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ells Are Infinitely Upgraded Chapter 163

热门推荐:

“越来越有味道了……”

Lu Chen 强压下心中冲动,reached out and beckoned ,那枚五铢钱自动飞入手中,他正要将其彻底refining ,就见孟瑶光着小脚丫推门而入,身后虎妞保姆一般亦步亦趋。

“big brother ~~”

孟瑶嘟着小嘴,满脸的不高兴,小手揉了揉睡眼朦胧的大眼睛,生气道:

“说好的去去就回,big brother 怎么一去就是好几天呀?”

“有事耽搁了。”

Lu Chen 苦笑,伸手托起孟瑶放在肩头,comforted :

“都是big brother 的错,瑶瑶原谅big brother 这一回吧。”

“hmph 哼~~”

孟瑶装模作样轻哼了两声,哪有半点火气,又开始缠着Lu Chen 讲故事,等听完故事,这才打了个小哈欠,爬进Lu Chen 的长发中美美睡觉。

虎妞也卧在床边开始打盹。

夜深人静。

孤灯独坐。

忽有一阵怪风吹开了房门,一个silhouette 歪歪扭扭走了进来,她将房门关紧,向Lu Chen 靠近,床边的虎妞睁开幽幽虎目,瞥了对方一眼就不再理会,继续打盹。

“小小?”

Lu Chen 睁开眼眸,surprisedly said :

“你来做什么?”

Su Xiaoxiao 有些忐忑,瞄了Lu Chen 一眼,柔声道:

“elder sister 说是郎君救了我,特让人家过来报答life-saving grace 。”

“心意领了,你且回去吧。”

Lu Chen 摆了摆手,闭上双眼,继续refining 手中五铢钱。

Su Xiaoxiao 却没有离开,大着胆子爬了过来,口吐香气,be eager to have a try 道:

“郎君有所不知,人家也是Qi Refiner 呢,cultivator cultivation ,最忌讳的就是欠人因果,因果未偿,cultivation 不顺,人家可不单单只是为了报恩,也是为了自己呢,郎君可莫要阻人家道途,而且,人家的手段是整个花楼最好的,郎君不想见识一番?”

“……”

Lu Chen 一阵无言,还因果未尝,cultivation 不顺。

说的跟真的一样。

见Lu Chen 毫无反应,Su Xiaoxiao 心中得意,越发大胆起来,手掩红唇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郎君,人家可要开始了哦!”

……

“wu wu wu ~~~”

second day 清早,Su Xiaoxiao 以袖遮面,狼狈逃回了花楼,一进三层就哭着扑进了鬼美人的怀里,惊恐大哭道:

“too terrifying 了,too terrifying 了……”

鬼美人望着Su Xiaoxiao 凄凄惨惨的模样,一阵愣神,随后脚步匆匆来到Lu Chen 的房间,望着榻上安坐不动的Lu Chen ,不无埋怨道:

“你也太狠心了。”

Lu Chen 停下refining 五铢钱,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我动都没动,是她自己非要和自己较劲,折腾了一夜,我能有什么办法。”

“……”

鬼美人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瞪了Lu Chen 一眼,叹声道:“我算是明白了,你这人看似随和,但是…心太傲了,小小怕是入不了你的眼吧。”

Lu Chen indifferent expression ,said with a smile :

“不是她不好,而是风尘气太重,我们不合适。”

“那我呢?”

“你……”

Lu Chen faint smile ,轻轻拍着身下软榻:

“来,榻上一叙!”

“没羞没躁!”

鬼美人rolled the eyes ,扭着蜂腰走出了房门,不觉连脚步都轻快了几分,直到对方的silhouette 彻底消失,Lu Chen 才恋恋收回目光,继续refining 五铢钱。

有五铢钱主动recognizing Master ,纵是third rank Magical Artifact ,refining 起来也不难。

不一阵。

五铢钱终于被彻底refining 。

“嗖~~”

Lu Chen 张口一吸,五铢钱瞬间飞入口中,咀嚼了两下,一路沉入Spirit Orifice ,在磅礴法力中沉沉浮浮。

他惊喜着睁开了眼眸,呢喃道:

“十万八千斤!”

到了third rank Magical Artifact 这种等级,已经不能用简单的【rune 】来形容,因为三境是Profound Opening Realm ,与二境Method Release Immortal Master 最大的区别,在于灵魂与法力化生出的一点Profound Light 。

正是这一点Profound Light 。

才生出种种mysterious 。

而这third rank Magical Artifact ,正是自一点Profound Light 中诞生,得了其中一分mysterious ,而这【白水五铢钱】的mysterious ,在于一个【重】字。

一枚五铢钱,重于十万斤!

