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07-18

  第538章 傻瓜症状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比较安全的拔出子弹也是有技巧的,并不是用手指夹住直接往外死命的拔,那样的举动就跟牙医直接拿老虎钳子拔牙,一脚蹬着旁边的椅子使劲差不多的道理。

  找个钳子或者用布包好了子弹的后部,侧向掰弹头并且要螺旋转动,掰过几下后拔出来就成了,直接往外拔是非常困难的而且有危险的,说不定直接连带着一片血肉出来了。

  但是不管是用技巧性的拔出卡在血肉中的子弹,还是没有技巧老虎钳式的直接拔出来,都绝对是种难言甚至终身难忘的疼痛。

  即便赶不上古时候的关公刮骨疗毒,但应该也得有个四五分痛感了。

  Amamiya Izumi 哪怕口中紧咬着自己的上衣衣领,可也差不多已经透过衣服咬到了牙齿,能够清晰地听到creak creak 的牙酸声音。

  剧烈的疼痛已经让她睁不开眼睛了,本来自己给自己取子弹就已经够有心理压力,再加上疼痛随着神经不断反馈给大脑,right hand 上的劲力只会因为疼痛而削弱。

  所以她现在只能咬紧牙关紧闭双眼,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拔出肩膀的子弹。

  沾染了暗red 血液的子弹在血肉中来回转动,continuously 从肩膀里面钻动的同时放松了些,终于在某一刻子弹被手指给捏了出来,Amamiya Izumi 只感觉肩膀处好像空了个洞,外界的Old Feng 是光里面灌入,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只不过她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再去看了,甚至就连把疼痛喊出来的力气都没了。

  沾染了不少尘土的额头上尽是虚汗,小脸惨白的几乎没有任何血色。

  晶莹掺杂着灰尘的汗珠从额头流下,划过她那样已经灰扑扑的小脸后进入脖颈,现在可以说她全身上下都已经被冷汗给布满,背后更是浸湿的直接紧紧贴在了背上。

  Amamiya Izumi 有气无力的躺在冰冷的墙壁旁边,仰着脑袋望向黑漆漆的夜空,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抽干了力气,这会儿连手指都快要抬不起来了。

  这是她这辈子遇到最大的困境了,唯一的依靠现在生死不知,被人打了一枪从家里仓皇逃窜,就跟失去了窝的幼兽一样可怜,从前跟在父母身边的时候虽然需要训练,但那都是father 强制自己练来self-protection 的,当时觉得苦汗流浃背的偷懒,现在却心里面开始微微有些后悔。

  要是自己不说有父母全部的本领,就算是学到一半了也不至于如此,说不定还能帮上oni-sama 的忙,也不至于现在生怕被人发现躲在这里,尤如stray dog 的被驱赶。

  望着in the sky 深不可见的夜幕,Amamiya Izumi 只感觉有股困意来袭,本来反击对抗就已经颇耗心神,再加上受了枪伤跑了一路,现在可以说是身心俱疲了,更别说刚才还费力拔出了子弹,光流血量都不下于一次献血了。

  可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睡过去!自己的身体状况只有自己最清楚,要是真在这睡一晚上过去的话,确实不一定被那两个警察抓到,但自己的伤口现在还在流血,而且自己也没有止血的办法,真睡过去可能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要是oni-sama 在这就好了。

  Amamiya Izumi 心里默默的想着,生出些许想哭的感觉,瞬间觉得被保护的感觉真好,面对这些危险又复杂的事情实在是too terrifying 了,以前自己不懂事总是给oni-sama 添麻烦。

  记得那次和不良的事情就是这样,那天晚上oni-sama 偷偷的出门,整整两个小时后才回来,而且2nd day 早上自己就看到了那个新闻,Amamiya Izumi 还没有蠢到认为没关系的地步!

  虽然当时心里闪过无数不信震惊的心思,可最后还是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以至于后来羽生家的事情更加印证了她心中的想法,之所以没有说出来只是怕Natsume Kaede 会讨厌。

  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Amamiya Izumi 看的出来Natsume Kaede 有很多秘密,而且还总是躲躲藏藏的样子,应该就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她也没法强制Natsume Kaede 说出来什么,只能等着他自己亲口对自己承认。

  想必当初oni-sama 面临的危险比自己还多吧。

  Amamiya Izumi 觉得自己只是被两个警察堵门就成了这样,真的不敢想象当初Natsume Kaede 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困境,而且还能毫发无伤的回来2nd day 跟个没事人一样。

  不管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可面临的绝对要比自己危险,就算是毫发无伤的回来,那也是经历过了危险!   而造成这种危险的原因就是自己。

  Amamiya Izumi 想通了这一切,心里微微沉默了下,第一次正视自己的幼稚,以前总觉得自己长大了,可以向一个大人思考的那样行事了,但每次都给家里带来了麻烦,原来不经历wind and rain 不能长大是真的。

  靠着冰冷的墙壁默默思索了一会儿,她的身体总算是恢复了些许力气,微微摇头把那些思绪赶了出去,低头看了眼自己手心里的火药powder ,有些犹豫到底还要不要敷在伤口上。

  犹豫了会儿他决定还是不敷了,本来用火烧的话她都有些不敢,倒也不是不敢忍受那份疼痛,而是用火烧的话肯定会留下疤痕,估计就算是做手术都没法完全消失的那种。

  再加上自己的伤口那里貌似已经没那么痛了,一直跑到现在都没看见那两个警察追上来,应该暂时也不会找到自己,等会先找找附近有没有药店之类的,买点外敷的药又不需要身份证明,又不是去医院治疗枪伤,还是这种方法更加安心一点。

  药店之类的还是很常见的,起码在自家那边走several hundred meters 就能看到一家,等会找找应该找的到,at worst 就问问附近的人,总会有人知道的。

  想到这里Amamiya Izumi 忽然愣了下。

  她才想起来自己现在貌似并不是逃犯,那两个警察也没有逮捕令来追捕自己,也就是说自己去便利店和药店买东西,也是属于ordinary person 很正常的行为。

  那自己本来还想着用火药powder 点火疗伤?   自己是个傻瓜才去干!   幸好刚才没敷上,她心里一阵后怕。

  Amamiya Izumi 觉得自己是不是流血太多了,脑子现在都有点不太中用了,傻瓜症状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