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62

2022-11-06

  第62章 百鬼夜啼

  屋里空空。

  没有床,没有被子。

  夜晚的山村,格外阴冷。

  Luo Qingzhou 抱着Little Die ,在房间的角落里坐下,让她依在自己的怀里睡觉。

  little girl 白天里受到了惊吓,又爬山和走了那么多路,早已疲惫不堪。

  在给他缝补完衣服后,就依偎在他怀里睡着了。

  屋外夜风呜咽,吹的树枝和荒草簌簌作响。

  不远处的山林里,偶尔有几声夜枭的叫声响起,听着格外渗人。

  窗外,一轮银月挂在夜空,在乌云中flickering ,犹如偷窥大地的一只眼睛,鬼鬼祟祟。

  Luo Qingzhou 没有丝毫困意。

  在little girl 熟睡后,把她放在了地上铺好的衣袍上,又帮她裹紧了衣袍,然后sit in the lotus position ,闭眼静心,cultivation internal strength 心法。

  几个周天后,全身warm 的舒服。

  全身的疼痛,正在渐渐消退,受伤裂开的皮膜,也在缓缓修复着。

  三更天时。

  窗外忽地传来了一声猫叫。

  随即,已经关不上的窗户,hu hu 作响,像是有风吹进。

  Luo Qingzhou 睁开眼看去。

  窗外忽地出现一道黑影,正如幽灵一般静无声息地站在那里。

  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

  月光下,她渐渐清晰起来。

  白发苍苍,满脸皱纹,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意。

  Luo Qingzhou 看着她。

  她也看着Luo Qingzhou 。

  all around 诡异的寂静,只有夜风吹过的呜咽声。

  “喵——”

  突然一声猫叫声响起。

  随即,一只野猫穿过那道黑影,跳落在了窗台上,闪烁着荧光的幽冷双眼,looked towards 了屋里。

  而站在窗前的that silhouette ,竟诡异地disappeared 。

  似乎真的就只是一道虚无的影子,被那只野猫穿过身体后,就破碎而开,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Luo Qingzhou 坐在墙角,看着窗台上的野猫,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野猫在与他对视了一会儿后,转头跳落在了院子里。

  随即,从坍塌的院墙处离开。

  这时,外面的风声更大了,wu wu 作响,仿佛有人在黑夜里哭泣。

  哭声凄厉,时断时续。

  Luo Qingzhou 站起身,走了出去。

  站在small courtyard 里看了一会儿,又走出了大门,心头一动,转头看去,突然看到去往村头方向的一户人家大门口,站着一道黑影。

  夜风吹过,那黑影佝偻着身子,白发飘扬,缓缓扭过头来,looked towards 了他。

  清冷黯淡的月光下,那黑影露出了一张满是皱纹和死人斑的老脸来,嘴角依旧带着刚刚那抹在窗外露出的诡异笑意。

  Luo Qingzhou 目光一凝,走了过去。

  当他走到近处时,that silhouette 已经进了门,disappeared 。

  Luo Qingzhou 站在门口,看着腐朽的大门,想着曾经的一幕幕,抬脚走了进去。

  small courtyard 里荒草丛生,仿佛已经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

  厅堂的门锁着,铁锁上已是锈迹斑斑。

  旁边耳房屋里的木门,微微虚掩着,从缝隙里看去,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晃动着。

  Luo Qingzhou 在院里停顿了一会儿,走了过去,轻轻推开了门。

  房间里的横梁上,垂落下来一根绳索。

  绳索上,吊着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

  老人早已气绝身亡,白发垂落,遮住了满是皱纹的脸颊。

  夜风从破败的窗户吹进,老人瘦小孱弱的身子在半空中轻轻晃动着。

  绳索摩擦着上面的横梁,横梁早已脆弱不堪,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

  Luo Qingzhou 认识这名老人。

  mother 曾经叫她水子婶,Little Die 白天里就是来这里跟她聊了一下午的天,也是从这里借的针线。

  老人孤苦伶仃,在村里寂寞了多年,在今日与一名陌生的little girl 絮絮叨叨了一下午后,就return to house 间里,上吊身亡了?

