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ells Are Infinitely Upgraded Chapter 171

热门推荐:

“好个吞天灵蟾!”

Lu Chen 感慨一声,心中killing intent 也随之消散,可红桥镇却再未出现。

“算了!”

他不再逗留,御剑飞出了山谷,挥手间放出紫玉flying boat ,带着孟瑶落在了flying boat 上,伸手轻轻一抖,将左手掌心的虎妞也放了出来。

孟瑶用小手抓着Lu Chen 的一溜长发,茫然道:

“big brother ,咱们要去哪里?”

“回家!”

“回家?”

“回孽水龙潭!”

Lu Chen 补充了一句,如今出来都快有一年了,青荷的身体又开始不好,急着等他去同修【玉女洞玄经】,弥补亏损的本源,不能再耽搁了。

孟瑶点了下小脑袋,迷糊道:

“咱们不接潼莘elder sister 了么?”

“现在还不行,要再等两年。”

“哦~~”

孟瑶似懂非懂,小脸有些失落,Lu Chen 也是心有无奈,吞天灵蟾太过terrifying ,他只能等着对方主动开口,好在距离两千年一次的【浩瀚劫】还有十一年,两年时间他还等得起。

见孟瑶有些不高兴,Lu Chen comforted :

“回去的时候咱们从孔雀宫路过,那里不是有很多朋友?瑶瑶可以给它们带些礼物。”

“好呀好呀~~”

孟瑶hearing this 开心起来,拍着小手欢呼,而后和两只耳报灵窃窃私语,商量着要带些什么东西,将刚才的烦恼全都抛在了脑后。

“真好!”

Lu Chen 脸色略缓,在紫玉flying boat 上盘坐下来。

双手一伸,两条小腿粗的azure snake 钻入了水下,他又翻手取出六翅金蝉,一边comprehend 上面的Divine Ability ,一边操纵紫玉flying boat 逆流北上。

两日后。

紫玉flying boat 逆流千里,时隔大半月,Lu Chen 再次回到了神策军所在的地方,却发现all around 已经没了平波战船的影子,只剩一座空荡荡的巨大水寨。

“收兵了?”

Lu Chen looked thoughtful ,他第二次见到张鹤年时,就发现那青皮bottle gourd 收集地劫之气的速度减缓了许多,看来如今是离开朔州了,就是不知道是沿河北上,还是登陆了。

“走就走吧。”

Lu Chen 暂时也没打算重回神策军,既然对方已离开,他也不会去寻找,当下操纵紫玉flying boat 继续逆流北上。

又过了一日,眼前光幕轻颤,终于生成了变化。

【名称】:Lu Chen

【Divine Ability 】:纵地golden light 未入门(升级条件可展开!)

……

“Lesser Divine Ability 纵地golden light ?”

Lu Chen 神色微喜,这纵地golden light 正是从六尺金蝉身上comprehend 出的Divine Ability ,与两袖azure snake 一样,同为Lesser Divine Ability ,却是一门赶路与攻击兼备的Divine Ability ,极为了得。

不过,他一来不缺攻击力。

二来修习的【天星御Sword Art 】也快要Promote Grade 了,若是cultivation 的话,显得有些多余,而且也没那么多精力。

思虑了一番。

Lu Chen 决定不再修习纵地golden light ,打算等Great Divine Ability 【Nine Heavens 入墓】Promote Grade 道术时,将其融入其中。

“虎妞!”

Lu Chen patted 在身旁打盹的虎妞,将手中的六翅金蝉放在对方嘴前,said with a smile :

“吃了吧!”

“wu~ ~”

虎妞有些疑惑,却还是张嘴吞了下去。

Lu Chen 在一旁默默看着,却发现虎妞毫无变化,正打算继续cultivation ,就见虎妞皱巴巴的脸上显出几分痛苦,接着嘴巴一张,又将六翅金蝉吐了出来,好似一块金疙瘩。

Lu Chen 愣了下,frowned :

“消化不了?”

“吼~~”

虎妞低吼一声,点了点大脑袋。

“好吧!”

Lu Chen 也不失望,虎妞毕竟才是Second Rank 黑虎,距离third rank Spirit Beast 还差了一大截,消化不了也是理所应当,只是他期望太高而已,揉了揉虎妞的大脑袋,comforted :

“先帮你收着,等你以后成了third rank Spirit Beast 再喂给你。”

“吼~~”

虎妞nodded ,显得极有spirituality 。

…….

又过了一日,盘坐在紫玉flying boat 上的Lu Chen 睁开了眼眸,gently put out a breath ,whispered :

“又可以升级了!”

“crash-bang ~”

话落,身前河面突然翻涌起来,两条腿肚粗的azure snake 缠着一条千余斤的乌azure 大鱼浮出了水面,Lu Chen laughed ,抬头望向眼前光幕,伸手轻点:

“展开!”

