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ells Are Infinitely Upgraded Chapter 186

热门推荐:

“讲究!”

Lu Chen 伸了个大拇指,引来天目daoist 一个白眼。

“还有其他事?”

“有一件正事,百造山被我灭了,Saintess 峰上的一条Second Rank Wood Spirit 脉因为是牵情宗牵去的,我当时没有急着移走,再见时,却发现被人the early bird catches the worm ,daoist 可曾去过Saintess 峰?”

天目daoist frowned ,摇头道:

“old man 不曾去过,不过,却也不能保证Direct Disciple 没有前往,这样吧,此事old man 也担下了,左右不过一条Second Rank Wood Spirit 脉,就算寻不到正主,陪你一条便是。”

“爽快!”

Lu Chen laughed heartily ,又竖了个大拇指,天目daoist 黑着脸道:

“此事过几天就有分说,可还有其他事?”

“没了!”

“hu~ ~”

天目daoist 好似放下了重重心事,脸色由黑转白,伸手除去鞋袜,patted 身前小几,长眉一挑,嬉said with a smile :

“岂能无酒?”

Lu Chen rolled the eyes :

“只有Second Rank 的琼华酿,怕是入不了你的法眼。”

“哪里哪里~~”

天目daoist 摇头晃脑,said with a big smile :

“琼华酿可是一等一的美酒,不差不差,上酒上酒~~”

“干~~”

“当啷~~”

酒至半酣,Lu Chen 忽然放下酒碗,问道:

“百花宫可是daoist 灭的?”

“嗝~~”

天目daoist 打了个酒嗝,心中却是猛然一凛,目光一转,faintly said :

“小友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自是真话!”

天目daoist 转头望了眼船舱,叹声道:

“此事若是别人所问,old man 担下倒也无妨,既然小友问出,怕是有意讨个公道吧?多半不会善罢甘休,既如此,old man 便不能被冤枉,实话告诉小友,此事绝非old man 所为!”

Lu Chen indifferent expression ,质问道:

“转心镜为何会在daoist 手中?”

“借的!”

天目daoist 有些郁闷,解释道:

“当初为了寻我那Junior Brother ,入了三境后,便亲自去了一趟百花宫,以old man 身份只需开口就能借到,哪里需要大动干戈,不管小友信与不信,百花宫的事情绝非old man 所为,old man 可以立下Heavenly Dao Oath ,若是old man 灭了百花宫,便让old man Dao Heart 蒙尘,天目宗灾劫不断!”

Lu Chen 脸色略缓,疑惑道:

“可知是何人所为?”

“不知!”

天目daoist 饮了一口灵酒,轻轻摇头,replied :

“当初old man 还曾用转心镜查探过,结果却指向Saintess 峰下的那处幽牢,因为此地特殊,old man 也没敢轻进,只得不了了之。”

“so that’s how it is !”

Lu Chen looked thoughtful ,看来当初百花宫的覆灭与那幽瑩苦牢中的晶女皇脱不了干系,shook the head 不再多想,与天目daoist 对饮,直到夜半,天目daoist 才返回天目宗。

对方刚刚离去,花白雪便带着Yu Linglong 走出了船舱,一下扑进Lu Chen 怀里。

“你都听到了?”

“嗯~~”

花白雪心有感动,纤手紧紧环着Lu Chen ,不愿松开。

Lu Chen pondered then said :“你们百花宫的事情,多半是晶白鹿的手笔,只是具体有何干系,短时间内怕是不好打探,且等一等吧。”

“有劳Husband 挂怀。”

花白雪摇了摇琼首,小声道:

“我离开百花宫二十多年,许多事情已经不再重要,原先的一切都不及Husband 万一,Husband 也莫要忧心才好。”

Yu Linglong jokingly said :“还真是郎心妾意呢,哎吆~~”

话音未落,人便被Lu Chen 扯进了怀里,花白雪羞怒,趁机反击,Lu Chen 也跟着发难。

“反了你了,看你还说风凉话~~”

“叫不叫Husband ?”

“不叫!”

“叫不叫Husband ?”

“不叫就不叫!”

“叫不叫Husband ?”

“gē gē gē ~~”

三人打闹着,在船头滚作一团。

……

第二日天明,Lu Chen 收起紫玉flying boat ,御剑带着两女飞向天目宗,不久后,顺利进入了天目坊市。

“好热闹呀~~”

“确实热闹。”

孟瑶趴在Lu Chen 的头顶,大眼睛微微亮起,只见行人不绝,人流如潮,Lu Chen slightly nodded ,相比于先前,如今的天目坊市确实有了起色。

entire group 在街上走走停停,帮着孟瑶买了不少灵瓜Spirit Fruit 。

“散开散开~~”

“别挡路!”

四方阁门口,上到管事供奉,下至侍女handyman ,众人齐聚,不停驱赶着想要靠近的loose cultivator ,新任四方阁管事柳言,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对着众人训话道:

“贵客一会便到,都机灵着点,莫要失了礼数。”

“是!”