若是再用法力催动,重量更大,番着番往上提升,五十个十万八千斤,甚至一百个十万八千斤都不止,关窍就在于single force subduing 十会。

不服就砸。

简单粗暴!

至于为何偏偏是【十万八千斤】,这是因为五铢钱是由金元铁水精炼而出,精炼后本身就重达十万八千斤,金元铁水,其实就是Lu Chen 见过的那处金湖,那是由许多种不同金属材料杂烩后,形成的一种崭新金属。

虽然并不珍惜,却胜在量大。

若是Lu Chen 以后成为通玄daoist ,可以继续往五铢钱中炼入金元铁水或是其他金属材料,不断提升威能。

“好,很好!”

Lu Chen 满意nodded ,任由五铢钱孕养在Spirit Orifice 中,伸手一点眉心印记,开始refining 镇压其中的Spirit Beast 【六翅金蝉】。

从清早,到正午。

再到傍晚。

眉心棺椁flickering ,隐约有一声声惨叫在房间内回响,Lu Chen 连饭也顾不得吃,消耗了大半法力后,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啸,终于再没了动静。

“妥了!”

Lu Chen 面露喜色,reached out and beckoned ,眉心棺椁显化,从其中滚落出一个小东西,正是被他炼死的六翅金蝉。

拇指大小。

六翅六足。

虽然看着栩栩如生,却只剩一个躯壳,内中意识早已泯灭。

“炼制Magical Artifact !”

“comprehend Divine Ability !”

“喂养Spirit Beast !”

想到六翅金蝉的三个作用,Lu Chen 思索起来,他如今只有Method Release 境的cultivation base ,没有Profound Light 在身,就算炼成Magical Artifact ,最多也只是Second Rank Magical Artifact ,于他而言意义不大。

不如直接放弃。

“那就先comprehend 出Divine Ability ,然后喂给虎妞!”

有了决断,Lu Chen 迫不及待地开始comprehend ,将金蝉摆在眼前,仔细观望,就见金蝉身上遍布微小的Dao Mark ,越是细看,Dao Mark 越多,越繁杂,几乎遍布全身上下,体内体外。

不一阵,就觉得头晕目眩。

“看来想要comprehend 出Divine Ability 也不容易。”

Lu Chen 移开目光,揉了揉发酸的双目,不再急于一时,他将金蝉放在袖中,起身走出了房间,就见院子中,鬼美人正伏在案几上,纤手握着笔杆,在一张大纸上描来画去,模样极为认真。

一身黑质的丝裙,不觉展现出姣好的身形。

Lu Chen 上前,问道:

“这是在做什么?”

鬼美人又趁机添了几笔,这才满意,她将毛笔放下,将大纸卷起,递给Lu Chen :“喏,你不是想知道临江城香火旺盛的地方,这就是临江城的舆图,凡是有香火的地方我都作了标记。”

Lu Chen 将舆图展开,就见舆图果然清晰明了,不仅大街小巷一清二楚,连有香火的地方也分出了不同等级,显得obvious at a glance 。

“辛苦你了。”

“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

鬼美人拢了下耳边青丝,不敢与Lu Chen 对视,又主动解释道:“你打听的那两个女子,现在还没有消息,我正在努力。”

Lu Chen 心中微暖,said with a smile :

“慢慢来吧,毕竟都已经过去七年了,unhurried in a short time 。”

说着。

Lu Chen 将鬼美人脸上的面巾取下,取出玉露,点滴洒在对方脸上,一点点化开,鬼美人忐忑道:

“怎么样?”

“已经很淡了,不需几日就能彻底除去。”

“en! ”

鬼美人心中雀跃,扭捏道:

“又让你破费了。”

“那就…补偿补偿我吧。”

“不行!”

“不…不可以!”

“放心,我有分寸,只收点利息。”

“wu wu wu ~~”

……

接下来几日,Lu Chen 除了comprehend Divine Ability ,日常cultivation ,捉弄鬼美人,就是带着孟瑶去收集祈愿币,三天时间,几乎转遍了临江城的大街小巷,收获近六百枚祈愿币,大获丰收。

这一日。

Lu Chen 带着孟瑶和虎妞出现在一座大宅外,

高大气派的院门上挂着一方牌匾,上书【江府】二字,Jiang Family 是临江城大姓,在白水daoist 尚未入主临江城之前,Jiang Family 是临江城的实际统治者,代代City Lord ,皆是出身Jiang Family 。

上一代City Lord ,更是被Great Hao 皇朝conferred as 【临江侯】。

奈何自从河运断绝,南方祸起,临江城便与Great Hao 失了联络,Jiang Family 也因此迅速衰败,等到白水daoist 入主,Jiang Family 便彻底没落了。

