扶着才能上去呢。”

  Luo Qingzhou 想到记忆里的画面,心头不禁暗暗唏嘘。

  当时那副柔弱模样,别说大夫人故意害他,只怕没人害他,他也会经常生病,breathe one’s last 。

  幸好,今非昔比。

  这次的屈辱入赘,可以说是救了他和Little Die 的命。

  “Young Master ,小姐还是没有跟你说过一句话吗?”

  远离了Qin Mansion ,在这无人的地方,little girl 才敢问那位秦Eldest Young Lady 的事情。

  Luo Qingzhou nodded ,一脸平静。

  Little Die sighed ,看了他一眼,忍了忍,还是没忍住:“Young Master ,你说小姐会不会真的是……是……”

  “是不是哑巴,是不是傻子,都无所谓了。”

  Luo Qingzhou 漫不经心地道。

  Little Die 蹙着眉头,低声道:“可是,可是Young Master 终究是要生小孩的,如果小姐是……是……”

  “不跟她生。”

  Luo Qingzhou 突然转过头看着她,said with a smile :“跟我家Little Die 生就好了。”

  Little Die 顿时红了小脸,害羞道:“Young Master ……人家在说正经的事儿呢。”

  Luo Qingzhou 笑容微敛,看着上面道:“我就是在说正事。”

  沉默了片刻,又缓缓地道:“Little Die ,先耐心地等着,等Young Master 有ability 后,就带你离开。我们以后会有自己的家,自己的房子,自己的生活,再也不要寄人篱下,看别人的脸色活着。Young Master 负责挣钱养家,Little Die 负责貌美如花,兼带生小孩,你说好不好?”

  Little Die 咬着嘴唇,红着眼圈,眸中泪光盈盈,呆了半晌,颤声道:“Young Master ……奴婢只是个下人……”

  Luo Qingzhou 伸手摸了摸她清秀稚嫩的脸蛋儿,柔声道:“Young Master 也是啊,都是下人。不过你放心,以后我们就不是了,以后我家Little Die ,那就是人上人,谁敢不服,this Young Master 一拳打爆她!”

  Little Die “puchi ”一笑,眼泪却是落了下来,“呜”地一声扑进了他的怀里,幸福地哭了起来。

  主仆两人抱着温存了一会儿,又继续上山。

  半山腰处的树林里,出现了许多荒草丛生的坟墓。

  有些无人打理,已经快要塌平,甚至有些坟墓里的棺材都露了出来。

  Luo Qingzhou 带着Little Die 穿过树林和一座座破败的坟墓,找到了mother 的坟墓。

  坟墓前,竖着一块简陋的wooden token 。

  风吹雨打,wooden token 上的字迹已经模糊,依稀能够看到林氏几个小字。

  Luo Qingzhou 把纸钱等东西放下,走到坟墓旁,开始用手拔着上面的荒草。

  Little Die 走到另一边帮忙。

  主仆两人忙碌了一会儿,方把坟墓上和坟墓all around 的荒草拔尽。

  Luo Qingzhou 点燃了火纸,在wooden token 前跪下,看着上面的“林氏”两字,默默无言。

  前世mother 生下他,就患病而逝。

  他从未享受过母爱,每次看到别人与他们的mother 说笑亲热,他都孤独地躲在一旁的角落,心酸难受。

  didn’t expect 今生,依旧与mother 阴阳两隔。

  “娘,child 来给您烧纸了……child 成亲了,妻子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大家千金,如仙女一般漂亮,对child 很好,很温柔……”

  “您在天之灵,安息吧……”

  “您放心,谁亏欠了您,child 一定会帮你讨回……”

  “您的生养之恩,child 只能来世再报了……”

  Luo Qingzhou 磕头低语。

  旁边跪着的Little Die ,泪如雨下。

  燃烧的火纸冥币,化为了灰烬,在坟前打着旋儿,飘上半空,被风儿一吹,disappeared 。

  one after another naked eye 难见的阴风,在树林里坟墓间,欢快掠起。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