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ife Is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252

  第252章 镇邪剑下Divine Soul 现

  An Jing 从Jade City 出来后,便一路向着东霖道而去。

  对于叶定碧空岛约战,他感觉这完全就是叶定臆想罢了。

  当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凑齐镇邪剑的剑身。

  余下的三把剑身分别在东霖道,江南道还有京海道。

  距离最近的就是东霖道,余下的Two Swords 身都在南方,因为当初得到第一把剑身之后他就一路北上了,所以南方的Two Swords 身并没有取走。

  An Jing 低声自语起来:“如果我是真一教的话.”

  沿途路上,他不断思考着真一教的目的和谋划。

  这碧空岛之战,去了便会遭到真一教还有Five Poison Sect expert 围剿,肯定是险境,如果计划顺利的话,便可以将自己斩杀,除去了心头大患同时还能压住Demon Sect 气焰,维持真一教的霸主地位。

  但自己若是不理睬的话,他们这碧空岛约战就是笑话,when the time comes 真一教举起反魔旗帜,这样一来无疑会使得Great Yan 江湖掀起foul wind and bloody rain ,如此冲突,虽然对Demon Sect 危害很大,但这对真一教也没有任何好处。

  毕竟现在强敌环视,四面皆是敌人。

  “莫非这真一教还有其他手段?”

  An Jing 百思不得其解,随后也没有再细想。

  三日后,An Jing 终于来到了东霖道。

  这一处镇邪剑的封印极为隐秘,与其说隐秘倒不如十分危险。

  此地就在东霖道的大宝山,因为遍地毒虫走兽,沼泽瘴气所以也被称之为凶地。

  蓝天碧水远山幽,草木初黄绿未休。

  尽管已是进入秋季,但位于东霖道南部的广东大宝山依然lush and green ,满眼绿色。

  “提示三:宿主附近有azure 机缘。”

  就在An Jing 踏入林中的时候,Earth Book 当中出现了提示。

  “看来镇邪剑的剑身就在里面了。”

  An Jing 看着面前大宝山,随后身躯一纵向着大宝山内奔去了。

  没有black 机缘的话,这就说明此地并没有太大的危机。

  周围都是一片黑暗,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都没有露出一点的rays of light ,极其的安静,还有An Jing 落脚踩下树叶的声音。

  走了大概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azure 机缘越来越接近了,突然一股奇异的气味传到了An Jing 的鼻尖。

  An Jing 眉头一拧,“好奇怪的味道”

  这味道十分奇特,有着淡淡清香,嗅多了反而让人有种作呕的感觉,就像是肉体腐烂在大海中一样。

  An Jing 又是向前走了一会,传来几声鳞甲摩擦的声音,透过前方的稀稀疏疏,An Jing 终于看到了前面的场景。

  只见一个极为粗壮的azure 蟒蛇,粗有一个人身躯大小,眼睛带着幽光,摄人心神,长长信子吞吐着,身躯盘旋着。

  如此雄壮的azure 蟒蛇,几乎能一口一个成年男子,看着极为terrifying 骇人,不过和Black Flood Dragon 相比就小了许多。

  最重要的是蟒属阴,体偏寒。

  但这蟒蛇竟然属阳。

  不是千古rarely seen ,而是绝无仅有的存在。

  azure 蟒蛇匆匆向着远处而去。

  An Jing 身躯一纵,快步followed along 。

  大概过了2.5 minutes of time ,巨蟒来到了一个山洞前。

  这山洞极为隐蔽,周围的环境也是阴暗潮湿。

  An Jing 一靠近,便觉得冷飕飕的寒风吹来,与此同时Earth Book 当中也不断闪烁着blue rays of light 。

  “嗵!嗵!”

  就在这时,大地都是一颤。

  An Jing 抬起头,顺着声源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巨大的illusory shadow 从洞中爬了出来。

  那illusory shadow 是一个巨大的驼背龟。

  turtle’s back 呈现乌azure ,形成一道螺旋的纹路,纹路看似随意。

  但细看却暗合某种契数,十分不凡。

  其四个爪子,周围盘踞着black 阴风,让人不寒而栗。

  “这是.”

  An Jing 眉头暗皱,要知道阴风可不是一般wild beast 能形成的,说明这驼背龟可能还是某种异兽。

  阴风,带着死气,一般都是baleful aura 才能聚集。

  而眼前这驼背龟竟然脚下生着阴风。

  说明这驼背龟属于天阴之物。

  要知道龟鳌属于长寿之物,天性属阳。

  “si si !”