两天前。

Lu Chen 其实来过一趟江府,当时正值patriarch 江恩丧期,整个江府人多眼杂,Lu Chen 就没有急着进去,如今却是冷落了许多,正好去收取香火。

Lu Chen 正要入府。

就见四位兵甲抬着一座花娇落在府门外,轿门打开,一位美妇人矮身走了出来,赫然正是原名江艳的端木艳。

此时的端木艳素衣盘发,倒是有了几分端庄。

端木艳转头望向一旁的Lu Chen ,眉头不觉蹙起,心中隐约觉得has several points of 熟悉,一时却又想不起在何处见过,有些unfathomable mystery ,随后摇头不再多想,款款走向大开的府门。

守门的old servant 望见来人,连忙将人拦下,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老爷生前有遗命,任谁祭拜,都不Young Lady Xu 踏进府门半步。”

端木艳似乎早有所料,口中有毫光隐现,coldly said :

“可看仔细了,我非是你家小姐!”

“咦~”

old servant 怔愣了下,揉了揉双眼,连忙弯腰赔said with a smile :

“原来是夫人驾临,请入府!”

“hmph ~~”

端木艳lightly snorted ,也不与一个old servant lower oneself to somebody’s level ,抬脚走进了江府。

“spell ?”

Lu Chen 略有惊讶,whispered :

“倒是有些新奇。”

他也不急着收取祈愿币,捏了个secret art ,施展出了乾坤映像法,缓缓摊开左手,只见掌心光线明灭不定,一副画面显现而出。

端木艳去了Spirit Hall 祭拜,却也是一场大哭。

“father 啊,你好狠的心!”

“我原何非要进那City Lord’s Mansion ?可不光是为了自己,还不是为了咱们江氏一族……生前不许我进门,哼哼,死后可还能拦得住我……”

……

端木艳哭诉了一场,转头出了Spirit Hall ,进了宗祠,宗祠内从上到下排满了一块块spirit tablet ,最上方却是一位immortal 的雕塑,这人脚踏Three-legged Golden Crow ,肩挑日月,头戴9th layer 冠冕,身穿羽衣氅裘。

身周又有祥云万道,瑞气千条,当真是龙骨仙姿!

“昊日Immortal Monarch ?”

Lu Chen looked thoughtful ,这Jiang Family 曾世受皇恩,供奉昊日Immortal Monarch 也是应当,又见那端木艳trembling with fear 上前,点燃三柱香后,在雕塑底座上摸索了一会,打开一处暗格,从其中取出了一座小小的雕像。

这雕像fist sized 。

人面兽身。

形似玉兔。

端木艳将雕像摆在身前,恭恭敬敬拜了九拜,抬头问道:

“玉皇,何故托梦于我?”

却见雕像毫无反应,她重复了几遍,依旧如此。

“神龛?”

Lu Chen 目露思索,whispered :

“样子有些奇怪,是太阳烛照还是太阴幽荧?不对,好像都不是,或者是某种特殊Divine Beast ?”

思索了一阵,依旧毫无所获,于是挥手散去了映像法。

“shua ~”

几乎映像法刚刚消失,那雕像便睁开了双眼,嘴巴微动,spoke human’s words ,声音似男似女:

“好些年没见了吧?”

端木艳顿时激动起来,拜了又拜,哭诉道:

“是啊,人家离开时才十五岁,这一晃…都快九个年头了。”

“九年……”

雕像nodded ,问道:

“传你的【讹言咒】修的如何了?”

“从未懈怠!”

端木艳神色一震,应了一声,口中毫光faintly discernible ,立即卖弄了一番。

“还不错!”

雕像额首,端木艳respectfully asked :

“玉皇不是要在此待上二十年?缘何又托梦于我?”

雕像replied :“只因预感有一场小劫难将至,这才叫你前来,好在你赶来及时,否则这缕分神怕是难保,方才之所以不应你,也是因为有人在窥伺。”

“竟是如此!”

端木艳大惊,忙问道:

“现在如何是好?”

“且宽心!”

雕像安慰一声,娓娓道:“劫数已解,无须计较,这江府日落,香火也越发不济了,走了也好,你暂且将我带进那City Lord’s Mansion 安置吧,我也方便指点于你。”

“那就好。”

端木艳relaxed ,又问道:

“前几日,我遇到一桩怪事,有一段记忆莫名成了空白,烦请玉皇替我解开。”

“此事简单,你且靠近一些。”

“再近一些!”

……

等Lu Chen 再次施展乾坤映像法,就见掌心中,端木艳正与那小小雕像親在一起。

“这……”

Lu Chen 目瞪口呆,见肩膀上孟瑶好奇着望来,连忙挥手将spell 散去,whispered :

“口味有些重啊……”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