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ife Is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340

  第340章 Jade Dragon Snow Mountain 之决战

  后金王庭,一座耸立的Snow Mountain 之下,古色古香帐篷中。

  宗政化淳盘坐在那蒲团之上,both eyes slightly closed ,周围气机就像是潮水一般不断涌来,汇入到了他的dantian 当中。

  就算是An Jing 的《无名心经》此刻相较于宗政化淳也是颇有差距,这就是吸收地脉之灵一道意念的好处,不仅让宗政化淳对于天人感应的感悟提升了,还可以让他吸收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的速度far surpasses 了一般人。

  这种好处之大,简直不言而喻。

  约莫one hour 后,宗政化淳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周围的气机也逐渐散去了。

  宗政化淳看着自己的手掌,暗道:“如果能够完整的将地脉之灵融入到身躯当中,弹指间便可breakthrough 至Great Grandmaster ,甚至到达超脱之境,也不是impossible 。”

  仅仅是一缕意念,便让他感觉到了shedding body, exchanging bones 的变化,完整的地脉之灵又会是何等的惊人?

  不过现如今地脉之灵已经被邪祟之气侵染,将地脉之灵融入自身是不是一件好事,宗政化淳也是捉摸不定。

  “father !”

  这时,门外传来了宗政月的声音。

  宗政化淳道:“进来吧。”

  “是。”

  宗政月拖着自己受伤的手臂走了起来,“father ,根据消息鬼剑客已经前往Jade Dragon Snow Mountain 了,随行之人有Ouyang Ping ,嘻哈佛的执念。”

  宗政化淳nodded ,缓缓道:“江尚吸收了不死血,实力已经在五气Grandmaster Peak ,那嘻哈佛则是融入了邪祟遗骸,实力也是极为强盛,比之江尚丝毫不差,如果再将自己的执念完全斩断或者融入自身,实力应当会到达半步大Grandmaster Realm 。”

  宗政月凝声道:“江尚此人性格temperamental ,若是Royal Father 再将不死血给了他,他的实力定会到达一种极为骇人的地步,恐怕此人将会脱离我们的掌控当中了。”

  宗政化淳shook the head ,道:“齐宣道曾说过,江尚是天下间最锐利的刀,没有谁能掌控,我也没有想要掌控他。”

  “江尚体内不死血已经无比浓郁,得到了这不死血便可彻底化成邪祟,when the time comes 实力大增,对于邪祟之气极为渴望,便可成为我们攻伐后金最锐利的剑。”

  说到这,宗政化淳的眼眸当中浮现出一道精光。

  宗政月swallowed saliva and said ,道:“江尚会彻底变成邪祟?就像当初佛祖一样?不再是人了?”

  邪祟,那就是不人不鬼的monster 。

  宗政化淳道:“你觉得他是什么对我们重要吗?”

  “不重要,只要能够为我后金扫除障碍即可。”

  宗政月想了想道:“江尚此人绝情绝性,temperamental ,甚至创造出了World Extinguishes 绝七掌这样的掌法,江尚本身就和邪祟没有区别。”

  宗政化淳took a deep breath ,道:“他们两人去就足够了,本王要尽快到达大Grandmaster Realm ,when the time comes 再临Jade City ,便是斩下赵之武人头的时候。”

  对于宗政化淳来讲,现在最要紧的便是到达Great Grandmaster 。

  毕竟他的敌人是那位坐在Jade City 当中,breakthrough 至大Grandmaster Realm 的Great Yan Human Sovereign 赵之武。

  宗政月道:“Royal Father ,放心吧,此次计划周密,鬼剑客插翅难逃,九万的平阳卫simply 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顷刻间便可收回我后金Northern Plains 。”

  宗政化淳幽幽的道:“本王must 尽快拿下Great Yan ,谁都不能阻止我一统天下的决心。”

  宗政月心中也是一片火热。

  三国伐燕如火如荼,虽然南平道因为萧千秋斩杀十位great wizard 而有所收敛,但是很快便有更惊人的消息传出,据说Southern Wilderness 之主要亲自出手会一会萧千秋。

  瞬间,南平道局势再次变得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Southern Wilderness 之主那可是被人排在第五的expert ,他的实力也早就到达了五气之境,体内更是有着Southern Wilderness 世代inheritance 的王蛊。

  据说王蛊乃是splitting heaven and earth apart 的第一只Gu Insect ,也是万蛊之祖,mysterious 且诡谲。

  而就在后金,另一个消息传了出来,宗政化淳邀请鬼剑客约战Jade Dragon Snow Mountain ,顿时引起天下一片震动。

  后金和Great Yan 边境的江湖expert 从四面八方涌来,向着Jade Dragon Snow Mountain 奔去。

  江南道,北荒道

  Jade Dragon Snow Mountain ,眺望Snow Mountain main peak ,一条silver Heavenly Dragon 横亘天际,imposing manner 磅礴、silver light 灿烂。

