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07-22

  第547章 自己真的有这么坏吗

  “姓名。”

  “Natsume Kaede 。”

  “年龄。”

  “二十一。”

  “籍贯。”

  “东京都文京区。”

  Reimiya Yuuki 顿住了手中的圆珠笔,lifts the head 透过隔离玻璃Imperial court 望去,面带嘲讽的问道:“怎么现在这么配合?”

  从刚开始见到Natsume Kaede 的第一面,Reimiya Yuuki 心中就憋着一股气,同时因为在他眼中看不到一丝经慌,自己心里还有种不祥的预感。

  又联想到这家伙之前的无赖和嚣张,她本来以为自己提问应该会被反讽,再不济估计也是用沉默代替,可didn’t expect 现在竟然这么配合自己,难道是心生惧意想请求宽大处理了?   不排除这个probability 。

  只不过无论对方是抱着想宽大处理还是故意为之的想法,Reimiya Yuuki 都已经在心里默默给他判了死刑,没有任何转圜商量的余地。

  甚至说她今天不顾在医院养伤直接奔赴这里,目的也不是为了获得对方的忏悔和证词,只不过抱着私人目的想来炫耀一下,亲眼见证这个家伙目前的惨状而已,好好看看这罪有应得家伙的惨状。

  毕竟这件事已经上升到了内阁的高度,她的意见也仅仅只是意见而已,并没有任何处理转圜的余地,充其量就是提供信息的有功之臣that’s all ,其余之外倒是没其他作用。

  只是从对方的反应看来似乎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

  相较于Reimiya Yuuki 内心的惊疑不定和不解,Natsume Kaede 的反应就显得坦然了许多。

  Natsume Kaede 坐在审讯室内的硬刚椅子上,对自己目前的状态没有任何不满,甚至听了她的话还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我只是在做目前身份该做的事情,难道说在你的认知中,我应该拒不配合对吗?”

  从下午被抓到现在即便没见到Reimiya Yuuki 之前,他心里隐隐就猜测这件事和对方有关,毕竟之前就总是揪着自己不放,而且对自己怨气颇重,也不知道是初次见面留下的不好印象,还是后来一系列发生的事情。

  但就从目前这女人的精神状态和语气来看,基本可以判定这女人精神有点不正常,就仿佛一条疯狗一样死死的咬住自己,貌似总想看到自己的惨状来愉悦自己。

  除了初次见面的不好印象之外。

  自己貌似也没怎么招惹她吧?

  Reimiya Yuuki 见他又开始唇讽,心中道了声果然如此,刚才的主动配合估计也是故意的,真是想不到为什么他到现在还敢如此,明明都身陷囫囵了还不害怕,难道这家伙就嚣张到了这个程度吗?   如果说之前这家伙随便两句话都能让她生气,但现在Reimiya Yuuki 反而是有耐心了,因为这会儿Natsume Kaede 已经被绳之以法,就算再嚣张又能待到几时呢?

  她对Natsume Kaede 的言语也毫不客气,直接语气淡淡的反讽一句:“难道之前你不是这样的人?”

  “我是哪样的人?”

  Natsume Kaede 看了看自己的高科技手链,有些心不在焉的replied 。

  Reimiya Yuuki 见他心不在焉的模样眼皮跳了跳,forcibly 压下去自己又想升起的怒气,想着对方已经没有翻盘的可能,反倒耐下心冷漠的说道:“藐视律法、嚣张至极、出言不逊、不尊体制、肆意妄为.你的劣处多的数不清了!”

  Natsume Kaede 听着她的话有些无语,也没兴趣看自己的新型手铐了,原来他有这么多缺点自己都不知道,不过就算是有也不至于这样说吧,用词是不是有点太重了些。

  他承认自己拥有超凡力量后是飘了些,甚至已经达到了藐视社会的程度,但那也只是一时的而已,既然生活在社会中还是要遵循社会的rules of the game 。

  Natsume Kaede 觉得自己已经足够约束自己了,起码在temperament 方面已经足够澄明,要是换个不法之徒获得了自己这身能力,恐怕早就在外面搞风搞雨了,说不定把东京掀个底朝天也说不定。

  虽然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但他也从未标榜自己是个好人了。

  只不过对方这话说的确实有点过了.   起码他认为自己还没坏到那个程度.   Natsume Kaede 对她的话有种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的感觉,shook the head 说道:“我想这应该只是你的主观判断吧。”

  “主观判断?”

  Reimiya Yuuki 闻声不由气急反笑,直接不顾疼痛把面前的桌子拍的啪啪作响,一脸愤怒的叫道:“难道说你认为你做的事是对的吗?上百条人命从你手中消逝,难道就没有一点愧疚之意?就算他们做了错事也不该你来惩罚,还是说你生来就是个刽子手,对这种事simply 没有一点人性!?”

  Natsume Kaede 听后微微愣了下,并不是被她这种突然的怒气吓的,而是听到了刚才她话中的重点。

  上百条人命?   就算他们做了错事也不该自己惩罚?   Natsume Kaede 眯了眯眼心中一动,似乎真的印证了心中的想法,想起本来这女人揪住自己不放的事情,以及到目前为止受到的对待,似乎真的和自己想的相同。

  他面色不变的说道:“从被抓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也没听说因为什么罪被抓,同样也听不懂你说的什么。”

  “听不懂?”

  Reimiya Yuuki 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似乎因为他现在还不承认而震惊,不过很快这股震惊就变成了怒火,滔滔怒火终究还是在胸腔点燃,直接蹬开椅子站了起来,said with a cold laugh :“好,我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

  “勇太,把东西给我。”

  “好。”

  伫立在身旁听到现在的Takeshita 勇太闻声愣了愣,随后连忙从自己带来的公文包中掏出一叠资料递了过去。

  Reimiya Yuuki 接过那些厚厚的档案资料并未停下脚步,反而直接推开了隔离玻璃后审讯室的门,只身就直接走了进去没有任何犹豫。

  而站在一旁的Takeshita 勇太看着则愣了下,想提醒她这个时候按规定其实不应该进去,不过看到自家部longevity aura 愤怒的模样,缩了缩脑袋还是没能说出口。

  他从隔离玻璃前看着Reimiya Yuuki 拿着一堆资料走了进去,径直把手中那叠厚厚的资料排在了Natsume Kaede 的钢制椅子面前的钢板上,哪怕隔着厚厚的隔离玻璃都能听见一声闷响。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