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ife Is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344

  第344章 百万Yin Soldier 战佛祖

  An Jing 看着自己的手掌,此刻golden 的雷电在他的手臂涌动着,就像是有着电丝在他的血肉,经络当中游动着。

  似乎这一双手臂好似有着千斤重,仿佛再难以抬起似的。

  仅仅一招,便可知道面前嘻哈佛terrifying 的实力。

  嘻哈佛双手开始不断的交缠在一起,one after another 玄奥无比的golden light 浮现。

  随着梵音响彻,其手掌当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印法。

  那golden 印咒悬浮在in midair ,周围的True Qi 都是暴动了起来,恐怖的imposing manner 威慑方圆several li 。

  大日如来印!火焰轮止印!

  嘻哈佛手掌一伸,那golden 的印咒好似变成了一片汪洋fire sea ,向着前方冲荡而去了。

  轰隆!轰隆!

  那巨大的golden 咒印冲荡向前,Heaven and Earth 都是炸裂了开来。

  heaven falls and earth rends !虚空震颤!

  好像这世间的一切,突然都被这狂暴的力量给淹没了一般。

  dong!

  仿佛Heaven and Earth 都是震动了一下,terrifying 的冲击将周围的True Qi 都是给震散,smashing void 的裂缝浮现在众人的面前。

  “那是smashing void !这是Divine Immortal 的手段!”

  “嘻哈佛竟然到达了如此地步?!”

  “佛祖降临了!这是佛祖降临了啊!”

  议论和惊骇之声让人如晴天霹雳一般,这般Great Divine Ability 早就超越了他们认知。

  当今天下,真有smashing void 这等手段?

  An Jing 手中独鹿剑流动着熠熠的rays of light ,瞬息间,手中的独鹿剑好似化成了一把滔天giant sword 。

  锋锐的sword light 刺破天际,向着前方的fire sea 激荡而去。

  那fire sea burning the heaven and boiling the sea ,omnipotent ,直接将那锋锐的sword light 包裹其中,其中的禅音更是滚滚如雷一般。

  An Jing 此刻也是心有余悸,他知道此刻面对的嘻哈佛可能是他迄今为止遇到了的最强expert ,真正的Great Grandmaster 。

  “chi chi! ”“chi chi! ”

  在这时候,独鹿剑爆发出惊人的声威,grandiose 的向着前方扫去。

  first under the heavens 剑,自带锋寒之气!

  天下为鹿,此剑独之!

  这一剑直接刺破了前方的火焰,将其分化成了两侧火焰浪潮,滚滚袭去。

  嘻哈佛沐浴在golden 的火焰中,看着那闪烁着冷光的独鹿剑,感慨道:“不愧是first under the heavens 剑。”

  An Jing 轻轻抚摸着独鹿剑的剑身,他知道若不是放在这独鹿剑在手,恐怕还真的难以劈开那火焰。

  贾梅仙探出小脑袋,焦急的问道:“这可如何是好?”

  任谁都能看的出来,眼下的嘻哈佛执念和本体合一,再加上吸收了江尚的不死血,实力已经发生了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变化。

  嘻哈佛已经成为了继赵之武之后,第二位大Grandmaster Realm 的expert 。

  杨冲看着交战的两人,心中则是暗自思忖起来,道:“这位Buddhism Peak expert 似乎和宗政化淳的目标是一致的,但是他们为什么都想要破开锁龙井封印呢?”

  “还有嘻哈佛吸收了江尚的不死血,为什么没有任何变化?”

  不只是杨冲心中疑惑,不少人心中都是十分不解。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嘻哈佛的实力一下子提升到如此地步?

  若仅仅是执念重回自身合二为一的话,这般说辞未免也太简单了些。

  嘻哈佛imposing manner 还在不断攀升着,那厚重如山的imposing manner 威压不断袭来。

  bang!

  next moment ,其脚下的大地都开始崩裂开来。

  随着嘻哈佛双手合十,那巨大的golden 佛陀屹立而起,足有数zhang high ,屹立在一片废墟之上,折射出ten thousand zhang 的golden rays of light 。

  好似golden 的佛陀真的活了过来一般,那雄壮的imposing manner 覆盖而来,An Jing 就像是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当中的小船,wind and rain 飘摇,随时都会折断。

  就在这时,那一股浩荡的demonic energy 从远处汹涌而来。

  如果说这golden 佛陀是一座山的话,那么这汹涌而来的demonic energy 就是汪洋菏泽。

  哐!

