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ells Are Infinitely Upgraded Chapter 153

热门推荐:

“凡是道君,皆是仇敌!”

Lu Chen 呢喃一声,只觉头皮发麻,见清虚道君开始登山,他上前两步,向对方挑着的箩筐望了几眼,顿时愣在原地。

只见那箩筐one after the other ,其中竟然各有一座city ,还有一个个小人隐约可见。

“这便是道君手段?”

Lu Chen 骇然,一肩担起两座city ,当真可敬可畏。

没等他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前方清虚道君回首道:“仙山有灵,机缘处处,在一千一hundred zhang 处有一口third rank spiritual spring ,此泉能涌出【空spiritual spring 水】,饮一口即可洗涤身心,踏空不落,你若有心,可去寻之。”

“多thanks Senior 指点!”

Lu Chen 心中一喜,连忙行礼,他练成了道术【乾坤无距】,早就可以踏空不落,却也不介意饮上一口,而且虎妞还不能踏空。

能饮一口。

机缘非小。

而且,这特殊spiritual spring 可不常见,至今为止,他也不过才见过一种,便是那九窍山的【往生泉水】,不过那泉水是给亡魂喝的,对生人没啥用处,这空spiritual spring 水倒是不错,可以打包一些。

“en! ”

清虚道君微微额首,Lu Chen 心中一动,趁机问道:

“敢问senior ,七年前可曾见过两艘大船从这里驶过。”

“这却不曾!”

清虚道君摇头,不再理会Lu Chen ,挑着两座city 登山而去,一脚一脚看似极慢,转眼间就没了踪影。

Lu Chen 有些失望,也不多想,收起紫玉flying boat ,带着虎妞开始登山,一脚落下,心中就是一惊,发现方才还能调动自如的法力,顷刻间全然没了回应。

“peng!”

他退后一步,又恢复如常。

“仙纹,果然非同小可!”

Lu Chen 感慨一声,带着虎妞开始一步步登山,紧赶慢赶,停停歇歇,one day one night 后,也才登高三hundred zhang or so ,三日后,登高千zhang or so ,一番寻找,终于寻到了清虚道君所说的spiritual spring ,那spiritual spring 从一处石缝中流出。

弯弯绕绕,最后汇聚在空中,积聚了一小片,竟然悬空不落。

【名称】:灵水

【信息】:third rank 空spiritual spring 水

……

“果真是空spiritual spring 水!”

Lu Chen 心中微喜,三日来,都在赶路,所谓的机缘处处,他也只遇到一遭,那是一株Second Rank spiritual medicine ,一口就被stomach rumbling with hunger 的虎妞吞了,他却是三日滴水未沾,纵然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却也因为不能使用法力,难免有些不妥帖。

伸手拘起一捧空spiritual spring 水,Lu Chen 小心抿了一些,默默nodded ,一饮而尽。

“好Hah! ”

一口饮过,Lu Chen 目光微亮,只觉三日来的所有疲劳全都清扫一空,身体说不出的舒坦,apart from this ,倒也没有什么异样。

“虎妞,你也喝。”

“吼~~”

Lu Chen 又拘起一捧泉水,招呼着虎妞饮下,等他正想着寻个东西打包一些的时候,目光微微一愣。

【名称】:泉水

【信息】:third rank 普通泉水

……

原本的空spiritual spring 水,转眼间,竟然变成了普通泉水。

“仙山有灵,didn’t expect 还是个cheapskate !”

Lu Chen 哑然失笑,放弃了贪心的念头,眼见夕阳余晖,倒也不急着下山,便倚着山石,与虎妞互相依偎着静静欣赏落山的斜阳,不觉已是美美睡去。

睡梦中。

Lu Chen 梦见有一Goddess 与他相会,双方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

……

morning sun 初起,Lu Chen 悠悠醒转,只觉浑身说不出的舒坦,他突然察觉脸上有异,对着泉水照了照,微微一愣,就见脸上歪歪扭扭写着三字:

“cheapskate !”

“这……”

Lu Che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擦掉脸上字迹,whispered :

“还真是个cheapskate !”

随后也不逗留,叫醒酣睡的虎妞,一人一虎从另一边下山而去,刚刚走出不远,就见一道silhouette 盘坐在下方岩石上,这是一位道人,背对着他,motionless 。

“喂~~”

Lu Chen 喊了一声,对方却remain unmoved ,他带着虎妞跳落在岩石上,就见对方手捏道指,头缠逍遥巾,宽袖daoist robe ,眼眸半睁半闭。

“没有信息……”

Lu Chen eyes flashed ,伸手拍向对方肩膀,手掌尚未触及,道人便在眨眼间化作飞灰,洋洋洒洒而去。

“原来早就死了!”

他relaxed ,低头就见地面留下了一块jade slip ,心中一动,伸手将jade slip 捡起,贴在眉心,法力一触,一篇mysterious 的经文传入脑海。

“内不觉其一身,外不识有Heaven and Earth !”

