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61

2022-11-06

  第61章 破败的村落

  三岔路口。

  Little Die 一身翠绿衣裙,惴惴不安地站在一棵大树下,向着山脚处翘首以盼。

  不多时。

  她目光一亮,脸上终于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Young Master ……”

  她噙着眼泪跑了上去。

  Luo Qingzhou 轻轻抱住了她依旧有些颤抖的身子,柔声安慰:“没事了,别怕。”

  little girl 第一次见到那种血腥的场面,而且是第一次见到他杀人,自然害怕。

  Little Die 哭着道:“Young Master ,你身上好多血,咱们快回家吧……”

  Luo Qingzhou 牵着她的小手,目光looked towards 了来时的道路。

  paused ,他弯下腰,对着little girl 的耳朵低声道:“Little Die ,今天我们暂时不回家,Young Master 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啊?”

  little girl 一听,满脸愕然:“哪……哪里?”

  Luo Qingzhou looked towards 了另一条小路,目光复杂:“我曾经出生的地方。”

  Little Die 睁大了眼睛。

  “走吧。”

  Luo Qingzhou 不敢在这里逗留太久,拉着她,走向了另一条荒草遮掩,已经陌生的小路。

  现在还不能直接回家。

  如果路上还有埋伏,以他现在的状态,他和这little girl 恐怕都要bode ill rather than well 。

  只能去那座小山村住一晚了。

  等明天天亮,再出其不意地坐辆carriage 回城。

  “哦。”

  Little Die 没有再多说什么,很乖巧地被他牵着,走上了另一条小路,眸子里满是依赖。

  不管Young Master 去哪里,她都会跟着。

  就算Young Master 把她卖掉,她也心甘情愿。

  Young Master 要是真把她给卖掉,at worst 等Young Master 拿到钱走了以后,她再偷偷地逃出来,再去找Young Master 。

  反正她一辈子,下辈子,永永远远都是Young Master 的人。

  永远都不要跟Young Master 分开!

  主仆两人走在荒无人烟的小路上,都没有再说话。

  Luo Qingzhou 竖起耳朵,依旧保持警惕,目光时不时回头看上几眼,确认是否有人跟踪。

  记忆里那座小山村,距离这里只有四五公里的路程。

  不过这条小路常年无人问津,已经荒草蔓延,很多地方已经看不到路了。

  晌午时。

  两人终于看到了前面的小山村。

  如今的小山村,已经荒凉破败。

  经过几次monster beast 的袭击,村里的youngster 死了大半,除了一些失去亲人的孤寡老人还固执的留守在那里以外,村里已经没有什么youngster 了,小孩更是不见。

  曾经村头的热闹,恍若昨日。

  但即便是曾经,留在Luo Qingzhou 记忆里的,几乎全是阴影。

  mother 未婚先孕,生下他后连father 都不知道是谁,村里discuss spiritedly ,把他们母子两人钉在了耻辱的柱子上。

  几乎每日都有tart and mean ,讥讽谩骂的话传来。

  就连小孩,都不跟他一起玩。

  mother 为了养育他成人,为了让他读书,在村里受尽了白眼和羞辱,但依旧坚持下来了。

  在他祖父祖母去世,大舅二舅离开村子一去不复返后,mother 孤苦伶仃,没有了庇佑,怕他受到伤害,更想让他过的好一些,便厚着脸皮,带着他进了城,进了Chen County Residence 。

  从那以后,母子两人,再也没有回过这座令他们伤心的村子。

  Luo Qingzhou 心里想着这些事情,带着Little Die 在村前的河流里简单地清洗了一下,方进了村子。

  曾经满是小孩嬉戏声,犬吠声,大人的呵斥声的村落,如今已变的寂静无声。

  荒草长满了屋前屋后。

  大门上的铁锁锈迹斑斑,有些房屋的院墙已经倒塌。

  Luo Qingzhou 带着Little Die ,一路走着,一路看着,透过院门,仅仅只看到了两名老人,孤独地坐在small courtyard 里,闭着眼睛,晒着太阳,仿佛正在等待着那一日的到来。

  Luo Qingzhou 没有停留,来到了曾经与mother 住着的small courtyard 。

  大门已经腐朽倒下,半边院墙已经倾塌,不知道是时间久了风吹雨打的,还是他们母子走后,被村里的人推倒的。

  small courtyard 里满是茂盛的荒草,破碎的砖头,以及一些埋在泥土里的破烂布料。

  屋子里什么都没有了。

  连桌子,凳子,床,都被搬的thoroughly 。

  还好,四面墙壁还在,屋顶还在,还能遮风避雨。

  “Young Master ,这就是你和夫人曾经住的地方吗?”

  Little Die 看着这里的景象,满脸心酸的表情。

  “把房间收拾一下,今晚咱们就在这里将就一晚。”

  Luo Qingzhou 没有多说,走出屋子道:“我去看看有什么吃的,你应该也饿了吧?别到处乱跑,就在屋里待着。”

  “哦哦。”

  Little Die 答应一声,去找扫帚。

  small courtyard 里倒是有扫帚,不过已经烂的不成样子了。

  不过没关系,可以裹着清洗的布条,继续用来扫地。

  井里应该还有水。

  Luo Qingzhou 出了small courtyard ,又走向了村尾,一间房屋一间房屋地看着。

  快到村尾时,他看到了一名老婆婆。

  那名穿着破旧棉袄的老婆婆,坐在门前的椅子上,目光浑浊而迷茫地望着远处的大山,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老婆婆满头白发,脸上满是褶皱风霜,背已佝偻,已是风烛残年。

  但Luo Qingzhou 看到她的第一眼,已经认出了她。

  当年这座村子里对他mother 最为恶毒,最坏的,就是眼前这个人了。

  他依旧清晰地记得,曾经的一个夏天,mother 从山里捡了一个野西瓜回来。

  母子两人正要开心地分享时,这名被他mother 称作九婶的人,突然带着人闯进了屋,诬蔑他mother 偷了她的西瓜,然后破口大骂,嘴里各种恶毒肮脏的话语,还用手去抓他mother 的头发,用指甲去抓他mother 的脸……

  最后,西瓜被夺走了。

  mother 抱着他,在角落里无声地哭泣着。

  那个时候,他暗暗发誓,等以后长大了,有ability 了,must 让这个恶毒的女人受尽折磨。

  但此刻,看着眼前的老人,看着她那满头白发,满脸皱纹,安静衰老的模样,他的心头已经恨不起来了。

  “你……你是青舟?玉儿家的青舟?”

