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64

2022-11-06

  第64章 都是son-in-law 的通房little girl

  翌日,乌云密布。

  屋外冷风呼啸,吹的木窗oh la la 作响。

  Luo Qingzhou 天快亮时才睡着。

  这个时候被吵醒,正要闭眼再睡时,旁边的Little Die 忽地扯了扯他的衣服,怯怯地道:“Young Master ,你看外面。”

  Luo Qingzhou 坐了起来,从窗户looked towards 了外面。

  small courtyard 里,站着一道熟悉的silhouette 。

  一袭粉色衣裙,乌黑的秀发被风撩动着,素白的jade hand 里拿着一支花儿,正放在鼻前眯眼轻轻嗅着。

  那俏丽娇美的脸颊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她怎么来了?”

  Luo Qingzhou 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时才看到,small courtyard 里还站着另外一道silhouette 。

  一袭淡绿长裙,双臂抱胸,怀里抱剑,一脸as cold as ice and frost 。

  Xia Chan 竟然也来了!

  Luo Qingzhou 顿时清醒过来,困意全无。

  主仆两人穿好衣服,从屋里出去,站在small courtyard 里看着院里突然出现的两名少女。

  Bai Ling 手持鲜花,语笑嫣然:“son-in-law ,睡的好吗?”

  Luo Qingzhou 目光疑惑地看了两人一眼,问道:“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Bai Ling said with a smile :“问一下不就是知道了嘛,这里可是son-in-law 出生的地方。son-in-law 昨天出来上坟,彻夜未归,能去哪里呢?”

  随即打量着他衣服上的补丁,关切道:“son-in-law 这衣服……”

  Luo Qingzhou 低头看了一眼,calmly said :“昨日在山林里摔了一跤,衣服都被挂破了,Little Die 帮我补好的。”

  幸好里面的伤痕看不到。

  一旁的Little Die ,低着头,没敢吭声。

  Bai Ling 又嗅了嗅手里的花,said with a smile :“既然son-in-law 没事,那就回去吧。这天,看起来要下雨了。”

  Luo Qingzhou 抬头看了一眼乌云密布的天空,nodded 。

  四人走出small courtyard 。

  外面停着一辆carriage 。

  那名被Bai Ling 称作阿拾婶的魁梧妇人,戴着草帽,坐在carriage 上,一辆木然的表情。

  “son-in-law ,你跟Little Die 肯定饿了吧,carriage 上有点心水果,你们可以先垫垫肚子。”

  Bai Ling 先轻盈地跳上了carriage ,extend the hand ,准备拉他。

  Luo Qingzhou 正要上去,心头忽地一动,转头looked towards 村尾的方向。

  那间房屋的门口,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那里,目光looked towards 这里。

  Luo Qingzhou 犹豫了一下,伸手道:“Bai Ling 姑娘,把吃的东西都给我好吗?”

  Bai Ling 没有多问,进了carriage ,把两盒点心和一篮新鲜的水果,都拿了出来,递到了他的手里,said with a smile :“son-in-law ,据我所知,这村里的人,曾经都欺负过你们母子。”

  Luo Qingzhou 没有说话,拿着点心和水果走向了那名老人。

  Bai Ling 看着他的背影,目光闪了闪,跳下carriage ,looked towards 旁边的抱剑少女道:“走吧,去看看。”

  Luo Qingzhou 走到老人的面前,把东西放在了门口的地上,道:“九婆婆,这些东西你留着吃,我们该走了。”

  老人浑浊的目光看了一眼地上的东西,又看了一眼他,然后,又looked towards 了走来的两名俏丽少女,张了张嘴,疑惑道:“青舟,你……”

  Luo Qingzhou 一脸平静:“我入赘了,现在在当pretty boy ,吃软饭。”

  老人:“……”

  “puchi ……”

  跟来的Bai Ling pu chi 一笑,脸上露出了两个好看的酒窝。

  后面的Xia Chan ,抱着剑,俏脸依旧as cold as ice and frost 。

  老人又盯着这两名如仙女一般漂亮的少女看了几眼,方nodded and said :“青舟啊,吃软饭好啊,当pretty boy 也好,没什么丢人的。这年头,能不饿死,就好。你这两个娘子,长的像是Heavenly Immortal 一般,你这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Luo Qingzhou :“……”

  “九婆婆,她们不是我娘子,她们是我娘子的侍女。”

  脊背发寒,脖子发痒,连忙解释。

  老人惊讶道:“侍女?哦哦,I understand ,通房的小丫鬟嘛,富贵人家都有。青舟啊,你这不错啊,真不错。哎,你mother 要是活着,那该多高兴啊。”

