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ife Is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339

  第339章 Great Yan 变法惊天下

  南华山之战,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having ups and downs 。

  很快这场大战的结果也是传遍了天下,南华山之上,萧千秋以一敌十,Southern Wilderness 所有great wizard 全部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魂断南华山之上,最终使得Southern Wilderness 大军后退百里不敢逾越thunder pool 半步,此事就像是插上了翅膀一样,向着天下飞速的传播。

  Southern Wilderness great wizard 那可都是Grandmaster Realm 的expert ,其中不乏一些三气Grandmaster ,甚至四气Grandmaster Realm 的Peak expert ,但是此刻全部折损在了萧千秋的手中,这使得Southern Wilderness strength great injury ,伤筋动骨,Southern Wilderness 之主大为震怒,Southern Wilderness 更是举国哀痛。

  而同时能够斩杀十位Grandmaster expert ,就算是五气Grandmaster 也极少有这份实力,从中便可见得萧千秋terrifying 的实力,Great Yan Imperial Teacher 萧千秋的名字瞬间传遍天下,所有人都发现自己低估了这位Great Yan Imperial Teacher 。

  Great Yan 因为这一战,军心和民心都是大为振奋。

  Jade City ,吕府。

  自从Jade City 之战后,吕国镛便辞去了Imperial Court 之上所有的职务,放下手中所有的权柄,normally 也很少出门,只是在家中种种花,浇浇菜。

  这时,吕景春急匆匆跑了过来,gasping for breath 的道:“grandfather ,不好了。”

  吕国镛收起了舀,站直了身子,道:“才跑几步就喘起来了?”

  吕景春调整好了气息,道:“major event 不好了,一大早我就看到Tan Yun 收拾细软,据说是准备走了。”

  吕国镛看了吕景春一眼,道:“她要走,这对你来讲不是一件好事,你不是一直盼着她走吗?”

  吕景春急忙道:“grandfather ,她说要去北荒道抗击后金,她要去送死啊。”

  吕国镛沉默了半晌,随后抬起头看了看天,indifferently said :“她昨晚来找我说过此事了,didn’t expect 她真的下定决心了,罢了。”

  吕景春摸了摸自己的脑袋,cautiously 的道:“那grandfather 你真让她走了?”

  即使是他,都能听到那话语当中带着几分不舍。

  吕国镛道:“她已经不是小child 了,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也有自主选择的权利,老夫不会强迫她做任何事情。”

  吕景春的话语当中还是带着几分担忧,“可是.”

  要知道如今北荒道战火连绵,everyday all 有大量的人死在战场之上。

  尤其是据说源城内粮草紧缺,不仅是守城大军缺少粮草,就连百姓也缺少粮草,这数十万大军每天张嘴都要吃饭,没有饭吃如何守的了城?

  源城城破之日似乎就在眼前,Tan Yun 现在去不就是送死吗?

  吕国镛有些疲惫,缓缓坐到了凉亭的stone bench 上,道:“那child 不适合这里,对于她来讲吕府终究是一座牢笼,或许这天下江湖才是她的归宿,她有着Grade 2 之境的实力,伱不用担心她了。”

  吕景春摇头晃脑的道:“我知道,Tan Yun 喜欢An Jing ,她一定是去找那小子去了。”

  吕国镛看了自己孙子一眼,“你怎么知道的?”

  吕景春回想道:“前段时间我看她怎么也不开心,但是那An Jing 来了那天,她笑的和花一样,可是An Jing 走后她变得更加郁郁寡欢了,甚至那天的晚饭都没吃。”

  “最后还是委屈了我,解决了当晚的饭,这是她来之后,我only one 次吃饱的时候”

  说到这,吕景春挺了挺自己的肚子,长长sighed 。

  吕国镛被吕景春的话大笑了起来。

  吕国镛的家教十分严苛,而且府内大部分蔬菜瓜果都是他亲自种植的,每天饭菜分量都是刚刚好,吕景春和Tan Yun 经常为了吃撑而大打出手。

  吕景春想到什么,悻悻地道:“Tan Yun 走了也挺好的,省得天天惹我生气,给我惹麻烦。”

  Tan Yun 在的时候,不仅经常对吕景春拳打脚踢,而且经常会打小报告,他可谓受了不少皮肉之苦。

  吕国镛道:“别以为她走了,你就可以act wilfully 。”

  “grandfather ,我不是您的乖孙吗?我什么时候会惹您生气?”

