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ells Are Infinitely Upgraded Chapter 187

热门推荐:

“收服……”

Lu Chen 思索着花白雪的话,目光盯着Second Rank 的蝗虫Banshee ,隐隐有些心动,蝗虫Banshee 面露畏惧,垂下头,不敢望Lu Chen ,一双纤细的小手,紧紧攥着花白雪的white clothed 宫裙,像是将其当成了靠山。

“Husband 别吓坏了她~”

花白雪白了Lu Chen 一眼,将Banshee 拉到身前,反复打量了几遍,奇怪道:“Husband 以前不是说母蝗虫很丑,又有四条手臂么,她怎么不一样?”

“我也不知!”

Lu Chen 摇头,心中也有些奇怪,whispered :

“她有innate talent 叫【自愈】,应该不算普通的蝗insect monster 吧。”

“怪不得好的这般快。”

花白雪恍然,纤手摸了摸对方肩胛处,才仅仅几十个呼吸而已,方才被剑星刺出的伤口,已经结痂,连鲜血都不再流淌,相信无需多久便能彻底恢复,她从自己的封印球中取出一件长裙,说道:

“来,我先帮你穿上。”

“刺啦~~”

衣服刚刚穿上,蝗insect monster 背后的翅膀一展,长裙就被撕成碎片,花白雪又取出一件,苦劝了一阵,对方口中wu wu 有声,硬是不再配合。

“算了!”

花白雪有些无奈,干脆也不再强求。

“不知廉耻!”

Yu Linglong lightly snorted ,倒也没再说打杀的狠话,只是依旧看着对方不顺眼,Lu Chen 摩擦着下巴,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处置,干脆以自movement method 力封住蝗insect monster 身体各处要穴,也免得对方展露Monster Qi ,出手伤人。

正午的时候。

三人正吃饭。

蝗虫Banshee 晃晃悠悠走了进来,抓起桌上的spirit rice 就往嘴里塞,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一个人足足吃了几人的饭量,自下午开始,花白雪开始教授对方言语。

晚间。

Lu Chen 正在打坐,忽然感觉到有人靠近,他睁眼就见Banshee 蹑手蹑脚走进了房间,他眯眼默默望着,就见对方一步步靠近,来到他的身后,Lu Chen 本以为对方又要袭击,正要出手惩戒一番。

身体骤然一僵,就感觉后背有什么东西压了上来。

“这……”

Lu Chen 顿时愕然,发现对方越发impudent ,不仅在他身上咬来咬去,那双小手竟然灵活地除去了他的法袍,就在这时,花白雪和Yu Linglong 联袂走进了房间,Banshee 却恍若未觉,动作不停。

三人对视一眼,花白雪惊讶道:

“她…她怎么学会的这些东西?”

“什么学会。”

Yu Linglong 身穿亵衣,jade hand 环在身前,coldly said :“这是妖类刻在in the bones 的本能,尊强鄙弱,哪还需要学,你下午才说Lu Chen 是The head of the family ,这不,晚上就来主动投身了。”

“额……”

花白雪大囧,弱弱地道:

“那…那也是为了活命吧……”

“hmph ~~”

Yu Linglong lightly snorted ,却也没有反驳,Lu Chen 苦笑,伸手将缠在身上的Banshee 提了起来,就见对方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却依旧不忘扭扭作态。

“真是个妖精。”

Lu Chen 收回目光,起身,直接将对方丢到了房间外,顺手关上房门,又拉着两女的jade hand ,柔声道:

“今晚就别cultivated 。”

“嗯~~”

花白雪轻轻额首,脸上升起道道红霞,Yu Linglong 有些慌乱,hesitantly said :

“别…别作怪。”

“好!”

Lu Chen 认真nodded ,拉着两女向里走去,一夜同榻而眠。

……

第二日清早,三人起床,打开房门就见蝗虫Banshee 正跪坐在房门外,双膝已经红肿,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含糊不清道:

“猪…猪人,只…知错……”

Yu Linglong said with a sneer :

“苦肉计!”

花白雪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这才一天而已,就把她这个恩人忘在脑后,一心攀附Lu Chen ,她转头望向Lu Chen ,问道:

“Husband 觉得怎么办?”

“既然打算养着,就再观察观察,看她以后表现吧,要是实在养不熟…趁早杀了也好!”

“wu wu wu ~~”

Lu Chen 的声音刚落,蝗虫女就连忙匍匐下来,以头触地,吓得浑身颤抖,轻声呜咽,不敢再胡言乱语。

“也好!”