  撞击的刹那,振聋发聩的声音resounded 。

  demonic energy 和Buddha’s radiance 的碰撞,形成one after another 炙热的rays of light ,所有人都是能够感觉到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的terrifying 波动。

  peng~ peng~!

  一望无际的天空,在此刻犹如被一股大力生生地扭曲,而辽阔地面上,竟是蔓延开一圈圈的土浪,整个大地,几乎是被生生的捏碎而去。

  one after another 目光泛着凝重的望着蔓延出来的terrifying 冲击,Ouyang Ping ,宗政月等Great Snow Mountain expert 生怕被那种冲击而波及,向着远处飞纵而去。

  在那气浪中央浮现出了one silhouette ,那是一个满头华发的old woman 。

  而这突如其来,并且能够抵挡嘻哈佛的expert 不是旁人,正是南宫卫萍。

  An Jing 看到来人心中一震,显然是Zhao Qingmei 担忧,所以暗中让南宫卫萍前来Jade Dragon Snow Mountain 。

  宗政月看到嘻哈佛占据上风,心中relaxed ,didn’t expect 那mysterious 至极的Demon Sect expert 又突然杀了出来。

  旁人不知道此人的实力,但是宗政月却十分清楚。

  此人能够击败自己的father 宗政化淳,并且去了云塔还能安然离去,虽然不知道为何遭到了重创,strength great injury ,但绝对有着Great Grandmaster 的实力。

  嘻哈佛道:“didn’t expect Demon Sect 当中竟然还有如此expert 。”

  南宫卫萍道:“老身也didn’t expect ,Buddhism 有人能够重现Buddhism 佛祖之路。”

  嘻哈佛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便更明白,没人能够阻挡this poor monk ,即使是Earth Immortal 也不行。”

  南宫卫萍said with a sneer :“老和尚,你真以为成为佛祖便可以act wilfully 了吗?不过是邪祟之物罢了,什么众生成佛,在老身看来就是狗屁,何必要将自己的意愿强加在旁人身上?”

  嘻哈佛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既然施主想要死,那this poor monk 便成全施主。”

  一掌轰来,宛如陨石坠落一般,带着骇人的劲道和速度。

  南宫卫萍丝毫没有退让的打算,体内demonic energy 汹涌而来,直接迎了上去。

  两位当世Peak 的expert ,顷刻间便对上了手。

  bang! bang!

  两个掌印fiercely 在空中碰撞,顿时就像是两座万年冰山交汇一般,震动Heaven and Earth 的声响传荡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每一个角落。

  南宫卫萍虽然cultivation base 也是有着Great Grandmaster ,但毕竟strength great injury ,距离眼前的下哈佛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这一对碰当即向着后方退去了数步。

  凶狠磅礴的true essence 波动,一波波的自嘻哈佛体内席卷出来。

  这嘻哈佛的实力,已是真正的达到大Grandmaster Realm ,体内blood energy 膨胀到了极致,一股unrivaled pressure 如山峦倾倒而至。

  ‘嘎吱’‘嘎吱’

  南宫卫萍五指握拢,掌心有着true essence 摩擦的声响传出,那细微的声波间,仿佛都是蕴含着磅礴的劲道。

  缓步走出,black 的魔光也是缓缓的自南宫卫萍体内弥漫出来。

  普天之下,将《Nine Nether 炼狱魔典》cultivation 至Perfection 的有几人,眼前的南宫卫萍便是其中之一。

  bang!

  一抹golden light 自嘻哈佛眼掠过,旋即其手臂猛的一震,竟是有着刺耳的尖鸣声传出,在那声音之,弥漫着雄浑,霸道的威势。

  “shua!”

  而就在那尖鸣之声传出的刹那,嘻哈佛的silhouette 终是猛的一动,只见得前方true essence 直接是在此刻被撕裂,一道silhouette ,快若ghost-like 掠向南宫卫萍。

  嘻哈佛手掌化成无数的残影,如同暴雨般的倾泻而出,瞬间便是笼罩了南宫卫萍四面八方。

  这嘻哈佛几乎用出了八分气力,这可比方才对战An Jing 还要凶猛的多,掌印过处,空气尽数都是扭曲了起来。

  palm covering the whole sky 印在南宫卫萍眼瞳之急速放大,她体内demonic energy 涌动挥舞出了数十掌迎了上去。

  peng peng peng!

