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07-21

  第544章 收监   岛国最为as everyone knows 的监狱叫做Northern Sea 道网走监狱,据称是全岛国最难越狱的监狱,也是犯人死亡率最高的监狱,可以说在监Prison World 算是极rich, magnificent, and reputable 。

  哪怕这所监狱已经改造为博物馆将近三十年了,但它的威名一直都存在与岛国人民的心中,只要提到这个名字就能感觉到害怕。

  网走监狱的历史可追溯到上百年前的明治时代Early-Stage ,那个时候岛国的内外都处于飘摇动荡的状态,由于发生多次叛乱,导致各种类型的犯人都霎时间骤增。

  明治之前的整个江户时代时期之内,对于罪大恶极的罪犯都是处以斩首极刑,但这种斩首的刑罚受到了国际上各国的批判,后来在明治十五年的时候逐被废除掉。

  可废除了斩首刑法之内,有个现实问题就随之而来了——如何收容不断增加的犯人。

  在当时明治中期之后的时间中岛国的罪犯人数将近十万,无论是京都还是东京乃至各大城市的监狱都快塞不下了,又不能放任这些罪犯在外面逍遥下去,所以最后也就之恩那个新建监狱,并且把地点选在了最接近北方寒冷Heaven and Earth 的Northern Sea 道。

  Northern Sea 道的夏天勉强还算是比较暖和,但在冬天就是彻头彻尾的苦寒之地,直到二月份还能到气温零下十几度,再加上当时的各种条件比较简陋,在那被活活冻死的犯人数不胜数。

  也是这种死亡率极高的原因铸就了Northern Sea 道网走监狱的威名。

  只不过现在网走监狱已经改造成为了博物馆,用来警示和教育后人并且了解历史,这种只存在于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也逐渐随着时间的车轮被碾压消失。

  继网走监狱之后接下“监狱扛把子”名号的,便要数东京都丰岛区的东池袋巢鸭监狱了。

  这所监狱与普通监狱的不同并不在于条件艰苦,而是由于收容犯人的类型特殊而看守严密,大多都是战争罪犯和各种体制犯人的原因,最严谨的时候甚至可以达到五步一哨的地步,可见其严密以及看守性质。

  一般情况下现在想要被判刑进入这所监狱,只有身份地位极其特殊的罪犯,或者罪大恶极极受重视的罪犯才能进来。

  条件苛刻程度绝对比选上议员还要难。

  可今天的巢鸭监狱却是迎来了一位新犯人,并且还是由防卫省军部亲自押解而来,甚至都没有经过任何审判就直接略掉程序,哪怕是监狱长刚开始不了解情况都有些惊叹。

  只不过在了解到这名犯人所犯下的罪证事实之后,也就能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安排到这里了。

  长长的过道之中安静的令人心生恐惧,距离十米便有一名监狱守卫伫立监视,手中持着警棍电击枪一丝不苟的巡逻,挂在腰间的black 枪支顶上黄澄澄的子弹,明眼人绝对能看出这是荷枪实弹。

  周围的墙壁不仅使用混凝水泥土打造而成,甚至还在内里安装了加厚钢板镶嵌其中,屋内密不透气没有任何的窗户透风,就连卫生间马桶都是在正对着监控的地方,以保证任何行为都在监视之下。

  由于这里的犯人莫不都属于身份特殊的原因,基本上都是属于单人单间没有任何室友,就连其他犯人也被监狱安排到很远的距离,不会出现电影中旁边还有隔壁邻居的情况,就连想找个说话的人都绝对没有。

  监狱三层中间过道的一处牢狱之中,Natsume Kaede 沉默不语的坐在床上,眼神向外观察着目光所及的地方。

  并没有所谓一根根数直的铁栅栏,几乎四面全部都被钢板镶嵌的墙壁包围,只有面前的铁门上方勉强有一丝缝隙,还有一个很小的闸门能将饭送进来。

  牢房之中没有任何可以向外呼吸空气的地方,透气的空洞就在铁门的下方的几排小孔处,头上只有一个white 的节能灯散发着光亮,整座牢房中安静的只剩下他的呼吸。

  低着头看了眼手脚上的锁链,上面还有这闪烁着red 数字的电子设备,这种高科技的东西他也没见过。

  来来回回的将整座牢房扫视了好几遍,确定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亦或者说没什么有用的地方之后,Natsume Kaede 才算是收回了自己的眼神,默默思索着自己接下来该做的事。

  说实话,直接被扔进监狱是他didn’t expect 的。

  虽然在看到那群来抓捕自己的人和警察似乎不一样时,他就已经认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但没有经过警视厅收视直接扔进监狱,这是Natsume Kaede 完全didn’t expect 的结果。

  而且就看着自己牢房的这种严密性,跟电视上宣传模范监狱的内景完全不同,简直严密的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来,他心里则是更加疑惑和不解了。

  疑惑的是究竟自己被发现的是哪一点,他现在仍然未知自己是哪个身份暴露,信息堵塞到根本不知道情况的地步。

  不解的是自己被收监了这么长的时间,竟然都没有被提审或者见到任何人,只是被扔在这就没了任何下文。

  虽然自己身上所有的私人item 都被收缴了进去,但从下午被抓捕到现在将近过去了五六个小时,这一点他in the heart 默默计算勉强能得出结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所以他们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直接认定事实和把自己隐秘处理?还是直接关押在这一辈子?

  Natsume Kaede in the heart 思索不出结果。

  总之在这的几个小时之中,他已经默默下定了决心,不管是到底要把自己如何,只凭现在这副阵仗,明显就是不能善了了。

  如果直到明天还是没有任何情况变化的话,Natsume Kaede 也不准备继续在这沉默下去了,决定抱着cutting off one’s means of retreat 的决心直接闯出去。

  自己被如何对待倒是怎样都无所谓,但他此刻担心的主要还是和自己亲近的人,不过想着除了自己younger sister 之外,其他人家中都颇有权势,再加上自己犯的事和他们也没关系,估计除了Amamiya Izumi 之外也不会有危险。

  但只是自己younger sister 有危险这个理由就足够了,他不知道Izumi 知道自己被抓后会有什么反应,如果再傻乎乎的跑到警视厅要人乱闹的话,估计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而且身为big brother 的自己都已经这幅状况了,很难不会牵连到同是家人的Amamiya Izumi 身上,所以Natsume Kaede 此刻更担心Amamiya Izumi 的情况了。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