  此时正是旭日东升,云海浩瀚处,一个红彤彤的圆球gradually raised ,霞光万道,须臾golden light 四射,群峰尽染。

  这就是后金四大奇观之一,日照金山。

  此时在Snow Mountain 周围,汇聚了众多expert ,此刻他们隐匿在Snow Mountain 周围。

  “宗政化淳给鬼剑客下了战书,肯定是有必胜的把握。”

  “吸收了地脉之灵的意念的宗政化淳,恐怕已经是Great Grandmaster 之下无敌手了,鬼剑客未必是他的对手。”

  “我看那Demon Sect 贼子未必敢赴约送死,hahahaha 。”

  “鬼剑客不过是smell of mother’s milk not yet dried 的小子,怎么可能是我Great Snow Mountain Holy Lord 对手?”

  “君青林的尸骸现在还在我后金王庭,若是鬼剑客真的有实力,何不直取王庭?”

  Great Yan 和后金expert 纷纷出现,议论之声还是可以听到一二。

  Great Yan expert 都是brows tightly frowns ,内心十分紧张,毕竟宗政化淳可是除了赵之武最强的expert ,而鬼剑客只是排在第六。

  虽然前段时间鬼剑客杀了太阴魁,但是众人依旧感觉此战胜算不大。

  毕竟他的对手是宗政化淳,后金第一,天下第二的存在。

  而后金部落的expert 都是神情得意,眼中带着戏谑。

  这让Great Yan expert 都是怒从心中起,恨不得立马冲上去与后金expert 拼个你死我活。

  在远处Snow Mountain 中,有一对青年男女出现,男的长相平凡,背后背着一把宝剑,而女子长相娇美,别有一股灵动之气。

  these two people 正是在Black Cloth Guard 斩灭Four Phenomena Gate escape alive 的杨冲和贾梅仙两人。

  贾梅仙凝眉问道:“Senior Brother ,你说他会来吗?”

  杨冲took a deep breath 道:“按照他此前做事风格,是一定会来的。”

  贾梅仙向着all around 看去,入目之处便可以看到后金expert 蛰伏在Snow Mountain 当中,当下担忧的道:“我倒是希望不要来了。”

  杨冲缓缓道:“鬼剑客是站在天下之巅的expert ,不是我们能够度测的。”

  贾梅仙凝望着远处,没有说话。

  “鬼剑客来了!”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悄然响起,方才还show off one’s military strength 的后金expert 一个个脸色大变,纷纷向着后方退去,瞬间躲藏了起来。

  在遥远的尽头,有着black 的silhouette 出现,为首是一个身穿white clothed ,背负剑匣的youngster 。

  他那一身white clothed ,在阳光下仍然白得耀眼,他披散着的black hair ,也仍然黑得发光,他那箭一般笔直站着的身子。

  鬼剑客!

  许多江湖中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鬼剑客的了。

  他若有什么改变,那只是他目光更明锐,面容更沉毅,背后那剑匣在众人眼中看来,也更加厚重了起来,仿佛那不是一座剑匣,而是一座山。

  而在他身后还有两人,其中一位black clothed 老者,还有一位慈眉善目,身穿red 袈裟的僧人。

  正是Ouyang Ping 和嘻哈佛。

  Ouyang Ping 看着面前壮观的一幕,感慨道:“不愧是后金四大奇景之一。”

  嘻哈佛双手放在胸前,道:“this poor monk 感应到了。”

  An Jing 问道:“Master 感应到了什么?”

  嘻哈佛眼中浮现一道精光,低声道:“浓郁的邪祟之气。”

  “伱终于来了。”

  话音落下,前方阳光出现了one silhouette ,那也是一位和尚,不同的是那和尚神情冰冷,身上披着一层black 的袈裟。

  嘻哈佛!

  两位嘻哈佛终于碰面!

  两人长相一模一样,不同的是神情还有穿在身上的袈裟。

  不少躲在远处的expert 看到这一幕,都是一惊。

  “传闻嘻哈佛cultivation Buddhism Great Divine Ability ,当初斩出了自己的执念,didn’t expect 这竟然是真的。”

  “两人实力看着exactly similar ,只是气息不同,到底哪一个才是执念?”

