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ells Are Infinitely Upgraded Chapter 170

热门推荐:

他根本不需再四处奔波,只需耐心等待insect egg 自行孵化即可。

想到此处。

Lu Chen 飞离了吞天灵蟾的身体,在不远处的芥川河畔落脚,动手搭了一间wood house ,一边cultivation ,一边耐心等待insect egg 孵化。

三天后,有飞蝗虫开始陆续孵化。

五天后,至少有一半的飞蝗虫孵化了出来,数量很多,足有数万。

Nine Heavens 后,stomach rumbling with hunger 的飞蝗虫开始发疯,选择彼此吞食,所有尚未孵化的insect egg 被吞食一空,又开始互相厮杀,经过几番杀戮,飞蝗虫的数量仍然剩下万余。

Lu Chen 将封印球摆在身前,不再耽搁,张口一吐:

“hu hu hu~ ~~”

汹汹丹火喷薄而出,一股脑向着封印球倾泻,烈焰熊熊,立即有大片大片的飞蝗虫被烧死,封印球中变得黑烟滚滚,焦臭弥漫。

等Lu Chen 停下,其中仍有近万只飞蝗虫存活。

“先收着吧。”

Lu Chen 没有再继续灭杀,翻手将封印球收了起来,打算等需要的时候再行处理,而后伸手轻轻一点:

“展开!”

【Nine Heavens 空魔斩Promote Grade 条件】:

【1】:一万亡魂(10000/10000已达成!)

……

【名称】:Lu Chen

【Divine Ability 】:Nine Heavens 空魔斩Perfection (可Promote Grade !)+

……

“终于达成了!”

Lu Chen gently put out a breath ,再不犹豫:

“升级!”

“翁~”

背后血线突然显化,Lu Chen 一个恍惚,视野无限拔高,好似见到苍茫Heaven and Earth 忽然化成一片赤红,隐约有一股Blade Qi 冲宵而起,整个人恍恍惚惚,许久后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big brother 怎么了?”

孟瑶扯了扯Lu Chen 的一缕长发,有些担忧。

“我很好!”

Lu Chen laughed ,不需去看后背他就知道,背上的那道血线消失了,也代表着Lu Chen 彻底掌握了第二门道术。

【名称】:Lu Chen

【道术】:Nine Heavens 空绝斩(Promote Grade 条件可展开可选择!)

……

Great Divine Ability Nine Heavens 空魔斩Promote Grade 为fourth rank 道术【Nine Heavens 空绝斩】,一字之差,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具体威能却还需试验一番,他随手轻点:

“展开!”

又一片光幕出现在眼前,神色顿时一震。

【Nine Heavens 空绝斩Promote Grade 路线】:

【1】第二十三种Immortal Technique :九渊Nine Heavens 仙魔斩

【2】第三十二种Immortal Technique :一元一气不空刃

【3】……

“九渊Nine Heavens 仙魔斩!”

“一元一气不空刃!”

或许是因为是攻击Immortal Technique 的原因,两种Immortal Technique 极为靠前,一个位列第二十三,一个位列第三十二,Lu Chen 不假思索,伸手点向第一个。

“shua! ”

只见光幕轻颤,再次出现了变化。

【姓名】:Lu Chen

【道术】:Nine Heavens 空绝斩(Promote Grade 条件可展开!)

……

“展开!”

【Nine Heavens 空绝斩Promote Grade 条件】:

【1】:道术Perfection (未达成!)

【2】:一仙魔尸(未达成!)

【3】:仙晶一枚(未达成!)

……

Nine Heavens 空绝斩想要Promote Grade 为Immortal Technique 【九渊Nine Heavens 仙魔斩】,条件几乎与乾坤无距Promote Grade Immortal Technique 【有间无间空冥转】大同小异,都是需要【道术Perfection 】和【仙晶一枚】。

唯一区别。

就是一个需要【Void Abyss Stone 】,一个需要【仙魔尸】。

奈何Lu Chen cultivation base 尚浅,莫说得到,就连听都没听过,想要Promote Grade 为Immortal Technique ,怕是极为不易,好在有两门道术护驾,处境已经大不一样。

当下不再多想,闭眼默默感悟。

“好好!”

