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ells Are Infinitely Upgraded Chapter 167

热门推荐:

十二铜甲阵。

伏波叠浪阵。

两座Formation 都是无主,不到one hour 就已全部refining ,眼见天色尚早,Lu Chen 没有急着出去,手握青云剑向那些将士的尸体走去。

“阁下这是要做什么?”

徐材厚连忙跟上,面露不解。

Lu Chen 解释道:“蝗虫Monster General 尸体堆积在此处,多半有猫腻,而且飞蝗虫也是吃肉的,却对这些尸体不理不睬,很奇怪,一会还要大战,我可不想出什么幺蛾子。”

“阁下想做什么?”

“dissect !”

徐材厚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面露不忍:

“他们是我的同袍,阁下不能这样。”

Lu Chen 不理对方,走到一具尸体前,剑尖轻轻一挑,切开了尸身上的甲胄,剑刃划开对方胸口,却不见丝毫异样。

“好了!”

“阁下停手吧!”

“够了!”

一旁的徐材厚喋喋不休,不忍去看,却又不敢真的阻拦Lu Chen ,Lu Chen 手上动作不停,一剑剑落下,将尸体切割的血肉模糊。

等Lu Chen 刨开尸体的腹腔,就见internal organs 中,满是white 的斑斑点点,全都黏连在一起,densely packed 。

“这是……”

“insect egg !”

徐材厚脸色巨变,gnashing teeth said :

“该死的母蝗虫,竟然把我同袍的尸体当成了insect egg 孵化的养料,真是可恶!”

【名称】:卵

【信息】:未孵化的飞蝗卵

……

“原来是这样。”

Lu Chen 停下动作,eyes flashed ,心思百转,翻手取出一枚空着的封印球,丢给了徐材厚,warned repeatedly :

“将他们的尸体都收进去吧。”

“阁下想做什么?”

“自然是帮他们解脱。”

Lu Chen 随口一句,见徐材厚犹豫,于是盯着对方反问道:

“难道你想让这些飞蝗卵在这里孵化出来不成?解封令是【神策军】,你没有Spiritual Qi ,喊出来即可,到时我自会处理。”

说完,Lu Chen 不再理会对方,直接出了船舱。

……

the sun set behind the western hills 。

红霞万里。

平波战船fifth layer 船顶,Lu Chen 盘膝而坐,虎妞卧在一旁,孟瑶则站在Lu Chen 的肩膀上正在对两只耳报灵训话,叽里gu lu 好一阵,这才停了下来。

两只列队齐整的耳报灵sighed in relief ,连忙钻进了虎妞的耳朵里,求个清闲。

“哈~~”

孟瑶望了望天边的斜阳,打了个小哈欠,whispered :

“big brother ,small insect 怎么还不来呀?”

“再等等吧。”

Lu Chen 对着下方一招手,就见一stream of light 穿透甲板从下方飞至,落在手中,化成了封印球,其中赫然存放了接近三千具奉字营将士的尸体,每一具尸体中都寄生了许多飞蝗卵。

Lu Chen 刚将封印球收起,徐材厚就从下方追了上来,gasping for breath 恳求道:

“阁…阁下,希望你能让他们安息!”

“自然!”

Lu Chen 轻轻额首,不露声色,徐材厚还想再说些什么,忽然转头望向芥川河西方,就见一片黑云乌泱泱压来,脸色微微一变:

“来了!”

Lu Chen 却是frowned 。

他看的比徐材厚更清楚,这黑云是飞蝗群没错,可数量最多也就三五千,而且时分时合,不像是觅食归来,反而有些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像是在躲避什么天敌。

等飞蝗群靠近了一些,徐材厚也发现了异常,惊叫道:

“那是什么?”

Lu Chen 目光一凝,就见漫天飞蝗群中,竟有一只大公鸡在其中来回飞舞,每一次张口,都有不少飞蝗被吞食。

【名称】:异类

【信息】:third rank 鸡鸣山主

……

“原来是他!”

Lu Chen 恍然,whispered :

“怎么到这边来了?”

【鸡鸣山主】这四个字,Lu Chen 十年前就有耳闻,据说是十二生肖道君【酋鸡元君】的后裔,常年盘踞在鸡鸣山上,正是因为他,才使得【岐山蝗母】不得踏入玉滦州。

“zhi zhi ~~”

眼见飞蝗群正要向平波战船落来。

Lu Chen 也顾不得多想,伸手一按身下甲板,法力汹涌,隔空激活了船上的Second Rank 【十二铜甲阵】。

“轰隆隆!”