  “……九婆婆,告辞。”

  Luo Qingzhou 没敢再逗留,转身离开,没敢看旁边的抱剑少女。

  “婆婆,我们走了哦。”

  Bai Ling 语笑嫣然,对着老人挥了挥手。

  Xia Chan 满脸森寒。

  老人nodded ,喃喃地道:“青舟这child ,福气真大啊,看来他mother 没错,读书还是比种地好啊……”

  “son-in-law ,我拉你。”

  Luo Qingzhou 走到carriage 前,正要抬脚上去时,Bai Ling 先一步跳了上去,伸出了雪白的jade hand ,笑吟吟地看着他,丝毫没有因为刚刚的事情生气。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眼,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上了carriage 。

  “Little Die ,来。”

  Bai Ling 又对着Little Die 伸出了手。

  Little Die 受宠若惊,extend the hand 道:“谢谢Bai Ling elder sister 。”

  轮到Xia Chan 时,Bai Ling 收回手,进了carriage ,转头道:“婵婵,我觉得你跟在carriage 后面走比较好。你整天板着一张臭脸,没人会喜欢你的,特别是son-in-law ,肯定不喜欢跟你坐在一起。”

  刚说完,Xia Chan 已经跳了上来,帘子一掀,比她先一步进了里面。

  Bai Ling 嘴角动了动,走了进去。

  阿拾婶抡起马鞭,调转了车头,向着村外驶去。

  老人坐在门口,看着渐渐远去的carriage ,又抬头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叹气道:“又要下雪了……这个冬天,还长着啊。”

  carriage 在荒草蔓延的小路上剧烈颠簸着,行驶的很慢。

  车厢里坐着的人,摇来晃去。

  Luo Qingzhou 无视对面的目光,揽住了旁边Little Die 的纤腰,扶住了她,怕她向前栽倒。

  Bai Ling 坐在对面,笑吟吟地看着他道:“son-in-law ,开心吗?”

  Luo Qingzhou 疑惑地看着她。

  Bai Ling 道:“刚刚那位婆婆说,我和婵婵都是son-in-law 的通房小丫鬟呢。son-in-law 听了,是不是在心里偷着乐?”

  Luo Qingzhou 没理她,瞥了她旁边的冰冷少女一眼。

  Xia Chan 抱着剑,motionless 地靠在那里,目光冷冷地盯着他。

  “son-in-law ,你昨天出来,干嘛不告诉我们一声。还有,你昨天不回去,也该提前说一声吧?”

  Bai Ling 有些责怪地看着他。

  Luo Qingzhou 没有说话,心头暗暗道:即便跟你们说了,又怎样?

  他入赘过去,是为了给秦Eldest Young Lady 和Second Young Lady Qin 冲喜的,即便是两位Eldest Young Lady 身边的侍女,也impossible 跟着他去祭奠mother 吧?

  Bai Ling 脸上又露出了甜甜的笑意:“son-in-law ,别紧张,我就是告诉你一声,下次有什么事情,要先通知我们一下,免得我们担心。son-in-law 昨晚没回去,小姐好担心,整整一夜都没有睡觉呢。”

  你骗鬼去吧你!

  Luo Qingzhou 装作没听见,looked towards 别处。

  “轰隆!”

  外面突然传来一声雷鸣。

  被他揽在怀里的Little Die ,吓的浑身一颤,花容失色,差点惊叫出声。

  连人都怕雷,何况是小鬼。

  Luo Qingzhou 转过身,掀开了窗帘,looked towards 了后面渐渐远去的村落。

  村子上空,乌云席卷。

  忽地有一道闪电划过,那滚滚乌云中似乎出现了一道模糊的黑影,一闪即逝。

  Luo Qingzhou 仔细看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son-in-law ,回府后好好休息,晚上洗个澡等着。上次说好的奖励,还没有给son-in-law 呢。小姐一诺千金,不会骗son-in-law 的,今晚就去跟son-in-law 同房。”

  Bai Ling 突然笑着道。

  Luo Qingzhou 双眼一眯,放下帘子,回过身看着她。

  Bai Ling said with a smile :“son-in-law ,开心吗?今晚又可以跟小姐同房了哦,希望son-in-law 努力点,可以让小姐早点怀上little baby 哦。”

  说完,转过头看着旁边的冰冷少女,said with a smile :“是吧婵婵?等son-in-law 和小姐有little baby 了,我们帮着哄,好不好?when the time comes 你可不能再摆着这张臭脸了哦。”

  Xia Chan 微微侧过脸,looked towards 别处,依旧as cold as ice and frost ,一言不发,却是微不可闻地咬了下嘴唇。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