花白雪也不再说情,伸手将蝗虫女拉起,warned repeatedly :

“我先教你穿衣,莫要再任性了。”

“嗯嗯~~”

蝗虫女连忙nodded ,心中惶恐不已,跟着花白雪亦步亦趋走进房间,Lu Chen 伸手扯住Yu Linglong 的纤手,Yu Linglong 扭捏道:

“还要做早饭呢。”

“不急!”

Lu Chen laughed ,抱着对方在客室的大椅上坐了下来。

“又…又作怪。”

“寻常反应……”

两人彼此依偎,Lu Chen 咬着耳朵,趁机柔声问道:

“你打算什么时候喊我Husband ?”

“……”

Yu Linglong 明白Lu Chen 的意思,神色有些慌乱,小声道:

“总…总要问过红娥才好。”

“也对!”

Lu Chen 恍然,怪不得对方总是拒绝,原来是想着这First Layer 关系,他和Jiang Hong’e 是Dao Companion ,Yu Linglong 和对方是master and disciple ,擅自决定确实不妥,总要让Jiang Hong’e 亲口同意才好。

想到此处,Lu Chen 咧嘴笑了起来。

“笑什么呢?”

“没什么……”

“hmph ~~”

Lu Chen 心中窃喜,若是以往,以Jiang Hong’e 的个性,同不同意应该在两可之间,以现在两人的关系,Jiang Hong’e 能拒绝才怪,怕是巴不得将他推出去。

“dong dong dong ~~”

两人正在耳磨斯鬓,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我去看看!”

Yu Linglong 慌忙整理衣衫,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吱呀~~”

房门打开,Yu Linglong 就见绿姚领着一群年轻女子正站在房门外候着,surprisedly said :

“你们这是?”

“见过Fairy !”

绿姚屈膝行礼,解释道:“这十几个都是特意调较过的妙龄女子,可以充作侍女,无论洗衣煮饭,端茶倒水,还是伺候人,都很擅长,可以尽情使唤,就算带走也无妨。”

“不需要!”

Yu Linglong 明白绿姚的意思,目光从眼巴巴望着的的十几个侍女身上扫过,轻轻摇头,这些妙龄女子纵然姿色不差,却都是凡女,又哪能入得了Lu Chen 的双眼,even more how 有白雪在身前陪着,也轮不到她们,她摇头道:

“不需要这些,我们也住不了几日,让她们退下吧。”

“是!”

绿姚不敢违逆,摆了摆手,十几人失望着离去,却仍有四人留了下来,这四个姿容不差,而且打扮的花枝招展,身上还隐隐有些cultivation base ,不像普通侍女。

“她们是何人?”

绿姚的脸上有些不自然,replied :“她们四个是Manager Liu 亲自安排的,据说…据说是花楼的女子。”

“花楼……”

Yu Linglong looked thoughtful ,额首道:

“你们随我进去吧。”

“……”

绿姚呼吸一滞,她本来都做好了被拒绝的打算,didn’t expect 对方竟然这般爽快,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连忙nodded ,带着四个女子走了进去。

……

门口的声音Lu Chen 都听在耳中,睁眼就见Yu Linglong 和绿姚带着四个美人走了进来,不等Yu Linglong 出声,四人先一步跪伏在Lu Chen 身前,大礼参拜:

“拜见郎君!!”

Lu Chen 在大椅上坐着,surprisedly said :

“你们认识我?”

“hehe ~~”

为首的一位女子抬头,轻笑一声,解释道:“我们Empress 早就将郎君的形貌传遍四方花楼楼主,并特意叮嘱,郎君所至,如娘mother 临,不可怠慢。”

“so that’s how it is ,都起来吧。”

Lu Chen 恍然,抬了抬手,又疑惑道:

“你们怎么进来的?”

“谢郎君!”

四人款款起身,那为首的女子盘着蛇发,姿容也是最好,replied :

“我等本该早来拜见,只是四方阁归属天目宗,不好擅闯,恰好Manager Liu 去了一趟花楼,想要寻几个姑娘来侍奉郎君,我们听到消息就将四人换下,亲身赶了过来。”

“是这样。”

Lu Chen 了然,望了一眼有些trembling with fear 的绿姚,said with a smile :“绿姚先回去吧,就说Manager Liu 的心意我领了。”

“谢daoist !”

绿姚又行一礼,不敢再多听,快步走了出去。

等绿姚离开,花白雪听到动静,带着穿好衣衫的蝗虫女也走了过来,Lu Chen said with a smile :

“这里没有外人,介绍下自己吧。”

四人对视一眼,两位形貌相近,身形娇小的女子上前,取下头上青丝带,露出一双white 兔耳,上下晃动了几次,颇有spirituality ,两人同声道:

“我叫晴儿(雪儿),是一对twin ,心有同感,体有同感,我们是兔妖!”

