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ells Are Infinitely Upgraded Chapter 190

热门推荐:

flying boat 减速,Lu Chen 望向后方,就见一道silhouette 飞来,嗖的一声,落在船头,恭敬道:

“主人!”

Lu Chen 上下打量着来人,就见这人衣衫褴褛,长发枯槁,脸上身上都是脏兮兮的,身上也散发着一股怪味,连beggar 都不如,不过,Lu Chen 依旧从对方头上的azure 触角和背后墨玉色翅膀,认出了对方身份。

蝗虫Banshee !

“怎么现在才跟来?”

Lu Chen 皱眉一皱,蝗虫Banshee 连忙垂下头,有些畏惧,小声解释道:“那日主人将小妖赶下flying boat ,小妖一时心慌意乱,没能反应过来,结果…结果挂在了一株大木上,摔断了一根翅膀,没能及时追上主人。”

“怎又追来的?”

“小妖休养了半日方好,嗅着主人的味道追来的,这些天一直守在这里。”

Lu Chen 上下打量着蝗虫Banshee ,又问道:

“可曾吃过东西,可曾食人?”

“未曾!”

蝗虫Banshee 连忙摇头,摸了摸干瘪的小腹,委屈道:“小妖谨遵主人教诲,半月来滴水未沾,粒米未进,更不曾食人。”

Lu Chen 没有偏信,上前一步,instructed :

“张嘴!”

“阿~~”

蝗虫Banshee 张开嘴巴,Lu Chen 捏住对方嘴角,将手指伸了进去,仔细翻看对方口中,见小舌粉饰,牙齿银白,口中也没有丝毫肉屑,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

正要收回手指,指尖却突然被对方含在口中。

“……”

Lu Chen 面色古怪,蝗虫Banshee 可怜兮兮道:

“主人…饿……”

……

不一阵,船头有了米香,beggar 一般的蝗虫Banshee 坐在小几旁,快速扒拉着碗中spirit rice ,一碗又一碗,丝毫不停,吃的with keen interest pleasure 。

Lu Chen 趁机问道:

“为何还要回来,外面没有我的约束,又自由自在,不好?”

蝗虫Banshee 将口中spirit rice 咽下,replied :

“外面没有吃的。”

“不是有活物?鱼,兽,甚至人,都能吃呀。”

“不是!”

蝗虫Banshee 继续摇头,不假思索道:

“没有spirit rice 好吃,也没有主人香。”

Lu Chen 摸了摸鼻子,whispered :

“所以说,你是赖上我,想找个长期饭票?”

“嗯嗯!”

蝗虫Banshee 终于吃饱,将碗筷放下,抹了抹脏兮兮的脸庞,认真nodded ,郑重跪在Lu Chen 身前,仰头望着他:“主人,小妖只想跟在您的身边侍奉,无论端茶倒水,洗衣做饭,铺床暖被,全都能做,只求主人收留!”

“砰peng~ peng~!! ”

说完,开始叩拜,脏兮兮的额头一次次磕在甲板上,peng peng 作响,不一会已是fresh blood dripping ,却神情坚定,丝毫不停。

“起来吧!”

Lu Chen sighed ,伸手将人扶起,出声道:

“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当个仆从吧,嗯,总要赐你个名字才好,你是妖类,就叫【妖妖】吧,希望你出身为妖,能以人为境!”

“姓呢?”

“姓陆!”

“wu wu wu ~~”

蝗虫Banshee 顿时喜极而泣,再次恭敬跪下:

“陆妖妖叩Thank You Master 恩赐!”

说完,一下扑在Lu Chen 身前,抱着他的双腿,又是抽泣起来,哭的rustling sound ,让Lu Chen 都心生不忍,他将对方扶起,comforted :

“好了好了,别哭了,身上这么脏,还受伤了,去船舱洗洗吧。”

“嗯嗯~~”

陆妖妖连忙收起眼泪,当着Lu Chen 的面,将身上破破烂烂的衣衫撕掉,抖来抖去,又转身道:

“主人,那…那妖妖进去了?”

“去吧!”

“嗯~~”

Lu Chen 摆了摆手,操纵flying boat 继续向北,陆妖妖nodded ,蹑手蹑脚走进了船舱,不一阵,又探出一个脏兮兮的小脑袋,苦着脸道:

“主人,没水哎~~”

“麻烦!”

Lu Chen 有点无奈,跟着走了进去,reached out and beckoned ,便有股股清水在浴桶中凝聚,陆妖妖抬脚跳了进去,开始撒欢。

Lu Chen 望着对方笨拙的样子,有些想笑,转身往外走去。

这时,一声弱弱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主人,妖妖不会洗澡哎~~”

Lu Chen 的step one stopped ,转过身来,就见陆妖妖站在半人多高的浴桶中,cheerful 立着,身上发上,沾满了粒粒晶莹的水珠,身前晃来晃去,真是媚态横生,妖颜祸水。

“这个小妖精!”

