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ife Is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299

  第299章 邪祟之气染地脉

  灵台寺之上,所有人都是震撼莫名。

  因为谁也didn’t expect a killing blade 法明,两刀杀法度的贵霜天才Sabrewielder 一剑就被杀了。

  死得这么轻松。

  死得这么随意。

  要知道那青年看着是如此的年轻,年轻到甚至让人感觉不出任何威胁来,给人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柑橘。

  “太太强了。”有人低声呢喃道。

  众人这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皆是看着那white clothes lightly 的背影。

  “天呐,一剑就杀了贵霜天才Sabrewielder 。”

  “他到底是谁,怎么看着如此年轻?”

  “净土何时有着这般厉害的剑客?”

  净土之人皆是屏气凝神,议论之声都是极其细小。

  殊胜Vajra 看到An Jing 出剑的一刻,也是感觉汗毛竖起,内心一阵刺痛,越是cultivation base profound 的人,越是可以感受到那一剑的terrifying 。

  鬼剑客的实力又增进了。

  这才过去多久,他的实力竟然又有了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的增长?

  约莫数息后,殊胜Vajra 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looked towards 了错愕不已的贵霜几人,将An Jing 的话复述给了贵霜expert 。

  而他们听到殊胜Vajra 的话后,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起来。

  且不说他们的实力本来就不如那查莫,就算是比查莫高,心中也是胆寒不已。

  一剑!

  仅仅是一个眨眼的时间查莫就死在那人的剑下,这是何等的骇人?

  难道大秦朝祖地expert 真的如此恐怖?

  几人喉咙涌动着,cautiously 吞咽着口水,没有一个人敢应话。

  请下一个天才Sabrewielder ?

  这分明是请下一个送死的人!

  他们不傻,自然不会上前送死。

  过了好一会,几人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扛着查莫的尸体向着山下奔去。

  “这就跑了!?”

  净土之人皆是大呼解气,对着几个贵霜Sabrewielder 的尸体奚落起来。

  An Jing 走到了殊胜Vajra 的身边,问道:“Master ,这贵霜Sabrewielder 怎么来了净土?”

  殊胜Vajra 娓娓道来,“贵霜在净土之西,因为有一道天堑mountain range 所阻,虽然与我净土算是接壤,但是两地交流却是极少,不过因为有商队为了谋取钱财,时常穿梭在那mountain range 当中贸易往来,也算是搭建了一个桥梁。”

  “贵霜是一个巨大的王朝,曾经甚至不弱于Great Qin Dynasty ,不过如今也是日渐衰落,那heavenly blade 便是贵霜一方组织,里面都是贵霜cultivation Sabrewielder 的expert ,根据商队传递的消息,里面可能有着Sixth Stage 的Sabrewielder Grandmaster 。”

  “此国一直想要侵入祖地,in the last ages 一直野心不死,早在数十年前就出动过数个expert 前来挑战灵台寺,不过当时我Buddhism 有着弘一Ancestor Master 坐镇,以一人之力镇压了前来的所有贵霜expert ,使得那贵霜众人狼狈回去,百年来不敢进入净土。”

  An Jing 听闻,心中却是颇为诧异。

  在如今Yan Country 裁制的地图当中,极西之地到了净土便没有介绍了,didn’t expect 西边竟然还有着一个如此强盛的国家,这倒是让人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因为地理环境,自然条件,只能相互观望着。

  An Jing 思忖了片刻,道:“弘一Ancestor Master 的cultivation base 是?”

  殊胜Vajra 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道:“弘一Ancestor Master 乃是我Buddhism 近两百年来最强expert ,cultivation base 已经到达了五气Grandmaster ,当时贵霜expert 也是一位五气Grandmaster ,名叫那罗,不过却败在了弘一Ancestor Master 手中,可惜弘一Ancestor Master 没能breakthrough 桎梏,到达佛主果位,最终在五十年前便圆寂而去了。”

  An Jing slightly nodded ,弘一Ancestor Master 五气Grandmaster 便压住了贵霜expert ,看来贵霜也是没有Great Grandmaster expert ,这倒是一件幸事。

  没有Great Grandmaster ,便是五气Grandmaster 的天下。

  这样说来,Demon Sect 手中的王牌南宫卫萍绝对是王炸,这天下没有任何一方势力能够承担得起。

  这时,殊胜Vajra 的耳旁传来了一道sound transmission ,他这才恍然大悟,随后对着An Jing 道:“天一Junior Brother 让施主前去Hall Of Great Strength 。”

  “好。”

  An Jing 对着殊胜Vajra cupped the hands ,looked towards 着灵台寺Hall Of Great Strength 走去。

  “殊胜Martial Uncle 。”

  戒律院首座上前两步,看着An Jing 逐渐消失的背影,curiously asked :“这青年到底是何人?”

