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60

2022-11-06

  第60章 我是一名书生

  树林里,恢复了寂静。

  只有风吹过的声音,以及Luo Qingzhou 粗重的喘息声。

  他站在原地,胸膛剧烈起伏着。

  身上衣衫破碎,满身青紫。

  许多地方的肌肤已经裂开,血肉模糊。

  疼痛一阵阵袭来。

  口腔里,喉咙里,依旧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全身肌肉开始颤抖,双腿开始发软。

  不是因为第一次杀人害怕,而是紧绷了太久的身子和精神,终于松弛下来……

  半晌后。

  他方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踉跄了几步,靠在了后面的大树上,缓缓地坐了下来。

  “呼……呼……”

  粗重的喘息声,在寂静的山林里,显得格外清晰。

  看着眼前的尸体与鲜血,想着刚刚生死一发的战斗,恍惚间,竟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他竟然活了下来。

  又过了片刻。

  Little Die 方从不远处的灌木从中站了出来,手里依旧紧紧握着那柄匕首,小脸煞白地跑了过来,哭着道:“Young Master ……”

  “我没事,去搜一下他的身子……”

  Luo Qingzhou 制止了她的靠近,全身皮肉炸疼,双拳微微颤抖着,拳头上的皮肉已经炸裂,血肉模糊,不能碰。

  Little Die 愣了一下,握着匕首,哆嗦着走到了瘦小男子的尸体前。

  虽然恐惧害怕,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她must 坚强,must 勇敢。

  Young Master 需要她!

  她颤抖着伸出小手,在满是鲜血的尸体身上摸着。

  “Young Master ,一个……一个荷包……”

  这瘦小男子的身上,竟只带着一个浅yellow 的荷包。

  Little Die 掏了出来。

  “没有其他东西吗?”

  Luo Qingzhou 喘息着问道。

  Little Die 又摸了一遍,shook the head ,颤声道:“没,没有。”

  Luo Qingzhou 目光闪了闪,蹙起了眉头。

  这人是一名Martial Artist ,身上impossible 就只有一只荷包。

  至少应该有不少银子吧?

  他looked towards 了Little Die 手里的荷包,见那荷包鼓鼓的,道:“你打开看一下,看看里面装着什么。”

  Little Die 闻言,颤抖着打开了荷包。

  但诡异的是,明明外面看着鼓鼓的荷包,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

  Little Die 愣了一下,以为自己看错了,一会儿看看外面,一会儿又看看里面,摸了许多遍,可是里面依旧空空,什么都didn’t touch 到。

  little girl 眨着眼睛,满脸惊诧和不解。

  “storage bag ?”

  Luo Qingzhou 愣了一会儿,心头突然莫名地浮现出一个名字来。

  他顿时激动起来。

  如果真是storage bag ,那这次可就值了!

  里面应该有不少东西!

  “Little Die ,东西给我,扶我起来!”

  他挣扎着要站起来。

  Little Die 慌忙跑过来,把手里的荷包递到了他的手里,搀扶着他站了起来。

  “走,我们去看看其他人的身上有没有东西。”

  这个时候,可不是查看收获的时候,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他把巴掌大的荷包小心地装进了贴身的口袋里,决定等回去后去Jubao Pavilion 看看。

  Little Die 搀扶着他,向着外面的下山小路走去。

  Luo Qingzhou 把所有尸体都搜查了一遍。

  很奇怪,其他尸体的身上,竟然都没有任何东西,甚至连一silver tael 都没有。

  那就更加说明,这只荷包not simple 。

  那名瘦小男子是一名Martial Artist ,可能其他人身上的东西都装在这只荷包里。

  里面除了银子,应该还有别的东西!

  他愈发期待起来。

  “走,Little Die ,下山。”

  他稍作歇息,运转了几遍internal strength 心法,身上的疼痛减轻了不少。

  他的体力精神依旧充足。

  刚向着山下走了几步,他突然又停下了脚步,目光looked towards 了山下蜿蜒曲折的小路。

  paused ,他道:“Little Die ,听着。”

  他神色凝重:“你先从这条路上下去,记住,不要停,一直向下走,到下面的三岔路口等我,中途不要glanced around 。”

  Little Die 闻言,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Young Master ,你……”

  “别怕,我从旁边的树林里跟着你。没事,你只管向前走,不要看我。”

