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ells Are Infinitely Upgraded Chapter 164

热门推荐:

宗祠内,一丝烟气渡入端木艳口中,端木艳瞪大了双眸,那被尘封的记忆纷纷浮现在心头,一时又惊又惧,惊骇道:

“那人就在外面!”

“无需担心。”

雕像comforted :“不要与他为难即可,其实大劫将至,我观那人手段不俗,你若能投身于他,未尝不是一条活路,只可惜你被他撞破了私情,此人怕是再看不上你,今后就尽量不要与其接触吧。”

“那还好!”

端木艳不再多言,将雕像贴身放在身上,匆匆出了江府。

府门外,端木艳偷偷打量,见Lu Chen 还站在远处不曾离开,心中又是一紧,强装镇定,矮身进了花娇,这才sighed in relief ,摸了摸怀中雕像,instructed :

“回府!”

“是,夫人!”

兵甲应诺,抬起花娇,摇摇晃晃奔向City Lord’s Mansion 。

“香香的~~”

孟瑶收回目光,小小的眉头蹙起,似有疑惑,旋即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big brother ,刚才那个是谁呀?”

“一个…嗯,重口味的女人。”

“hehe ~~”

孟瑶掩嘴轻笑,脆声声道:

“是和潼莘elder sister 一样么?”

“可不一样!”

Lu Chen 哑然失笑,潼莘可是他的小奶猫,虽然大胆了些,却也远非这个女人能比的。

“哦~~”

孟瑶似懂非懂,小身体靠着Lu Chen 脸颊,噘嘴道:

“big brother ,瑶瑶有些想潼莘elder sister 了呢。”

众人之中,孟瑶与潼莘关系最好,每一次见面,潼莘都会给她准备数不清的礼物,一件又一件,全是精挑细选,从不重样。

“big brother 也想啊!”

Lu Chen sighed ,抬脚走向江府,守门的old servant 早就注意到Lu Chen ,只是见Lu Chen 气度不俗,这才不敢打搅,见其走来,于是疑惑道:

“这位公子,你是要……”

Lu Chen 拱手,和善道:

“在下祖上曾受Old Jiang 爷恩惠,听闻Old Jiang 爷过世,特来祭拜一番。”

“原来是这样,请进!”

old servant 恍然,江恩做过十几年City Lord ,更是被conferred as 【临江侯】,恩泽无数百姓,如Lu Chen 这般的不在少数,只是这时间稍微有些晚了,不过,江府早不如从前,他也不敢多问,引着Lu Chen 进了江府。

趁着old servant 一个不留神,Lu Chen 离开Spirit Hall ,来到了Jiang Family 宗祠。

孟瑶耸了耸小小的琼鼻,疑惑道:

“big brother ,这里没有香火呀。”

“一点没有?”

“嗯嗯~~”

见孟瑶nodded ,Lu Chen 顿时想起了方才被端木艳取走的那个雕像,摇头道:“算了,天色也不早了,咱们先回去吧。”

“嗯嗯~~”

孟瑶也不在意,反正祈愿币已经好多好多了,少一点也无所谓,当下随着Lu Chen 出了江府,回到了花楼后的院落,一进门,就见案几上早已摆满丰盛的菜肴,有人与妞妞正在默默等候。

“哇喔,好香呀~~”

当下欢呼一声,与虎妞一起大吃起来。

“回来了?”

“en! ”

“可还顺利?”

“还行!”

Lu Chen laughed ,不管孟瑶,拉着鬼美人走进了房间,鬼美人望向一旁床榻,扭捏道:

“你…你又要使坏?”

Lu Chen 不语,拿起桌上的毛笔开始作画,不一阵,一个歪歪扭扭的雕像出现在纸面上,虽然画的不好看,可大体却是不错,兽身人面都画了出来,他将毛笔放下,问道:

“可识得这家伙的跟脚?”

“这是……”

鬼美人秀眉微蹙,思索道:

“有些熟悉,容我想想啊,嗯,想起来了,这应该是神异经中记载的一种名为【讹兽】的Divine Beast ,其状若菟,人面能言,常欺人!”

“确定?”

“应该没错!”

鬼美人nodded ,surprisedly said :

“你画它做甚?”

Lu Chen 也不隐瞒,将方才的事情大略说了一遍,鬼美人听完感慨道:

“这端木艳竟然在供奉Divine Beast 像?还真是胆大。”

“有何不妥?”