众人应诺,心中好奇着到底是何and the others 物驾临,竟然这般兴师动众。

不久后,三人一虎晃晃悠悠,终于来到四方阁门口,柳言暗中打了个手势,众人弯腰行礼,齐声道:

“拜见daoist !!!”

一瞬间,all around 看热闹的loose cultivator 都被惊到了,慌忙跟着行礼:

“拜见daoist !”

“见过daoist !”

“daoist 安好!”

……

Lu Chen 与花白雪和Yu Linglong 对望一眼,面色古怪,转念一想,便知道了缘由,昨晚他与天目daoist 提过一嘴,说要去一趟四方阁,看来是这Old Guy 特意吩咐的。

“起来吧!”

“尊令!”

众人relaxed ,连忙起身,不敢直视Lu Chen 。

Lu Chen 的目光从四方阁众人身上扫过,却没见到一个熟人,他frowned :

“绿姚呢?”

上次来四方阁时,便是一位名叫绿姚的三等供奉招待,此人是韩玉春的Disciple ,与他算是有旧,他也乐意照拂一二。

“……”

众人不敢出声,管事柳言急的额头冒汗,连忙喊道:

“哪个是绿姚?”

“小女子在此!”

后方handyman 中,一位身穿灰布衣的女子出列,垂着头,脚步匆匆上前,就要对着Lu Chen 大礼参拜,Lu Chen 伸手将人扶了起来,said with a smile :

“可还识得我?”

女子慌忙抬头,匆匆一撇,顿时愣住了,愕然道:

“是…是你!”

“看来还记得。”

Lu Chen laughed ,摇头道:

“还是绿衣好看些,这次还由你来招待吧。”

说完,不理尚未反应过来的绿姚,带着两女和虎妞走进了四方阁。

花白雪特意在绿姚身上瞄了几眼,surprisedly said :“Husband 对那little girl 有兴趣?看着也不如何出彩,身形也就寻常,难道还有什么过人之处?”

Yu Linglong 吃味道:

“就知道沾花惹草……”

Lu Chen rolled the eyes ,解释道:“Husband 我只是念旧,此女的Master 名叫韩玉春,已经亡故,与我来说也算旧人,no effort at all ,照拂一二罢了。”

“是这样。”

花白雪恍然,Yu Linglong 撇嘴道:“还说不是沾花惹草,你这随口一句,怕是那little girl 连devote one’s life to 的心思都有了,不信你可敢试探一番。”

“不敢!”

Lu Chen 讪讪一笑,带着两女走上二楼,稍稍一停,就见匆匆换了一身绿衣的绿姚追了上来,对方缓了口气,感激道:

“小女子绿姚…拜谢daoist 照拂。”

“行了!”

Lu Chen 伸手将人扶起,疑惑道:

“怎么还成handyman 了?”

绿姚心中一苦,连忙解释道:“四季山庄覆灭后,四方阁就收归了天目宗,我们这些外人,想走的都走了,留下的…身份连降三等。”

“so that’s how it is !”

Lu Chen 了然,也不好多说什么,因为站在天目宗的角度,这样做并没有什么过错,相信他离开后,绿姚的身份定会大为不同,见对方有些拘谨,于是jokingly said :

“之前倒还让我刮目相看,如今怎么反倒拘束起来。”

“是绿姚举止失措了。”

绿姚轻舒一口气,终于恢复往日那种不卑不亢的神态,引着Lu Chen 三人向前走去,一直走到一处招待贵客的大房间。

“这才对嘛,嘶~”

Lu Chen 脸上刚刚露出笑意,腰间就被Yu Linglong fiercely 拧了一下。

“hehe ~~”

花白雪抿嘴轻笑,前方的绿姚也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心中却是faintly sighed ,尊贵如daoist ,竟能让身边女子这般捉弄,也不知这貌美如Heavenly Immortal 的女子要几辈子才能攒下这等Good Fortune 。

可惜,她却没有这等福气!

……

接下来,Lu Chen 开始拿出身上的item 售卖,或是封印球,或是用不上的Magical Artifact ,或是一些杂物,等他再次将一个封印球拿出时,神色忽然一愣。

“怎么了Husband ?”

心细的花白雪察觉到Lu Chen 的异样,目光在那枚封印球上扫了两眼,小声询问了一句。

“没什么。”

Lu Chen 敷衍一声,小心将封印球重新收起。

这枚封印球差点被他遗忘,其中存放的是万余只飞蝗虫,数月过去,竟然出现了让他始料不及的巨大变故。

花白雪也没多想,帮忙整理着一些item 。

接下来就比较顺利,四方阁也拿出诚意,基本都是溢价买入,让Lu Chen 占了些便宜,虽然卖的东西不多,却也收获了一百五十三块灵石,再加上身上原有的五块【玄晶】,身价依旧不菲。

等侍女退下,绿姚上前道:

“四方阁顶层无人居住,daoist 若是不嫌弃,可以暂时在那里歇脚。”

“你们管事的安排?”