  巨蟒看到那驼背龟,吐着蛇信,眼中更是放着亮光。

  驼背龟也是异常兴奋,快步的奔了上去。

  只见那一龟一蛇,相互痴缠在一起。

  随后竟开始交姌起来。

  突然驼背龟感应到了什么,一口向着巨蟒咬去。

  “嘶——!”

  巨蟒身躯被咬的torn skin and gaping flesh ,当即嘶吼了起来。

  只见其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一张,一道red 的精气冲荡而起。

  嗵!

  血色精气重重吐在驼背龟的脖子上。

  那驼背龟的脖颈上血肉翻飞,身子都是一个趔趄。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了!

  躲在远处的An Jing ,simply 没有反应过来。

  一蛇一龟由原来缠绵交姌的状态,开始厮杀了起来。

  而且极为惨烈,似乎不死不罢休一样。

  roar!

  驼背龟怒吼了一声,随后巨口一张。

  口器上顿时伸出锋利的牙齿,死死的要在巨蟒的身躯之上。

  “si si !si si !”

  巨蟒吃痛的叫喊起来,身躯也不断扭动。

  ka-cha !ka-cha !

  驼背龟可不管那巨蟒的死活,不但扭动着自己的脖子。

  “peng~ peng~ peng~ peng~ !”

  巨蟒庞大的身躯砸在石壁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而那石壁也被巨蟒的鲜血染红了。

  数ten breaths 后,巨蟒身躯渐渐不再扭动。

  驼背龟也是伏下身子,大口喘着粗气。

  一旁的An Jing 可以清晰感受到,驼背龟全身的精气正在飞速流逝。

  “huhuhu !”

  驼背龟艰难的支起身子,走到了巨蟒面前,大口吞噬着巨蟒的血肉。

  An Jing 躲在远处,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不一会,驼背龟就将巨蟒全部吞噬了,同时可以清晰可见驼背龟腹部都鼓胀了起来。

  “喀喀喀!”

  即使如此,驼背龟全身精气不断流失。

  直到气息全部断绝!

  看到驼背龟趴在地上motionless ,An Jing 这才缓缓走了出来。

  如此怪异的一幕,简直难以置信。

  “这驼背龟和蟒蛇还真是古怪。”

  An Jing 自语了一声,拿出了怀中的火折子,向着石洞中走去。

  隐约间,他觉得这个石洞并not simple 。

  还没有深入,便可以看到周围有着不少尸骸,其中有人的也有其他wild beast 的,显然成为了那驼背龟的口粮。

  随着深入,one after another 阴风从里面传来,以An Jing 如今的cultivation base 这些阴风对他simply 造不成实质性的威胁和伤害。

  “weng weng! weng weng! ”

  陡然间,剑吟之声传出,而An Jing 腰间的镇邪剑也是晃动了起来。

  接着微弱的火光,可以看到前方一把古朴的剑身正插在地上,在其旁边还有着丝丝baleful aura 。

  而洞穴当中得的阴风,正是这baleful aura 流窜导致而成。

  “嗖sou! ”“嗖sou! ”

  An Jing 手掌一伸,体内的True Qi 滚滚而去,直接将前方的Yin-Fiend Qi 全部吹散,随后手掌一伸,一股强大的吸力从中涌出。

  “轰隆!”“轰隆!”

  大地开始剧烈颤抖了起来,疯狂的摇晃。

  “喀喀喀——!”

  镇邪剑的剑身一寸寸从地面拔出,即使数百年过去了,那剑身依旧闪烁着粼粼cold light ,逼人心魄。

  “嗵——!”

  直至剑身彻底乍现而出,大地才停止了晃动。

  镇邪剑的剑身向着An Jing 手中飞来,就像是一道black 的流光,apart from this 还有一道振聋发聩的声音激荡而来。

  “roar! ”

  那声音仿佛化成有形的声波一般,要把An Jing 的耳膜都给震破。

  这镇邪剑当中竟然有着Divine Soul 。

  “有Divine Soul !?”

  An Jing heart startled ,True Qi 向着前方汹涌而去。

  一个terrifying 的illusory shadow 浮现而出,imposing manner 骇人,带着雄浑苍茫气息,但随着An Jing True Qi 汹涌而去,顿时间萎靡了下来。

  Remnant Soul !

  这一缕Remnant Soul 被镇邪剑镇压了太久了,久到都要溃散去了。

  An Jing 心中一动,施展出了秘术直接将那Divine Soul 牵引进入到了dantian 当中。

  随着Divine Soul 被牵引进dantian ,An Jing 也窥视到了这illusory shadow 形状。

  那形状极为怪异,似人非人,浑身一片漆黑,形状看着极为熟悉。

  “干尸!?”