  她对Little Die 说这里闹鬼,很可能年老体衰,已经临近死亡,所以才能看到。

  对于她来说,这或许是一种解脱吧。

  只是……

  Luo Qingzhou 看着眼前的老人,想着刚刚看到的白发黑影。

  那是老人的魂魄,在临走之前去跟他们告别吗?

  可是,他怎么突然就看到了?

  那本志异书籍上说,Divine Soul 强大的人,或者垂垂老矣的人,或久病不愈的人,或即将死亡的人,有时候都能看到阴魂,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东西。

  难道他这段时日,连续服用日月copper mirror 产生的墨黑液体,Divine Soul 已经变的很强大了?

  还是,今日白天的Life and Death Battle 斗,让他的Divine Soul 突然发生了质变?

  说实话,刚刚在突然看到窗外的黑影时,他是有些害怕的。

  但好奇与冷静,很快就战胜了恐惧。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而且他如今气血浓郁,精神强大,胆量自然变的更大,根本就不该惧怕这些只敢在黑夜里偷偷出来的阴魂。

  应该是阴魂怕他才对。

  Luo Qingzhou 这般想着,上前想要把老人的尸体取下来。

  “呜……”

  这时,窗外忽地刮来一道阴风,吹的木窗oh la la 作响。

  同时,外面真的响起了女子的哭泣声。

  随即,又有男人的哭泣声,婴儿的哭泣声,老人的哭泣声,此起彼伏。

  一道黑影忽地在低矮的院墙上出现,随即飘到了院子里,身子扭曲摆动,长发垂地,嘴里发出了“wu wu ”的叫声。

  接着,更多的黑影出现,在大门口,在院墙上,在small courtyard 里,扭曲摆动,长发飞舞,wu wu 哭泣。

  宛若百鬼夜舞,千鬼夜啼!

  Luo Qingzhou 收回目光,先把老人的尸体取了下来,放在了床上,盖上了被子,然后出了房间,站在了small courtyard 里。

  small courtyard 里那些扭曲呜咽的黑影,更加疯狂地摆动身子。

  一阵阵阴风打着旋儿在地面飞来飞去。

  Luo Qingzhou 握起拳头,走下台阶,走向了那些狰狞扭动的黑影。

  他每向前走一步,那些黑影便飘着向后移动一步,似乎不敢让他靠近。

  Luo Qingzhou 心头冷笑,忽地摆开架势,在院里打起了Thunder Rush Fist 。

  “bang! ”

  一声炸雷骤然在寂静的黑夜中响起。

  “呜——”

  阴风狂起,那些正在疯狂舞动的黑影顿时吓的呜咽出声,四散而逃。

  转眼间,便跑的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small courtyard 里,重新恢复了寂静,连风声都消失了。

  “果然,虚怕实,阴怕阳,小鬼怕胆壮!气血旺,Divine Soul 强,胆自壮!”

  “若是胆小之人走夜路遇到这些阴魂,眼睛看不见,只能感到耳旁身旁阴风阵阵,脊背发寒,心头惊惧。越惊惧,Divine Soul 与气血就越衰弱,这些阴魂就越嚣张……待回去后,肯定会生一场恶病。若是医治的好,还能活命,若是医治的不好,Divine Soul 又太衰弱,就只能一病不起,breathe one’s last 了……”

  “有些疾病缠身的人,或者老人,在夜里的时候,就会看到这些到处作祟的阴魂,那个时候可能就离死去不远了……一旦无法强身壮魄,可能就真的无药可救了……”

  “有些阴魂是冤死的,充满恨意,所以到处飘荡害人……”

  Luo Qingzhou 想着书上的记载,出了small courtyard ,回到了住处。

  刚要进屋,突然发现坍塌的院墙墩上蹲着一道黑影。

  那黑影全身黑雾缭绕,silhouette 比刚刚看到的阴魂要凝实一些,面孔看不清楚,却能看到两只微微发红的双眼。

  Luo Qingzhou 看了一眼,竟突然听到了它的心声。

  【这人类好terrifying ,气血好旺盛,不能招惹……他怎么直勾勾地看着我?impossible 看的见我……我该回去cultivated ……】

  黑影转过身,飘飘荡荡离开。

  Luo Qingzhou 愣了一下,cultivation ?

  他心头一动,立刻跟了上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