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ells Are Infinitely Upgraded Chapter 146

    Lu Chen 从空中落下,伸手轻抚azure clothed woman 半白的青丝,又拭去对方脸上泪痕,心痛如绞,愧疚道:

    “我啊…辜负了你十年最美好的年华!”

    azure clothed woman 悠悠醒转,怔怔望着Lu Chen ,呢喃道:

    “莫不是又做梦了?”

    “不是梦!”

    Lu Chen 的眼角有两滴泪珠滚落,心中越发愧疚,他轻抚对方脸颊,柔声道:

    “我的俏青荷,公子我…回来了!”

    “哇~~~”

    俏青荷哭的撕心裂肺,好似将所有委屈,孤独,思念,全都爆发了出来,哭着哭着,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嘴角溢出一缕血丝,倒在了Lu Chen 怀里,双臂紧紧抱着Lu Chen ,似乎生怕他再次离开。

    双目紧闭,pretty face 上似忧似喜。

    【名称】:青荷

    【信息】:Qi Refinement First Layer ,本源大损

    ……

    “cultivation base 不进反退,怎会这般不爱惜身体。”

    Lu Chen 悠悠一叹,伸手抚平俏青荷蹙起的眉头,抱着青荷走进岛上的Cave Mansion ,只见整个Cave Mansion 的布置,依旧是十年前的模样。

    竟是半分未变。

    他在石床上铺好锦被,小心将青荷放在上面,攥着对方那一双略显粗糙的小手。

    半步不离。

    默默守护。

    直到两个时辰后,青荷才终于醒来。

    “公子~~”

    “在呢!”

    Lu Chen 笑着,扶着青荷在石床上坐起,轻轻印在对方的额头,俏青荷又羞又喜,紧紧握着Lu Chen 的大手,Lu Chen 神情恍惚,记忆中十年前那个俏皮又敢爱敢恨的little girl ,终于与眼前女子重叠在一起。

    “cough cough ~”

    俏青荷又咳嗽起来,脸上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red ,Lu Chen 连忙从封印球中取出一杯spiritual spring 水,伺候着对方慢慢饮下。

    俏青荷感觉好受了一些,紧紧攥着Lu Chen 的大手,不舍得松开,又突然问道:

    “公子,奴婢还有几年可活?”

    “莫要乱想。”

    Lu Chen 轻轻刮了下对方挺翘的琼鼻,又帮着理了理半白的发丝,comforted :“既然公子来了,一切便都不是问题,而且,以后也莫要以奴婢自称了,自今日起,俏青荷便是我Lu Chen 的Dao Companion 。”

    “公子~~”

    俏青荷泪眼朦胧,扑倒在Lu Chen 怀里,哭了好一阵,才仰头望着Lu Chen ,羞赧道:“若是公子不嫌弃青荷这带病之身,青荷今日便想侍奉公子。”

    “喜爱还来不及,又岂会嫌弃!”

    Lu Chen 的大手拂过,俏青荷顿时involuntarily 。

    “公…公子,人家还没洗澡呢。”

    “公子帮你!”

    Lu Chen 抱着青荷离去,又很快归来,两人赤诚相见,郎情妾意。

    “公子~~”

    “青荷~~”

    “唔~~”

    “wu wu wu ~~”

    “公…公子,以前青荷没了公子,只盼早死,也未曾爱惜过身体,如今却是害怕的紧,只想与公子白头到老。”

    “既有今日,哪怕立时死去,青荷也是值了!”

    “莫要胡说!”

    “wu wu wu ~~”

    相隔十年,这一晚,俏青荷又哭又笑,终究得偿所愿。

    ……

    玉女参同契运行,恢宏的气息在两人体内流转,一夜间,俏青荷半白的长发,尽数转为青丝,略显枯槁的容貌亦是荣光焕发,Lu Chen 端详着沉沉睡去的俏青荷,略有欣慰,感慨道:

    “不愧是我的俏青荷。”

    青荷的容貌极佳,不然也不会被他称为【俏青荷】,如今容貌完全张开,除了气度略有不如,单论姿容,竟是丝毫不逊于Jiang Hong’e 。

    “公子~~”

    睡梦中的青荷小声呢喃着,脸上的幸福如同蜜水般化开。

    第二日清早。

    醒来的青荷望见身侧的Lu Chen ,又羞又喜,怔怔道:

    “公子,青荷莫不会又在做梦?”

    “是不是做梦,试试便知。”

    “wu wu wu ~~”

    两人一番折腾,直到late in the morning 才携手走出Cave Mansion ,青荷一路蹦蹦跳跳,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Lu Chen 选了一处空地,开始用心教授【青木长生功】,青荷cultivation 也很认真,额头出了First Layer 细汗。

    奈何效果极差。

    莫说呼吸与意念和动作三者配合,仅是单纯的动作便已极为吃力,十年苦相思,终究让她的身体透支太多,若非还有点cultivation base 护持,怕是早就油尽灯枯。

    而且,青荷本来cultivation talent 就不足。

    这Body Refinement innate talent 怕是还要更差,如此一来,青木长生功怕是难以修出成果。

    青荷若有所觉,转头问道:

    “自己的身体我自是知晓,公子也莫要瞒我,青荷想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有公子我在,自不会有任何问题。”

    青荷心甜如蜜,却是倔强地望着Lu Chen ,偏偏想要知道一个结果,Lu Chen 无法,只得如实相告,replied :

    “本源透支,折损了太多lifespan ,如今lifespan …短则一年,长则三年。”

    “青荷知足了!”