  An Jing 猛地想到了当初在三庙山插着镇邪剑的干尸,顿时双眼眯成了一条缝隙。

  这镇邪剑封印之下,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想起了剑上的鲜血,干尸,方才进入dantian 的Divine Soul ,还有江尚曾经说过的不死血,好像冥冥之中有某条线正在串联着它们似得。

  思忖了片刻,An Jing 并没有头绪也就没有再做无用功了。

  而镇邪剑的剑身没有了Divine Soul ,也变得极为普通回归到了镇邪剑的剑鞘。

  Earth Book 当中的提示三随着镇邪剑落入手中,也彻底disappeared 了。

  四把剑身了。

  镇邪剑一共有六把剑身,如今四把剑身都已经落在An Jing 手中,至于其他两把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只是不知道其余两把还会不会像今天这般。

  后金,王庭。

  绚烂的阳光照射下,温暖宜人。

  身穿草原服饰的宗政月策马而来。

  “Princess !”

  一身衣衫鲜艳的外宠完颜临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扶住了宗政月的lovable body ,随后低声道:“Yan Country Jade City 有消息传回来了。”

  宗政月问道:“什么消息?”

  完颜临拿出了密函,道:“这是密函,我怎么敢拆看?”

  宗政月摆了摆手,“这密函你看了也无妨。”

  真正绝密情报需要特殊手法,也只有自己才能拆开,这些不过是网络天下情报的密函罢了。

  完颜临said with a smile :“既然Princess 如此说,那完颜临日后便斗胆代替Princess 拆阅这些信笺了。”

  完颜临的目光大胆且火热,看着宗政月心头乱跳。

  “你是我最信任的人。”

  宗政月柔声道:“你知晓,了解这些天下事宜,不仅能够帮我分析当下局势,最重要的是日后还能帮我排忧解难。”

  说着,宗政月拿起信笺拆开一看,brows tightly frowns 了起来。

  完颜临不动声色的问道:“Princess ,怎么了?”

  宗政月took a deep breath ,才道:“紫阳令丢了。”

  完颜临有些不解的问道:“紫阳令是什么东西?”

  宗政月手掌将密函揉成了粉碎,“紫阳令是打开了秦帝陵的关键,而秦帝陵当中有着大秦Imperial Emperor 的尸体,里面不仅有着举世瞩目的珍宝,财富而且还有True Dragon blood essence 。”

  “如今我手中有着一枚紫阳令,加上Jade City 丢失的一枚,就是两枚了,只要找到三枚,便可能够进入到秦帝陵。”

  即使完颜临知道面前女人野心极大,秘密众多,此刻也是heart startled 。

  True Dragon blood essence 是什么treasure ,那可是大秦朝昌盛的绝世Supreme Treasure ,若是没有True Dragon blood essence 大秦朝怎么能够出那么多的Martial Dao Emperor ,威震天下。

  自从宗政渊死后,宗政月变成了后金最有力的successor ,她aptitude 可比宗政渊强的多,再加上Great Snow Mountain 学习cultivation ,比之齐术也是不差多少,如今三十二岁已经是一气Grandmaster Peak 。

  这还是她将精力,一部分放在权谋之上。

  如果让她得到了True Dragon blood essence ,那说不得很有可能未来到达五气Grandmaster ,甚至冲击一下Great Grandmaster 之境。

  这个女人是想要效仿大秦朝的Martial Dao Emperor 吗?

  宗政月眯着眼道:“就算把这天下倒过来,也要给我找到紫阳令。”

  完颜临一旁宽慰道:“紫阳令是逃脱不了Princess 的手心。”

  宗政月slightly nodded ,没有再说话。

  完颜临一副随意的语气,道:“对了,Princess ,上次你说的碧空岛是否.”

  宗政月shook the head ,“碧空岛此事属于突发情况,距离我后金太远,想要插手极难,况且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对于碧空岛,她思忖了许久,总觉得此战impossible 打起来。

  毕竟那鬼剑客也不傻,在Demon Sect expert 还没有进入Yan Country 的情况下孤身一人前往碧空岛,除非他真的有把握杀了叶定还有Yan Country 一众expert 。

  但是不管怎么说,对于后金来讲都是一件好事,毕竟接下来可以看到真一教和Demon Sect 内斗,无疑是削弱了Yan Country 江湖整体实力。

  宗政月looked towards 了那俊美妖艳的双眸,道:“我闭关几天了?”