只见平波战船剧震,接连十二道旋转的golden 光柱从船体冲起,一瞬间,狂风激荡,怒浪滔天,船头一件件或整或碎的战争器械向光柱飞去,无数木料、金属、甚至海水,向着光柱聚集。

转眼间,汇聚成十二个巨大的铜甲人。

【名称】:array puppet

【信息】:Second Rank 铜甲巨人

……

“吼~~~”

这些铜甲巨人个个都有十多米高,有的手举攻城锤,有的舞着旋Wind Sword ,有的手提硕大盾牌,种种兵刃不一,他们守着战船的四方八面,齐齐loudly roared ,向着落下的飞蝗群砸去。

“crackle ~~”

“peng~ peng~!! ”

“zhi zhi ~~”

一片片飞蝗虫凌空炸开,无数飞蝗惨叫,虫尸如石块般坠落,砸的船头peng peng 作响,更有dark green 黏液如雨般泼洒,让人头皮发麻。

Lu Chen 带着孟瑶与虎妞避进船舱,站在舱门处,放出青云剑,连同二十八枚剑星一同绞杀。

“蹭蹭蹭~~”

“puchi 嗤~~”

一片片飞蝗虫死去,Lu Chen 原以为会是一场苦战,didn’t expect 却如砍瓜切菜般简单,心中明白,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其中的Second Rank 蝗insect monster 与四翅飞蝗,都被鸡鸣山主吃掉了。

Lu Chen 见此也放松下来,分心望向光幕。

【Nine Heavens 空魔斩升级条件】:

【1】:三千亡魂(3000/3000已达成!)

……

【名称】:Lu Chen

【Divine Ability 】:Nine Heavens 空魔斩精通(可升级!)+

……

“升级!”

伸手轻轻一点,Nine Heavens 空魔斩顺利升级到【Great Accomplishment 】,背后scarlet 丝线一闪而没,饶是如此,空中飞舞的鸡鸣山主亦是吓了一跳。

“喔喔喔~~”

他惊叫一声,飞离了虫群,在平波战船上空盘旋了起来。

Lu Chen 也不理会,正好趁机大杀特杀,不远处的徐材厚也没有闲着,握着一把长刀,在船上灵活地滚来滚去,不断补刀落在甲板上未死的飞蝗虫。

战斗持续了小one hour 。

飞蝗群一次次落向战船,被击溃后,又一次次飞起,竟然不舍得离去,好似将这平波战船当成了巢穴,十二个铜甲巨人也先后被飞蝗虫拼死了八个。

最后四个仍在厮杀。

又过了一阵,空中的鸡鸣山主再次出手,不久后,所有飞蝗虫终于被屠戮一空。

【名称】:Lu Chen

【Divine Ability 】:Nine Heavens 空魔斩Great Accomplishment (升级条件可展开!)

……

【Nine Heavens 空魔斩升级条件】:

【1】:五千亡魂(3811/5000未达成!)

……

“好快!”

Lu Chen 面露惊喜,才刚刚升级过,转眼又积攒了三千八百多亡魂,距离升级到Perfection ,也就差一千来个,真是收获不菲。

“wu wu wu ~~~”

不远处的徐材厚却是大哭了起来,大喊大叫发泄了好一阵才平静下来。

Lu Chen 走出舱门。

眉头不由一皱。

刚才还在吃飞蝗虫的鸡鸣山主竟然不见了,他将徐材厚叫来,问道:

“那鸡鸣山主呢?”

“什么?”

徐材厚有些迷茫,身上脏一块绿一块,脸上还带着黑乎乎的泪痕。

“算了!”

Lu Chen 不再多说,他有两条azure snake 警戒,也不惧鸡鸣山主,转头对着孟瑶道:

“瑶瑶,咱们清洗一下战船吧。”

“好呀好呀!”

孟瑶拍着小手欢呼,开心道:

“big brother ,这大船是怎么的吗?”

“对!”

Lu Chen nodded with a smile ,却让一旁的徐材厚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两人开始忙碌起来,Lu Chen 拨动Spirit Orifice 内【水】字Source Rune ,挥手间,就有one after another 江水从芥川河中引出,不停冲刷着船身,孟瑶也催动【冥水诀】,漆黑的冥水在甲板上流淌起来,

玩的不亦乐乎。

连刚才藏在虎妞耳朵中shiver coldly 的两个耳报灵都飞了出来。

昂首挺胸。

大呼小叫。

好似方才是它们两个打了胜仗。

忙活了一阵,Lu Chen 转头一望,就见孟瑶似乎嫌弃自己手脚太慢,将冥水一收,手拿他给的那团【一元弱水】,在甲板上轻轻一砸,那弱水就一滴滴散开,在甲板上滚来滚去,又很快化成一片片小小的white 云朵。

在甲板上来回扫动,很轻松就将污秽扫下了战船。

Lu Chen 脸上一奇,惊讶道:

“瑶瑶,你能操控一元弱水?”

“对呀!”

孟瑶点了下小脑袋,小手摸了摸挂在脖颈上的一串五彩祈愿币,眉心【红囍钱】闪闪发光,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道:

“瑶瑶一想就会了呀。”

Lu Chen 明白过来,这是动用了祈愿币,他借助孟瑶的祈愿,只能缩减cultivation 的天数,而孟瑶自己使用起来却没有限制,心中一动,问道:

“瑶瑶,你想学弱水法和重水法?”