【冥王不死诀升级条件】:

【1】:练功三月(已达成!)

【2】:五百血肉(已达成!)

【2】:五十Spirit Stone (已达成!)

……

【名称】:Lu Chen

【cultivation technique 】:冥王不死诀Great Accomplishment (可升级!)+

……

“升级!”

Lu Chen 伸手一点,悄然间,Great Accomplishment 的冥王不死诀再升Level 1 。

【名称】:Lu Chen

【cultivation technique 】:冥王不死诀Perfection (Promote Level 条件可展开!)

……

“展开!”

【冥王不死诀Promote Level 条件】:

【1】:千斤血肉(已达成!)

【2】:cultivation technique 一门(已达成!)

【3】:百块Spirit Stone (已达成!)

……

“倒也简单。”

剩下的血肉仍有千余斤,Body Refinement cultivation technique 也有Second Rank 的【五虎囚牛劲】,身上Spirit Stone 也够,Lu Chen 也不犹豫,伸手轻点:

“Promote Level !”

“shua! ”

血肉消弭,Spirit Stone 消耗,Lu Chen 轻轻一晃身体。

穿着【天蚕宝衣】,身高逼近九米的冥王体出现在紫玉flying boat 上,双脚踏着船头,手臂乱舞,一吐一吸,呼吸绵延,一遍又一遍做着一套mysterious 的动作,不一阵,reddish-brown 的皮肤逐渐变成crimson ,上面的黑纹变得越来越深。

头顶气血蒸腾,如烟如雾。

“hu~ ~”

一直持续了one hour ,Lu Chen 才长出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停下动作,筋骨crackle 一阵暴响,又拔高了一截,已经超过九米。

“不错!”

Lu Chen 满意nodded ,身躯一晃,与本体一个颠倒,出现在外界,望向眼前光幕。

【名称】:Lu Chen

【信息】:冥王不死录精通(升级条件可展开!)

……

Ordinary Level 的冥王不死诀,Promote Level 为Authentic Level 【冥王不死录】,基本是of common origins ,变化不多,唯一的变化,就是可以在体内凝聚【True Blood 】,此血与【玉露】相似,有极强的治疗效果,不过却只能自用,也只能作用在冥王体上。

可以消耗True Blood ,修复伤体,等True Blood 凝聚到一定数量,似乎真的可以Undying and Inextinguishable 。

apart from this 。

冥王体好似还另有mysterious ,他隐约察觉到与冥王体脚下的两只疾行鬼有关,只是极为隐晦,还不曾显露出来。

Lu Chen 也不着急,再次望向光幕,伸手轻点:

“展开!”

【玉露还真经升级条件】:

【1】:练功三月(已达成!)

【2】:五滴玉露(已达成!)

【3】:五十Spirit Stone (已达成!)

……

【名称】:Lu Chen

【cultivation technique 】:玉露还真经Great Accomplishment (可升级!)+

……

“玉露?这个倒是不缺。”

“升级!”

无声无息间,Great Accomplishment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又升了Level 1 。

“展开!”

【玉露还真经Promote Level 条件】:

【1】:十滴玉露(已达成!)

【2】:cultivation technique 一门(已达成!)

【3】:百块Spirit Stone (已达成!)

……

【名称】:Lu Chen

【cultivation technique 】:玉露还真经Perfection (可Promote Level !)+

……

Lu Chen 十年积攒了一百二十多滴Second Rank 玉露,鬼美人用去了二十滴,这几个月又重新凝聚了几滴,身上还剩下一百零三滴,【十滴玉露】自是轻松满足。

至于cultivation technique 。

则是十年前从花白雪身上得到的【百花功】,倒是Spirit Stone 有些捉襟见肘,这次升级之后,先前得到的数百块Spirit Stone ,就快耗尽了,只剩下个位数。

“Promote Level !”

Lu Chen 轻轻一点,神色微震,身体自行盘坐下来,眼眸似睁似闭,新的更mysterious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开始在体内voluntary revolving 。

恍恍惚惚。

杳杳冥冥。

若虚若无。

若存若亡。

许久后,

Lu Chen 轻吐一口,睁开了双眸,惊讶道:

“金疏玉露还真经!”

Authentic Level 的【金疏玉露还真经】比之前多了【金疏】二字,除了更加mysterious 复杂,还能聚生【金液】,这金液有丹性,又称【九丹金液】,紫花红英,太清九转五雪之浆,饮之,可疏漏体,显清流,点金性!

换句话说,就是可以开Opening Immortal Orifice ,诞生Metal Attribute spirit root 。

“这效果……”

“不就equivalent to 开Spirit Pill ,再加上Metal Attribute spiritual object ?”

