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ells Are Infinitely Upgraded Chapter 185

热门推荐:

Lu Chen 的step one stopped ,楚怡悠悠一叹:“白雪美则美矣,身子终究弱了些,我早年因此经才入了道途,一晃several decades 过去,今日我助你一臂,你也赐我一个Perfection 吧。”

“好!”

“别!”

楚怡cried out in surprise ,纤手一扯地上azure 道衣,只见道衣飘落,罩住了供奉的那个silver white 圆环,她relaxed ,nodded and said :

“可以了!”

……

于此同时,Water Crystal Palace 最中央的一座尖塔上,头戴皇冠,女皇一般的晶白鹿正望着眼前光幕,看的with keen interest pleasure ,就见一件道衣飘落,遮住了其中two figures ,她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叹声道:

“无趣,实在无趣~~”

而后俯身望着整座城堡,又喃喃自语道:“还有十一年啊,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

……

一晚上过去,两人终于顺利完成了第一次cultivation ,一瞬间,楚怡瞪大眼眸,muttered :

“这一辈子,总算没有白活……”

说完,琼首一歪,不省人事。

Lu Chen 吓了一跳,查看后才relaxed ,对方只是昏厥了过去,并没有大碍。

“苦了你了。”

Lu Chen 翻手取出一个瓷瓶,将其中的Second Rank 玉露在楚怡口中滴了两滴,然后又将楚怡轻轻靠在一旁的小几上,这才望向眼前光幕,伸手点出:

“展开!”

【插花经升级条件】:

【1】:插花一次(已达成!)

……

【名称】:Lu Chen

【cultivation technique 】:插花经未入门(可升级!)

……

“总算达成了!”

Lu Chen 再不犹豫,伸手轻轻一点:

“升级!”

插花经悄然间升级到入门,Lu Chen 轻闭双眼,好一阵才缓缓睁开,只觉对插花经的理解又深奥了许多,他望向昏迷不醒的楚怡,轻轻摇头,转身出了房门,一路来到自己居住的房舍。

“吱呀~~”

轻轻推开房门,走进房间,就见玉榻上并排躺着两个silhouette 。

一个是花白雪。

一个叫Yu Linglong 。

两人好似姐妹,一个比一个出彩。

“回来了?”

“嗯!”

短暂的交流后,都没再说话,依偎着,感受着彼此间那股浓浓的温情。

……

……

……

好长一段时间后,Yu Linglong 逃也似的跑出了房间,留下花白雪与Lu Chen 四目相对。

“白雪……”

“Husband ~~”

…….

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两人配合默契,顺利完成cultivation ,

【名称】:Lu Chen

【cultivation technique 】:插花经入门(升级条件可展开!),煮剑经未入门(升级条件可展开!)

……

【插花经升级条件】:

【1】:插花十次(1/10未达成!)

……

【煮剑经升级条件】:

【1】:煮剑一次(未达成!)

……

随后的两日,Lu Chen 开始主动下厨。

以青云剑为厨具,倒也得心应手,终于在第二日傍晚做成一份美味,吃下后,【煮剑经】也顺利入门,第三日,三人再不逗留,在楚怡and the others 的相送下,出了水晶堡的city gate 。

“shua! ”

Lu Chen 身体一晃,显化出九米多高的冥王体,大手一伸,将花白雪和Yu Linglong 放在肩头,对着city gate 口的众人挥了挥手,大步远去。

孟瑶则骑着虎妞,小手托着一块好吃的点心,紧随在Lu Chen 身后。

一日后。

Lu Chen 原路返回,终于走出幽瑩苦牢,三人都sighed in relief ,花白雪坐在Lu Chen 的肩头,问道:

“Husband ,接下来还要去一趟天目坊市?”

“对,等把山上的Wood Spirit 脉收了,就去一趟坊市,之后咱们就回孽水龙潭。”

“嗯~~”

花白雪轻轻靠在Lu Chen 身上,只觉安心极了,哪怕不久后便是浩瀚劫,她也毫不担心,只要能随在Lu Chen 身边,便没什么好怕的,倒是另一侧肩膀上的Yu Linglong 有些吃味,whispered :

“左一个Husband ,右一个Husband ,怕人不知道你们两人的关系似的。”

“……”

Lu Chen 咧嘴一笑,出声道:

“你也可以叫啊。”

“不叫!”

Yu Linglong 撇过头去,作势不理Lu Chen 。

“叫不叫?”

“不叫!”

“叫不叫?”

“不叫!”

“叫不叫?”

“别挠了别挠了,gē gē gē ~~”

……

三人打打闹闹出了幽牢,Lu Chen 身体一晃化成了本体,抱起两女御剑向山顶飞去,刚刚落在Saintess 峰上,三人对视一眼,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Lu Chen 奇怪道:

“Spiritual Qi 弱了好多,莫不是那Second Rank Wood Spirit 脉被人the early bird catches the worm ,提前抽走了?”

