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717

  biting-cold wind ,雪花飘洒。

  Divine Martial Sect 前。

  李忠穿着老旧褪色的Court Eunuch 衣装,白发苍苍,alone ,motionless 地站在风雪中,仿若一具石雕。

  他的头上,肩膀上,衣服上,落满了白雪。

  身后city gate 守将,士兵,皆神色惊疑地看着他。

  虽然这些年轻的守将和士兵,并不认识他,但身为Martial Artist ,他们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这名老Court Eunuch 的不同。

  他站在那里,周身没有任何Martial Artist 劲风的环绕,没有任何护体气罩隔绝外面的风雪,看着身子单薄,模样苍老,但那silhouette 却坚如磐石般,竟连一丝一毫的颤动都没有。

  任何人,包括Martial Artist ,只要心脏跳动,无论怎么站立,都会有一丝的颤动。

  何况,他年岁苍老,已经在风雪中站了那么久。

  Martial Artist 的目力,非常锐利,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任何一丝动作。

  但已经几个时辰了,他们并没有看到。

  更令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种天气,他们每个人呼吸时,鼻中都会呼出faintly discernable 的淡淡白气,但是,这名老Court Eunuch 在风雪中站立了那么久,却并没有呼出任何一丝气息。

  这种种情况表明,这名白发苍苍的老Court Eunuch ,并not simple 。

  守将和士兵,都不敢大意。

  直到Crown Princess 的轿辇出现时,他们方神色一凝,立刻握紧了手里的武器,以防这名老Court Eunuch 做出什么terrifying 的事情。

  但令他们感到惊讶的是,这名老Court Eunuch 在看到Crown Princess 轿辇的一瞬间,已经弯下腰,低下了头,imposing manner 全无,仿佛一棵被劲风吹弯了腰的old tree ,随即都会折断倒下一般,看着令人颇为同情。

  寒风呜咽。

  洁白的雪花御风而飞,在地面打着旋儿,不肯落入尘埃,却终究是挣扎不过,落了下去,被碾成了碎片。

  fiery-red 的轿辇,在李忠的面前停了下来。

  双方皆寂静无声。

  city gate 处的守将与士兵,立刻躬身行礼。

  寂静良久。

  轿辇里方传出Crown Princess 冰冷的声音:“李忠,你是专门在此等候本宫的吗?”

  李忠低着头,恭敬道:“是。”

  Crown Princess 道:“所为何事?”

  李忠恭敬道:“老奴昨晚回去后,小憩了一会儿,梦到了先帝。先帝对老奴交代,要老奴好好看着殿下和Your Majesty 。所以,老奴一大早就来到这里,等候殿下。老奴只是一个低贱的奴才,管不得其他事情,只是想让先帝的在天之灵看着家里和和和睦睦,团团圆圆。”

  “殿下,您可以做到吗?”

  轿辇里沉默了一会儿,语气冰冷地道:“本宫自然可以做到。但其他人,本宫就不知道了。”

  李忠深深地弯下了腰,道:“只要殿下可以做到,老奴就安心了。”

  说罢,躬身退到一旁,又道:“今日是除夕之夜,希望殿下早些回来,与太后和Your Majesty 吃团年饭。”

  轿辇里,没有再说话。

  众护卫簇拥着轿辇,踩着积雪,出了拱门。

  李忠又躬身在风雪中站了片刻,直到Crown Princess 的轿辇走远后,方缓缓直起腰来。

  “呜——”

  cold wind whistling 。

  令那名守将和那些士兵吃惊的时,刚刚还在风雪中站着的老Court Eunuch ,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在原地disappeared 。

  fiery-red 的轿辇,在雪中格外醒目。

  轿中,Nangong Huoyue 缓缓地分开了修长笔直的双腿,让他从裙下退了出去,故作淡然地道:“他果然早就发现你了。”

  Luo Qingzhou 在软塌下道:“刚刚他也发现了?”

  Nangong Huoyue 道:“自然。”

  Luo Qingzhou 心头一凛,道:“Grandmaster Realm 就这么厉害?”

  Nangong Huoyue 目光深远道:“等你cultivated to Grandmaster Realm ,自然就明白了。Grandmaster Realm 与Great Martial Master Late Stage 之境,虽然看着只差了一个breakthrough ,但两者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与实力,却是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

  Luo Qingzhou 顿时overwhelmed by emotions ,他应该也快了!

  顿了顿,他又道:“殿下,刚刚他说的那些话,应该还有其他意思吧?”

  Nangong Huoyue 沉默了一下,lightly 道:“他在让本宫保证,无论以后发生了什么,都不要……”

  说到此,她突然停顿了下来,用脚踢了踢他,coldly said :“前面没有检查的了,你可以出来了。”

  Luo Qingzhou hearing this ,立刻要从塌下钻出来,但想了想,又缩在那里没有动,道:“殿下,还是等待会儿进了端王府,在下再直接进入地底吧。”

  轿辇不是很大,他如果这个时候出来,既不能与她坐在一起,又不能站着,只能蹲在她的脚下……

  而且,他的目光往哪里看呢?

  现在本来就已经很尴尬了,如果出去,与这位Crown Princess 四目相对,岂不是更加尴尬?