许久后,Lu Chen 睁开了眼眸,又惊又喜,以前的Great Divine Ability 出刀非是你死就是我亡,如今的道术却是绝处逢生,有了回环的余地,出刀之后,敌人若是不死,顶多只是重伤,还到不了油尽灯枯必死的境地。

若能将人杀死,不仅自身毫发无损,还能掠夺对方身上的好处。

归根结底。

其实还是道术能勾连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的缘故,以前的一刀,是斩出自身所有,如今有了外界Spiritual Qi 补足,只是斩出大部分而已。

如此一来。

他使用Nine Heavens 空绝斩时,就少了许多顾虑。

“很好!”

Lu Chen nodded ,心中暗自思索,目光望向横在芥川河上的fourth rank Spirit Beast ,他的计划很简单,既然吞天灵蟾体内的空间隐蔽,他就想办法将对方惊醒,让对方主动开口,将体内空间暴露出来。

他则趁机施展道术【乾坤无距】遁入其中,从而将Fang Yuqi 她们带出来。

他最担忧的就是进去后没法出来。

不过。

这处空间隐蔽,想要进去很难,出来应该比较容易,Lu Chen 的把握很大,应该不至于被困其中。

“那就动手吧。”

Lu Chen 心中有了决断,再不犹豫,带着孟瑶御剑飞向吞天灵蟾,落在了对方背上,而后取出封印球,伸手一抚,将其中的五只飞蝗虫放了出来。

不等对方逃走,就被Lu Chen 随手敲晕了过去。

他将飞蝗虫固定在吞天灵蟾背上的五个方位,御剑向远处飞去,在距离吞天灵蟾两里外的地方停了下来,脚踩虚空不落。

默默转身。

both hands forming seals 。

右臂缓缓抬起,体内法力汹涌,身周Spiritual Qi 暴动,一道blood light 从颅顶生起,凝聚成一把scarlet 刀刃,上接天,下连地,而Lu Chen 自己,赫然是这把刀的刀柄。

“斩!”

Lu Chen 猛然挥动手臂,只见长刀劈落,一去无踪!

“轰隆!”

吞天灵蟾背上响起一声炸响,声震方圆several dozen li ,其中一只飞蝗虫被凭空抹去,没有留下丁点痕迹。

“puchi !”

Lu Chen 的身体猛然一震,张嘴吐出一口dark green 黏液,contorts one’s face in agony 道:

“太恶心了!”

飞蝗虫死绝,Nine Heavens 空绝斩却帮他掠夺回了一股蝗虫blood essence ,这是飞蝗虫价值最大的东西,对Lu Chen 而言却无半点用处,反而一阵腻歪。

“呸呸!!”

他缓了口气,抬头望去,就见fourth rank 吞天灵蟾竟是动也未动,背上只多了一道浅浅的白痕,竟是…分毫未伤!

“impossible !”

“absolutely impossible! ”

Lu Chen 急忙飞到了吞天灵蟾的背上,仔细查看,伸手摸了摸巨大的刀痕,脸色变幻,这刀痕长有several hundred meters ,深达两尺,看似极为恐怖,可是相对与吞天灵蟾巨大的体型而言,not worth mentioning !

“too terrifying 了!”

“不,绝不是普通的fourth rank Spirit Beast !”

Lu Chen 满脸震撼,明白这只吞天灵蟾怕是有Divine Beast bloodline ,而且可能是fourth rank Peak ,多半是这世间cream of the crop 的几Spirit Beast 了。

“再试试吧。”

“轰隆!”

“轰隆!”

“轰隆!”

“轰隆!”

Lu Chen 仍不甘心,又接连尝试了四次,几乎将身上法力挥霍一空,可吞天灵蟾的背上除了多出四道恐怖的刀痕,对方竟是动也未动。

“太欺负人了!”

Lu Chen 重新飞到吞天灵蟾背上,心生绝望,欲哭无泪,这已是他最强的手段,可人家毫不在意,甚至连眼皮都不曾抬一下,随便砍!

Lu Chen 眉头深皱,开始思索其他的方法,肩膀上的孟瑶指向远处,脆声声道:

“big brother 你看,有人过来了呀~”

“人?”

