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ells Are Infinitely Upgraded Chapter 172

两人相卧,鬼美人脸上red light 未散,痴情道:

“都是美人的不好,不能让郎君一尝所愿。”

“无妨!”

Lu Chen laughed ,comforted :“等以后有了充足时间再说吧,三年时间,一千零九十五个日日夜夜,我可是越发期待了。”

“嗯嗯~~”

鬼美人额首,一双jade hand 却是越发紧了,忽然惊慌道:

“别…别……”

“别什么,别停下?”

Lu Chen 全然不理,趁着天色没有大亮,又是一番捉弄。

午间,饭菜上齐,四人围坐在案几上,孟瑶吃的with keen interest pleasure ,画眉鸟在Lu Chen 与鬼美人之间瞄来瞄去,神色羡慕,Lu Chen 帮着孟瑶夹了一只河蟹,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花楼的事情交代好了?交代好了,我们今天就上路。”

“en! ”

鬼美人nodded ,解释道:

“已经交代的差不多了,我打算让画眉接管花楼。”

“elder sister ~~”

画眉鸟满脸不情愿,噘嘴道:

“我还是想跟着elder sister 一块离开,把花楼交给小小不行?”

“小小还是一境Qi Refiner ,无法服众。”

“hmph ~~”

画眉鸟lightly snorted ,撇过头去,鬼美人只好comforted :“要是我们都走了,谁还帮Empress 办事,等小小入了二境,成了Method Release Immortal Master ,你就把花楼交给她,这样总可以吧?”

“好吧!”

画眉鸟好一阵垂头丧气。

Lu Chen 见鬼美人将事情交代清楚,也不插嘴,闷头开始吃饭,随后又在临江城待了半日,傍晚的时候,在Su Xiaoxiao 幽怨的目光与画眉鸟的依依惜别中,Lu Chen 带着鬼美人踏上紫玉flying boat ,逆流而去。

月光皎洁。

江流湍湍。

夜色朦胧中,Lu Chen 与鬼美人并肩而坐,赏着月色,观着河景,眼见天色不早,就拉着鬼美人进了船舱,不久,紫玉flying boat 开始摇曳,隐约有声音在江面上回荡。

如歌如唱。

mournful 。

两日后,鬼美人在船舱歇息,Lu Chen 站在船头cultivation ,身周二十八枚剑星环绕,飞来穿去,许久后,Lu Chen 将剑星一收,望向眼前光幕,伸手轻点:

“展开!”

【天星御Sword Art 升级条件】:

【1】:练法三月(已达成!)

【2】:三十Spirit Stone (已达成!)

……

【名称】:Lu Chen

【spell 】:天星御Sword Art 精通(可升级!)+

……

本来身上的Spirit Stone 已经不足,三十块Spirit Stone 还是找鬼美人凑够的,终究还是满足了升级条件,当下再不犹豫:

“升级!”

“噌~~”

sword cry 声忽然大响,许久后才渐渐平息。

Authentic Level 的天星御Sword Art ,顺利从精通升级到【Great Accomplishment 】,能炼出剑星的数量,也从二十八枚,增加到一百零八枚,距离能布下【千星恒天阵】亦是不远。

又过了几日。

Lu Chen 与鬼美人携手走出船舱,远远就望见了一株高约several hundred zhang 的擎天ancient wood ,正是third rank 青桐古树,身旁的鬼美人relaxed :

“看来Empress 无恙。”

听过Lu Chen 讲述Imperial Teacher 张鹤年的事情,鬼美人最怕的就是对方北上时与孔雀Empress 起冲突。

Lu Chen laughed ,comforted :

“我时常与她传讯,她可是Great Demon ,知道其中厉害,就算张鹤年针对孔雀宫,她也能提前跑路,何况,这里还是朔州地界,张鹤年的为人我清楚,朔州的地劫之气他已经收集足够,没必要大动干戈。”

“那就好。”

鬼美人nodded ,彻底放下心来。

肩膀上的孟瑶小手攥着冥器【卷心轴】,踮着小脚丫张望,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去见一见她的一群小伙伴,于是催促道:

“big brother ,咱们快些呀~”

“好!”

Lu Chen laughed heartily ,挥袖将紫玉flying boat 收起,带着鬼美人和孟瑶御剑飞向青桐ancient wood ,靠近后,快速向上攀升,不一阵就飞上了ancient wood 树冠,落在了孔雀宫前。

“妞妞,咱们快走!”

“吼~~”

Lu Chen 刚刚收剑,孟瑶就带着虎妞和两只耳报灵去找小伙伴玩耍,一溜烟没了踪影,在青铜古树上到处都是孔雀Empress 的眼线,Lu Chen 也不担心孟瑶的安全,不等守门的妖精通报,拉着鬼美人径直走向孔雀宫。

刚刚进门,就见一只五彩孔雀飞来,摇身一变,化成了熟悉的silhouette 。

“拜见Empress !”