“嗯!”

绿姚nodded ,小心望着Lu Chen 。

“行,就那里吧。”

Lu Chen 沉吟了下就同意下来,左右他也没地方可去,正好可以住几天,等待天目daoist 的答复,随后他又帮着Yu Linglong 和花白雪置办了一些用得着的item ,这才在绿姚的带领下开始登楼。

四方阁一共三层。

Third Layer 是auction 场,所谓的顶层,其实只有几间屋舍,这里是专门为三境daoist 准备的住所,其中自是奢华大气。

因为常年无人居住。

倒是显得有些冷清。

等绿姚离开,Lu Chen 在一张大椅上坐了下来,翻手取出了那枚封印球,他将封印球放在掌心,默默望着,神色古怪。

“Husband ~”

Yu Linglong 带着孟瑶参观住所,花白雪靠了过来,said curiously :

“Husband 在看什么?”

“你也看看吧。”

Lu Chen 舒了口气,伸手对着封印球轻轻一点,只见灵光炸开,一道silhouette cut open seal 球飞出,这是一头飞蝗虫,对方背后双翼一扫,直接切向Lu Chen 的脖子。

“叮~~”

Lu Chen 好似早有所料,指尖夹着一枚剑星,轻轻挡下。

“嘶~~”

飞蝗虫一击不中,转头向房间外逃去,Lu Chen 冷笑,屈指轻弹,只见剑星飞掠,“puchi ”一声,正中飞蝗虫的本体,随着一声痛鸣,飞蝗虫从半空跌落。

“shua ~~”

摇身一变,化作一位不罩寸衣的年轻女子,纤手扶着受创的肩膀,垂头跌坐在地,身形摇晃。

【名称】:妖

【信息】:Second Rank 蝗insect monster ,innate talent 自愈

……

“发生了什么事?”

Yu Linglong 听到动静,带着孟瑶和虎妞跑了过来,见到年轻女子,surprisedly said :

“这是怎么回事?”

Lu Chen 神色复杂,娓娓道:“当初我南行时,意外得到近三千具神策军【奉字营】的尸首,尸体中尽是飞蝗卵,后来孵化后,变成了数万飞蝗虫,我先前灭杀过一批,剩下万余就放在封印球中没再理会。”

“这些Husband 之前提过。”

花白雪应和了一声,奇怪道:

“难道这女子的跟脚,便是由飞蝗虫Promote Grade 的Second Rank 蝗insect monster ?”

“不错!”

Lu Chen nodded ,感慨道:“万余只飞蝗虫skeleton doesn’t exist ,只剩下这only one 只,短短数月,didn’t expect 竟然有能耐蜕变成Second Rank 的蝗insect monster ,也是了得。”

Yu Linglong pretty face 微变,贝齿紧咬:

“同类相食,此妖未免太恶毒了些。”

“不对!”

花白雪摇头,反而心生怜悯,反驳道:

“也不能这般说,封印球中没有食物,此举也是compelled by circumstances ,再说飞蝗虫与人不同,也无不妥,何况此妖之前还是虫身,如今化作妖类,不能一概而论。”

“蝗insect monster 可不是普通妖类!”

“她可未曾食人。”

……

两女争论了一阵,各有各理,Yu Linglong 转头望向Lu Chen :

“你打算怎么处置?”

“还没想好!”

Lu Chen 摇头,将目光投向蝗insect monster ,instructed :

“抬起头来!”

“wu wu wu ~~”

蝗insect monster 没有抬头,反而呜咽着匍匐在地,口中发出意义难明的声音,跪着向Lu Chen 爬来,却又被Lu Chen 抬脚踢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见对方再次爬来,Lu Chen 喝声道:

“抬起头来!”

对方吓了一跳,终于不敢靠近,好似明白了Lu Chen 的意思,缓缓抬头。

头上长着一对azure 触角。

后背有一双墨玉色翅膀。

apart from this ,无一处不像人,尤其是颜色,极为出彩,纵然不及Yu Linglong 和花白雪,却也差不了多少,最夸张的就是腰部,太纤细了,像是一折即断,无愧蜂腰之称。

“倒是化了一副好身体。”

Yu Linglong curl one’s lip ,又低头望了眼自己,顿时relaxed ,又问道:

“怎么处置?”

Lu Chen 有些头疼,推诿道:

“你们说呢?”

“杀了吧,妖里Monster Qi 的,留着多半也是个祸害。”

“不行!”

Yu Linglong murderous-looking ,花白雪连忙出声阻止,反驳道:

“她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在Husband 的封印球中活着,话will not 说呢,简直就像白纸一样,只要稍微对她好些,必能收服,再怎么说也是一位Second Rank 的妖。”

蝗insect monster 终于反应过来。

cowering 起身,迈着小碎步,颤颤巍巍挪到了花白雪身后,偷偷打量众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见到这幅模样,就连Yu Linglong 一时都心软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