    青荷嫣然一笑,眼角却有两滴泪珠滚落,哪里能知足,分明是想长长久久的,Lu Chen 帮着擦去泪痕,comforted :

    “既然lifespan 不足,那就补上lifespan ,公子我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岂能舍得俏青荷离我而去。”

    “嗯嗯~”

    ……

    两人在蛤蟆岛上散步,又一次出现在那座墓碑前,Lu Chen 问道:

    “这是谁立的墓碑?”

    “是mother 立的。”

    “衣冠冢?”

    “en! ”

    俏青荷nodded ,目露追思,回忆道:

    “当初公子一去不返,大家知道【长春道观】Secret Realm 有主,所以笃定公子无碍,几番寻找却也毫无线索,好在有潼莘elder sister 这位Method Release Immortal Master 在,奉仙镇尚算安稳,一年后,mother 借助蛤蟆岛的spirit vein ,顺利Promote Grade Method Release 境,成了奉仙镇第二位Method Release Immortal Master 。”

    “后来呢?”

    “如此又过了一年,两年后,烂柯寺【尸巢】破封的消息传开,天目daoist 统领various sects cultivator ,又征招一众loose cultivator ,打算在玉滦州疆界立阵阻拦,mother 与潼莘elder sister 亦是一同前往,不久后,就传来了溃败的消息,一时间people were alarmed 。”

    “好在当时玉琪elder sister 重修到了Qi Refinement Perfection ,借助Secret Realm 中spirit vein ,一举成了第三位Method Release Immortal Master ,奉仙镇再次安稳下来。”

    “然后呢?”

    “再后来,mother 与潼莘elder sister 负伤归来,大家这才知晓,【望丘城】早已破灭,有无数尸体化成了尸傀,形成了一支恐怖的尸傀大军,已经进入玉滦州,正在逼近奉仙镇,众人一番商议后,自知难以阻挡,未免loss of life ,于是由玉琪elder sister refining 了【长春道观】,由三位Method Release Immortal Master 一同施法,将整座city 切割,分批移入了Secret Realm 。”

    “so that’s how it is 。”

    Lu Chen 恍然,长春道观中留有众女的印记,想要refining 自是容易,三位Method Release Immortal Master 合力,挪移city 也是不难,又追问道:

    “后来呢?”

    “后来大家有惊无险避入蛤蟆岛,却再也无法通过Secret Realm 判断公子的情况,原本以为尸傀之祸很快就能过去,却不想愈演愈烈,整个玉滦州逐渐沦为desert ,第三年的时候,Secret Realm 中储备的米粮近乎告罄,小小蛤蟆岛自是难以供养,十余万人的生死担在肩头,mother 与玉琪elder sister 有了分歧。”

    “mother 想要留守蛤蟆岛,等着公子归来,玉琪elder sister 为了十余万百姓着想,却要远走,欲寻一处安稳的落城之地,繁衍生息。”

    【长春道观】纵然有四十多里空间,可一半是花海,一半是水草,而地下又是融合【淼淼Yin Sector 】形成的鬼窟,又因为Secret Realm 的特殊性,想要开垦田地,改种粮食,极为不易。

    正因此。

    想要依靠长春道观的出产,养活十几万百姓,真的很难,可若是大力牧养马匹牛羊的话,那就不一样了,反而会容易许多。

    当初他没有精力去捣鼓这些,也不知玉琪有没有想明白。

    “结果如何?”

    “mother 与玉琪elder sister 自不会反目成仇,众人商讨后,决定让mother 留下,其他人帮着玉琪elder sister 远走,等寻到落脚之地,再以Communication Talisman 相告。”

    “本来打算迁入北方北莽州,不想那里也不安稳,不仅有Spirit Beast 袭扰,还有【无面僧】作乱,最后玉琪elder sister 踏上公子留下的那两艘改造的潮汐楼船,带着长春道观和十余万百姓顺江而下,不想,这一去却是没了音信。”

    “竟是如此!”

    Lu Chen 明白过来,Fang Yuqi 这一去多半出了变故,这才连乾坤映像法都无法查看,他沉默良久,又问道:

    “红娥可是修了那【Supreme Indifference 经】?”

    “是的!”

    青荷抹了抹眼角,伤心道:

    “mother 带着我和Qing Cao 在岛上又等了两年,公子却生死不知,mother 每日思念,伤心欲绝,其中煎熬,别人难有体会,五年前,mother 为公子立了一座衣冠冢,在墓碑前哭着转修了那【Supreme Indifference 经】,自那日起,便再不知公子名姓,于是带着Qing Cao 飞向【牵情宗】,青荷自愿留了下来,帮着公子守墓,转眼…便是今日。”

    “苦了她,也苦了你了!”