鬼美人连忙松开Lu Chen 的大手,对着孔雀Empress 跪拜,孔雀Empress 曾亲手点化于她,在鬼美人心中,孔雀Empress 算是至亲,其实与父母无异,只是妖类不讲究这些。

只有尊卑。

无有亲近。

Lu Chen 对此很清楚,因此也不阻拦。

“起来吧!”

孔雀Empress 脸色略缓,对着Lu Chen 埋怨道:

“一去大半年,偏又招惹我的美凤蝶。”

Lu Chen 摸了摸鼻子,赔said with a smile :

“都是一家人,何必见外。”

“你还有理了,呀,放开我~~”

孔雀Empress 瞪了Lu Chen 一眼,不等对方发怒,Lu Chen 却是骤然发难,不理对方挣扎,走向孔雀宫深处,又突然折返,望向刚刚起身的鬼美人,said with a big smile :

“走,今天且让你见识见识!”

说着,拉着鬼美人,不理all around 一个个目瞪口呆的女侍,大步向前走去,踩着红毯,穿过重重帷幔,一路走到孔雀Empress 的寝宫。

“wu wu wu ~~”

“好鸽鸽~~好鸽鸽~~”

……

帷幔轻摇,微风抚弄,好一番郎心妾意,倜傥风流!

……

寝宫。

凤榻。

宫里。

殿外。

云端。

树顶。

各式各处,白间黑夜,整整三日让Lu Chen 流连忘返,各种手段齐出,与孔雀Empress 打了个有来有往,战了个不分胜负。

随后又与孔雀Empress 同修【玉女洞玄经】,重温经典。

一遍一遍。

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

这一日,孔雀宫又是殿门紧闭,Lu Chen 与孔雀Empress 同坐高大威严的凤座上,往日赫赫威严的孔雀Empress ,今日却无半点威严可道,Lu Chen 苦求道:

“孔雀,变个身吧?”

“不…不行!”

“wu wu wu ,好鸽鸽,好鸽鸽~~~”

“变个身吧?”

“好…好吧。”

孔雀Empress 心中一软,义正词严道:

“最后一次!最后一天!”

“好好!”

Lu Chen nodded with a smile ,就见孔雀Empress 身形扭曲变化,化成了另一幅模样,一个熟悉的“倒bottle gourd ”。

“吼~~~”

Lu Chen 狂啸一声,好一番大杀特杀。

……

转眼又是三日,三日后,孔雀宫殿门大开,孔雀Empress 开始摆宴,算是替Lu Chen 接风洗尘,也算送行宴,Lu Chen 也亲眼见识了一番孔雀宫的Great Demon 小妖无数,宴后,Lu Chen 带着孔雀Empress 与鬼美人重回寝宫。

一番折腾后,Lu Chen 问道:

“大劫将至,真不随我离开?”

“不了!”

孔雀Empress 认真摇头,眼中亦有不舍,解释道:

“再有两年多,青桐古树就要结果,我守了数十年,眼看就要收获,怎可轻易离去。”

“不能移栽?”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担心会影响到结出【青桐果】,青桐古树每百年一开花,每百年一结果,两百年也只是trifling 三枚,若是因此耽误,甚至少结或是不结,损失可就太大了,稳妥起见,还是暂时不要移栽的好。”

“好吧。”

Lu Chen 也不再多劝,反正距离浩瀚劫还有十一年,等上两年也无妨,他又望向鬼美人:“你呢?”

“我……”

鬼美人面露迟疑,目光在孔雀Empress 和Lu Chen 身上瞄来瞄去,垂首道:

“我也留下吧。”

“好吧!”

Lu Chen 没再多说,他明白鬼美人的顾虑。

就算鬼美人跟他回到孽水龙潭,怕是也多有不便,毕竟Lu Chen 回去后,也待不了多长时间,还需要去一趟北方,将绒女接回来才放心,如此一来,倒不如让鬼美人留在孔雀宫自在。

“既然如此,你们待在孔雀宫也好,两年后我接你们过去。”

“嗯嗯~~”

“两年……”

两女nodded ,一时又是万分难舍,三人目光交汇,无需多言!