Lu Chen secretly sighed 一声,走上前去,问道:

“白雪没教你怎么洗澡?”

“没有啊!”

“那四个妖精呢?”

“她们倒是教了妖妖许多,可也没教怎么洗澡啊。”

“都教了你什么?”

陆妖妖歪着脑袋想了想,认真replied :“雅elder sister 教了我舌技,清姬elder sister 教了我腰功和豚功,晴elder sister 她们教了我歌喉,这样的,wu wu ~~阿阿~~”

“……”

Lu Chen 望着大胆卖弄的陆妖妖,一脸无语,instructed :

“好了,快坐下吧。”

“嗯嗯~~”

“crash-bang ~~”

陆妖妖在浴桶中坐下,Lu Chen 开始帮着对方清洗,对方身形高挑,在众女中也就孔雀Empress 可以mention on equal terms ,身材也是极好,纵然不及Yu Linglong 和潼莘,却也差不了太多,Lu Chen 默默洗着,陆妖妖却是个闲不住的,大呼小叫:

“这里,这里,嗯嗯,还有…这里呀!”

“对对,就是那里!”

……

两桶清水换下来,Lu Chen 算是将妖妖看了个通透,他也没有排斥,既然打算将人留下来,陆妖妖其实已经算是候补,早晚会成为他的Dao Companion 之一。

不是Lu Chen 贪心,主要or for 了升级玉女洞玄经。

大势所趋。

不得不为!

不过,this girl 如今temperament 未定,也不能捧的太高,总要调校调校才能用着舒心。

……

一场清水澡洗下来,还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的陆妖妖倒在了浴桶中,手脚酸软,身躯乏力,Lu Chen 将人抱出来。

擦洗干净,走向里间。

“主人……”

陆妖妖缩在Lu Chen 怀里,beautiful eyes 如水,几乎能预想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major event ,心中又是期待,又是得意,仿佛看到【Mistress 】的尊位已经在向自己招手,一时有些头晕目眩。

“peng!”

Lu Chen 将对方扔在木床上,将一件daoist robe 丢在对方身上,instructed :

“自己穿上吧。”

说完,转身走出了船舱。

“……”

陆妖妖差点傻掉,好一阵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愁眉苦脸,垂头丧气,哀声叹息,辗转反侧,最后又强打起精神,握着小拳头给自己鼓劲:

“陆妖妖,你要努力呀!!!”

……

Lu Chen 望着掌心画面,摇头失笑,呢喃道:

“倒也是赤子temperament 。”

“这一路…怕是不寂寞了!”

紫玉flying boat 一路向北,还没到正午,就飞到了芥川河,出现在蛤蟆岛上空,Lu Chen 站在船头,俯身望着两里方圆的小岛,目露追思,而后轻轻一踏flying boat ,向岛屿落去,打算在上面待上一日。

穿过【藏山】和【雾海】。

紫玉flying boat 缓缓降落在岛屿的外围,Lu Chen 抬脚跃下flying boat ,一步步来到一座杂草丛生的坟墓前。

“等等我~~”

穿着不合身daoist robe 的陆妖妖从flying boat 上跳下,追上了Lu Chen ,望着墓碑,疑惑道:

“主人,这是谁的墓?”

“你不识字?”

“对呀!”

见陆妖妖nodded ,Lu Chen 解释道:“这是我的衣冠冢,红娥替我立的,如今算起来已经有好些年了,也没舍得拆掉。”

陆妖妖吃惊道:

“比我还大?”

“你才多大一丁点!”

Lu Chen 哑然失笑,伸手在对方头上敲了一记,陆妖妖吃痛,捂着脑袋,泪眼汪汪道:

“主人欺负妖妖~~”

Lu Chen 也不理对方撒娇,抬脚向远处走去,陆妖妖连忙跟上。

亦步亦趋。

蹦蹦跳跳。

从岛上到地下,从Cave Mansion 到下方cultivation 静室,Lu Chen 脚步不停,step by step ,不时讲解几句,说他在这里抓过一只蜃蛙,那里是他曾经练功的地方,说这Formation 叫【雾海藏山阵】,地下那条是First Rank Water Attribute spirit vein 。

陆妖妖目露崇拜,时不时问一些看似可笑的问题。

两人在cultivation 静室停下,陆妖妖迫不及待伸手摸向spiritual spring ,又苦笑小脸道:“主人,什么都没有呀。”

“当然没有。”

Lu Chen laughed ,解释道:“这条Water Spiritual Vein 被红娥breakthrough 时使用过,Spiritual Qi 透支,往后several decades 都要慢慢恢复,短时间内再难以凝聚出spiritual object 。”

“哦~~”

陆妖妖听得似懂非懂,仰着小脸问道:

“主人不把spirit vein 抽走?”

“没必要!”