“橙心味象,形都泯故!”

“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

……

“ka-cha !”

小小的jade slip 碎成碾粉,Lu Chen 睁开眼眸,呢喃道:

“竟是【坐忘经】!”

【坐忘经】是七雅之一,至此,Lu Chen 算是集齐了一雅两俗,分别为【坐忘经】,【濯足经】和【醉卧经】,除了濯足经带有禁制,剩余一雅一俗,全都没有限制。

【名称】:Lu Chen

【cultivation technique 】:坐忘经未入门(升级条件可展开!)

……

“展开!”

【坐忘经升级条件】:

【1】:坐忘一次(未达成!)

……

“好,真好!”

Lu Chen 喜形于色,而后收敛表情,对着道人盘坐的地方郑重行了三礼,这才带着虎妞继续下山,走了两日,又突然停下脚步,就见不远处立着一块stone tablet ,他complexion changed ,快步上前,又惊又喜。

只见那stone tablet 四四方方,用利器刻有几字:

潼莘到此一游!

Lu Chen 伸手抚摸着那刻下的字迹,脸上尽是思念,呢喃道:

“没错,是我的小奶猫!”

说着,顿时想起了曾经种种,一时竟是痴了,当下也不走了,倚着stone tablet ,取出一坛Divine Immortal 醉,边饮边念叨起来。

夕阳余晖。

秋风瑟瑟。

整个步虚仙山披上了First Layer 金装,显得越发unfathomable ,Lu Chen 倚碑而卧,不觉又是一场大醉,可惜并无美人相伴,仅有一人,一虎,一碑…相依相偎!

…….

第二日,醒来的Lu Chen 继续下山,走出不远,突然从一旁跳出两人:

“打…打劫!”

“this mountain 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财~~”

“打…打…打劫!!”

……

两人均是男子,胡子拉碴,猎户装扮,一个戴着虎头帽,一个戴着狼头帽,一个武着钢叉,一个耍着大刀片子,一唱一和,显得颇为滑稽。

【名称】:谢珍

【信息】:凡人

……

【名称】:谢宝

【信息】:凡人

……

“打劫?”

Lu Chen 神色怪异,摸了摸虎妞的大脑袋,said with a smile :

“你两个眼瞎不成?单单我这黑虎便能把你们生撕了。”

“吼~~”

虎妞配合着一声虎啸,三米高的体型,当真是威风赫赫。

“大…big brother 。”

谢宝心生惧意,腿肚子开始发软,颤声道:

“要…要不撤吧?”

“不行!”

谢珍却是不惧,一摸头顶虎头帽,said with a malicious smile :“又不是没有杀过,莫说是头黑虎,便是头Great Demon ,在这仙山上,咱们brother 也杀得,上!并肩子上!”

说着,谢珍武起长刀,冲着Lu Chen 杀来,谢宝clenched the teeth ,亦是跟上。

“是个练家子!”

Lu Chen 眼睛一眯,这两brother 像是学过body refinement 的功夫,又有一腔血勇,若是寻常Method Release Immortal Master ,在不能动用法力的情况下,倒还真有可能饮恨当场,奈何…碰到了他Lu Chen 。

“哎吆~哎吆~~”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俺们brother 上有八十岁老母待养,下有三岁妻儿嗷嗷待哺,好汉饶命啊~~”

……

Lu Chen 三拳两脚便打的两人头破血流,不分南北,若非show mercy ,脑袋都给打爆了。

“ka-cha !!”

“ka-cha !!”

Lu Chen 随手将钢叉和长刀折断,扔在跪地求饶的两人脚下,喝问道:

“我且问你们,你等在这处待了多长时间了?”

“十…十…….”

“十来年了吧!”

谢宝结结巴巴,好在谢珍口快,Lu Chen eyes flashed ,又问道:

“七年前可曾见过一女子登山?”

“见…见……”

谢宝刚要开口,谢珍一把捂住对方嘴巴,

赔said with a smile :

“不曾见过!”

“松开!”

“好好~”

Lu Chen shouting loudly ,差点将谢珍吓尿,他一指谢宝,喝声道:

“你来说!”

谢宝已经吓坏,即便有big brother 拼命使眼色,却也顾不得了,结结巴巴道:“见…见过,却不是一个,而是一双,那两位女子真如Fairy 一般漂亮,一个使剑,一个使枪,俺们brother 本想劫个色,却是被一顿好打。”

“玉琪!”

“潼莘!”

Lu Chen 心中一喜,当即猜出了两人身份,急忙问道:

“后来呢?”

“后…后来两位Fairy 就下山了,哦哦,她们还乘着两艘大船,都往南去了。”

“看来我的判断没错!”