  不止是戒律院首座,在场所有净土expert 都是looked towards 了殊胜Vajra ,他们内心当中同样十分好奇,这青年到底是何人。

  竟然一剑就杀了查莫,看样子是如此的年轻。

  殊胜Vajra 道:“鬼剑客你们可听过了?”

  “原来是他!?”

  听到这‘鬼剑客’三字,在场所有人都是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虽然净土距离祖地有些距离,并且两地之间交通不畅,主要是通过东罗关贸易往来,但对于Demon Sect famous 的鬼剑客,净土之人也是like thunder piercing the ear 。

  毕竟Heavenly Martial Sect 之上鬼剑客击败了殊胜Vajra ,险些让Buddhism 东渡的希望落空,仅凭这一点便足以让净土之人对这个名字难以忘怀。

  不仅如此,他还手持first under the heavens 剑独鹿剑和天下第三名剑大周云龙,而且还击败了不世出的剑魔和Sword God ,夺得了天下number one swordsman 。

  传闻他十分年轻,不过二十出头。

  不少人还是将信将疑,二十多岁怎么可能成为天下number one swordsman ,就算是在娘胎当中cultivation ,也impossible 到达如此高度。

  而如今净土之人亲眼所见,内心更是大受震动。

  戒律院首座不禁呢喃自语道:“如此年纪轻轻,便有如此cultivation base ,当真是Deity 啊。”

  实在unimaginable ,这般年轻未来会到达何种高度。

  殊胜Vajra 心中也是感慨一番,随后想到了Buddhism 和Demon Sect 已经结盟,不由得认为这是他做的最对的一件事了。

  Hall Of Great Strength 内gold and jade in glorious splendor ,金身大肚弥勒佛正在捧腹大笑,两边Four Great Heavenly Kings 身躯魁伟,栩栩如生,他们各执剑、琴、伞、绳,这象征风调雨顺。

  最引人注目的是Buddhism Arhat Hall ,堂内有数百尊金身Arhat ,神态各异,巧夺天工。

  此时嘻哈佛和天一Bodhisattva 两人正盘坐在great hall 的右侧。

  看到An Jing 走进来,天一Bodhisattva 道:“施主之名果然并非浪得虚名,first under the heavens 剑实至名归。”

  An Jing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Master overpraised 了。”

  天一Bodhisattva 这话明显带着几分吹捧的成分,毕竟查莫的实力还不足以让An Jing 全力施为,仅仅是那一剑的风采罢了。

  天一Bodhisattva 拿出了一块精致,古朴的盒子。

  “hua! ”

  当这盒子出现的一刻,An Jing 脑海中的Earth Book 开始浮现出one after another blue 的光华。

  天一Bodhisattva 道:“这盒子当中正是千年Bodhi tree 结下的Bodhi Seed ,算是施主为我Buddhism 解围的报酬。”

  查莫并不算多大的威胁,但若是Buddhism Peak expert 对付此人,必定会有损颜面,对于Buddhism 来讲也算是一个neither too big nor too small 的人情。

  “many thanks Master 。”

  An Jing 没有客气,直接将盒子放到了怀中,“Junior 还有几个疑惑in the heart ,想要询问两位Master 。”

  天一Bodhisattva 道:“施主请讲。”

  An Jing 沉吟了片刻,道:“当年大秦朝覆灭之时,据说是因为斩龙,造成了Qi of Earth Vein 被浸染,最终使至大秦朝覆灭,我想知道其中具体原因。”

  如此强盛的王朝突然覆灭,甚至史书中都没有任何记载,这是一直困扰着An Jing 。

  Great Qin Dynasty 的覆灭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可能与之后还会有所关联。

  天一Bodhisattva 和嘻哈佛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后神情都是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原来施主想要问的是此事,当今天下知道这密辛的确实不多了,那this poor monk 便为施主解开一番迷惑好了。”

  许久后,嘻哈佛才took a deep breath ,道:

  “当初Great Qin Dynasty 的皇帝cultivation base 停留在五气Grandmaster ,以他的aptitude 很难到达Great Grandmaster ,所以这位皇帝便想要汲取True Dragon blood essence 到达大Grandmaster Realm ,当时邀请了Buddhism Great Grandmaster ,玄门Great Grandmaster ,以及Imperial Family 自身的Great Grandmaster ,还有无数Grandmaster expert ,前去True Dragon 蛰伏之地北离火山,斩杀那True Dragon ,True Dragon since ancient times 都守护着地脉,自身已经与Qi of Earth Vein fuse together ,实力强大,即使三位Great Grandmaster ,数十万兵将血战许久,依旧不能拿下这True Dragon ,反而因为True Dragon 强大的实力损失惨重。”

  An Jing 听到这,眉头微微一凝,didn’t expect 这True Dragon 竟然如此terrifying ,三位Great Grandmaster ,无数Grandmaster 还有数十万大军都没能拿下这True Dragon ,那么True Dragon 最后是怎么死的呢?

