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ells Are Infinitely Upgraded Chapter 158

“吼~~”

鳄齿兽一声咆哮,滔滔恶浪卷向紫玉flying boat 。

纵是third rank Spirit Beast ,Lu Chen 却也不惧,起身,抬脚轻轻一踏船头,激活了Second Rank 追风逐月阵,紫玉flying boat 浮空而起。

“竟然还能飞!”

“哗~~”

大船上响起一阵喧哗声,众人对着紫玉flying boat pointing fingers 。

鳄齿兽却好似将Lu Chen 当成了猎物,并不打算放弃,它潜入水下,猛灌了一口江水,狰狞大嘴一张:

“吼~~”

随着一声咆哮,一条数米粗的水柱激射而去,速度极快,眼见就要撞上紫玉flying boat ,flying boat 却先一步冲进一条漆黑通道,凭空消失。

“shua! ”

再次出现,已经到了大船后方百米外。

紫玉flying boat 悬空停下,Lu Chen 回望,就见大船顶层的船舱中,有一位中年purple clothed 道人走了出来,站在一杆旗幡下,对着Lu Chen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

“Spirit Beast 凶顽,请小友勿怪!”

那旗幡写有两字:

沧澜!

正随着江风猎猎作响。

【名称】:

【信息】:三境通玄daoist

……

“无妨!”

见对方主动致歉,Lu Chen 摆了摆手,也就没了追究的打算,a man and a beast ,还是两个三境,纵然不惧,却也无需为了一点小事主动结仇,念头一转,Lu Chen 也出声道:

“往前三百里的青桐古树,是我朋友的地界,到时还请Fellow Daoist 稍加约束。”

“好说好说!”

见对方nodded ,Lu Chen 再不耽搁,操控着紫玉flying boat 继续向南,眨眼消失在芥川河上。

大船上,一位束发青年走了过来,叹息道:“trifling 一位Method Release Immortal Master ,也值得master 亲自致歉,难道我沧澜宗…已经衰落到如此地步了?”

“此人不弱!”

中年道人shook the head ,也不多言,转身回了船舱,留下青年望着【沧澜】二字旗幡怔怔出神。

……

两船交错,一个往北,一个向南,Lu Chen 继续在船头盘坐,双手一伸,两条azure snake 便从衣袖中钻出,嘶鸣一声游进了江水中,孟瑶将两只耳报灵放在小耳朵上,歪着小脑袋听着两个小东西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

不久后,紫玉flying boat 又行了两百里。

“big brother ,前面有一座大城吆。”

“咔~”

Lu Chen 睁眼,将最后一缕Spiritual Qi 纳入Spirit Orifice ,手中Spirit Stone 碎成了玉粉,他向芥川河右岸望去,就见茫茫水汽中,一座大城的轮廓faintly discernible 。

“临江城?”

他在孔雀宫曾听孔雀Empress 讲过。

南方朔州仅剩一座临江城还算安稳,坐落在芥川河畔,据说有一位通玄daoist 在此坐镇,而过了此城,再往南便是岐山蝗母的地盘,蝗insect monster 肆虐,早就支离破碎。

孟瑶飞身落在Lu Chen 的肩膀上,小手拽着他的一缕发丝,问道:

“big brother ,要不要进城?”

“进城!”

Lu Chen nodded ,这临江城是南下的必经之地,Fang Yuqi 她们若是从此处经过,极有可能进过临江城,那他也就有必要进去打探一番。

apart from this 。

他还要帮孟瑶收集祈愿币,用来加快cultivation 进度。

“好呀好呀~”

在孟瑶的欢呼声中,紫玉flying boat 转向,飞向临江城,不久,来到临江城外的一处渡口,只见渡口上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大船小船停靠,显得颇为热闹,更有一处栈桥向芥川河延伸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不少人在江水中撒网。

捕捉鱼虾。

打捞spiritsand 。

不时还能看到一个个cultivator 的silhouette 穿梭其中,水上水下,修与凡同。

“好久没见过这般热闹的地方了。”

Lu Chen 略有感叹,收起紫玉flying boat ,骑着虎妞,带着孟瑶,落在栈桥上,立刻就有两个shivered 的young lad 靠了上来,一人赔said with a smile :

“Immortal Master 可要寻人带路?小人只需三粒spiritsand 。”

另一个连忙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俺大牛只要两粒spiritsand 。”

Lu Chen 哑然失笑,也不理两人,骑着虎妞奔向远处渡口,两个young lad 大失所望,其中一个一屁股坐在栈桥上,埋怨道:

“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却给搞砸了,都怪你,非要自作聪明,嚷嚷着什么是人都想占便宜,你也不想想,人家可是Immortal Master ,能一样么……”

“你懂什么!”