“去看看吧。”

“嗯!”

Lu Chen 压下心中杂念,带着两女和孟瑶向远处飞去,很快落在Saintess 峰上的一片枫叶林中,只见原本生机勃勃的枫叶林,如今竟已有枯萎的迹象。

等三人在其中找到Wood Spirit 脉的灵穴,只见灵穴空空如也,那Second Rank Wood Attribute spirit vein 早已不知所踪,当下眉头大皱,whispered :

“会是谁抽走了spirit vein ?”

“不会是天目宗吧?”

“有可能!”

Lu Chen nodded ,天目宗是这擎苍mountain range 东麓仅存的sect ,百造山覆灭,很有可能引来天目daoist 查探,误以为spirit vein 无主,趁机抽走spirit vein 的probability 极大。

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人所为。

Lu Chen 不再多想,见夕阳西斜,于是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此事也急不得,今天就在山上住一晚吧,明天再去坊市讨个说法。”

“嗯~~”

Yu Linglong 应了一声,不知想到了什么,pretty face 微微一霞。

“shua! ”

Lu Chen 一挥手,将紫玉flying boat 放了出来,又带着孟瑶和虎妞在枫叶林中猎了一头麋鹿,再一次亲自下厨。

夜幕深沉。

篝火燃烧。

枫叶林中一片happy laughter and cheerful voices ,等孟瑶睡下,Lu Chen 牵着两女走进flying boat 的船舱,自是少不了一番flamboyant 。

……

第二日清早,三人驾驭紫玉flying boat 驶向天目宗,不久后,便遥遥望见了天目峰。

天目峰顶。

白发苍苍的天目daoist 睁开了双眼,随手拍掉肩头的几片落叶,就见一位Direct Disciple 慌慌张张飞了过来,当下frowned :

“何事惊慌?”

那Disciple 连忙跪地,恭声道:

“reporting to daoist ,山下…山下有人叫嚣,说要找我们天目宗讨个说法。”

“何人?”

“乘的是紫玉flying boat ,像是牵情宗的人。”

“打发了即可!”

天目daoist 摆了摆手,重新闭上了眼眸,实在disinclined to pay attention to ,那年轻Disciple 面露难色,咬牙道:“daoist ,方才五位Elder 一同出手,却…却不敌对方一山之威,那山极为了得,能放cold light ,疑似third rank Magical Artifact 。”

“oh?”

天目daoist 微微动容,眉心竖眼缓缓睁开。

只见天目峰上风云激荡,一双巨大的眉眼在高空形成,那眉眼向下张望,就见一艘紫玉flying boat 停泊在山脚处,flying boat 上有几人隐约可见,在up ahead 还有五道silhouette ,motionless ,均被封在寒冰之内。

“hmph! 欺我Sky Eye Mountain 无人乎!!”

天目daoist 一声coldly snorted ,响彻山上山下,山脚处原本无精打采的天目宗众人顿时欢呼起来。

“是daoist 他老人家!”

“伤我天目宗Elder ,有daoist 出面,看这家伙还如何收场。”

“hahaha ~~”

……

众人discuss spiritedly ,半山腰处却有两人面色复杂,一位是天目宗的Elder 石姬,一位是石姬的female disciple 沐蓉,石姬神情恍惚,望着傲立在flying boat 上的那个silhouette ,又想起了十年前被其欺负的场景,只是十年过去,许多记忆早已模糊。

石姬自嘲般shook the head ,呢喃道:

“他怕是已经记不得我了,也好,也好~~”

“master ~”

沐蓉转头望了一眼石姬,小声道:

“master 不出手?”

石姬摇头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五位Elder 联手都奈何不得他,master 哪里还敢inviting humiliation to oneself ,再说连daoist 都惊动了,也不需为师出手。”

“哦~~”

沐蓉捏着手中锦帕,眼中闪过一抹担忧,又望了望站在Lu Chen 身侧彷如Fairy 一般的两位女子,咬了咬红唇,轻轻垂下了头。

“foolish child ~~”

石姬将一切看在眼中,幽幽轻叹。

十年下来,自己的这位Disciple 非但没能将那人忘掉,反而成了心中的一根刺,迟迟不敢踏向二境,她虽然急在心里,却也无可奈何。

……

除了天目宗人,山脚下另有许多loose cultivator ,同样心思复杂,various sects 遭劫,天目宗却独善其身,许多原本的sect 中人,都沦为了loose cultivator ,哪个不对天目宗心怀怨愤。

只是天目宗势大,他们不敢表露罢了。

如今见天目宗人吃瘪,自是一个个眉飞色舞,偏又不敢发声,殊为怪异。

……

“来了!”