Lu Che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顺着孟瑶的小手望去,就见一艘破船向这边驶来,船上挤了十几个人,衣衫破旧,手拿船桨,拼命滑动,像是被方才的动静引来的。

“渔民?”

Lu Chen looked thoughtful ,望着破船停下,望着他们拿出船上的刀叉,一个个爬到灵蟾背上,簇拥着来到Lu Chen 身前,个个神色不善。

Lu Chen frowned :

“你们要做什么?”

“哗~~”

十几人面露惊惧,被Lu Chen imposing manner 所慑,subconsciously 后退了几步,不敢回话,却又不放心离开,其中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攥着一杆lance ,梗着脖子叫道:

“不许你伤害灵蟾grandfather !!!”

“灵蟾grandfather ……”

Lu Chen 眯起了眼眸,pondered then said :

“你们是附近的渔民?”

见众人不吱声,也不退走,他指着众人中一个年龄最大的汉子,喝声道:

“你,回话!”

“俺?”

胡子花白的汉子握着一把钢叉,扭头望了望,才明白Lu Chen 指的是自己,他咽了口唾沫,面露惧色,颤声道:“俺…俺是红桥镇的人,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灵蟾grandfather 庇护俺们无灾无难,俺们不能让你伤害他。”

“对对!”

“不能让你伤害灵蟾grandfather !”

“请您离开!”

……

众人义愤填膺,好似Lu Chen 是位十恶不赦的坏怂,就算Lu Chen next moment 要大开杀戒,

他们也会只惧不退。

“你们才是坏人!”

肩膀上的孟瑶很生气,小手叉腰,小tiger tooth 磨得zhi zhi 作响。

Lu Chen 伸手揉了揉孟瑶的小脑袋,安抚下孟瑶,见众人一脸戒备,他自知难以得到有用的信息,也不再多言,御剑向远处飞去,眨眼没了踪迹。

“hu~ ~”

众人好似在Gates of Hell 闯了一个来回,一个个瘫坐在地,休息了好一阵才恢复过来,又从清早一直守到傍晚,眼见天色将黑,才对着吞天灵蟾三拜九叩后,stomach rumbling with hunger 重新登船,一路向远处岸边驶去。

“crash-bang ~~”

芥川河怒浪滔滔,渔船摇摇晃晃几次差点倾覆,却又奇迹般闯了过去。

“灵蟾grandfather 保佑!”

“灵蟾grandfather 保佑!”

渔船有惊无险靠岸,众人在岸边对着吞天灵蟾祭拜一番,这才彼此搀扶着走进五里外的红桥镇。

夜色中,Lu Chen 身悬半空,俯身望着整个红桥镇,红桥镇坐落在一处山谷中,谷中清泉流响,麦浪滚滚,足有数百户人家,只见烛灯点点,犬吠声声,各家各户竟是门不落锁,夜不闭户。

一派罕见的hidden land of peace and prosperity 景象。

“果真有灵蟾保佑?”

Lu Chen 面露狐疑,这般hidden land of peace and prosperity 也就在Secret Realm 中才能出现,在这外界,不说天灾兵祸,就算有一头路过的Spirit Beast ,都能让红桥镇在旦夕间覆灭,可这红桥镇看上去并无修者庇护,可却偏偏无事。

Lu Chen 从空中落下,在红桥镇中走动,发现几乎每家每户都供奉着吞天灵蟾的Divine Idol 。

“看来这吞天灵蟾真有了几分Divine Beast 的威能。”

Lu Chen 感慨一声,悄然离去。

second day 清早,使用青纹面换了一副朴素的面孔,Lu Chen 重新来到红桥镇外,就见镇口有光屁股的孩童在跑来跑去,happy laughter and cheerful voices ;有上年纪的老人在活动身体,强身健体;也有中年男女趁着清凉,扛着锄头走向麦田,talking and laughing 。

他不理众人异色,坦然走入镇中。

镇中炊烟袅袅,不少百姓蹲在自家门口扒拉着粥食,脚下有鸡犬争来抢去,追逐着几粒散落的饭粒,也有in small groups 聚集在一起,话着家长里短,柴米油盐。

“旺旺~~”

有几头大狗对着Lu Chen 狂吠,aggressive 追来,不等Lu Chen 理会,又夹着尾巴covered head and sneaked away like a rat ,Lu Chen 的step one stopped ,停在了一家名叫【夜来香】的小楼前。

shook the head ,抬脚走向对面一处名家【有客来】的restaurant 。

“小二,上菜,好酒好肉招呼!”