另一位red clothed woman 上前,大胆地moved towards Lu Chen 抛了个媚眼:

“我是红狐,名叫涂山雅!”

“好名字!”

Lu Chen 随口夸赞一句,望向蛇发女子,said with a smile :

“你莫不是蛇妖?”

“gē gē gē ~~”

蛇发女子一提青衣长裙,果然露出一截light azure 蛇尾,只见蛇尾轻轻一摆,就飞到了Lu Chen 身前,直接缠在Lu Chen 身上,said with a lovable smile :

“your servant 确是蛇妖,贱名清姬。”

说着,擅口一张,露出一截分叉的舌头,在Lu Chen 脸上抹了一下,低声耳语了几句。

“妖里Monster Qi !”

一旁的Yu Linglong 见此场景,coldly snorted ,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清姬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连忙从Lu Chen 身上下来,匍匐在身前,惶恐道:

“清姬该死,惹了Fairy 盛怒。”

“好了!”

Lu Chen 哑然失笑,对于挑拨离间的清姬倒也没有责备,对方刻意如此,不过是为了在孔雀Empress 面前邀宠罢了,各为其主,他能理解,当下出声道:

“你们就在这里侍奉几天吧,也都安分一些。”

“是!”

见四人听了进去,Lu Chen 起身,伸手牵住花白雪的纤手,一同向Yu Linglong 的房间走去,尚未进门就有声音传了过来。

“我睡着了,你别进来!”

“……”

Lu Chen 与花白雪对望一眼,相视而笑,他推门而入,就见Yu Linglong 侧着身倒在榻上,面朝墙壁,motionless 。

Lu Chen 悄悄上前,抱住对方,温声道:

“生气了?”

“要你管!”

Yu Linglong lightly snorted ,挣扎了几下,却发现越来越紧,干脆不再动弹,Lu Chen 喜煞了这个敢爱敢恨的独特女子,解释道:

“她们是孔雀的手下,又尊我奉我,我也不好责备。”

Yu Linglong 怒气未消,恬怒道:

“那就由着她们胡来?”

“那好,我这就驱赶她们离开。”

“别!”

Lu Chen 刚要作势下榻,Yu Linglong 连忙从身后环住了他,whispered :“若是真把人赶走,倒是我的不是了,以后见了那人,我还不得被她笑话死,说我堂堂Yu Linglong ,竟然和她的手下置气,我哪还有脸见人。”

“对对!”

Lu Chen 连忙附和,jokingly said :

“我的玲珑果然深明大义。”

Yu Linglong 怒气散尽,嘴角擒起笑容,轻轻靠在Lu Chen 后背,呢喃道:

“陪陪我……”

“好!”

Lu Chen 转过身来,伸手捧起那张绝美的脸庞,慢慢低下头去,好一阵才舍得放过,一旁花白雪看的面起红霞,正要离去,却被Lu Chen 伸手拉了过来,他柔声道:

“今天咱们说说贴心话。”

“嗯~~”

花白雪nodded ,轻轻靠在Lu Chen 怀里,Yu Linglong 扭捏道:

“还没吃早饭呢?”

“已经饱了!”

“shua ~~”

一瞬间,Yu Linglong 的脸上升起朵朵红霞,nothing more beautiful can be imagined 。

……

外间,四位妖精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一个个摇头叹息,蛇妖清姬也叹声道:“这郎君还真是个情深的,咱们姐妹的伎俩怕是早就被郎君识破了,the past few days 你们也安分些吧,也免得丢了Empress 的脸面。”

“听elder sister 的。”

两位兔妖一同nodded ,狐妖涂山雅餂了餂红唇,不甘心道:

“elder sister ,郎君身上那般充足的陽气,分润一些总没问题吧?”

“……”

清姬以手扶额,显得有些为难,认真warned repeatedly :

“各凭ability 吧,切记不要让两位Fairy 察觉。”

“gē gē gē ,elder sister 放心!”

狐妖嫣然一笑,显得信心十足,就连两位兔妖也是be eager to have a try 。

……

接下来三日,四位妖精花样百出,不同场合,不同时间,总能出现在Lu Chen 眼前,一个个施展浑身手段,Lu Chen 也算是大开眼界,好在他心志坚定,没能让对方得逞。

而蝗虫女在花白雪的教导下也进步神速。

仅仅两日就能自如交流,third day 时就不再与花白雪学习,反而与四位妖精混在一起,学了一身乱七八糟的手段。

索性normally 还算乖巧。

没做什么出格事情。

第四天下午,绿姚再次登门,送来了一封书信,外加一个jade box ,Lu Chen 将jade box 打开,就见一张golden 的符纸正躺在其中,其上有一条暗影游动。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