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63

2022-11-06

  第63章 关于炼魂那些事

  “呜……”

  出了村落,夜风愈加阴冷。

  有着一双red 眼睛的阴魂,在飘行了一会儿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忽地转头看去。

  Luo Qingzhou 也看着它,但并未停下脚步。

  【咦,这人类怎么也向这边走?难道他也知道了那处Cave Mansion ?待我跟着他看看】

  阴魂这般想着,向着右侧飘去,让开了路。

  这人类气血旺盛,稍一接近,它浑身就有一种灼烧感。

  仿佛在火上烧烤,非常疼痛。

  Luo Qingzhou 装作没有看见它,继续向前走去,很快走进了山林。

  随即,停下脚步,故意左右张望,漫无目的。

  阴魂在后面跟着,见此一幕,暗secretly relieved :原来不是发现了我的Cave Mansion ,不管他了,离他远点。

  Luo Qingzhou 转过头,向后张望,见它向着左侧的树林中飘去,立刻跟了上去。

  书籍上记载,阴魂大多无意识,无spiritual wisdom ,只有各种本能。

  怨恨,凶厉,恐惧,攻击,作恶等等。

  一旦成为阴魂,终究一生或许就只能拥有这些involuntarily 的情绪。

  但这只阴魂,显然有了自己的spiritual wisdom 和意识。

  而且竟然在cultivation 。

  不过看情况,这只阴魂的spiritual wisdom 非常低下,像是刚开启spiritual wisdom 不久。

  Luo Qingzhou 心头很好奇,它到底遭遇了什么。

  黑夜的山林,一片漆黑。

  树木密集,灌丛茂盛。

  山风吹在身上,格外阴冷。

  那只阴魂在前面晃晃悠悠地飘着,不知道是在想着事情,还是spiritual wisdom 初开,感应迟钝,竟然没有发现身后的人。

  Luo Qingzhou at a moderate pace 的地跟着,目光紧紧盯着它。

  一旦它停下,或者回头张望,他就躲在大树后面,motionless ,与整棵大树fuse together 。

  阴魂的身子或许可以穿过大树,但目光那就不一定了。

  阴魂继续向着山林深处飘着。

  Luo Qingzhou 回头看了一眼渐渐消失的村落,心头有些担忧。

  不过应该没有问题。

  monster beast 已经好几年没有出现在这里了。

  其他地方也很少出现。

  据说Northern Part of City 的Blackwood Forest 里,才是monster beast 聚集的地方。

  每种生物都需要适合自己的坏境,才能生存下去。

  Blackwood Forest 里似乎有一种特殊的物质,而且那里地势复杂,刚好适合monster beast 生存。

  对于Martial Artist 来说,monster beast 全身都是宝。

  所以猎杀monster beast 的Martial Artist 有很多。

  一旦有离开Blackwood Forest 庇护的monster beast ,估计很快就会被某个Martial Artist 猎杀。

  所以渐渐的,很少有monster beast 再从Blackwood Forest 里出来了。

  这座小山村曾经被monster beast 袭击了几次,除了还有几个固守在这里的老人以外,已经没有什么活物了,对monster beast 来说没什么意义。

  至于那些阴魂小鬼,就更不用担心了。

  Little Die 虽然是女子,气血较弱,但很年轻,身体也很好,普通阴魂根本就奈何不了她。

  最多鬼鬼祟祟潜到近处,吹吹阴风,让那little girl 做一个噩梦。

  Luo Qingzhou 这般想着,突然发现前面那只阴魂降落下来,钻进了旁边一处茂盛的灌丛。

  他在原地等待了几分钟,走了过去。

  拨开灌丛一看,里面竟然隐藏着一处幽深的洞穴。

  他犹豫了一下,钻了进去。

  洞穴里不算狭窄,微微弓着身子就可以前进。

  走了十余分钟后,右侧忽地出现了一道坍塌的stone gate ,地上满是碎裂的石块。

  Luo Qingzhou 站在门口,向着里面看去。

  里面是一座宽敞的stone chamber ,stone chamber 的顶部很高,足足有七八米,上面镶嵌着一块石头。

  那石头正散发着微弱的rays of light ,照亮了stone chamber 。

  看那石头旁边的几处凹陷,应该还有其他石头,但似乎都被人掰走了。

  stone chamber 里一片狼藉。

  地上除了碎石以外,还有腐朽的书架,破烂的蒲团。

  角落里竟然还躺着一只手脚断裂的骨架。

  另一边角落里,有几只木箱。

  木箱早已打开,里面空空,什么都没有。

  Luo Qingzhou 走进stone chamber ,仔细看着。

  显然,早就有人进来过这里,把这里原本的东西都拿走了。

  那只阴魂飘浮在角落里,正睁着一双红红的眼睛惊惧地看着他。

  【他……他怎么也来了?是跟着我一起来的吗?他能看见我?】

  Luo Qingzhou 收回looked towards 它的目光,突然发现它下面的墙角里,露出了一本破旧的书籍。

  他走了过去,拨开上面的碎石和灰尘,把那本书籍拿了起来。

  对着微弱的光线仔细看去,封面上潦草地写着几个小字:《关于炼魂那些事》。

  Luo Qingzhou 心头一动,炼魂?Divine Soul 出窍?