  “两位五气Grandmaster ,还有法悟,看来Buddhism 实力比之Demon Sect 也是不遑多让。”

  显然,所有人都出现的两个嘻哈佛大为震惊。

  An Jing 眉头一扬,不知怎么他感觉对面的嘻哈佛竟然给他带来一种oppression ,而且他一直背在身上佛祖遗骸不见了。

  身穿black 袈裟的嘻哈佛coldly said :“今日this poor monk 便将执念彻底斩断,便可晋升到无我之境。”

  red 袈裟的嘻哈佛平静的道:“Amitabha ,施主执着了。”

  black 袈裟的嘻哈佛sneered ,“施主?我可不是你的施主,你也不必装作假仁假义了。”

  red 袈裟的嘻哈佛shook the head ,肃穆的道:“假仁假义?this poor monk 这是慈悲心肠,你应该知道邪祟之气充斥Heaven and Earth ,势必会引起天下动乱。”

  他的声音掷地有声,犹如闷雷响彻Heaven and Earth 。

  此刻天下间早就有关于锁龙井的风声传出,此刻听到这话更是翻起了stormy sea 。

  对于邪祟之气充斥Heaven and Earth 会如何,在场之人不知道,天下人也没人知道,但是锁龙井之下一缕地脉之灵意念破禁而出,天下人可是都得到了好处。

  black 袈裟的嘻哈佛看着自己的执念,道:“但是你也应该清楚,邪祟之气降临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代替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这是无法更改的事情。”

  “你simply 不关心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还是邪祟之气,你不过想要鸠占鹊巢罢了。”

  red 袈裟的嘻哈佛said with a smile :“可是,this poor monk 不就是你吗?”

  black 袈裟的嘻哈佛摇头道:“你早就不是我了。”

  red 袈裟的嘻哈佛摇头,道:“不,this poor monk 一直在你的心中,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今日,我便彻底斩了执念。”

  black 袈裟嘻哈佛说完,双手一伸。

  black 的气机在他的手掌当中浮现,随后只见的其背后好似有black flame 在燃烧,一尊不人不鬼的邪祟出现在他的背后。

  雄浑,霸道Evil Yin Qi 滚滚而来,给人一种冰冷至极的感觉,这种气息比那Snow Mountain 还要冰寒刺骨。

  而red 袈裟的嘻哈佛双手合十,背后则is a golden 大佛,那大佛仿佛带着大智慧,大慈悲,这与那给人冰冷感觉的邪祟completely different 。

  An Jing 看到两人的对峙,则是向着Jade Dragon Snow Mountain 的山顶看去。

  此时morning sun 到达了地平线的四十五度,正好到达了Jade Dragon Snow Mountain 的山巅,有一个人背对着那morning sun ,俯视着Human World ,他的衣摆随着寒风飘舞着。

  只见both of his hands 一动,磅礴的scarlet blood energy 冲来,周围后金expert 碰触到scarlet blood energy 瞬间变成了一具具白骨。

  短短数息的时间,就有数人死在了他的手中。

  “江尚!是那个Great Demon !”

  “什么!?怎么是他?”

  “快跑!他已经疯了!?”

  “为什么他还没有死?”

  在场众人看到江尚都是大为震动。

  传闻Demon Sect 上一代Sect Lord 叛出Demon Sect ,不断寻找异物不死血,cultivation base 大进,甚至已经到达了五气Grandmaster ,不过此人行踪难寻,一直都是whereabouts unknown ,didn’t expect 今日竟然出现在Jade Dragon Snow Mountain 。

  群雄骚动不已,纷纷四散而逃。

  江尚背着双手,风轻云淡的道:“这天下间,能够让我全力出手的人越来越少了。”

  他的语气当中带着一丝惋惜,一丝落寞,站在人群中的宗政月听到这话却是背脊一阵发寒。

  没有理由,没有原因的肆意杀人,恐怕只有眼前的江尚了。

  Ouyang Ping 看着上方的江尚,“江Old Cult Master ,回头吧,不要一错再错了。”

  An Jing 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上方那位老人。

  江尚看着自己的手掌,“一错再错?你怎么知道我是错的?”

  Ouyang Ping 语重心长的道:“你看看你的身边,已经空无一人了。”

  “hahahaha 。”

  江尚大笑了一声,“理智到极端,冷血到无情,有人称之为看透,我觉得是无心。”

  Ouyang Ping 听到这,低声自语了起来,“无心.”

  morning sun 初升,cold wind whistling ,让人的心都逐渐变得冰寒彻骨起来。

  人无情和人无心,是有区别的。

  Ouyang Ping sighed ,没有再说话了。

  “Great Elder ,不必再说了。”

  An Jing 手掌摸向了剑匣,抬起头looked towards 了山巅之上的江尚,道:“看来宗政化淳今日并没有来,而是派你来送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