  嘻哈佛继续道:“就在这时,玄门Great Grandmaster 发现True Dragon 和地脉关系,便提议斩断地脉与True Dragon 之间的联系,True Dragon 实力便会大降,when the time comes 便可以斩杀了True Dragon 。”

  “当时其他两位Great Grandmaster 发现久战不下,不仅不能斩杀了True Dragon ,反而会成为了这True Dragon 口中之物,也是同意了玄门Great Grandmaster 的提议,随即在三位Great Grandmaster 联手之下,斩断了True Dragon 和地脉之间的联系,True Dragon 没有了地脉作为依靠,顿时间实力大降,虽然True Dragon 实力依旧不可小觑,but also not 三位Great Grandmaster 还有无数Grandmaster 的对手,最终随之一道哀嚎,True Dragon 死在了北离火山之上,blood dyed 红了大地。”

  “大秦Imperial Emperor 大喜,不仅取了True Dragon blood essence ,还有鹿角,龙筋,dragon scales 等所有珍贵之物,True Dragon blood essence 作为最宝贵的东西,直接帮助了大秦Imperial Emperor 到达了大Grandmaster Realm ,而鹿角则是制作成了独鹿剑,余下的blood essence 也是放在大秦朝宝库当中,培养天资极高的后辈。”

  An Jing slightly nodded ,这些事情他也知道。

  大秦朝就是有着这True Dragon blood essence ,之后更是成就两位Martial Dao Emperor ,使得大秦朝延续了数百年。

  从中便可见得这True Dragon blood essence 之珍贵。

  嘻哈佛说到这,神色变得有些肃穆起来,“但接下来的事情,史书之中却没有记载,只有Buddhism ,玄门Sect 典籍有些描述,玄门Great Grandmaster 和Buddhism Great Grandmaster 回来不久之后,便羽化和圆寂了,世人都认为两人是因为和True Dragon 相斗伤了根元的原因,但其实并不然,这两位Great Grandmaster 离去most important 的原因则是因为地脉。”

  An Jing 双目浮现一道精光,“地脉!?”

  嘻哈佛nodded 道:“没错,两位Great Grandmaster 的身死,并不是史书记载因为伤了根元,而是因为地脉,当True Dragon 和地脉斩断联系之后,地脉仿佛就像是被某种气机污浊了一般,从中涌现出一道邪祟之气,直接侵入了两位Great Grandmaster 的身躯当中,最终两位Great Grandmaster 在短时间内cultivation base 都是有所提升,但很快就遭到了邪祟之气的backlash 。”

  “没人知道这邪祟之气从哪里来的,而True Dragon 被杀,地脉被邪祟之气充斥,这也使得Heaven and Earth 在悄无声息的发生改变着,Heaven and Earth 桎梏越来越重,而Grandmaster 提炼True Qi 的难度在不断增加,所以expert 的数量也在不断锐减,随着时间的迁移,这种变化越来越明显,原本三四位Great Grandmaster 同一时代的局面彻底发生了改变,甚至到如今一位Great Grandmaster 都难以出现,这就是地脉被浸染所带来的巨大影响。”

  An Jing brows tightly frowns ,原来Great Grandmaster 不出的原因,是因为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越来越难以提炼,而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难以提炼的原因则是因为地脉被污秽之气污染了。

  An Jing 沉吟了片刻问道:“那这些和大秦朝覆灭有什么关系?”

  嘻哈佛脸色变得无比肃穆,道:“这邪祟之气不仅可以污染地脉,同样也是这世间最美妙的毒药,因为它完全可以代替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不断的提升体内cultivation base ,但唯一的副作用则是增大内心的欲望,干扰着人脑海中的思想。”

  “当时一些Grandmaster 吸收了这邪祟之气,cultivation base 大增,甚至其中一人步入大Grandmaster Realm ,也正是因为此,他内心欲望开始急速膨胀,甚至到达一种扭曲的地步,我Buddhism 称之为执念,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唤作Heart Demon 。”

  “如果this poor monk 所料不差的话,大秦朝就是因为此邪祟之气的泄露而覆灭的,而至于具体细节便没有人知道,因为并没有书写下来,不过至此大秦朝正式落幕,大周朝便拉开了序幕。”

  An Jing brows slightly wrinkle ,心中陡然一震。

  难道创立大周朝太祖,便是沾染邪祟之气的expert ,他斩杀了大秦朝所有的expert ,最终抹去了所有历史,创立了大周朝?