Lu Chen looked thoughtful ,一脚将两人踹成了滚地bottle gourd ,带着虎妞匆匆下山而去,却非是他show mercy ,而是这仙山有灵,既然容的这两brother 在此落脚,便不是他Lu Chen 能随意杀戮的,若是让仙山染了血污。

说不定又是一桩麻烦。

保险起见,Lu Chen 也就熄了杀心,再说these two people 虽是打劫,却也不曾伤人性命。

……

“吼~~”

刚刚走下仙山,虎妞突然发出一声咆哮,Lu Chen 转头望去,就见不知何时,虎妞的四个爪子上各多了一道white 云纹,漂亮极了。

Lu Chen 目光一亮,催促道:

“虎妞,你且踏空试试。”

“吼~~”

虎妞轻点大脑袋,纵身扑向虚空,subconsciously 想要展翅,不想一下却踩在了实处,它微微一愣,旋即收起了翅膀,蹑手蹑脚尝试起来。

不一阵。

虎妞就彻底熟练,开始围着Lu Chen 扑来跳去,踩在虚空如履平地,好不欢快。

“收获不小啊!”

Lu Chen 揉了揉虎妞的大脑袋,心中感慨,这一趟仙山之行,不仅饮了spiritual spring ,得了【坐忘经】,还打听到了玉琪和潼莘的消息,真是不需此行。

当下再不多想,带着虎妞飞入芥川河,放出紫玉flying boat ,一路向南而去。

grandiose 。

波涛汹涌。

昼行夜伏。

寻寻觅觅。

转眼间,已是半月。

“crash-bang ~”

“轰隆!”

这一日,Lu Chen 显出八米高的冥王体,在芥川长河中与一头Second Rank python 相斗,水上水下,江水滔滔,激战one hour ,Lu Chen 拖着python 的尸体跃水而出。

【名称】:Spirit Beast

【信息】:Second Rank 黑冠兵甲蟒

……

将死去的python 拖到岸边,Lu Chen 将其扔下,转身又潜入水中,不一阵,拖出了一艘楼船,将楼船拖到岸上,望着破破烂烂的船体,Lu Chen 一阵沉默。

这楼船正是潮汐楼船。

却在此间沉没了一艘。

之前他与虎妞赶路,遭到了python 的袭击,这兵甲蟒确实了得,一身防御堪称impervious to sword and spear ,虎妞奈何它不得,就连青云剑都只能伤它,不能杀死,对方见Lu Chen 实在厉害,只好躲入江水中暂避。

奈何Lu Chen 显出了冥王体,入水将其擒杀,恰好发现了水下楼船。

“希望玉琪和潼莘无碍。”

Lu Chen faintly sighed ,心中难免有些忐忑,虎妞吃了几口蟒肉,用大脑袋拱了拱Lu Chen ,像是在安慰。

“朋友,这蟒尸卖不卖?”

Lu Chen 正在与虎妞玩闹,一个忐忑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转头望去,就见河边山丘上,一人正在向这边张望,身边还跟着一只人立而起的黑驴。

“有些熟悉……”

Lu Chen 念头一转,就认出了此人的来路,出声道:

“贾子瑜?”

“哎吆,阁下竟然认识我?”

贾子瑜心中一喜,大着胆子从山丘上下来,靠近了几步,身后黑驴却是motionless ,一双驴眼乌溜溜乱转,嚷嚷道:

“儿啊儿啊,别走了,当心他把你吃了。”

“get lost! ”

贾子瑜怒斥一声,陪said with a smile :

“阁下勿怪,我这驴妖嘴碎,将阁下误认成了怪类。”

“无妨。”

Lu Chen 摆了摆大手,却也没有显出本体,这人叫贾子瑜,是四季山庄的人,两人本就只有一面之缘,十多年未见,对方都续起了短须,估计早就把他忘了,没有寒暄的必要。

【名称】:贾子瑜

【信息】:Qi Refinement Perfection ,Five Elements 齐全,四季山庄子弟

……

Lu Chen 眉头一挑,surprisedly said :

“怎不Promote Grade Method Release Immortal Master ?”

“怕死!”

贾子瑜讪讪一笑,狐疑道:

“我与阁下相识?”

“买过你的东西,咱们有过一面之缘。”

“原来是老顾客!”

贾子瑜relaxed ,said with a smile :

“既然如此,阁下有没有兴趣再买些东西?”

“看看也无妨。”

“那好!”

贾子瑜心中一喜,挥手间放出一口大木箱子,捣鼓了几下,就见那木箱子“ka ka ”作响,转眼化成了一间wood house 。

“请!”

“也好!”

贾子瑜站在门口,单手一引,Lu Chen nodded ,起身,身体一晃,与胎衣中的本体一个颠倒,他没有急着进去,而是问道:

“这附近就是你们四季山庄?”

“对!”

贾子瑜额首,解释道:

“西行五十里就是山庄,这一片也是我们的地,地下养着秋蝉。”

“我记得你还有一位Kunlun 奴,人死了?”

“死了!”

贾子瑜sighed ,唏嘘道:

“五年前我去了一趟南方,真如地狱一般,到处都是一人高的蝗insect monster ,什么都吃,几经生死才逃了回来,老黑就是被蝗妖分尸后生吃了,可惨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