“你有所不知,Divine Beast 自有神异,向来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神威无边,很早之前多有人祭拜,可供奉一久,Divine Beast 像很容易通灵,因其兽悻,常有食人之祸发生,时间一长,渐渐就不再有人供奉了,这端木艳也是胆大包天,竟敢供奉讹兽。”

“原来是这样。”

Lu Chen 恍然,倒也不好多说。

供奉Divine Idol 纯属个人信仰,当然,真出了事情,也要自己去承受后果,不过那端木艳到底是个精明的女人,不像是会作死的那种。

至于为何要供奉讹兽,Lu Chen 也不知晓,更没心思去了解。

归根结底。

还是对方cultivation base 太差,一个一境Qi Refiner 而已,难以引起他的兴趣,就算有些隐秘,对他而言又有何用,不值得浪费精力。

先前若非碰巧遇见,他也没心思去观察对方。

他又不图谋对方什么。

两人走出房间开始陪着孟瑶吃饭,等两人吃过晚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眼见鬼美人想要返回花楼,Lu Chen 伸手扯住了对方裙角:

“今晚留下吧。”

“嗯~~”

鬼美人pretty face 微霞,垂首轻轻应了一声,Lu Chen 心花怒放,带着鬼美人走向卧房。

“不…不…不要停!”

“wu wu wu ~~”

捉弄了对方一阵,Lu Chen 正准备大干一场。

“不行!”

鬼美人猛然惊醒,惊叫一声,慌忙向外逃去,Lu Chen 眼疾手快,一把将对方扯了回来,正要施威,鬼美人手脚乱舞,惊恐道:

“不可以!”

Lu Chen 停了下来,surprisedly said :

“怎么回事?”

鬼美人抱紧双膝,缩在一角,垂头不语,Lu Chen 见此眉头不觉蹙起,追问道:

“到底怎么回事?”

“就…就是不可以!”

Lu Chen 以手扶额,伸手将人扯了过来,居高凌下,认真道:

“今天说个明白,不然…别想回你的花楼。”

鬼美人纠结了好一阵,才扭扭捏捏道:

“你应该知道,人与妖是不同的。”

“人妖殊途?”

“不是!”

鬼美人摇头,终究还是慢慢放开了,解释道:

“我是说,人和妖的身体不同,狐妖有尾,兔妖有耳,蛇妖有鳞,就连画眉鸟,头上都保留着几根彩羽未落,那你且看我,除了脸上这块因故落下的胎印,与人可有分毫不同?”

Lu Chen 认真打量。

从头到脚。

从脚到头。

从上到下。

从下到上。

从左到右。

从右到左。

一遍又一遍,一点有一点,Lu Chen frowned :

“未有不同!”

鬼美人放下心中执念,坦然道:

“所以…我的不同在体内!”

Lu Chen 往下瞄了瞄,震惊道:

“你是说……”

“我的身体内部与ordinary person 是完全不同的,我是美凤蝶,若非娘mother 自点化,根本没有成妖的机会,一世lifespan 也就短短半月罢了,成妖后,我的lifespan 大涨,尤其是入了Second Rank ,lifespan 更是达到两百一十三年,也正因此,一次欢聚就要持续整整三年,一千零九十五个日日夜夜。”

“这…这么有趣???”

Lu Chen 震惊的目瞪口呆,鬼美人rolled the eyes ,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解释道:

“可不止有趣,还要人命呢,任何男子沾上我,都活不过三日,你纵是二境Body Refinement 者,扛得住一日,可能扛得住一月…一年,这般持续下去,只有一个下场,气血枯竭而亡。”

“其实我扛得住!”

Lu Chen 默默纠正对方的话,不想让鬼美人看低了。

他成为二境Body Refinement 者后,对身体的掌控已经到了terrifying 的地步,不然的话,Su Xiaoxiao 也不会那般惊恐,就算持续三年,他也未必做不到,只是,若是三年时间都躺在这里,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不说,就算是饿,差不多也饿死了,他又瞥了对方几眼,whispered :

“我就不能自己出来么……”

鬼美人faint smile ,笃定道:

“真的出不来,除非…你狠心把我杀了。”

“那可下不去手!”

Lu Chen 讪讪一笑,不死心道:

“可是…真的好有趣啊。

鬼美人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sexy bearing and charming temperament replied :

“若是以后准备充足了,你想怎么折腾,就全都依你吧。”

“这还差不多。”

Lu Chen 得到鬼美人许诺,总算满意,他瞥了一眼床边擦的一尘不染的案几,眉头一挑:

“要不你来歌舞吧。”

“好!”

鬼美人再不忍心拒绝,伸手去拿一旁衣衫,却被Lu Chen 先一步抢过丢开了,他said with a smile :

“这样挺好的。”

鬼美人羞红了脸,轻啐一口,扭扭捏捏跳到案几上,左手一舞,五彩六色powder 挥洒,right hand 一遥,一把玉扇appear out of thin air :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

“好!好!岂能无酒!!”