  而后他害怕旁人得到了这些邪祟之气,所以利用镇邪剑镇压了所有的邪祟之气。

  邪祟之气可以让人cultivation base 快速提升,怪不得Demon Sect 典籍当中曾说,封印之底乃是天大的机缘Good Fortune ,而Buddhism 之人担忧这邪祟之气产生的危害,所以积极镇压着邪祟之气。

  An Jing 想了想道:“如今天下提炼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越来越困难了,Heaven and Earth 桎梏也越来越重了,这莫非说明地脉被污染的越来越严重,难道有一天会”

  嘻哈佛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叹道:“希望不会有这么一天。”

  邪祟之气代替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充斥在这世间,when the time comes 这一方world 会变成什么样的景象?

  An Jing 此刻心中虽然还是有着许多疑惑,但也解开了许多心中的迷惑。

  创建大周朝的帝王到底是谁,又是什么来历?

  Heaven and Earth 桎梏确实越来越严重,而这根本的原因竟然是地脉被邪祟之气侵蚀的越来越严重了,等到地脉被彻底侵蚀,定会发生极为terrifying 的事情。

  而现在唯一镇压地脉邪祟之气的,便是Yan Country Jade City 的锁龙井了。

  会不会有人,想要破开这封印,彻底释放出锁龙井的邪祟之气,让邪祟之气彻底代替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

  毕竟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提炼越来越难,而邪祟之气完全可以代替这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when the time comes 不论是breakthrough Grandmaster ,还是Great Grandmaster 都比现在好得多。

  但同样这邪祟之气还有着巨大的副作用。

  这邪祟之气涌出,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而且这邪祟之气到底是什么!?

  到底为什么会涌现出邪祟之气?

  An Jing brows slightly wrinkle ,道:“Master 可知道大周朝又是如何灭亡的?”

  “人为和天因都有。”

  嘻哈佛shook the head ,道:“具体原因我Buddhism 也是不清楚,此事和封印有关,应当是有人想要cut open seal ,释放这邪祟之气,最终不知道为何失败了。”

  An Jing 思忖了片刻,道:“所以说,当今Jade City 锁龙井也是十分危险,有人每时每刻的想要破开锁龙井的封印?”

  who 会想着释放封印,肯定是世间cream of the crop 的expert ,他们已经到了天下之巅,因为Heaven and Earth 束缚的原因,已经很难再breakthrough 桎梏到达下一个realm ,所以他们想要拼死一搏释放出这邪祟之气,或许可以breakthrough 桎梏。

  嘻哈佛nodded 道:“没错,这也是为何Great Yan Human Sovereign 请Buddhism 东渡的原因,即使我Buddhism 成为了国教,真一教也没有拒绝的最大原因。”

  An Jing 双眼一眯,心中暗暗感叹起来。

  这天下的水比自己想象的要深,也比自己想要得更加危险。

  不仅是执棋人与执棋人,国与国之间的较量,还有势与势的较量。

  “many thanks Master 为我解惑。”

  An Jing 对着嘻哈佛抱了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在下还有最后一个疑惑,就是那ancient city 之下‘佛祖遗骸’。”

  “那绝对不是佛祖遗骸。”

  一直沉默不语的天一Bodhisattva said solemnly :“施主可以将那Evil Thought 所说的‘佛祖遗骸’描述一番。”

  An Jing 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天一Bodhisattva 称呼那ancient city 底的嘻哈佛为Evil Thought ,但是嘻哈佛则称其为执念。

  随即,An Jing 描述着那尸骸的模样。

  嘻哈佛和天一Bodhisattva 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即都是shook the head ,表示并没有见到过这遗骸。

  嘻哈佛凝重的道:“不过此物竟然能够顷刻间长出皮毛血肉来,绝非一般。”

  An Jing 也是nodded ,总而言之这尸骸就算不是佛祖遗骸,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存在。

  一来身处ancient city 之内,而且还能驱散万千poison insect ,二来可以吸收镇邪剑上疑似不死血的鲜血,瞬间长出血肉来,这somewhat 不合常理。

  又是交谈了一番,An Jing 准备起身离去,“Great Yan Human Sovereign 下旨,需在下前往Jade City ,在此便告辞离去了。”

