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66

2022-11-06

  第66章 storage bag 里的treasure

  寂静片刻。

  Luo Qingzhou 把窗台上最后一串candied fruit stick 拿了起来,走出了屋。

  一串candied fruit stick 而已,下次再给Little Die 买就是了。

  他走到梨树下,把手里的candied fruit stick 递到了那名冰冷少女的面前。

  ”humph.”

  少女coldly snorted ,侧过脸,looked towards 别处。

  剑依旧抱在怀里,尖尖的下巴微扬,长长的睫毛和漆黑的眸子motionless ,俏脸依旧as cold as ice and frost 。

  整个人仿佛是一具俏丽精致的ice sculpture 。

  微风拂过,撩起了少女的一缕发丝,也撩动了少女的一缕幽香。

  淡淡的,甜甜的。

  很独特。

  Luo Qingzhou 没敢多看,收回目光,正要拿着candied fruit stick 离开时,那股熟悉的寒意,突然再次笼罩住了全身。

  同时,一股森寒的murderous aura 袭来,令他脊背发寒。

  他step one stopped ,转头看去。

  少女依旧抱着剑,侧着俏脸,冷冰冰地看着别处。

  大门口的Bai Ling 突然said with a smile :“son-in-law ,婵婵可不是谁给的东西都吃的,你要求她……求着她吃。”

  Luo Qingzhou :“……”

  爱吃不吃,不吃拉倒。

  我干嘛要惯着你?

  他没再理睬,拿着candied fruit stick ,准备回屋。

  “zheng! ”

  一声sword cry ,cold light 闪过!

  随即,脖子突然一痒。

  他身子一僵,停下脚步,摸着脖子,转头看去。

  梨树下,少女依旧抱着剑,俏脸冰冷地站在那里,仿佛从未动过。

  宝剑在鞘,也仿佛从未出来过。

  但她头顶梨树上的一根细小枝桠,却忽地掉了下来,”Pa” 地一声,落在了地上。

  Luo Qingzhou 没有在脖子上摸到鲜血。

  但全身如坠冰窖,浑身发寒。

  他在原地顿了几秒,方转过身返回,重新停在她的面前,递上了手里的candied fruit stick ,低头道:“Xia Chan 姑娘……”

  他感到有些脸热。

  不过还是说道:“求你……吃candied fruit stick ,我专门给你买的。”

  “hmph! ”

  少女再次coldly snorted ,不过this time 却是一把拿走了他手里的candied fruit stick 。

  随即,冰冷而去。

  Luo Qingzhou :“……”

  Bai Ling 在她经过身边时,笑hehe 地道:“婵婵,这是son-in-law 专门给你买的candied fruit stick 吗?看起来很甜呢,给我咬一口好不好?”

  没人理她。

  少女一手拿剑,一手拿着candied fruit stick ,冰冷无声地消失在门外。

  “son-in-law 。”

  Bai Ling 在门口晃了晃手里剩下的candied fruit stick ,眨了眨眼道:“今晚要努力哦。”

  说完,也转身离开了。

  Luo Qingzhou 在small courtyard 里站了一会儿,确定她们不会再回来后,方过去关上了院门,插上了门栓。

  随即return to house 间,关上门和窗户,拿出了那只storage bag 。

  打开袋口,心头默念一句:文弱书生。

  随即,目光忽地落了进去。

  袋里原本狭窄的空间,豁然开朗。

  里面竟足足有十余立方大小。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小袋golden-bright and dazzling 的gold coin 。

  大约估量一下,竟至少有a thousand gold 币。

  按照一gold coin 等于100silver tael 换算,这里竟足足有10万silver tael !

  一名lowest 的Martial Artist ,不仅身怀storage bag ,里面竟然还装着这么多巨款。

  是他自己的家产,还是……

  Luo Qingzhou 想起了昨天的截杀,以及从那几名杀手眼里看到的心里话。

  “恐怕这些gold coin ,很大一部分都是大夫人给他的吧?”

  Chen County Residence 除了俸禄和产业以外,每过段时间还会组织Martial Artist 去猎杀monster beast 。

  Second Young Master Luo Yu 为了磨练,也会经常跟去。

  那应该才是最赚钱的吧。

  之前在Jubao Pavilion 随便翻看了一下书籍,上面写着一枚lowest 的monster core ,都有可能兑换上千gold coin 。

  Martial Artist 随便一次所获,或许就是凡人一辈子挣不来的。

  就像他那个时代的有钱人,随便一顿饭都是上百万,ordinary person 不吃不喝辛苦一辈子或许都挣不到。

  有些普通百姓,甚至一辈子连gold coin 都没有见过。

  当然,Martial Artist 的消耗也是凡人所不能相比的。

  同时,每次任务都会冒着mortal danger 。

  昨天那名Martial Artist 杀手,显然是大夫人花费了大价钱请来的。

  倒是舍得。

  Luo Qingzhou 看着这些gold coin ,握紧了拳头。

  平复了一下情绪,他又looked towards 了旁边的一只锦盒。

  盒盖打开,里面放着一枚milk-white 的圆珠。

  看其模样,竟像是monster core !