  他连忙又在地上翻找了起来,把碎石和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拨开,到处寻找着。

  不过整座stone chamber 里,似乎就剩下了这一本书。

  那只阴魂飘浮在高处,shiver coldly 。

  每当Luo Qingzhou 接近时,它都会飘向另一处躲避。

  Luo Qingzhou 拿着破旧的书籍,抬头看着它,心头暗暗想着。

  那角落里的骨架,可能是一名cultivation 的世外expert ,lifespan 耗尽,在这里死去,留下了很多东西。

  这只阴魂无意间闯入这里,得到了一些机遇,所以才开启了spiritual wisdom ,开始在这里cultivation 。

  然后又有人无意间发现了这个地方,进来把东西都拿走了。

  至于这本书籍,或许那些人只是ordinary person ,只在乎treasure ,根本就不认识这本破书。

  又或者那些人也是修魂者,也有这样的书籍,所以根本就不在乎。

  Luo Qingzhou 思考了一会儿,目光看着那只阴魂,正要说话时,那阴魂突然像是受到了惊吓,”sou” 地一声,竟然瞬间没入身后的墙壁,disappeared 。

  Luo Qingzhou :“……”

  他不敢再逗留,立刻拿着书,出了洞穴。

  把Little Die 一个人留在村里,that girl 若是醒了找不到他,估计会被吓哭。

  他在山林里奔跑起来。

  精神旺盛,体力充沛,速度很快。

  即便all around 隐藏着一些鬼鬼祟祟的阴魂,也都吓的仓皇而逃,a strategic withdrawal 。

  Luo Qingzhou 很快回到了small courtyard 。

  进了屋,Little Die 依旧躺在角落里的衣袍里,睡的很香。

  他之前打出Thunder Rush Fist 的那一记爆响,估计把附近的阴魂都吓的心惊胆寒,逃之夭夭。

  过年放炮竹,喜庆丧事放炮竹,据说都是为了驱逐不干净的东西。

  现在想来,倒也有些道理。

  阴魂本就身虚,心虚,只敢在寂静的黑夜里悄悄出现,炮竹猛然炸响,人群聚集,气血旺盛,估计直接把它们吓的scared witless ,远远逃离。

  Luo Qingzhou 在角落坐下,先闭目静心,平复了一下心头的情绪,方缓缓地翻开了手里的书籍。

  与此同时。

  Chen County Residence ,九曲长廊上。

  vermilion 的栏杆两边,树木的阴影里,站着two figures 。

  大夫人Wang Shi 依旧面沉如水,看着deep and unmeasurable 。

  二steward 王成低着头,脸色难看地禀报着:“都死了,王朴也死了……从他们身上的致命伤来看,对方是一名Martial Artist ……实在没有想到,Qin Family 竟如此看中那小子,暗中派了护卫跟着……守在出城路上的人,没有看到那小子回来,可能还在外面,也可能走了另一个city gate ……”

  大夫人的脸上,依旧看不出任何波澜。

  王成惶恐道:“最近那小子有几首诗流传出来,都说……都说不错……Qin Family 如此看中,显然是想好好培养他,明年科举好……”

  大夫人猛然转头看着他,目光阴鸷,如黑夜中的poisonous snake 。

  王成身子一颤,闭上嘴巴,不敢再说,冷汗淋淋。

  大夫人阴森地盯着他看了半晌,方突然sighed ,缓缓地道:“去阴县一趟吧,你亲自去,把她请回来。”

  王成愣了一下,随即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颤声道:“巴……巴神婆?”

  大夫人脸上恢复了沉寂,面无波澜地looked towards 了前面的黑夜,声音平静,却听着有些尖利:“那slut 被她的邪术弄死,我要让那个little bastard ,也跟那slut 一样死,让他们母子在地下团聚!”

  王成心头一颤,脊背发寒,低头恭敬道:“奴才明天就出发。夫人放心,this time ,定要让那小子violent death !”

  此时。

  Mo City 的另一座府邸中。

  某座后花园的凉亭里,坐着一道雪白的silhouette ,正在月光下安静地看着书。

  一名冰冷的少女抱着剑,侍立在一旁,motionless 。

  这时,一名穿着粉色衣裙的俏丽少女,从圆门处走了进来,进了凉亭,站在雪白silhouette 的旁边,低声道:“小姐,son-in-law 还没回来……您要不要去……”

  凉亭里,一片寂静。

  晚风拂过,前面池塘里荷叶翩翩,水漾涟漪,揉碎的月光星星点点,洒落进亭中少女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里。

  那道雪白silhouette ,依旧没有说话,缓缓地放下了手里的书籍。

  她坐在那里没动,双眸望着池塘里晃动的点点月光,忽地恍惚,怔怔出神。

  粉裙少女神色一松,抬起头,looked towards 了侍立在一旁的冰冷少女,突然said with a smile :“我刚刚看到你才回来,出去看了几次了?”

  ”humph.”

  冰冷少女抱着剑,别过脸,目光也looked towards 了池塘,没有理她。

  俏丽的脸颊上,依旧冷如冰霜。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