  至少现在两人不用看着彼此,稍稍缓和了一些尴尬的气氛。

  Nangong Huoyue 挪开了裙下的长腿,扯了扯红裙,低头看了他一眼,道:“怎么,舍不得出来了?”

  Luo Qingzhou 连忙道:“当然不是。还是这里安全一下,免得待会儿再遇到紧急情况,又要钻进去。”

  Nangong Huoyue 放下了裙摆,冷冷地道:“随便你。”

  轿辇轻轻摇晃着,在风雪中缓慢前进。

  一路畅通无阻地出了Imperial Palace ,向着端王府行去。

  等到了端王府时,端王早已接到了消息,已经带着家人,提前在门口等着了。

  见到Crown Princess 火红的轿辇从巷口进来,南宫小蕊立刻开心里跑了过去,脆声喊道:“火Elder Sister Yue ,你又给小蕊带了什么好东西?要是小蕊不喜欢,你可别想要小蕊的玄Heavenly Jade 女树晨露哦。”

  Nangong Huoyue 坐在轿子里,正要说话,南宫小蕊已经跑到了近前,满脸兴奋道:“火Elder Sister Yue ,小蕊也想坐一坐你的轿子,可以吗?”

  Nangong Huoyue 脸色微微僵了一下,又把双腿挪到了中间的位置,扯开了裙摆,用脚踢了踢下面,然后脸色slightly red ,轻轻分开了红裙的脚和小腿。

  躲在下面的Luo Qingzhou 立刻会意,连忙又钻进了她的红裙里,收敛了气息。

  ”hua! ”

  他刚躲藏好,轿帘突然打开。

  南宫小蕊一身风雪,眉开眼笑地进了轿子。

  后面传来了端王爷宠溺的训斥声:“小蕊,怎么这么没有礼貌?你火Elder Sister Yue 都还没有同意呢。”

  Nangong Huoyue 只得道:“王叔,没事,这轿子可以坐两个人。”

  南宫小蕊直接坐在了她的旁边,扭了扭屁股,惊叹道:“好软,好舒服。”

  然后又伸着脑袋,在她身上嗅了嗅,道:“火Elder Sister Yue ,你好香呢。”

  Nangong Huoyue faintly smiled ,道:“晨露准备好了吗?”

  南宫小蕊歪着脑袋道:“那火Elder Sister Yue 把给小蕊的礼物准备好了吗?”

  Nangong Huoyue 道:“自然准备好了。”

  南宫小蕊laughed ,道:“那小蕊自然也准备好了。”

  端王爷在外面满脸笑容道:“外面风雪大,火月,进府说话吧。”

  月影带着几名护卫,簇拥着轿辇,上了台阶,进了端王府。

  然后,把轿辇放在了前院中。

  南宫小蕊又在软塌上扭了几下屁股,然后牵着Nangong Huoyue 的手道:“火Elder Sister Yue ,走,小蕊带你去看样好东西,爹爹才给小蕊带回来的呢。”

  Nangong Huoyue 顿了顿,红裙下的脚,又轻轻踢了踢塌下的人,告诉他自己要走了。

  Luo Qingzhou 犹豫了一下,伸出指头,轻轻触碰了一下她的脚,当作回应。

  当指头触碰到脚的一刹那,Nangong Huoyue 身子顿时一颤。

  南宫小蕊眨着大眼睛,疑惑道:“火Elder Sister Yue ,怎么了?”

  Nangong Huoyue 站起身,神情如常地道:“没事,外面好像有些冷。”

  南宫小蕊hearing this ,满脸惊讶道:“火Elder Sister Yue 也怕冷吗?我听爹爹说,火Elder Sister Yue 从出生时,就全身火热,从不怕冷呢。”

  Nangong Huoyue 掀开帘子,走了出去,道:“不怕冷,但可以感觉的到冷。”

  两姐妹说着话,在端王爷和其他人的簇拥下,渐渐走远。

  轿辇all around ,很快没有了声音。

  Luo Qingzhou 又等了一会儿,方拿出了那枚玉鼠,正要激发其土行术时,外面突然又传来了一道冰冷的声音:“外面有人跟踪,最好出城了再从地底出来。”

  Luo Qingzhou 愣了一下,道:“many thanks 月影姑娘。”

  顿了顿,又道:“昨晚无意冒犯,还请姑娘不要taking seriously 。”

  月影握着剑,独自站在外面的风雪中,hearing this 目光动了动,正要说话,轿里道:“告辞。”

  说完,便人去轿空。

  月影又在原地怔了一会儿,方走上了前面的台阶,站在了屋檐下,motionless 。

  Luo Qingzhou 利用玉鼠,很快进入到了地底,开始快速向着城外穿梭而去。

  一路遇到一些Formation ,都被他轻松地穿过了。

  在穿过内城的city wall 时,发现地底竟然也有人把守,他费了一些力气,从其他地方穿过去了。

  至于外城的地底,自然是畅通无阻。

  等出了外城city gate 时,他的速度很快,在城外Ten Miles Pavilion 处时,他从地底出来。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

  天空灰暗,雪花纷纷扬扬,到处都是白皑皑的一片。

  他感觉仿佛being reborn 了一般的轻松与愉悦。

  终于出来了!

  今晚是除夕之夜,云雾江边,家里,一定有很多人在等着他吧。

  他silhouette 一闪,直接踏雪无痕地掠了出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