Lu Chen 倚榻观之,摇头晃脑,看的兴起时,翻手取出灵酒痛饮,一口又一口,一坛又一坛,不觉又是一场醉卧。

接下来几日。

鬼美人早出晚归,整天忙着打探消息,Lu Chen 也是闲不住,不是拿着金蝉把玩,comprehend Divine Ability ,就是借助孟瑶的祈愿加快cultivation ,每天忙个不停。

转眼过去了五日。

这一天,鬼美人突然归来,一进门就道:

“有消息了!”

“什么?”

Lu Chen 豁然站起,忙问道:

“什么消息?”

鬼美人喘了口气,解释道:

“整个临江城几乎被我用迷蝶粉问遍了,一点消息也无,今天去了渡口,终于寻到一位住在渡口的uncle ,据他所说,七年前他有一晚失眠,坐在渡口观河,借着月光,他曾见过一条大船驶来,船头似有一女子舞剑,彷如仙女临尘。”

“玉琪……”

Lu Chen 精神猛然一震,问道:

“后来呢?”

“后来那大船驶向了南方,不曾在临江城渡口停靠,那uncle 也曾向别人说道,却是少有人信,我求证后,发现他所说不假。”

“hu~ ~”

Lu Chen gently put out a breath ,不管Fang Yuqi why not 在临江城停靠,总算是有了消息。

鬼美人紧咬红唇,忐忑道:

“你…你是不是要走了?”

“今……”

见对方面露不舍,Lu Chen 迟疑了下,改口道:

“再等三天吧,三天后我再离开,你也早做准备,将花楼的事情交代一番,最多半年我就回来,when the time comes 把你一起接走。”

“嗯~~”

鬼美人垂下琼首,心中又羞又喜。

随后的三日,Lu Chen 暂停comprehend 金蝉的Divine Ability ,带着鬼美人和孟瑶一起转遍了临江城的大街小巷,欢欢笑笑,嬉嬉闹闹,又观日出日落,看潮涨潮息,好不自在随心,随后在鬼美人的百般不舍中。

架起紫玉flying boat ,顺流而去。

渡口处,鬼美人望着flying boat 远离,直到彻底不见,依旧不愿收回目光。

她的身边站有两人。

一个是画眉鸟,一个是Su Xiaoxiao ,Su Xiaoxiao 揉了揉刚刚消肿的红唇,还隐隐有些痛感,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道:

“elder sister ,妄你一片痴情,人家却是为了别的女子离你而去,怎不让人心伤。”

“你不懂!”

鬼美人摇头,娓娓道:

“正因郎君千里万里追寻别的女子,我才确信自己寻对了人,否则,焉知他不会对我始乱终弃,你难道不知,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elder sister ,你的魂都被他勾走了!!”

Su Xiaoxiao 气得七窍生烟,fiercely 踩了几脚地面,气纠纠离去。

“hehe ~~”

画眉鸟轻笑一声,不无羡慕道:

“恭喜elder sister 终得ideal husband ,连Empress those characters 都对其刮目相看,亲身逢迎,可见是个英雄了得的人物,elder sister 能得此人庇护,Great Demon 之境,还不是触手可及,可惜…可惜郎君看不上画眉呢。”

画眉鸟低头望了望自己,又垂头丧气道:

“elder sister ,你说…是不是画眉太小了?”

“puchi ~~”

鬼美人笑出声来,脸上胎印早已除尽,真如Heavenly Immortal 一般秀美,她用纤手点在画眉鸟额头,失said with a smile :

“你呀你,贯会逗elder sister 开心。”

“hehe ~~”

画眉鸟吐了吐小舌头,头上三根彩羽招摇,大眼睛一转:

“那elder sister 离开时…带走younger sister 可好?”

“……”

……

紫玉flying boat 一路向南,两只已有儿臂粗的azure snake 在水下游曳,刚刚行出五十里,就追上了一艘同样南行的小船,小船五米长短,一位green clothed man 正站在船头,孤零零一个,显得特别失魂落魄。

【名称】:端木英

【信息】:二境Method Release Immortal Master

……

“原来是他。”

Lu Chen looked thoughtful ,whispered :

“没死掉也算运气了。”

“看什么看!”

端木英若有所觉,回头怒瞪Lu Chen ,被扫地出门的他,满身火气,此时看谁都不顺眼,对Lu Chen 自然也没有好脸色。

“……”

Lu Chen 摇头失笑,懒得搭理对方,脚下flying boat 提速,就要一掠而过,向来proud and arrogant 的端木英却不打算让行,猛然一挥衣袖。

“hu hu hu~ ~”

袖口狂风鼓荡,直接向紫玉flying boat 撞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