  天一Bodhisattva laughed ,道:“Jade City 此行several thousands li ,施主步履矫健也不必在乎这in a short time ,不如吃些斋菜,顺便探讨一番martial arts 。”

  嘻哈佛也是笑而不语。

  最终在天一Bodhisattva 的劝说下,An Jing 答应了下来。

  他刚得到了《大Heavenly Stars Revolution body refinement 决》,眼下这两位Buddhism 都是body refinement expert ,探讨一番说不得可以增进《大Heavenly Stars Revolution body refinement 决》,还可以让自己天人感应更加深刻。

  灵台寺下。

  几个贵霜Sabrewielder 扛着查莫的尸体,匆匆向着极西之地奔去。

  约莫两个时辰后,几人来到了一处荒山当中,这才relaxed 。

  其中一人脸色十分难看的道:“查莫真的死的,现在该怎么办?”

  原本以为以查莫的身手和身份,怎么也impossible 会死在灵台寺,毕竟当年那罗带着expert 直接杀进了净土,最终净土Buddhism 还是给了a glimmer of survival 。

  但didn’t expect 半路出现了一个剑客,一剑就被刺了个透心凉。

  旁边另一人道:“查莫是heavenly blade 中天资最高的Sabrewielder ,身受几位刀主的看重,我们必须要将这个消息快速传回去。”

  这话说话,几人都是nodded 表示同意。

  当务之急还是要将这个消息传回heavenly blade 之内要紧。

  “不行,查莫死了,我们却安然无恙,必定会被责罚。”

  最先开始说话那人said solemnly :“那出手的人十分年轻,绝对不是无名之辈,我等不如将此人调查清楚,然后再回去汇报,也算是将功折罪了。”

  查莫是heavenly blade 重点培养的天才,现在他死在了这方净土,必定会在heavenly blade 当中引起动荡,他们跟随查莫而来,想要撇清关系自然是impossible 。

  “好。”

  几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就是几位施主去的灵台寺?”

  就在这时,一道幽冷的声音响起。

  “谁!”

  几人连忙顺着声音看去,只见的来人是一个垂耳大肚的和尚,不过他的face somewhat gloomy 和冰冷,看样子并非善类。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ancient city 之中出现的那个嘻哈佛。

  “Buddhism 中人!?”

  几个贵霜expert 看到这皆是frowned 。

  嘻哈佛不喜不悲的道:“this poor monk 问你们问题why not 作答?”

  其中一人said with a sneer :“yes and how ?不yes and how ?”

  显然,对于这突然出现的和尚,他内心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涌现出了killing intent 。

  毕竟眼前的和尚没有丝毫气机波动,不是expert 便是一般的庸人。

  但这天下有多少expert 又有多少庸人?

  嘻哈佛coldly said :“如果是的话,this poor monk 便要捏碎施主们的脖子了。”

  “狂妄!”

  一个贵霜expert 怒不可遏,向着嘻哈佛冲了过去。

  下一瞬,嘻哈佛却陡然消失了。

  hua hua hua!

  眨眼的时间,嘻哈佛已经出现在贵霜expert 面前,大拇指和食指,中指fiercely 掐在他的脖子之上。

  “ka-cha !ka-cha !”

  那贵霜expert 只觉得脖颈传来一阵剧痛,随即脖子直接被捏爆了,巨大的劲道涌动着,头和身子都险些分离开来。

  “你到底是谁?!”

  这下贵霜人didn’t expect 眼前和尚不仅不是庸人,而且还是一位expert ,身手极高,出手也是极其very ruthless 。

  就在他们惊魂未定的时候,嘻哈佛嘴角带着冷笑,鹊起兔落之间,‘砰’‘砰’几声血爆之音响起。

  几人的脖子直接被掐断,就像是在ancient city 掐断那几个灰毛老鼠一般。

  动作行云流水,轻松惬意。

  不过几个呼吸间,地上已经躺满了血肉模糊的尸体。

  他们无一例外,全部都是被掐断脖子而死。

  嘻哈佛脸上还沾染着鲜血,both of his hands 合十放在胸前,对着眼前尸体虔诚的道:“this poor monk 从不诓骗别人,说掐断施主的脖子便定会掐断施主的脖子。”

  有两种人听不到别人说话,一种是聋子,还有一种是死人。

  眼前贵霜expert 死的不能再死了,自然听不到嘻哈佛的话。

  嘻哈佛looked towards 了灵台寺的方向,随即擦去了脸上的血渍,“斩出了a wisp of obsession ,不仅没用,反而让this poor monk 的实力大大受损,真是得不偿失。”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