……

second day 清早,Lu Chen 出了孔雀宫。

寻到孟瑶和虎妞后,再不留恋,御剑飞下青桐古树,而后乘着紫玉flying boat 一路北返,不久后,逆着芥川河终于重回玉滦州地界,因为神策军刚过境不久,一路倒是无波无澜,就连Spirit Beast 都没遇见一头。

又过了几日,Lu Chen 进入了擎苍mountain range 。

不久后,远远望见了那座有九千八百七十四丈的【步虚仙山】,神色顿时一动,whispered :

“浩瀚劫将至,除了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immortal city ,这仙山…或许也能避难。”

他记得当初遇见清虚道君时,对方是挑着两座城上山来着,如此看来,这仙山多半也能挡住浩瀚劫,只可惜在山上不能施展半点法力,就连他的【冥王体】都出不来。

对cultivator 不太友好。

若浩瀚劫来时,避一时倒也无妨,可若是浩瀚劫长久不退,怕是要被困死在仙山上,因此这仙山只能当成备选,不能作为依靠。

想清楚这些,Lu Chen 对张鹤年能炼制【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immortal city 】又高看了几分,对方不愧是Supreme One Dao 宗的Elder ,底蕴就是深厚。

“若是能得到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immortal city 的炼制方法就好了。”

Lu Chen faintly sighed ,shook the head ,踏着flying boat 向仙山驶去,尚未靠近,就见江面上白帆点点,旗幡招摇,一艘艘平波战船停泊在芥川河上,封死了前路。

正是神策军。

Lu Chen 神色一震,自语道:

“No way ,这是要攻打步虚仙山?”

“不对不对!”

Lu Chen 又是摇头,whispered :

“现在又不是Divine Immortal 渡时期,而是要面对浩瀚劫,清虚道君与张鹤年没必要死磕,而且这神策军也没有动手,怕是另有缘故,对了,清虚道君可是擎苍mountain range 的道首,两人见面,怕也是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

张鹤年想要收集玉滦州的地劫之气,就要在玉滦州点起烽火,也不知道会向谁发难。

“尸傀还是……”

Lu Chen 不再多想,脚下flying boat 直接冲向平波战船。

“止步!”

随着great shout 响起,一艘战船脱颖而出,拦住了紫玉flying boat 的去路,船上有兵甲列阵,一面【神策*赵字营】旗幡迎风招展。

“也算熟人。”

紫玉flying boat 停下,Lu Chen 朗声道:

“赵将军,请出面一见!”

随着声音落下,Zhao Wuji 出现在平波战船的船头,望见Lu Chen 愣了下,said with a laugh :“原来是陆老弟,误会误会,都是自己人,还不让开!”

Lu Chen 站在紫玉flying boat 上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

“many thanks !”

“客气客气!”

两人寒暄几句,平波战船让开了前路,Zhao Wuji 望着Lu Chen 踏着flying boat 融入fleet ,揉了揉脸上的beard ,whispered :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家伙倒也逍遥自在。”

……

Lu Chen 融入fleet 后没有横冲直撞,抬手放出一张Communication Talisman ,很快,就见一只大公鸡从远处飞了过来,落在船头,化成一身red-clothed daoist robe 的鸡鸣山主,一见面就surprisedly said :

“我还以为你不回了,对了,你那Dao Companion 呢?”

“出了些变故。”

Lu Chen 敷衍一句,也不愿多谈,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其实我真没打算回来,正巧遇见,过来看看热闹,一会还要离开。”

“随你吧。”

鸡鸣山主摆了摆手,无所谓道:

“你若是通玄daoist ,我也做不得主,既是Method Release 境,那就无妨了,你何时想回来,我帮你把假消了。”

“多thanks Senior 照拂!”

Lu Chen 认真一礼,鸡鸣山主封号【昴日公】,就算入了【法字营】也有不低的身份,还不需四处奔波出力,比其他通玄daoist 好了太多,他伸手指了指仙山,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能有什么事,两个道君交手呗。”

“斗法?”

“不是!”

鸡鸣山主rolled the eyes ,解释道:

“到了这等realm ,哪能说打就打,两人在山下下棋呢,一个比一个慢,半天落一子,已经下了三天三夜,我也看不出什么门道,你想看热闹就跟我过去吧。”

“也好!”

Lu Chen 收起flying boat ,缩小到手指粗的两条azure snake 从水下窜出,飞入袖中,他又将虎妞摄回左手,跟着鸡鸣山主御剑向前飞去。

他的这些动作,自是瞒不过鸡鸣山主,对方摇了摇公鸡头,whispered :

“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

Lu Chen 敷衍着laughed ,也不解释,跟着对方一直飞出芥川河,飞到步虚仙山下,就见山脚下摆着一块stone platform ,断臂的清虚道君与张鹤年对坐,果然正在下棋,在两人身后分别站着一大波人,少说也有数十个。

其中cultivation base 最低的也是Method Release Immortal Master ,通玄daoist 的数量更是不下双手之数。

“好大的场面!”

两人的到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不管看懂看不懂,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那方小小的棋盘上,Lu Chen 跟着望了几眼,完全看不出任what sect 道,而且他也没钻研过围棋,可以说是一窍不通。

眼巴巴望了一阵,也看不出所以然来,却也没有离开。

干脆闭目养神,等待结果。

两位道君的交锋看似calm and tranquil ,却干系到今后整个玉峦州的形势变化,Lu Chen 身处玉峦州,自是不能置身事外,至少…也要当一个知情者。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