  吕景春连忙赔said with a smile :“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件事情想要和您商量的。”

  吕国镛眉头一挑,道:“什么事情?”

  吕景春搓了搓手道:“grandfather ,你说我是不是该讨个媳妇了?”

  吕国镛stared wide-eyed ,看着吕景春没有说话。

  这话不应该是他说才对吗?

  哪有自己像长辈讨要媳妇的?

  吕景春连忙继续道:“grandfather ,你不想报重孙了吗?我年纪这么大了,也该讨个媳妇回来了,你想想when the time comes 我和我媳妇一起孝敬您,多好啊。”

  吕国镛said solemnly :“这个得看你自己。”

  吕景春有些着急了起来,“grandfather ,你不帮我,我怎么讨得到媳妇?”

  吕国镛没好气的道:“你自己就讨不到了?你看上了那家女子自己去谈好了。”

  吕景春坐到了地上,耍起无赖道:“我今年实岁二十二,虚岁二十三,晃二十四,毛二十五的人了,我觉得我都快老了,夜夜睡觉不踏实,平时也是迷迷瞪瞪的,哪一家Grade 2 官吏以上的公子,还在打光棍啊?”

  饶是吕国镛看着面前的孙子,都是一阵的错愕。

  这真的是我吕国镛的孙子?

  吕景春喊道:“grandfather ,我不管,我要媳妇。”

  随着吕国镛退出朝堂,吕门在朝堂的地位dropped a thousand zhang in one fall ,虽然还有吕方,Zhou Xianming ,但是最重要的吕国镛彻底退出了,而且Zhou Xianming 也是开了自己的府邸,这也让不少人开始动了心思。

  一些原本倒向吕门的人纷纷转投他处,很难想象,作为吕府的嫡孙吕景春依旧heartless 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原先提亲的人很多,但都被吕国镛给拒绝了,现在更是没人了。

  吕国镛看着地上撒泼打滚的吕景春,随后无奈的shook the head 。

  吕府外,Tan Yun 身着light azure 宫装,左手拿着浮屠剑,right hand 则是牵着一匹white 的骏马,那骏马之上large and small 的包袱,里面装的都是糕点和干粮。

  走到门口后,Tan Yun 想到了什么趴在马背上寻找着什么,“糖蒸酥酪、如意糕、吉祥果、梅花香饼、玫瑰酥、七巧点心.差不多都带上了。”

  清点了一番,Tan Yun slightly relaxed ,准备骑马上路。

  近来她看了不少书,其中兵法上有一条最为重要的话便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这句话她觉得很对,当之为毕生座右铭。

  “cough cough .”

  就在这时,一道轻咳之声传来。

  Tan Yun 顺着声音看去,不由得道:“小舅。”

  来人正是吕国镛之子吕方。

  吕方问道:“你真的要走了吗?”

  Tan Yun 认真的道:“嗯,我已经下定了决心。”

  吕方沉吟了半晌,道:“再留下来一段时间吧。”

  Tan Yun 道:“我也想要留在这里,但是我更想抗击后金。”

  她已经不想留在吕府了,即使是成为一个丫鬟,即使可能会遭到Zhao Qingmei 的驱赶,但她还是要去。

  吕方看着Tan Yun ,无奈的道:“你师承复周应该知道这文宫重要性,复周数十年前便没有凝聚文气,算是弃文从武了,当机立断之下能够提升一层cultivation base ,而father 一辈子都只凝聚了一颗文宫。”

  Tan Yun 听闻,heart trembled ,“你的意思是?”

  吕方nodded, said :“所以我想你能够留下来。”

  Tan Yun 咬着自己的嘴唇,脑海中则是回想起那个耄耋老人,心中sighed ,道:“好,那我留下来吧。”

  她最终还是于心不忍。

  吕方立马笑了起来,随后牵着Tan Yun 的白马,“走吧,我已经让后厨备好了饭菜,都是你爱吃。”

  Tan Yun 看到吕方的表情,立马狐疑道:“小舅,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吕方立马严肃的道:“当然是真的,骗你干什么?你grandfather 的身体你自己不知道吗?”