……

Lu Chen 不管两个争吵的young lad ,骑着虎妞攀上了渡口,只见人流如潮,摩肩接踵,一时间,叫卖声,咒骂声,讨价声,各种声音assaults the senses ,更有鱼腥味,香味,汗臭味,种种味道混杂在一起。

虎妞四肢不停,前方行人连忙闪避。

或惊。

或惧。

孟瑶伸着小脑袋四下打量,突然扯了扯Lu Chen 的长发:

“big brother ~~”

“怎么了?”

孟瑶小手指向不远处的一个摊位,舔了舔小嘴巴,雀跃道:

“big brother ,是小鱼干耶~”

“尝尝?”

“好呀好呀~~”

孟瑶拍着小手欢呼,迫不及待飞起,落在摊位前小小的板凳上,显出身形,抄起一双竹筷,脆声声道:

“老grandfather ,你这卖的是什么呀?”

“鱼虾面,童叟无欺!”

正在忙活的老汉subconsciously 应了一句,转头一望,顿时被孟瑶一身红嫁衣吓了一跳,不过到底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见Lu Chen 跟着落座,这才缓了口气,赔said with a smile :

“客人要几碗?”

“三碗吧。”

Lu Chen slightly nodded ,将一粒spiritsand 放在小几上,warned repeatedly :

“多放小鱼干。”

孟瑶hearing this 开心不已,小脚丫晃来晃去,敲的竹筷梆梆作响,肩膀上的两个耳报神趁机起哄,扯着嗓子尖叫道:

“四碗,加麻加辣!”

“好嘞,guest 稍座,马上就好!”

老汉应了一声,笑着脸将spiritsand 取走,又开始忙活起来,一派市井生活的气息。

……

四碗鱼虾面上齐,Lu Chen 喂着撒娇的孟瑶吃面,两个耳报灵对视一眼,窃窃一笑,齐刷刷跳进面汤中,大口狂吃,边吃边吐舌头:

“好麻~~”

“好辣~~”

虎妞探出大脑袋,嗅了嗅,挑挑拣拣,把鱼虾吃了个干净,剩下满碗素面,两只耳报灵见此,顿时yelled :

“浪费!”

“浪费!”

结果被虎妞瞪了一眼,吓得趴在被舔的干干净净的碗底,holding head 装死。

“吸溜~~”

Lu Chen 正在吃面,两只耳报灵扇动着翅膀从面碗中飞了出来,惊叫道:

“大老爷大老爷,不好了,major event 不好了~~”

“怎么了?”

Lu Chen 面露疑惑,停下了动作。

耳报灵连忙禀告道:

“有…有妖怪来了!”

“妖怪?”

Lu Chen frowned ,问道:

“哪里?”

“那里!”

两只耳报灵齐刷刷伸向南方,Lu Chen 又问道:

“有多远?”

“十…十里!”

Lu Chen looked thoughtful ,垂头继续吃面,两只耳报灵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又对着孟瑶蛊惑道:“Young Lord ,咱们…咱们跑吧?”

“胆小鬼!”

孟瑶lightly snorted ,不理它们两个,开始冲着Lu Chen 继续撒娇。

……

“蝗妖来了~~”

“快跑!”

“快跑!”

Lu Chen 刚刚吃完鱼虾面,远处栈桥上突然传来惊叫声,一个个silhouette 慌忙奔向渡口,他将碗筷放下,起身,向南方望去,就见芥川河上,有两艘破烂木船逆流而上,桅杆,船头,船舱上挤满了一个个silhouette 。

双足。

两翅。

四爪。

一个个口器狰狞,每一个都有一人多高,有的如人一般直立,有的伏在船沿上,还有一些竟然披着破烂甲胄。

或黑。

或白。

或绿。

multi-colored ,品种齐全,两艘十多米长的木船,足足容纳了数百只。

【名称】:妖

【信息】:First Rank 蝗insect monster

……

“这就是蝗insect monster ?”

十年前就听闻过岐山蝗母的名号,

事到如今,Lu Chen 才第一次见到真正的蝗insect monster ,第一个印象是【丑】,第二个印象是【恶】。

蝗insect monster 来袭,渡口也是一阵骚乱。

有不少人向临江城逃去,却有更多的人很快镇定下来,在默默观望,Lu Chen 转头望向卖鱼虾面的老汉,却见对方只是张望了几眼,就开始继续忙碌,于是surprisedly said :

“老丈,这蝗insect monster 都杀过来了,怎么还在忙活?”

老汉浑不在意,飒然said with a smile :

“又不是第一次来,早就习惯了,俺们这临江城啊,有白水daoist 守护,安全着呢,小小蝗insect monster 可掀不起大浪,不怕不怕。”

“白水daoist ?”