  他立刻退出目光,把刚刚在Jubao Pavilion 买的书籍拿了出来,翻找了一会,终于找到了一副monster core 的图画。

  有milk-white 的,light blue 的,深blue 的,red 的,等等。

  这枚milk-white 的monster core ,显然是lowest 的monster core 。

  不过昨天那名Martial Artist ,只是Skin Refinement Realm 界,应该不太可能一个人猎杀一只有monster core 的monster beast 。

  很可能是从别处抢来的或者偷来的。

  这monster core 的价值可不小!

  Luo Qingzhou 心头激动,放下书籍,又把目光落进了storage bag 里。

  里面还有十几瓶药水,显然都是cultivation 用的。

  除了药水以外,还有两百多silver tael ,以及一些衣物。

  甚至还有一些吃的。

  apart from this ,并没有其他有用的item 了。

  没有cultivation 秘籍,也没有什么treasure 。

  不过这些已经足够了。

  对他来说,完全是意外之财,意外之喜。

  Luo Qingzhou 立刻起身,去把床底的日月宝镜和昨晚得到的秘籍拿了出来,放进了storage bag 里。

  反复放进去,拿出来,试验了多次,方得心应手。

  有了这笔巨款,他以后的炼肉估计是没什么问题了,可以放开吃,放开用。

  再加上日月宝镜产生的spiritual liquid ,估计他的cultivation speed 会更快。

  收起storage bag ,打开窗户。

  他翻开了桌上介绍Martial Artist 的书籍,认真地阅读起来。

  “Martial Artist 炼皮,除了使用外力捶打,internal strength 心法和medicine 的配合以外,还可以由另一名至少是Great Martial Master Realm 界的Martial Artist ,直接以体内Inner Strength 灌入,帮忙tempering ,速度更快。”

  “炼皮炼肉,皆可如此。”

  “自己cultivation ,从开始到炼皮成功,innate talent 高者,大概需要一年时间;innate talent 低者,三五年皆有可能……”

  “他人帮忙,从开始到炼皮成功,innate talent 高者,仅一月足矣;innate talent 低者,也只需一年……”

  “女子炼皮炼肉,最宜他人帮助,速度快,效果更佳,且不受太多苦痛……”

  Luo Qingzhou 看到这些,心头暗暗惊讶。

  这书上说,如果自己cultivation ,innate talent 高者,竟然都需要一年之久的时间。

  而他就是自己独自摸索cultivation 的,却连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用到,就炼皮成功。

  看来那日月宝镜所产生的spiritual liquid ,比他想象中的效果还要好!

  他又翻开了下一页。

  看书时,时间过的很快。

  转眼间。

  外面天色已暗,已是黄昏。

  雪下的更大了。

  天快黑时,Little Die 端了丰盛的饭菜回来。

  主仆两人在屋里吃完后,夜幕已经降临。

  虽然白天里已经洗了澡,但两人还是拿了衣服,冒着风雪,去了湖中。

  温泉泡澡,淋着雪花,别有一番滋味。

  Little Die 披散着乌黑的长发,在清水烟雾中露着一对雪白的fragrant shoulder ,歪着脑袋,搓洗着秀发,嘴里道:“Young Master ,你说小姐今晚会来吗?”

  Luo Qingzhou 走到她旁边,伸手帮她搓着秀发,没有回答。

  管她呢。

  如果这次她再来用那一招,他一定会让她现形。

  Little Die 害羞地看着他,红着小脸道:“Young Master ……”

  “干嘛?”

  “奴婢想……”

  “别想了,再长一年。”

  “不是,奴婢想……想尿尿……”

  “……”

  Luo Qingzhou 转身走远,背对着她,脑袋沉入了水底。

  随即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连忙又浮了出来,嘴里”pu ”地吐了一口水。

  Little Die 害羞地捂住了脸,咬着粉唇,不敢看他。

  黑夜很静。

  雪花落在湖面,还未入水,便已融化。

  但依旧前仆后继,连绵不休。

  这个冬天,看起来才刚刚开始。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