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ife Is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254

  第254章 碧空岛大战四起

  Zhao State ,云塔旁一座雅致的楼阁中。

  两张案几对摆着,坐着一男一女。

  男的正是Zhao State 黑冰台Peak expert 屈人麟,作为齐宣道的Junior Brother ,屈人麟虽然没有邱逢圣起初那般耀眼,但也是天资不凡,cultivation base 也是稳扎稳打。

  在叶定来到Zhao State 的时候,坚持百招才败给了叶定,也算是极为了得的expert 。

  女子长相平平,即使保养再得当也是显出了老态,一头silver 的秀发极为引人注目。

  她名叫楚韵,也是黑冰台Peak expert 之一。

  相较于屈人麟,楚韵则属于半路进入黑冰台,原本是Southern Wilderness 一个部族wizard ,cultivation base 约莫有着半步Grandmaster 的cultivation base ,后来得罪Southern Wilderness 一位great wizard ,部族被残忍的灭族了。

  在Southern Wilderness ,这等事情并不多见,但是也不少见。

  great wizard 有着生杀大权,甚至可以言语间覆灭一个小部族。

  楚韵侥幸逃脱,随后加入了Zhao State 黑冰台,因为其性格tenacious ,比一般的Grandmaster 还敢拼命,很快得到了齐宣道的赏识,因此得到了黑冰台不少珍稀的medicine pill ,随着时间沉淀cultivation base 也是as the tide rises, the boat floats 。

  在到达二气之境的时候,楚韵没有隐忍,直接杀入了Southern Wilderness 那大部落当中,当众杀死了曾经灭她部族的great wizard ,并且杀死了部族五百一十二个clansman ,最终潇洒离去。

  而后楚韵便被Southern Wilderness 两个great wizard 追杀,one against two 不落下方,从容离开Southern Wilderness ,这使得楚韵在expert stand in great numbers 的天下有了一定名气。

  回到云塔之后,更加assiduous cultivation ,就在cultivation base 停滞的时候,她知道自己今生潜力已经用尽,直接吞服了大量spirit essence 丹助长cultivation base breakthrough ,以至于cultivation base 到达三气之境后再无寸进,但是如今这cultivation base 也足够她扬名天下了。

  在Zhao State 黑冰台除了齐宣道之外,还有八位天煞级别的存在,而这八位天煞不仅是黑冰台最强expert ,而且还是Zhao State cream of the crop 的expert ,个个都是name shakes the whole world 的存在。

  而眼前的屈人麟和楚韵便是八大天煞之二。

  齐术的cultivation base 和实力都没能进入天煞,不过因为地位特殊,比之一般的天煞受到的待遇也是不遑多让。

  楚韵急忙问道:“信上写的什么?”

  屈人麟匆匆拆开手中的信笺,随即眼中一亮,“那鬼剑客正在前往碧空岛的路上,鬼剑客如此有恃无恐,看来也是有底牌的。”

  楚韵想了想,道:“罗崇阳曾经是真一教Disciple ,impossible 大逆不道帮助Demon Sect 解决与真一教矛盾,至于曾经帮助鬼剑客的那mysterious Grandmaster ,在东罗关的时候便disappeared 了,至今没有任何音讯,极有可能secluded cultivation 了,按照我的估计,他敢去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天隐。”

  “天隐,很有可能。”

  屈人麟slightly nodded :“这次Yan Country 不少expert 前去,二气Peak 的风灵月,俞郢,还有那deep and unmeasurable 叶定,鬼剑客impossible 会孤身一人前往。”

  楚韵双目浮现一道cold light ,道:“如此大好机会,我等正好可以将其一网打尽。”

  屈人麟思忖了片刻,道:“这叶定真是狠啊,他是故意将这约战地点放在碧空岛,想要借助我等的手杀了这鬼剑客,不仅除去了心头大患,还能brought trouble to others 。”

  “不过仔细想想,一位二十一岁如此厉害的大Sword Immortal ,他不得不忌惮。”