  Tan Yun slightly nodded ,吕国镛九十多岁了,normally 上下台阶都需要搀扶着

  想到这,Tan Yun 没有再说什么了。

  骏马交给了下人,large and small bags 则由Tan Yun 自己抱着,两人来到了后院。

  一进入后院就看到了坐在地上的吕景春,吕方和Tan Yun 都是一愣,尤其是听到了他虎狼之词。

  “实岁二十二,虚岁二十三,晃二十四,毛二十五的人了,我觉得我都快老了”

  吕方勃然大怒道:“景春,你在talk nonsense 什么?”

  吕景春坐在地上看着Tan Yun 惊道:“你怎么还没走?”

  Tan Yun 叉腰coldly snorted and said :“你管我,我不想走了。”

  吕国镛看到吕方,随即暗暗的nodded ,示意做的好。

  吕方lightly coughed ,随后质问道:“我问你,你方才再说什么。”

  吕景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道:“老爹,反正我都这样,我也shameless 了,就是要个媳妇,it’s up to you 吧。”

  就是要个媳妇

  吕方complexion sank ,直接来到树旁,准备折一根枝芽,“好你个smelly brat ,我今天看看你还要shameless 。”

  吕景春看到这,heart trembled ,连忙向着远处跑去,边跑边喊道:“grandfather ,老爹,你们看着办吧,不给我找个媳妇回来,我就天天来闹。”

  吕方看着那肥硕的背影,忍不住长叹道:“真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怎么生出这玩意出来了?”

  吕国镛看着天,又看了看Tan Yun ,却是大笑了起来。

  Jade City ,Imperial Palace ,安乐宫。

  Imperial Palace 内的人都知道,这是Human Sovereign 最喜爱的Princess 的寝宫。

  此刻赵雪宁站在围栏前,jade hand 放在精美的雕栏前,一双beautiful eyes 看着庭院。

  旁边跟着赵雪宁许久的老嬷嬷看着这一幕,不知道怎么,她的心中都是生出了一丝奇怪

  赵雪宁变了!

  那是由内而外的改变,短短数月的时间,仿佛是shedding body, exchanging bones 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陌生,这种变化,只有长年照顾饮食起居的人才能感觉到。

  或许这才是她本来的面目。

  看着天空之上的云彩,好似变成了一个人形,赵雪宁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淡笑。

  “Her Highness the Princess ,下官来了。”

  就在这时,一声呼唤让她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抬首望去,来人正是刚刚晋升的Cabinet Scholar Zhou Xianming 。

  赵雪宁挥了挥手,“你们都下去吧。”

  “是。”

  周围宫女,老嬷嬷都是走了出去。

  赵雪宁直勾勾的看着下方的Zhou Xianming ,道:“周大人,我对于你上次说的变法很感兴趣。”

  Zhou Xianming 轻笑了一声,“在下不过是微末之见,上不了大雅之堂。”

  赵雪宁认真的道:“不,这是万世之策,请先生助我。”

  说着,赵雪宁对着Zhou Xianming 认真一拜。

  Zhou Xianming 连忙道:“Princess 折煞本官了。”

  赵雪宁道:“那先生同意了?”

  Zhou Xianming took a deep breath ,肃穆道:“本官身为Great Yan 官吏,自然心系Great Yan 黎民百姓,此策关乎千世,万世,若是Princess 想要实施,周某必定即使是粉身碎骨也是在所不惜。”

  赵雪宁said with a big smile :“周大人放心,只要有this Princess 在,没有任何人可以让周大人粉身碎骨。”

  Zhou Xianming 略含深意的道:“即使An Jing 也不行吗?”

  赵雪宁看了Zhou Xianming 一眼,沉吟了半晌才道:“周大人,你将你的变法说来给this Princess 听听。”

  “好,Princess 请认真听。”

  Zhou Xianming 也看出来赵雪宁的逃避,而是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since ancient times ,侠以武犯禁,这天下疆土当Middle Sect 不计其数,其中不知道会衍生多少江湖expert ,有些人忠君报国,行侠仗义,但有的人却狼子野心,妄想搅动天下风云,这些都是不安分的因素,我有一策可以解决这些不安稳的因素,甚至还能壮大我Great Yan 的国力。”

  “便是废除Sects ,收拢天下martial arts ,在王土之上大兴Martial Arts Academy ,成立武科,每年选拔一批Peak 的expert ,让天下所有cultivation martial arts 的expert 都效忠Great Yan Imperial Court ,效忠Human Sovereign 。”

  饶是赵雪宁听到Zhou Xianming 的话,都是心中大惊。

  废除Sects ?

  兴Martial Arts Academy ?

  设立武科?