    Lu Chen 搀着青荷坐下,青荷紧紧依偎在他的怀里,已是泣不成声。

    昨晚Lu Chen 就不止一次施展过【乾坤映像法】,对于Jiang Hong’e 的处境早有猜测,那【Supreme Indifference 经】本是Yu Linglong 所传。

    didn’t expect 。

    终究还是cultivated 。

    “Supreme Indifference ……”

    Lu Chen 呢喃着,思绪飘远,这部cultivation technique 他虽不知具体内容,却不止一次听Jiang Hong’e 解读过,等阶高达third rank ,共分两个阶段,一个是【有情转无情】,再一个是【无情转至情】,目前的Jiang Hong’e 正在first stage 。

    正是最无情的时候。

    想要【无情转至情】,需要成为三境通玄daoist 方可。

    等青荷平静下来,Lu Chen 又问道:

    “绒女是何时离开的?”

    “绒女……”

    直到Lu Chen 提起,青荷才恍然记起,长春道观中还有这么一位白发elder sister ,这也不能怪青荷,绒女本来就喜欢一个人独处,自从Lu Chen 一去不返,除了偶尔去打听Lu Chen 的情况,基本没有离开过那片花海。

    青荷pondered then said :“好像是公子离开的第二个年头,那时还没有尸傀祸乱,当时white clothed elder sister 见了一面玉琪elder sister ,之后就一个人离开了道观,再没返回过。”

    “知道离开的原因?”

    “好像……”

    青荷仔细回想,不确定道:

    “好像玉琪elder sister 说是什么breakthrough 来着。”

    青荷说的不明不白,Lu Chen 却已有推断,在众人中,除了他自己,也就只有绒女巫山朵朵cultivated 【青木长生功】,他当初叮嘱过绒女,说奉仙镇有一位道君潜藏,疑似对【长寿丹】有意,凝聚第三枚长寿丹时,must 远离奉仙镇。

    看来绒女的离开是为了凝聚长寿丹,至于为何一去不返,这不好判断。

    不过。

    以他对绒女的了解,对方绝不会默默离开,很可能是绒女回来时,也如他昨日见到的一般,整个奉仙镇早就passed away 。

    这才不得不远走。

    好在Lu Chen 用乾坤映像法查看过绒女的情况,如今对方虽有变化,却也安然无恙,只是两人相距太远,暂时没法将人接回。

    ……

    连续帮着青荷调养了三日身体,青荷终于气色大好,这一日,Lu Chen 放出青云剑,带着青荷flying up 。

    full head fine black hair 飘舞,青荷回望蛤蟆岛,略有不舍,问道:

    “公子,咱们这是去往何处?”

    “去见红娥。”

    Lu Chen laughed ,apart from this ,他还要兑换Spirit Stone ,用来升级各种method ,更重要的是,他要替青荷寻找延寿的方法,impossible 任由对方一年后早早凋零。

    “哦!”

    青荷轻轻额首,hesitantly said :

    “mother 是在牵情宗?”

    “是的。”

    Lu Chen nodded ,解释道:

    “如今红娥已贵为牵情宗的Elder 。”

    “可…可mother 如今不认公子,那该如何是好?”

    “是啊!”

    Lu Chen 叹息一声,leisurely said :

    “十年未见,不管如何,总要亲眼见一面才好。”

    “青荷也有五年未见了。”

    青荷紧紧握着Lu Chen 的大手,依旧记得当初与Jiang Hong’e 分别时的情形,那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时常浮现心头。

    Lu Chen 一路御剑东行,小半日就飞出了两千li or so 。

    进入了擎苍mountain range 的范围。

    到了此处,漫漫黄沙终于不见,Lu Chen 御剑不停,很快来到了昔日【千目城】的位置,却见曾经赫赫有名的大城。

    已成一座荒城。

    再无半分人气。

    Lu Chen 在半空停下,翻手取出了昔日的那枚【通行令】,奈何此物亦是没了动静,再也感应不到【天目坊市】的位置。

    “things have remained the same, but people have changed 啊!”

    Lu Chen 感叹一声,随手扔掉通行令,带着青荷直接飞向牵情宗所在的紫玉峰,行至半途,突然听到一阵打斗声,绕过前方山峰,就见一座小型flying boat 上,一行十数人分工明确,正在且战且退。

    有人操纵flying boat 。

    有人负责防守。

    有人准备进攻。

    有人催动Formation 。

    那Formation 在flying boat 上空形成一个八面Exquisite Pagoda ,塔身不停旋转,不断卸力,阻挡着一道silver white 的silhouette 进攻,对方高有一丈,一身silver white 狰狞甲壳。

    双手如爪。

    十指如剑。

    而且,后背还长着一双silver white 翅膀,飞行速度极快,不仅轻松将所有spell Magical Artifact 避开,还不停在flying boat 四面连续攻击,只见那八面Exquisite Pagoda 不停闪烁,好似随时都要崩溃,而整个flying boat 就如同浮萍一般。

    fantuankanshufantuankanshu

    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

    【名称】:尸傀

    【信息】:third rank 飞天银甲尸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