  在他看来,叶定by fair means or foul 的举措倒是十分合情合理,本身真一教和鬼剑客便有着仇怨,而且鬼剑客成长起来,肯定会提剑杀上真一教。

  至于设下小心机,有些不光彩,但目的达到了就是最大的成功。

  楚韵霸气的道:“他真一教可能忌惮Demon Sect ,我黑冰台可是丝毫不惧,一位二十一岁的大Sword Immortal 杀了便是,顺便将这old bastard 一并解决了。”

  屈人麟想了想,道:“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那天隐的金灯实力profound mystery ,我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再加上叶定,击败殊胜Vajra 的鬼剑客,俞郢还有风灵月两位二气Grandmaster ,碧空岛的expert 也是不少,我等还需要从长计议。”

  “那叶定说不得还有某种底牌,我们可不能中了那old thief 计。”

  叶定敢定在碧空岛,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楚韵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道:“等到他们both sides suffer 了,我等再出手就是了。”

  屈人麟沉吟了片刻,道:“此事还要汇报给Senior Brother 。”

  楚韵frowned :“屈兄是否觉得小题大做了?”

  他们二人直接屠了碧空岛,那可是大功一件,若是提前告诉了齐宣道,那功劳可就小多了,在她看来两人见机行事,等到both sides suffer 再出手绝对是万无一失。

  屈人麟摇头,道:“不,我总觉得叶定不是这般蠢笨之人,万一马失前蹄,那就是命丧碧空岛。”

  “那好吧。”

  楚韵也是被屈人麟说动了,毕竟此事不小,谨慎一些也没有大错。

  “我现在就去汇报。”

  随后屈人麟向着云塔深处走去,将这个消息告诉给正在闭关的齐宣道。

  随着十一月初七将至,Yan Country 的局势都在changeable situation 。

  许多人都在注视着碧空岛的大战,毕竟这一战可以说关乎到Yan Country 的格局。

  如果以真一教为首的江湖势力胜了,Demon Sect 损失一大Sword Immortal ,声威必定受挫,而真一教继续维持着霸主一般的地位。

  若是鬼剑客胜了,那真一教霸主地位都会受到威胁,最起码Demon Sect 强势回归是无人能挡的了。

  An Jing 和君青林两人也来到了临海城,在Human Sect expert 安排下在一处Inn 当中落了脚。

  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

  君青林站在院子中,看着被乌云遮住了的天空。

  “叶定,好plot against 。”

  他的脑海当中正在思忖着叶定所作所为,仿佛一瞬间抓到了什么,心中好像有些豁然开朗了起来。

  “Great Elder ,还没有休息吗?”

  一道轻飘飘的声音响起,只见An Jing 从身后走了出来。

  君青林道:“我在想事情。”

  An Jing 问道:“有头绪了吗?”

  “有了一些。”

  君青林轻声道:“你是不是一直很好奇,为何叶定给你的帖子十分不公平,而且还定在了这碧空岛,似乎不怕你拒绝帖子的样子。”

  An Jing nodded and said :“是。”

  君青林沉吟了片刻,才道:“因为这帖子,从始至终都不是给你下的。”

  “帖子不是给我的?”

  An Jing 心中一震,“难道.”

  君青林笑了起来,“没错,这帖子是给我的,因为某些原因,他知道我一定会来碧空岛,也知道这万里之远的东罗关,只有我的cultivation base 才能赶到碧空岛。”

  An Jing 眼睛微微一眯,他一直以为,叶定的帖子是给他的,故意引诱他前往碧空岛,现在听君青林这样说,瞬息间有些恍然大悟起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密谋,他真正的目的并不止于此。

  An Jing said solemnly :“叶定此举有何密谋!?”

  叶定是怎么知晓君青林还活着,他为何给君青林下帖子,这其中还有没有其他的谋划?

  君青林indifferently said :“他下帖子让我出来,我觉得原因有很多,很有可能是想要借助我的手斗黑冰台,或者说让我和黑冰台both sides suffer 。”

  An Jing heart startled ,“这old fellow 竟然还有这等plot against ?”