  这后面两个便已经开始掘sect 的根,挖他们的坟了,而第一个更是直接让所有的sect 死。

  若是这言论传出去,恐怕Zhou Xianming 走出Imperial Palace 就会死。

  毕竟,这可是动了天下所有Sects 的利益。

  谁能想到这一介书生,竟然会出如此very ruthless 的计策?

  Zhou Xianming 继续道:“这样一来,天下武人都在Imperial Family 手中,Great Yan 定能国力昌盛,威震八方,而且武科不乱,天下无人能反Imperial Court 。”

  赵雪宁粉拳紧握,认真道:“此事怕是不好做吧?”

  如果Zhou Xianming 所献之策真的可以促成,那么皇权便可以真正到达顶峰,when the time comes 这天下她便是stand by one’s word 的存在。

  这确实是万世之策,甚至她赵雪宁可以成为真正千古存在。

  “不是不好做,是很难。”

  Zhou Xianming said solemnly :“且不说Great Yan 现在danger lurks on every side ,等到危机彻底解除了,便可以事实,而摆在此事面前还有两座大山,只有解决了两座大山才有可能实行的机会。”

  赵雪宁凝眉问道:“哪两座大山?”

  Zhou Xianming indifferently said :“Imperial Teacher 萧千秋,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鬼剑客。”

  赵雪宁听到后面之人的时候,顿时沉默不语了起来。

  Imperial Teacher 萧千秋,南华山一战彻底奠定西南战局,不仅让Southern Wilderness strength great injury ,而且短时间内是impossible 再动摇Great Yan 西南根基。

  萧千秋肯定是到了五气之境,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五气之境。

  据说当时南华山lightning 闪烁,Imperial Teacher 萧千秋化身天命,十道thunder 降世,直接将十位great wizard 劈死了。

  而真一教更是国教,虽然在碧空岛一战声威大降,但国教根基在江湖,在民间声望也是非同一般。

  尤其是南华山一战,再次回到flourishing period 。

  若是Imperial Teacher 不允的话,强行变法的话,必定会触动Great Yan 根基。

  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根基没有Great Yan 深,但却是当下expert 最多的sect ,现如今放眼看来,当属first under the heavens sect 也不为过,尤其是Sect Lord 和鬼剑客这两位潜力无限的expert ,未来若是放任不管的话,哪一位帝王会不怕?

  尤其是Zhao Qingmei 特殊的身份,更是具备着巨大的威胁。

  近来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攻取Northern Plains ,直逼后金王庭,鬼剑客更是斩杀后金五气Grandmaster 太阴魁,震动天下,这声名也是不可小觑。

  这两位就是此变法的两座大山,赵雪宁想要变法,他们会同意吗?

  真一教前身是inheritance 千年Great Sect 派玄门,也是天下最ancient sect 。

  还有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呢!

  也是inheritance 千年的sect ,说没那就没了?

  Zhou Xianming 了解An Jing ,他虽然不贪恋权势,Zhao Qingmei 似乎与An Jing 截然相反。

  她是一个看重权势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嫉妒心极重的女子。

  赵雪宁took a deep breath ,“除了these two people 之外,还有诸多难处。”

  Great Yan sect 早就和朝堂捆绑,朝堂多少人不知道和江湖之上的expert 有联系,远的不说就说她自己,赵雪宁的舅舅左必文就是幽风谷的Valley Master ,when the time comes 莫非要大义灭亲?

  Zhou Xianming 身子微微一弯,道:“罪在当世,功在千秋。”

  罪在当世,功在千秋!

  赵雪宁没有说话,随后抬起头looked towards 了天空。

  当你犹豫要不要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其实你的内心早就有了选择,只是有没有充足的理由去说服自己罢了。

  Northern Plains ,Heavenly Water City ,庭院中。

  漫天starlight 寂寥,辽阔草原的夜晚是那般静谧,月亮就像是一个圆盘高高挂在天空之上。

  An Jing 身心完全放松,欣赏着头顶之上的月光,脑海中不由得想起当初在Yu Prefecture 城和Zhao Qingmei 一同赏月的时候。

  那时两人都没有表露身份,都是cautiously 的生怕暴露自己,爬着梯子上屋檐赏着月。

  candied fruit stick 还是甜的。

  不知道夫人现在做什么?

  “安施主,明日便前往Jade Dragon Snow Mountain 了吗?”