Lu Chen 走进restaurant ,在一张擦的明亮的木桌前落座,喊了一声,顿时惊醒了在邻桌偷偷打盹的伙计。

“好嘞,客观稍等!”

伙计慌忙抹了把脸,向后厨跑去,柜台上翻着账本的shopkeeper 面有异色,抬头望了Lu Chen 几眼,又垂下头去。

孟瑶在Lu Chen 旁边落座,端端正正。

两只耳报灵着急忙慌落在桌面上,向着后厨张望,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争吵着到底是六个菜还是八个菜,没一阵就打了起来。

你打我一拳。

我踹你两脚。

一个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一个手脚酸痛。

拳来脚往。

闹闹哄哄。

没过多久,一样样菜肴端了上来。

“大老爷喝酒!”

“Young Lord 吃菜!”

两只耳报灵帮着倒酒夹菜,忙活好一阵,也跟着吃喝起来,Lu Chen 不动声色,用竹筷点了点一盘炖鱼,对着刚刚松闲下来伙计问道:

“这鱼可还新鲜?”

“guest 说笑了。”

伙计连忙赔笑,解释道:

“一看guest 就是外来户,咱们这儿靠河,什么鱼没有,都新鲜着呢,比方说这条胡子鱼,昨儿个才刚捕的,方才还在后院塘子里游的欢实,这不,现在成了guest 的口中食。”

“你们这儿外来户很多?”

“不多!”

伙计摇头,得意道:

“俺们这儿有灵蟾grandfather 护着,能走进谷的少之又少,今年也才来了一位,诺,就是对面那【夜来香】的老mother ,纠集了一圈破落户,做了好大的事情,tsk tsk ,那真是个好地方,可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销金窟,贵着呢!”

Lu Chen 瞥了对方一眼,满脸不信:

“你左一个灵蟾grandfather ,右一个灵蟾grandfather ,你这灵蟾grandfather 可显过威,你可亲眼见过?”

“怎么没见过!”

伙计把小眼睛一瞪,嚷嚷道:

“灵蟾grandfather 自古就护着俺们红桥镇,每三年喘一口气,张嘴能把天都撕下一块来,年前才刚开口,那场面,tsk tsk ,想都不敢想,你若不信可在俺红桥镇待个两年,两年后的十月二十八,灵蟾grandfather 必定开口,hehe ,就怕把你吓个半死。”

“cough cough ~~”

伙计还想继续显摆,柜台内的shopkeeper 却接连咳嗽了两声,吓得伙计连忙闭嘴,告了声罪,跑回了后厨。

“三年喘口气!”

“十月二十八!”

Lu Chen looked thoughtful ,终于看到了吞天灵蟾开口的希望。

不过,还需求证一番。

他at a moderate pace 吃完饭菜,留下一粒spiritsand ,扭头进了对面的【夜来香】,把偷偷张望的伙计羡慕的要死,在夜来香中,Lu Chen 开口就叫了四位身柔体酥的小娘子,用迷蝶香迷翻后,得到了同样的答案。

“还有两年!”

Lu Chen 出了红桥镇,回头望着平静的山谷,双眼一眯,忽然生出一种想要将红桥镇覆灭的暴戾,吞天灵蟾既然护着红桥镇,若是他将红桥镇灭了,对方会不会提前苏醒。

“ceng! ”

青云剑出现在手中,轻轻颤鸣,Lu Chen 眼中有血丝弥漫,他抬脚重新踏入山谷,却忽然愣住了,就见方才还在眼前的红桥镇竟然不见了。

“这……”

“这怎么可能!”

Lu Chen 不敢置信,来来回回反复搜寻了好些遍,只见山谷幽幽,全然没有红桥镇的踪影。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