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07-23

  第549章 闹个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吧

  如果说本来Natsume Kaede 认为只是自己的事情,想要解决的话或许多费些力气就行,也没必要再去展露什么实力去做禁忌的事,但现在的情况明晰之后却不同了!

  自己很有可能只是一个“棋子”而已,实际上是有人想要对付Asaka Fukai 。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要对付consortium 。

  毕竟不管怎么说consortium 对社会都不是个好的存在,这和体制可以说本来就是对立面的立场,只不过本来没有理由没法下手,或者说又惧怕其影响力深厚。

  就刚才面前这女人所说的,Amamiya Izumi 因为反抗私藏枪支已经成了逃犯,而追捕过程中Asaka Fukai 似乎派人救走了她,这不就是公然地对抗体制了,同样也给体制递了可以动手的刀子。

  Natsume Kaede 不清楚为什么Asaka Fukai 敢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想到底最大的probability 还是因为自己。

  本来她的脾气就让人捉摸不定,有时候城府深的令人看不透,有时候又child 气的任性无比,要说她因为自己公然做出这种事,Natsume Kaede 就算有自信也还是有些怀疑。

  但现在明显就不是怀疑不怀疑的时候了。

  Natsume Kaede 不是什么rigorous schemes and deep foresight 的狐狸,也没经历过great character 之间的博弈,更不懂什么谋划和阴谋的道道,他充其量只是个活了二十多年的ordinary person 而已,哪能完全把这些东西给想透彻。

  但现在他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不仅Asaka Fukai 现在有危险,就连自己younger sister 都成了逃犯。

  那他现在应该做什么?   待在这里继续等着其他人的帮忙?还是说什么都不做在这等死?

  很明显不管是面前的女人还是其背后的人,都没把自己命当成一回事,最多当作一颗棋子用完即弃that’s all 。

  所以Natsume Kaede 还应该继续束缚自己吗?

  这一切的局势还是不太明朗,他没有信息知道外界的情况,也不知道其他人到底危不危险,但绝不是坐以待毙的理由。

  其实他现在想的已经很简单了。

  他只不过就是一个有些能力的ordinary person that’s all ,心中的愿望也只是希望自己和亲近的人过好。

  既然现在自己和家人都快被别人给弄死了,也没必要再和他们这群虚伪的家伙玩下去了,凭借自己的能力就算是亡命天涯又能如何,把东京都给闹个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也无所谓。

  面对现在这种tangled and complicated 的情况,请恕Natsume Kaede 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顾全自己和亲近的人。

  把自私紧紧的贴在自己的头上,后面和骂名都由他来承担。

  反正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不如就直接推倒重来好了!   总结出来就一句话——

  爷不玩了!!!

  ——————

  审讯室外Takeshita 勇太看着两人交谈有些trembling in fear ,室内的两人则是互相沉默了会儿。

  Natsume Kaede 的沉默是爆发的前兆,Reimiya Yuuki 的沉默是讥笑。

  视线从面前的资料缓缓收回,他微微低垂着眼眸问道:“所以这就是你所说的公道?”

  Reimiya Yuuki 闻声愣了下,不会很快脸色就冷了下来:“对于你而言还想要什么公道?”

  在她看来Natsume Kaede 这还是有些不死心,不管是想跟自己诡辩还是求饶,总之还是露出了弱态。

  只不过Natsume Kaede 的下一句话就把她给问倒了。

  Natsume Kaede 微微抬起下颌,面色冷静的问道:“难道那群渣滓不该杀吗?”

  Reimiya Yuuki 言语噎了下,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虽然她也觉得那些暴力团的家伙该杀,特别是被灭之后警视厅上门取证,翻找出来了Hanyu Group 很多不堪的事情,但还是嘴硬道:“那也由不得你来杀,法律会把他们绳之以法,而不是你擅自剥夺。”

  Natsume Kaede hehe 一said with a smile :“所以不经过公正的法庭,就把我直接判决并且牵连家人,this can be considered 公正吗?”

  Reimiya Yuuki 沉默了片刻,继续说道:“你和你younger sister 都不是ordinary person ,一个小child 难道会私藏枪支而且还会用,frankly 令妹的肩膀被我打了一枪,一路上逃跑没有经过治疗,就算是consortium 的人把她救走,估计现在也是受伤颇重吧,就算是死掉了也说不定。”

  “我明白了。”

  听完她说的这些话之后,Natsume Kaede looking thoughtful 的nodded 。

  Reimiya Yuuki 见他这副模样,眼皮跳了跳忍不住问道:“明白什么?”

  “hehe 。”

  “你笑什么?”

  “笑你心中的虚伪。”

  Natsume Kaede 眼中的冷漠几近泛出,毫不客气的揭开了她的遮羞布道:“只要能够用实力来强行修饰自己心中的正义,哪怕是公理也可以把它压的speechless 。”

  Reimiya Yuuki hearing this 面色青一阵白一阵,心中总觉得他说的是对的,但自尊心又不能让她认输,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反驳,只得压下怒气直接说道:“随便你怎么说好了,总之你已经成了输家。”

  “所以你也懒的伪装了。”

  “对,你们这种自私的人,就是该死!”

  “我明白了。”

  Natsume Kaede nodded 。

  Reimiya Yuuki 忽然失去了耐心,总觉得再说下去似乎对自己不利,便冷冷扔下一句话就想作势要走:“请就在这里等着属于自己的判决吧,我们之后反正也不will meet again 了。”

  “等等。”

  “怎么,想要求饶?如果是求饶的话不必了,如果是遗言的话我可以听,但也不会帮你传递给谁的。”

  正准备转身的Reimiya Yuuki hearing this 顿住了脚步,微微侧过身冷冷的望向Natsume Kaede 。

  而Natsume Kaede 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没头没脑的忽然问了句:“你刚才说我younger sister 被你用枪打伤了?”

  “没错。”

  Reimiya Yuuki 摸了摸自己胸口的伤处,眯了眯眼睛说道:“她打了我一枪,我也打了她一枪,只可惜当时没打中头,不然也不用继续追捕了。”

  Natsume Kaede 的眼神愈来愈冷,心里secretly sighed 这女人好狠毒的心,不由lifts the head 问道:“那说不定她也很可惜,没打中你的脑袋呢?”

  “什么意思?”

  Reimiya Yuuki 被他这句话给问懵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种转折。

  Natsume Kaede 并没有理会她的反应,只是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望向她grinned 道:“虽然不知道我younger sister 当时怎么想的,但长兄如父我相信我想的和她一样,都是很可惜当时没一枪打中你的脑袋,既然当时我younger sister 没有完成这个目的,那就让作为兄长的我来代劳好了。”

  既然已经都没有退路了,那就闹个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吧。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