“好呀~”

孟瑶subconsciously 点了点小脑袋,其实根本不知道什么重水法和弱水法。

Lu Chen 揉了揉孟瑶的小脑袋,said with a smile :

“big brother 晚上传你。”

“嗯嗯~~”

孟瑶nodded ,指挥着两个耳报灵落在云团上,又开始玩闹起来。

到了夜间,Lu Chen 将【九元弱水法】和【九元重水法】全部整理了出来,传给了孟瑶,不出所料,孟瑶仅仅消耗了三十几枚祈愿币,就将两种method 全部掌握。

自此。

孟瑶掌握了冥水,重水和弱水这三种特殊水类。

……

“喔喔喔~~~”

second day 清早,孟瑶正躺在Lu Chen 胸口睡觉,忽然听到一阵鸡鸣,她揉了揉睡眼朦胧的大眼睛,从Lu Chen 身上跳下,“deng deng deng ”跑出了船舱,仰头就见一只大公鸡正站在高高的桅杆上打鸣。

“喔喔喔~~~”

孟瑶撅着小嘴跟着学了一声,倒也像模像样。

见Lu Chen 带着虎妞走出船舱,孟瑶指着桅杆,开心道:

“big brother ,大公鸡耶~”

“en! ”

Lu Chen nodded with a smile ,对着桅杆上的大公鸡抱了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朗声道:

“Junior Lu Chen ,见过鸡鸣山主!”

事到如今,Lu Chen 已经无需再隐姓埋名,毕竟他有足够的能力自保,就算面对四境道君,他也有道术【乾坤无距】可以稍稍应对,而且,他听闻这鸡鸣山主与Great Hao 有旧,向来与Human Race 亲近,因此更不必谨慎过头。

鸡鸣山主停下引颈长鸣,垂头打量了Lu Chen 几眼,surprisedly said :

“你认识我?”

“senior 凭strength of oneself 阻挡岐山蝗母北上,我出身玉滦州,自是听过senior 名号。”

“那就难怪了。”

鸡鸣山主极为受用,额首道:

“你也不差,我观你虽是二境,却学了一门极为了得的Divine Ability ,可对?”

“不错!”

Lu Chen nodded ,疑惑道:

“senior 的地盘远在鸡鸣山,何故会出现在此处?”

“Old Huang 历了!”

鸡鸣山主carefreely smiled ,解释道:

“我离开鸡鸣山已有四年,早就不在那里了,现在呀,是四海为家喽。”

“这是为何?”

鸡鸣山主看起来极为随和,坦言道:

“四年前岐山蝗母成了Monster King ,天下大恐,我这小小鸡鸣山主早就挡不住了,若非提前跑路,差点就被那疯女人给吃了。”

“fourth rank Monster King ?”

Lu Chen 恍然,怪不得有Imperial Teacher 统领的神策军都没占上风,原来这为祸一方的岐山蝗母,竟然成了能匹敌一方道君的fourth rank Monster King ,这就难怪了。

沉吟了下,Lu Chen 又问道:

“酋鸡元君她老人家不是栖身在鸡鸣山?为何……”

“不济事不济事!”

鸡鸣山主摇头晃脑,展开双翅从高高的桅杆上飞了下来,摇身化作一人身鸡首的异类,对方穿着一身极为丝滑合身的red-clothed daoist robe ,头上红冠招摇,目光炯炯,解释道:

“Old Ancestor 得益于昊日Immortal Monarch 的点化,可以说与Great Hao 皇朝休戚与共,可成也Great Hao ,败也Great Hao ,如今Great Hao 皇朝江河日落,香火早就大不如前,百年前Old Ancestor 跌下四境,十几年前更是沉入了鸡鸣山,今后能否有苏醒的一日都不好说,powerless to defend himself ,哪还能管得了其他。”

“原来是这样!”

Lu Chen 了然,酋鸡元君虽有道君实力,终究不是真正的道君,而且平白得了漫长life essence ,有此波折,倒也不足为奇,又听鸡鸣山主叹息道:

“如今大劫将至,谁都顾不得谁了,权且自保吧。”

“大劫……”

Lu Chen frowned ,这还是头一次听说,不解道:

“什么大劫?”

鸡鸣山主认真望了Lu Chen 一眼,见他不似说谎,才faintly said :“五百年一场Divine Immortal 渡,两千年一次浩瀚劫!【Divine Immortal 渡】就别想了,【浩瀚劫】却是快到了,满打满算还余下十一年,到时怕是一场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

“浩瀚劫!”

“十一年!”

Lu Chen 吓了一跳,认真作了一揖,求教道:

“还请senior 解惑,敢问何为浩瀚劫?又该如何避劫?”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