  他一直认为叶定的目标是他,但didn’t expect 叶定apart from this 竟然还有黑冰台。

  君青林坐镇封魔台数十年,再也没有出去过,虽然没有像玉衡Sword Sect 那般故布疑阵散布Sword God 身死的讯息,但是江湖中人却早就认为君青林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了。

  叶定是怎么知道君青林还活着的?

  还有叶定不怕君青林连他也一起杀了吗?

  而能够和君青林斗的both sides suffer 的人,Zhao State 能有几人!?

  只有那位号称无双的齐宣道了吧。

  此刻,An Jing 深深陷入了沉思当中。

  “来都来了,断然没有走的可能。”

  君青林沉吟了片刻,道:“明日碧空岛一战,我为你压阵,那叶定在我没有出现的情况下,是不会对你下杀手的,我倒是想看看这叶定还有黑冰台玩的到底是什么花样,你切记要时刻小心提防,一旦齐宣道出现,你便立刻走。”

  An Jing 问道:“那我是可以杀了那叶定?”

  君青林看了An Jing 一眼,古怪道:“叶定的实力肯定是在殊胜Vajra 之上,你若能杀就杀好了。”

  An Jing 的实力与殊胜Vajra 应该almost on par ,高也高不了太多,叶定很有可能是四气的cultivation base ,三气Peak 和四气相差一个realm ,但是实力相差却是极多。

  An Jing 平静的道:“Great Elder 为我压阵挡住五气Grandmaster 即可,其余以下便交给我就是。”

  君青林眼中浮现一丝亮光,“你真的这般自信?”

  二气Grandmaster 战四气,在君青林看来几乎没有任何可能,而且明日可能出现还不止叶定一个四气Grandmaster 的cultivation base 。

  An Jing 轻笑一声,“一个剑客拿起剑便是最自信的人。”

  他也很想会一会这天下Peak expert ,这位曾经Great Yan 江湖正道Number One Person 。

  君青林patted An Jing 的肩膀said with a smile :“那明日我便看you brat slaughter all sides ,when the time comes 别狼狈逃窜,丢了我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的脸面。”

  对于An Jing 的话,他tentatively 一听,却是并没有当真。

  谁会相信他能以二气Grandmaster 之境击败四气Grandmaster 呢?

  An Jing 没有说话,subconsciously 握紧了腰间的镇邪剑。

  即使有君青林坐镇,但是世事无常,谁也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其他凶险。

  dantian 当中正静静趴着的Divine Soul ,便是他的底牌之一。

  当初他燃烧了Thousand Year Black Anaconda 的Divine Soul ,以Earth Flower 之境斗Grandmaster ,而如今这残缺的Divine Soul 比之Thousand Year Black Anaconda 也是不慌躲让,以二气的cultivation base 对战四气Grandmaster 应该也是不难,甚至这Divine Soul 会让他更强。

  想到这,An Jing 松开了手掌。

  明日碧空岛,必定是一场血雨腥风。

  十一月初七,海天连接处!

  天穹如熔炉般泛着scarlet ,orange-yellow 光晕弥漫,那一轮红日已缓缓冒头。

  道道细浪拍打着礁石,发出低沉且清脆的声响。

  碧空岛上。

  碧空树高大巍峨,枝繁叶茂,此时正是碧空树的花期。

  粉嫩花瓣不断从碧空树上飘落,铺在地上犹如一层柔软细腻的地毯。

  林中。

  Yan Country 江湖上dozens Peak expert 齐聚。

  为首之人,正是叶定,俞郢,风灵月还有数位和Demon Sect 有着血海深仇之人,其中便有着当初从东罗关逃走的极乐童子。

  相较于外界席卷漫天的声势,来的人并不多。

  有不少畏惧Demon Sect 大势,再加上Demon Sect 不再追究恩怨,便没有前来。

  尽管如此,这碧空岛还是汇聚不少expert ,细细看去,还有几位Grade 1 之境的cultivation base 。

  叶定睁开双眼,看着那橘黄天空,内心不知为何,竟tú tú 乱跳。

  “Senior Brother ?”