Lu Chen 坦然望着高空的那双眉眼,身旁的花白雪worriedly said :

“这次天目宗能够置身事外,多半与清虚道君干系非浅,可不能像面对天河daoist 那般,随意打杀了,若是因此惹出清虚道君,咱们得不偿失。”

“放下吧!”

Lu Chen slightly smiled ,comforted :

“我与清虚道君有过两面之缘,略微了解对方脾性,断不会为了一点小事大动干戈,再说了,我有分寸,又不胡乱杀人,和天目宗结不成死仇”

“那便好!”

Yu Linglong relaxed ,花白雪欲言又止,忽然惊呼道:

“Husband 小心!”

“shua! ”

不等声音落下,Lu Chen 挥手间,五座宝山齐出,他轻轻一托,五座宝山浮空而起,遮蔽住紫玉flying boat 上空,只见高空中那双眉眼不停眨动,顿时,one after another white 光柱向flying boat 轰来。

“轰隆~~”

灵光在空中炸开,刺眼无比,隆隆巨震不停响起。

五座宝山彼此相连,五色rays of light 在山体上流转,牢牢将紫玉flying boat 守护,直到一柱香后才稍稍停歇,Lu Chen 双眼一眯,手中捏了个secret art ,对着宝山连续拍出几掌。

“嗡嗡~~”

只见五座宝山猛然一震,其中元磁黑山black light 大盛,一道【元磁black light 】喷薄而出,一冲而起,对着高空的那双眉眼猛然一扫。

“shua! ”

元磁黑light flashed 而逝,高空中的眉眼也出现道道裂纹。

砰的一声。

散作风云。

“hu~ ”

Lu Chen reached out and beckoned ,五座宝山化小,重新落下,悬浮在身周,他gently put out a breath ,摇头道:

“【天目大法】也merely this !”

Yu Linglong 目放异彩,雀跃道:“Lu Chen ,接下来怎么办?”

“退后十里!”

“阿~”

Yu Linglong cried out in surprise ,奇怪道:“咱们明明占了上风,怎么还要后退?”

“正因为占了上风,才不能做的太绝,天目宗毕竟是这擎苍mountain range 的魁首,给天目daoist 稍微留点颜面吧。”

“哦~”

Yu Linglong 恍然,又问道:

“那Wood Spirit 脉的事?”

“and the others 来吧。”

Lu Chen 解释了一句,驾驭着紫玉flying boat 掉头退去,Sky Eye Mountain 下却因此响起一阵喧闹,有人说flying boat 是被天目daoist 逼退的,也有人争论对方只是不想cast aside all considerations for face ,更有心思灵动的,急着想要拜见,结果打探一圈才发现。

除了认出了两位牵情宗的Elder ,竟然没人识得Lu Chen 的跟脚。

一时间,众人哗然!

直到flying boat 远去,站在半山腰处的沐蓉才收回目光,她低头望了望手中锦帕,又转头望向身旁的石姬,认真道:

“master ,我准备breakthrough 了!”

石姬又惊又喜,关心道:

“你终于想通了?”

“嗯!”

沐蓉重重nodded ,脸上坚定,心中却有些害怕,那人的脚步太快了,她担心下次再见时,连说话的资格都没了,所以,她要更努力cultivation 才行。

天色将晚,

一道白虹从天目峰飞起,一掠而过,出现在十里外的紫玉flying boat 上,Lu Chen 站在船头,早已等待多时,他脸色平静,伸手一引:

“请!”

说着,当先坐在船头的小几前。

天目daoist white clothed 白发,神色复杂,那个曾经在他面前cowering 的小子,如今竟有了这般气度,才十年而已。

“或许…是我老了吧~~”

心中faintly sighed ,天目daoist 在Lu Chen 对面坐下,问道:

“你有何事?”

Lu Chen 伸手将一枚封印球放在小几上,said with a smile :“这其中有百造山的一百余位Disciple ,麻烦daoist 代我安置。”

这些人的身上已经被Lu Chen 翻遍。

可惜仍旧没能找到那【无相真轮】和【离合五云圭】剩余三块残片,因为这些人都是一境Qi Refiner ,Lu Chen 也不愿杀戮无辜。

“百造山……”

天目daoist 眉头一挑,问道:

“百造山是小友所灭?”

“对!”

Lu Chen 并不否认,天目daoist 神色更复杂,隐有畏惧,对方能灭百造山,灭他的天目宗怕也没有难度,他将封印球收起,看了一眼,nodded and said :

“行,此事交给old man ,old man 可以保证他们不会对你心怀怨恨。”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