Lu Chen 面色古怪,whispered :“establishing the sect 的利器啊,以后倒是可以称尊做祖了。”

百分之百开Opening Immortal Orifice 。

再加上Metal Attribute spiritual object 。

而代价,就是他持续将【金疏玉露还真经】运转九个great circulation ,即可得到一碗金液,基本属于cultivation 的副产品,可以批量生产,作用却一点不小。

“真是好东西!”

想清楚这些,Lu Chen 喜不自胜。

以后等Secret Realm 【长春道观】回到身边,完全可以大开山门,于是当即摆出五心向天的姿势,开始运转还真经,潮起潮落,持续九个great circulation 后,一团golden 液体流出Spirit Orifice ,顺着指尖在身前汇聚。

Lu Chen 连忙取出一个大碗盛在其中。

“big brother 好喝么?”

孟瑶站在Lu Chen 肩膀上,有些嘴馋。

“似丹似酒,很香醇!”

Lu Chen 咧嘴一笑,将剩下的大半碗递给孟瑶,孟瑶接过,先给虎妞喂了一些,然后抱着大碗“咕嘟咕嘟”饮了起来,一口气将【金液】喝了个精光,舔了舔小嘴巴,小嘴一咧,欢呼道:

“好好喝呀~~”

两只耳报灵则趁机跳进碗中,对着碗底狂舔。

……

又过了几日,Lu Chen 终于远远望见了一座大城,正是位于芥川河畔的临江城,等他操纵着紫玉flying boat 靠近熟悉的渡口,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只有in small groups 的渔夫还在岸边收网。

等Lu Chen 收起紫玉flying boat ,踏上渡口。

“扑棱棱~~”

一只画眉鸟忽然从渡口的枝头上飞起,落在了Lu Chen 身前,摇身一变,化成了一位俏丽女子,只见这女子身穿青衣,身姿娇小玲珑,头上有三根彩羽摇摆,眉眼带笑,显得极为活泼,正是画眉鸟妖。

她面带喜色,屈身一礼,娇声道:

“见过郎君!”

“起来吧。”

Lu Chen 有些诧异,问道:“你怎会待在这里?”

画眉鸟心里高兴,解释道:

“elder sister 与郎君约定半年之期,如今已有将近五月,elder sister 说郎君差不多快回来了,这些天就和我轮流守在此处,今日恰巧是我过来,刚好碰见郎君。”

“原来是这样。”

Lu Chen nodded ,又问道:“临江城可还安稳?”

“还好吧,就是前几日有一支大fleet 经过,把临江城围了小半日,真是好大的阵仗,把不少人吓坏了,端木City Lord 差点被人掳走,最后好说歹说才放了回来,不过,City Lord’s Mansion 有流言传出,似乎白水daoist 身陨,还被人带走了一头厉害的Spirit Beast 。”

“三首昆吾!”

Lu Chen 神色微震,立时猜到发生了何事。

必是神策军从此处经过,张鹤年缺少高端打手,打算将白水daoist 拉上战船,结果却发现是个死人,干脆顺势带走了那头守门的【三首昆吾】。

就是这般霸道!

之前Lu Chen 遇到通玄daoist 连翻北上,其实不只是畏惧岐山蝗母成了Monster King 。

也是因为张鹤年胡乱出手的缘故。

神策军【法字营】中的好几个通玄daoist ,都是被张鹤年威逼利诱,强行胁迫加入的,像Lu Chen 这样的孤家寡人还好说,有徒子徒孙的通玄daoist 又岂能甘心,所以只好跑路。

“好在与我没什么干系。”

Lu Chen gently put out a breath ,对着画眉鸟道:

“走吧,带我去花楼。”

“嗯嗯~~”

画眉鸟连忙nodded ,迈起小碎步,引着Lu Chen 走进了临江城,一路来到花楼后面的院落,画眉鸟回头said with a smile :

“elder sister 就在院子里呢。”

“好!”

Lu Chen 额首,instructed :

“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自己进去。”

“嗯嗯~~”

画眉鸟应了一声,一步三回头进了花楼,Lu Chen 则关好院门,走进了院子。

“crash-bang ~”

房间内灯光摇曳,在窗纸上映出一个姣好的silhouette ,其内有水花声不时响起,Lu Chen 刚要敲门,正在洗澡的鬼美人若有所觉,出声道:

“画眉?进来吧,帮我把毛巾拿过来。”

“吱呀~~”

Lu Chen 推门而入,拿起挂在一旁的毛巾走上前去。

“呀,你…你回来了??”

“……”

望着缩在浴桶中的鬼美人,Lu Chen 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咧嘴道:“又不是没见过,洗干净了没?来,我帮你搓搓。”

“crash-bang ~~~”

“别…别过来!”

“不…不行!”

“别…别停下!”

“wu wu wu ~~”

从浴桶到榻上,从天色方黑到东方微明,两人好一番折腾,如胶似漆,整个房间内水花四溅,榻上更是一片混沌,直到鬼美人再提不起一丝气力,Lu Chen 这才放过。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