Lu Chen 摇头,讲解道:“雾海藏山阵还需要这条spirit vein 来支撑运转,没了spirit vein ,Formation 就难以维持,蛤蟆岛也会显现在外界,难保不会被人占据。”

而且,First Rank spirit vein 对他用处不大,实在没必要抽走。

“哦~~”

陆妖妖nodded ,跟着Lu Chen 走出静室,随后两人又将Cave Mansion 重新打扫一遍,Lu Chen 见天色不早,取出随身带着的厨具,开始煮饭,不时讲解几句,陆妖妖听得认真,偶尔也会尝试一番。

等饭菜煮好,两人在石桌旁落座。

陆妖妖望了望Lu Chen 满满一碗的龙牙米,又忘了眼自己小碗的First Rank 普通spirit rice ,一阵愁眉苦脸,委屈道:

“主人,人家想吃玉酯米。”

“hehe ~”

Lu Chen laughed ,悠然道:

“你今天就打扫了下Cave Mansion ,能有spirit rice 吃就不错了,知足吧。”

“唉~~”

陆妖妖唉声叹气,鼓着腮帮一下下扒拉着碗中spirit rice ,好一阵愁眉苦脸,又振作道:“主人,下午妖妖会努力的。”

“我很期待!”

……

“主人喝茶!”

“不错!”

“主人,人家帮你揉揉肩吧?”

“可以!”

“主人要不要沐浴?”

“行!”

下午,Lu Chen 在芥川河中泡澡,好不惬意,陆妖妖美人鱼般在水中游来游去,时而帮着搓背,时而帮着揉肩,忙个不停。

傍晚的时候,陆妖妖果然吃上了心心念念的玉酯spirit rice 。

……

这天晚上,Lu Chen 难得没有cultivation ,而是由虎妞守着,睡在了Fang Yuqi 曾经睡过的那张石床上,second day 清早,醒来的Lu Chen 发现锦被中多了一个silhouette 。

赫然是不罩寸衣的陆妖妖。

Lu Chen 捧起对方脸颊,就见对方的红唇不知为何竟有些肿了,他明知故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

陆妖妖满脸委屈,埋首在Lu Chen 怀里,颇有些没脸见人的样子,Lu Chen laughed heartily ,意味深长道:

“忙活了大半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今早给你加餐。”

“主人坏~~~”

……

吃过早饭,Lu Chen 再次登上flying boat ,正打算继续北行,长发中忽然钻出一个小小的silhouette ,孟瑶揉了揉大眼睛,顺着一溜长发落在Lu Chen 的肩膀上,她撅着小嘴道:

“big brother ,痒痒的~”

Lu Chen 将孟瑶托在手心,奇怪道:

“哪里痒?”

“这里!”

孟瑶指了指自己的小耳朵,Lu Chen 让孟瑶侧过身去,仔细望了望,见没有异常,于是吹了几口气,温声道:

“好些了?”

“还是痒痒的。”

孟瑶晃了晃小脑袋,板起小脸,认真道:

“瑶瑶的耳朵里好像有insect ,嗡嗡响呢。”

Lu Chen 没有认为孟瑶在胡说,他took a deep breath ,张嘴轻吐,一口法力汹涌而出,顺着孟瑶的小耳朵涌入对方体内,来回流转,一遍一遍,却依旧没有发现异常。

孟瑶则高兴道:

“不响了,small insect 不响了!”

等Lu Chen 将法力一收,孟瑶的小脸一垮,嘟嘴道:

“big brother ,small insect 又响了耶~”

Lu Chen brows slightly wrinkle ,warned repeatedly :“瑶瑶,你先静下心来,仔细听听到底是什么声音。”

“哦~~”

孟瑶点了下小脑袋,在Lu Chen 掌心盘坐,而后闭上大眼睛,认真聆听,不一阵,小嘴中便有声音响起:

“伟大…Supreme 的神……”

……

“伟大…Supreme 的Goddess 啊,你赋予我等生命,赐予我等衣食,授予我等智慧,是世间唯一至高的神明……您行走于人间,我们忠诚于您,感恩于你,祭祀于你,侍奉于你……请救救你的子民吧!!!”

“请救救你的子民吧!!!”

“请救救你的子民吧!!!”

与此同时,芥川河北方several dozen li 外的【邺方城】中,高耸的Goddess 像下,正在进行一场声势浩大的祭祀。

五禽六畜。

香烟袅袅。

竹节在烈焰中噼啪暴响,力士捶着震耳的鼓点,嘶吼咆哮,摇摆起舞,all around 更有许许多多的信众俯首叩拜,在中央的圆台上,依此盘坐着一十二位young girl ,最中间的位置,则是一位黑纱遮面的black clothed 女子。

等祭祀稍稍停歇,black clothed 女子忽然睁眼,又惊又喜,yelled :

“兰婆兰婆,我终于感应到Goddess 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