  老人看着他,满脸惊讶的表情。

  Luo Qingzhou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走上前,脸上露出了笑容:“九婆婆,是我,青舟。”

  老人睁大眼睛,站了起来,盯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见他穿的长袍破破烂烂,不禁问道:“你不是跟你mother 去城里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你这……被人家赶出来了?”

  Luo Qingzhou 没有解释,nodded :“嗯,被赶出来了。”

  被Chen County Residence 拿去做悔婚的工具人,可不是被赶出来了嘛。

  老人sighed ,道:“可怜啊,你mother 也可怜,进了城,没享到几天福,那么年轻就去世了,听他们说,就埋在咱们村前面的那座Purple Cloud Mountain 上吧?哎……”

  Luo Qingzhou 沉默了一下,道:“九婆婆,你家里的人……”

  老人已经淡然:“都死了,除了我这个old woman ,一个没留。”

  Luo Qingzhou 没敢再多问,看了她院子里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九婆婆,你家里有吃的吗?”

  老人看了他一眼,转身步履蹒跚地走进了屋里,叹气道:“还有两个饼子,太硬了,我是啃不动了,你要是饿了,就拿去吃吧。”

  “哎,可怜啊,你看看你,mother 死了,你现在连一顿饭都吃不上了,我早说了,读书有什么用呢?还不如学着种地……”

  老人絮絮叨叨,进了厨房,拿出来了两块干硬的饼子。

  想了想,又进屋里,拿了两颗鸡蛋,一起递到了他的手里。

  “哎,最后一只母鸡,被黄鼠狼给叼走了,这村里,除了我们这几个old fart 的,已经没有什么活着的东西了。这几年,连那些吃人的畜生也不来了……”

  老人唉声叹气。

  Luo Qingzhou 接过饼子和鸡蛋,从口袋从掏出了一块银子,递给了她:“九婆婆,银子你拿着,如果有小贩来村里,还可以买些东西吃。”

  老人看着他手里的银子,没有接,摇头道:“你自己拿着吧,我要这东西也没用,现在哪还有小贩来这里。我身体还行,还能种几口粮食吃。你年轻,以后的路还长着,留着自己用吧。”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时,老人突然道:“青舟啊,原来九婆婆那样对你们母子,现在想来,九婆婆的心里其实很后悔,很愧疚。人老了,才知道那些规矩习俗,其实都不重要,开心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你mother 当年未婚先孕,也不是她的错,我们不该那样对她的……”

  Luo Qingzhou 突然转过头问道:“九婆婆,您知道当年我mother 是怎么怀上我的吗?您认识那个人吗?”

  老人shook the head :“不认识,村里谁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所以才会那样对待你mother 。不过最后听说,你mother 是被迫的……哎,那个时候,就算是被迫的,女人的名誉也算是毁完了,没人看得起的,何况你mother 太倔强,一直都不肯说出那个人是谁……”

  Luo Qingzhou 没再说什么,nodded ,走出了门。

  老人也跟了出去,嘴里自言自语,絮絮叨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正要继续在门口的凳子上坐下时,突然发现凳子上多了一块银子。

  等她抬头看去时,那少年已经走远。

  “哎……”

  老人sighed ,拿起银子,坐了下来,脑中回忆着曾经关于那对母子的事情。

  Luo Qingzhou 回到破败的small courtyard ,与Little Die 分吃了饼子和鸡蛋后,就在屋里坐下,运转internal strength 心法。

  Little Die 不敢打扰,出了屋,在其他房间和small courtyard ,以及门口,到处看着。

  过了片刻。

  她忍耐不住,出了大门,在村子里好奇地闲逛着。

  太阳很快落山。

  Luo Qingzhou 感觉身上的伤痛已经减轻了很多。

  Little Die 回来时,竟然还带来了针线,满脸开心地道:“Young Master ,奴婢在村里遇到了一个老婆婆呢,一下午都在那里跟她聊天,这些针线都是在她那里借来的呢。你快把衣服脱掉,奴婢帮你缝补一下。”

  Luo Qingzhou 心头一动,脱掉衣服道:“她跟你聊什么了?”

  Little Die 接过衣服道:“也没聊什么,老婆婆一直在说以前的事情,奴婢也没敢问Young Master 和夫人的事情,老婆婆也没有提。对了,老婆婆还说让我们晚上不要出门,这里闹鬼呢。”

  说到这里,little girl 满脸害怕的表情。

  “闹鬼?”

  Luo Qingzhou eyes flashed 。

  Little Die nodded and said :“嗯,老婆婆说,一到晚上,村里到处都是wu wu 的哭泣声呢,她说她还看到很多黑影飘来飘去,说的好恐怖的。”

  Luo Qingzhou looked towards 了外面。

  很恐怖吗?

  为何他竟然还有一些期待呢?

  屋外,夜幕降临。

  一轮月牙,升上半空。

  整个村落被黑夜笼罩,一片死寂。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