  这时,背后响起了一道声音。

  正是嘻哈佛。

  An Jing nodded and said :“既然宗政化淳邀请了我,那我便会会他好了。”

  嘻哈佛双手合十,道:“Jade Dragon Snow Mountain 是后金十分出名的Snow Mountain ,哪里藏不了大军,看来宗政化淳是十分有信心以实力战胜施主的。”

  An Jing 目光微寒,“他的信心无非就是那地脉之灵意念,这次我定会将其全部斩断。”

  宗政化淳实力很高,即使没有那地脉之灵的意念进入身躯,都是天下间Peak 的五气Grandmaster expert ,现如今有地脉之灵意念侵入身躯当中,他的实力想必更高。

  但是,An Jing 隐约感觉他应该还有着底牌,当初在Jade City 他感觉宗政化淳身上还有着和齐宣Dao Idol 同的气息,所以明天Jade Dragon Snow Mountain 必定会十分激烈。

  不过他有着Earth Book ,一旦察觉不对劲的话,便会立马撤退。

  嘻哈佛道:“施主放心,this poor monk 会帮助施主挡下执念。”

  An Jing 眯眼said with a smile :“执念回归自身,Master 是否也会有好处?”

  这几日他也看了不少Buddhism 典籍,斩出执念确实是Buddhism 高僧的手段,而到最后执念合一,实力可以再次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

  嘻哈佛是五气Grandmaster ,执念也是,若是两人合一的话,说不得嘻哈佛会成为大Grandmaster Realm expert ,就算不是Great Grandmaster ,也是天下Peak expert 。

  嘻哈佛却是严肃的道:“Amitabha ,执念作恶多端,祸乱天下久矣,这些都是this poor monk 之过,this poor monk 自然要彻底消灭了这执念,也算是弥补了此前的罪过。”

  An Jing 道:“那明日便有劳Master 了。”

  不管怎么说,眼前的嘻哈佛都是一位五气Grandmaster ,都是不可多得的助力。

  嘻哈佛nodded ,就在这时看到Ouyang Ping 正走来,当下对着An Jing 行了一个礼,“this poor monk 就不打扰二位,先告辞了。”

  “Master 慢走。”

  两人目送着嘻哈佛离去。

  Ouyang Ping sound transmission 道:“这Master 心灵至纯,倒是世间少有。”

  An Jing 看着嘻哈佛背影,道:“心灵至纯才terrifying ,因为人是多面的,极端的人最为terrifying ,无论是极端的善,还是极端的恶。”

  极端的善也terrifying 。

  因为这世间impossible 有如此极端的善。

  Ouyang Ping 看着嘻哈佛背影,心中陡然一凛。

  An Jing 问道:“Elder Ouyang ,这么晚了来找我所谓何事?”

  Ouyang Ping 道:“江人仪失踪了。”

  “失踪了?”

  An Jing 眉头一挑,连忙问道:“他是怎么失踪的?是自己走的,还是被人抓走的?”

  Ouyang Ping said solemnly :“早上他说要去后金部落去探查情况,直到晚上都没有回来,恐怕是回不来了。”

  An Jing 思忖起来,通过the past few days 观察发现,江人仪确实对江尚十分仇恨,而且看样子也很想杀了江尚报仇。

  而且自己和Ouyang Ping 都没有要杀他的想法,他It shouldn’t be 逃跑。

  那么他很有可能是被人擒住了,要知道江人仪乃是半步Grandmaster 的cultivation base ,最起码要Grandmaster expert 才能擒住他,在Northern Plains 境内有Grandmaster expert 的势力的并不多。

  An Jing 凝声道:“难道是后金?但是后金为什么要抓走江人仪呢?”

  Ouyang Ping 看了An Jing 一眼,道:“会不会是宗政化淳想要以此为要挟,让江尚出手对付你?”

  An Jing sneered ,“江尚绝情绝性,cold and ruthless ,杀妻杀孙,他为了活下去by fair means or foul ,已经丧失了人性,况且江人仪出卖了他,江尚性格定是先杀了江人仪,怎么可能会受后金威胁?”

  后金想要以江人仪要挟江尚,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Ouyang Ping 踌躇了片刻,随后道:“其实,江Old Cult Master 身上有个秘密,此事只有我,Great Elder 知晓,就连袁峰都不知晓,Great Elder 死了,这世间只有我和江Old Cult Master 知道了。”

  An Jing 听到这,subconsciously 问道:“秘密?什么秘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