  Luo Qingzhou 又叮嘱了几句,走进了旁边的树林里。

  Little Die 虽然疑惑害怕,但没有再迟疑,立刻乖巧地顺着刚刚上山的小路,走了下去。

  她心头restless ,小脸上依旧因为刚刚的变故而苍白恐惧。

  她双腿发软,几次都差点摔倒。

  幸好一直走到了山脚下,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她心头sighed in relief ,很想扭头看一看树林里的Young Master ,但想到刚刚Young Master 叮嘱她的话,只得强忍着,继续向前走去。

  很快,走上了前面的分岔小路,继续向前。

  山脚下,静无声息。

  偶尔有几声鸟叫声响起,在空旷寂静的山林里格外嘹亮清晰。

  “咕……咕……”

  一只鸟儿鸣叫着从半空中掠过。

  下山小路另一边的jungle 中。

  Little Die 刚离开后不久,一道silhouette 缓缓地从一株灌丛后走了出来,看着她走远的娇小背影,满是阴沉的面容上露出了一抹疑惑:“看来是成功了……不过怎么把这little girl 给放下来了?”

  他看了一眼山上,又等待了片刻,快步走了上去。

  不管如何,活要见人,dead, then must see the corpse 。

  他必须要亲眼看到那小子的尸体,才能回去交差。

  山风在林间穿梭,hu hu 吹来。

  很快,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随风飘来。

  他目光一凝,加快了脚步,心头暗暗冷笑:“死在这里,也算是便宜那brat 。毕竟跟他那slut mother 在一起,也算是母子团圆了。”

  他又爬了一section of the road 程,终于看到了上面不远处地上躺着的尸体。

  那尸体脑袋凹陷,倒在血泊中,已经看不清了模样。

  “那小子死的可真惨……”

  他心中这般想着,忍着恶心,直接跑了上去。

  但当他跑到近处,仔细盯着那具尸体查看时,却是心头猛然一惊,脸色顿变!

  不是那小子!

  他满脸惊愕,怔了怔,又猛然转过头,looked towards 了旁边的林中。

  血腥味更浓。

  那里也有尸体!

  他突然heartbeat 加速,脸色开始发白,慌忙跑了过去。

  树林最外面的地上,也躺着一具尸体。

  胸口凹陷,瞪大眼睛,满脸惊惧而死……

  依旧不是那小子!

  他双腿开始发软,抬起头,looked towards 了树林深处。

  林中,又出现了几具尸体……

  他瞬间脸色煞白,心头惊恐,全身哆嗦,似乎想到了什么terrifying 的事情。

  “你在找我吗?”

  正在此时,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宛若炸雷,吓的他猛然一个shivered ,转过身来!

  依旧是那张熟悉的清秀面孔。

  只是这张面孔上曾经一直带着的自卑怯弱,唯唯诺诺,已经disappeared ,取而代之的,是terrifying 的平静。

  如深海一般的平静。

  王朴牙齿打颤,脸色煞白,脸上挤出了难看的笑容,结结巴巴:“三……Third Young Master ,你……你怎么在这里?”

  Luo Qingzhou 盯着他的眼睛:“你手里握着匕首,是要杀我吗?”

  王朴缩在袖子里的手忽地一颤,随即眼中凶light flashed ,猛然从嗓子里发出了一声嘶哑的怒吼,如绝望的wild beast 一般,袖中的匕首fiercely 向着他的胸膛刺出!

  “去死——”

  但那锋利的匕首,刚到胸膛前,就被两根指头捏住了尖芒。

  任凭他如何怒吼用力,就是难以寸进分毫,像是刺进了一块坚硬的iron essence 里!

  王朴猛然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削瘦少年,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惊愕神色:“你……你是……”

  ”peng!”

  Luo Qingzhou 一拳打在了他的胸膛。

  “ka! ”

  一声脆响。

  王朴倒在了地上,胸膛凹陷,肋骨断裂,大量的鲜血从喉咙涌出,瞬间占据了他的口腔和鼻子。

  他瞪大眼睛,张着嘴巴,吃力地抬着手指,似乎想要说话,口鼻里却不断涌出鲜血。

  “我是一名书生……你不是早就知道吗?”

  Luo Qingzhou 说完,一脚踩在了他凹陷的胸口上,不待他发出任何声音,猛一用力,”pu ”地一声,踩碎了他的心脏。

  随即,转过身,下山而去。

  山风掠过,衣袂飘飘。

  王朴瞪大眼睛,歪着脑袋,满眼血色地看着他颀长的背影,渐渐远去……

  “书……书生……”

  他嗓子里喷涌着鲜血,发出了最后一丝的绝望声音。

  随即,彻底毙命。

   感谢大家的支持。

    每天都有免费的推荐票,大家记得投哦。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