  完颜临replied :“十三天。”

  宗政月暗含深意的道:“也是有段时间了。”

  完颜临搂住了那lithe and graceful 的腰肢,低声said with a smile :“Princess 不在,我可是想的紧。”

  宗政月一把抓住了完颜临的要害,charming eyes were like silk 的道:“我也是,想的很紧。”

  Jade City ,雨花别院。

  赵重胤躺在Imperial Tutor 椅上,享受着秋季淡淡的阳光。

  “His Highness the Crown Prince 真是好雅兴。”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

  Crown Prince 赵重胤看到来人缓缓起身,said with a smile :“蒙大人,许久不见了。”

  inescapable net 的蒙兆斗,就是Human Sovereign 的耳目,也是Yan Country 最强大的情报组织,谁也不知道掌握多了机密。

  地位崇高,但是却很少出没在庙堂当中。

  蒙兆斗自然清楚,真一教和Crown Prince 不合,而Crown Prince 转而拉拢佛门,虽然说佛门‘憋屈’的得到了国教令而后殊胜Vajra 又被重创,这本来是一个坏消息,但随着叶定下山对付鬼剑客,一下子局势便又好了起来。

  蒙兆斗问道:“His Highness the Crown Prince ,觉得鬼剑客前往碧空岛的几率大不大?”

  赵重胤摇摇头,“几率不大。”

  Demon Sect 和真一教争斗,虽然可能不会大打出手,但是佛门却可以从中安稳发展,毕竟佛门现在是他手里一张不小的牌。

  蒙兆斗笑而不语。

  赵重胤疑惑道:“蒙大人以为如何?”

  蒙兆斗没有犹豫的道:“我觉得鬼剑客必定会去。”

  赵重胤看到他如此笃定,眉头一挑,“蒙大人为何会这么说?”

  “殿下。”

  就在这时,白静从远处匆匆走了过来,看到蒙兆斗愣了片刻,随后道:“看来殿下已经知晓了。”

  赵重胤看了蒙兆斗一眼,随后又looked towards 了白静,“知晓什么?”

  白静拱手道:“Demon Sect 今日发布江湖公告:鬼剑客必定准时赴约碧空岛之战。”

  “哦!?”

  赵重胤心中一震,“鬼剑客答应去了?此事当真?”

  千机道人在Jade City city gate 送信可谓满城wind and rain ,鬼剑客收了帖子便离去了,并没有答应千机道人前往碧空岛,从当时语气和态度也似乎并没有去的打算。

  白静nodded and said :“Demon Sect 地宗发的公告,千真万确。”

  赵重胤looked towards 了蒙兆斗道:“蒙大人可知道是什么原因?”

  蒙兆斗摇头:“不知道,不过Human Sovereign 希望在下前去,以免出现不必要的江湖动荡。”

  赵重胤听闻,大脑飞速急转,这鬼剑客怎么突然便答应了下来!?

  蒙兆斗是知道原因不愿意说,还是也不知道原因。

  许久后,赵重胤才put out a breath ,said with a smile :“看来这碧空岛是有大热闹了。”

  有些时候,想得太多可能是一种拖累。

  可能是那鬼剑客脑子发热,觉得自己战胜了殊胜Vajra 便可以杀穿碧空岛,也可能鬼剑客另有其他底牌。

  总而言之,等when the time comes 便知晓了。

  蒙兆斗sighed ,道:“大热闹还是大动荡谁知道呢?”

  翌日。

  东霖道,临湖城,Inn 当中。

  一袭white clothed 偏偏,handsome like a jade tree 的悄Young Master 坐在桌旁,手中拿着一个瓷杯正喝着茶水。

  在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位middle-aged man ,正是负责临湖城周围的Human Sect expert 胡羽。

  An Jing 随意的问道:“近来江湖之上可有什么消息?有多少sect 响应了真一教的号召?”

  赶到临湖城,取走镇邪剑一共花了四天的时间,想来Jade City 送拜帖已经在江湖当中传开了。

  如今他更想知道,到底有多少势力在Demon Sect 想要一笔勾销恩怨,还要帮助真一教寻Demon Sect 的麻烦。

  “除了Five Poison Sect 之外,Seven Major Sects 没有参与之人,倒是有几个不怕死,自诩正道a poor, humble sect 。”

  胡羽连忙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江湖当中都在议论着碧空岛之事,就在早上有消息传出,鬼剑客必定准时赴约碧空岛之战。”

  An Jing 听闻,双眼一眯,“还有人敢造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的谣?”

  他可从来没有说要赴约,明显这是居心叵测的人刻意而为。

  胡羽听闻愣了愣,有些茫然。

  An Jing 想了想,还是instructed :“传我的命令,查查这背后到底是何方势力。”

  “安供奉,不用查了,这是Sect Lord 造.造的”

  胡羽低着头,小声道:“还有一封从东罗关加急的密函,也是今早到的。”

  说着,胡羽cautiously 的拿出了一封加急密函。

  “我看看。”

  An Jing 听到这,拿起那加急的密函看了起来,心中一动道:“君青林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