  俞郢低声道。

  他很少发现自己Senior Brother 如此情况,大战当前心中不定乃是大忌。

  “无妨。”

  叶定摆了摆手,looked towards 其他人,目光带着几分坚定,“今日叶定和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鬼剑客解决恩怨,必定是irreconcilable ,诸位如果惜命的话,还请尽快离去。”

  “此次来了,便不会再离去了,Demon Sect 之狗灭我sect ,我恨不得杀光Demon Sect 之狗,今天就从这鬼剑客开始。”某位Sabrewielder coldly said 。

  “没错,先杀了这鬼剑客。”

  “Demon Sect 与我absolutely irreconcilable 之仇,今日就算是身死,也要咬下一口血肉出来。”

  “irreconcilable !”

  亦是因为这Sabrewielder 言语,附和声接连响起,极乐童子更是gnashing teeth 。

  “鬼剑客也算一大Sword Immortal ,助长Demon Sect 恶贼声威,真是该杀!”

  当初眼看就能攻破东罗关,但鬼剑客却临阵退缩,而后更是假死投身Demon Sect 。

  此刻极乐童子将Demon Sect 的恨都转移到了鬼剑客身上。

  “到时一起杀了这鬼剑客!”

  杀声凄厉尖锐,尤为刺耳。

  一旁。

  俞郢目光扫视murderous-looking 的众人,没有说话。

  叶定took a deep breath ,心绪也变得无比平静起来。

  风灵月sound transmission 道:“叶掌教,可留有后手对付黑冰台?”

  叶定眉眼轻抬,lightly said :“放心,今日黑冰台的expert 必定有来无回。”

  听到叶定这般说,风灵月顿时心中一定。

  缕缕阳光洒在碧空树上,照耀在众人的脸庞,那海浪拍打声越发剧烈,就像是滚滚闷雷般,如同怒吼。

  bang! bang!

  声音越来越响,仿若要将他们的耳膜都震碎。

  俞郢轻声道:“来了。”

  众人即刻向大海望去。

  在那宛若没有边际的汪洋中,有一calm boat 缓缓驶来。

  船篷上。

  有柄古朴long sword 笔直插入其中,有位white clothed man 随意的倚靠剑身,衣衫随海风飘摇,猎猎作响,发丝亦是无比杂乱的顺着一个方向飘荡着,可这挡不住他那俊秀的相貌,亦是遮不住他那宛若starlight 般明亮的双眸。

  他手里提着酒壶,望着前方,将酒壶高高抬起,亦是仰起头,在那morning sun 霞光下,如此饮酒画面,更是让其气质出尘若谪仙临世!

  这可真乃是位绝世Sword Immortal !

  “这,是鬼剑客?”

  极乐童子瞪大双眼,他死死地盯着船只上的男子。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当初在东罗关一身black clothed 的鬼剑客,面具下竟会是如此年轻的容颜!

  叶定也是looked towards 那年轻男子,心中好奇。

  “鬼剑客真的来了。”

  “孤身一人赴约吗!?”

  看到alone 的鬼剑客,在场所有人双眼都是变得狂喜起来。

  原本不少人以为鬼剑客答应赴约,说不得会拉拢几个帮手,带上一些Demon Sect expert ,didn’t expect 他真的敢独自前来赴约。

  这般胆子,何其之大!?

  “嗖sou! ”

  An Jing 将酒壶最后一口酒饮尽,随后直接扔到了湖水当中,身躯一纵落到了碧空岛上,他的双目平静的看着前方数十个expert 。

  随着他的脚步向着前方一踏,顿时人群looked towards 着后方退去了一步,眼中更是带着一丝惶恐不安,早就没有方才那般义愤填膺之声。

  人的名,树的影!

  鬼剑客大战殊胜Vajra 之后,天下有几人不知道他的大名,天下有几人不惧怕他的威势?

  PS:卡文卡的脑壳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