Lu Chen 默默nodded ,他对这位白水daoist 所知不多,孔雀Empress 也不太了解,只知此人镇守临江城已有二十余年,向来深居简出,所有事务,都是由三位Disciple 出面。

eldest disciple 端木赐。

second disciple 端木横。

third disciple 端木英。

三人如今都是Method Release Immortal Master 中的好手,据说极为了得,有传言说三人是biological brother ,也有说只是白水daoist 领养的三个孤儿,因为他本人surnamed Duanmu ,Disciple 才以端木为姓。

真实如何。

少有人知。

还没等栈桥上的百姓跑回渡口,数百蝗insect monster 已经从木船上振翅飞起,呼啸着向众人追来,好在人群中有不少cultivator ,他们聚集起来自发进行断后。

或是操控Magical Artifact 。

或是施展spell 。

或是挥洒talisman 。

且战且退,一时倒也能勉强抵住。

“阿~~”

“阿~~”

就在这时,几声惨叫忽然响起,Lu Chen 神色一凝,就见有两道穿着black clothed 的silhouette 飞出妖群,冲进cultivator 中,接连生撕了几人。

【名称】:妖

【信息】:Second Rank 蝗insect monster

……

“原来是Second Rank 。”

“好丑!”

这Second Rank 的蝗insect monster 虽是人形,脸上却有厚厚的black 角质,还满脸褶皱,看起来极为恶心,尤其是那双嘴巴,与蝗虫的口器非常相似,凶恶至极。

“ka-cha ~~”

两只蝗insect monster 手提血淋淋的尸体,掰开脑壳,当场吞食起来,红的白的沾了满头满脸。

“是Second Rank !”

“Second Rank 的蝗insect monster !”

“撤,快撤!”

……

十几位cultivator 惊惧,再也顾不得百姓,各施手段仓惶逃命,而Second Rank 的蝗insect monster 则开始衔尾追杀,一时间死伤惨重,眼看蝗insect monster 就要冲进渡口,渡口的百姓终于害怕起来,争相逃向临江城。

就连卖鱼虾面的老汉也哆哆嗦嗦地开始收摊。

“还没来?”

Lu Chen 望向临江城,仍旧没见到城内赶来支援的cultivator ,他lightly sighed ,伸手轻翻,两枚剑星悄然飞出。

“puchi ~~”

为首的一只Second Rank 蝗insect monster 刚要扑向一位倒地的女子,脑袋上突然窜出一串绿色的黏液,瞬间扑倒在地,抽搐着死去。

“叽叽~~”

剩下的另一只Second Rank 有了警觉,险险避过一枚剑星,仓惶逃进群妖中,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尖啸,好似在summon 援手。

Lu Chen 抬头望天,就见一片黑云从高空压了下来。

【名称】:飞蝗

【信息】:不入阶

……

【名称】:Spirit Beast

【信息】:Second Rank 四翅飞蝗

……

这哪是黑云,而是一片飞蝗群,每一个都有八九岁的孩童大小,黑压压一片,不少于上千头,为首的竟是一头Second Rank Spirit Beast 四翅飞蝗。

“飞蝗……”

Lu Chen 目光一亮,想起了蛤蟆岛上被他杀尽的Giant Frog ,怀念道:

“飞蝗…也等于灵魂?”

“shua~ shua~ shua~ ~~~”

“ceng! ”

想到此处,Lu Chen 伸手一挥,又有二十枚剑星悄然出现,十枚冲天而去,杀向飞蝗群,另外十枚杀向蝗妖,一时间,蝗尸如雨落,惨叫声大响。

渡口的百姓纷纷停下,一个个愣在当场。

“好…好!”

“莫不是daoist 他老人家亲自出手?”

“little old man 给daoist 磕头了!”

“拜谢daoist ~~”

……

等百姓反应过来,一个个激动起来,不少人对着临江城跪拜,Lu Chen 摇头,专心操控二十二枚剑星围杀Second Rank 的四翅飞蝗和那只剩下的Second Rank 蝗insect monster 。

剑来剑往。

飞来刺去。

等临江城city gate 大开,一队队人马冲出,两位Second Rank 刚好死绝,其他的飞蝗和First Rank 蝗insect monster 亦是死的死逃的逃。

“ceng! ”

Lu Chen 悄然收起剑星,望着满眼崇拜的孟瑶,咧嘴laughed ,众生碌碌,他何需其他人的认同,有瑶瑶一人足以。

“xu lu lu ~~~”

“嗝~~”

烈马扬蹄,为首一位莽汉衣衫凌乱,倒提着一根齐眉棍,露出浓密的胸毛,他环顾四方,刚要喝问,张嘴却打了个酒嗝,连忙捂住嘴巴,等将口中酒味压下,才loudly shouted ,murderous-looking 道:

“蝗insect monster 何在?”

“……”

众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卖鱼虾面的老汉亦是摇头,叹声道:

“这个二City Lord ,真是…真是不学好!”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