  两人掌印对碰,爆发出骇人的声威。

  “this poor monk 今日成佛,便杀一位Earth Immortal 助兴。”

  嘻哈佛眼中golden light 泯灭,随后有着red light 浮现。

  他的双手合十,随后在他的手掌当中浮现出一道golden 的莲花。

  bang!

  滔天般的true essence ,如同潮水般自其体内涌出,而其手中的golden 莲花,竟然也是在此刻逐渐的膨胀起来。

  杀一位Earth Immortal 助兴,这是何等狂妄的语气!?

  即使是在历史当中Great Grandmaster expert 跌出的大秦朝,也是十分骇人的语气。

  An Jing 抚摸着手中的独鹿剑,道:“Senior Nangong ,我们二人联手。”

  “不用,我来会一会Buddhism 的佛祖。”

  南宫卫萍望着imposing manner 陡然强大起来的嘻哈佛,脸庞上也是有着一抹轻笑浮现出来,旋即笑容变得冰寒,犹如刀锋般凌厉。

  南宫卫萍一步跨出,demonic energy 涌动,其背后好似出现了一道巨大的black 裂缝,而后这裂缝不断扩大。

  一尊强悍的heavenly demon illusory shadow 浮现而出!

  heavenly demon 踏破Heaven and Earth 的声音resounded ,声波扩散开来,周遭空气都是被这音波给震碎了一般。

  远处山石就像是雪花一般,向着下方的大地落了下去。

  这heavenly demon ,与之前并不相同,仅仅是illusory shadow 便充斥着一种浓浓的威压,那种威压,让得宗政月脸色大变。

  《Heavenly Demon Secret Art 》借助的是一丝Foreign Heavenly Demon 之力,而《Nine Nether 炼狱魔典》则是打开Foreign Domain 一个缺口通道,借助更加庞大的Heavenly Demon’s Power 。

  这才是《Nine Nether 炼狱魔典》的terrifying 之处,即使南宫卫萍此刻已经不复at the peak period ,但是她的实力依旧是当世之巅。

  嘻哈佛眼眸平静,true essence 缓缓向着golden 莲花中输送而去。

  南宫卫萍全身imposing manner 也是凝聚到了一个极点。

  嘻哈佛手掌猛然一松,手那golden 莲花随着空飞舞了出来,越变越大。

  一晃间,便是变成一道数十丈庞大的golden 雷电,一种凌厉到极致的波动,疯狂的散发出来。

  peng peng peng!

  golden 雷电掠出,掺杂着汹涌澎湃的blood energy ,Heaven and Earth 都是黯淡了起来,方乌云密布,狂暴的雷电轰隆作响,好像这一刻已经到了末日时刻。

  ”go! ”

  嘻哈佛手指豁然指向南宫卫萍,喝声如雷,雄浑的声音回响在每一个人的耳旁。

  bang!

  喝声传开,那数十丈庞大的golden 闪电顿了一瞬,旋即暴掠而出。

  瞬息间那golden 雷电,已是降临在了南宫卫萍前方,然后没有丝毫的停顿,带着一股毁灭般的力量,fiercely 的轰向南宫卫萍。

  巨大的golden 在南宫卫萍瞳孔急速的放大着,而她背后的heavenly demon ,仿佛也是感应到了眼前的危机,不禁roared towards the sky 。

  南宫卫萍双眼平静到了极致,手掌十根手指交错形成了one after another 妙,精致的印法。

  漫天true essence 顿时如烟花一般,爆裂开来。

  Nine Nether 炼狱魔典!heavenly demon 印!

  而南宫卫萍背后的heavenly demon 也是结印,漫Heavenly Demon Qi 化成了one after another black 魔印,仿佛化成了盖世山岳一般,向着前方落了下去。

  weng!

  瞬息间,那black 魔印fiercely 轰在了那道巨大的golden 闪电。

  砰!

  震耳欲聋般的rumbling sound ,在此刻陡然响彻起来,然后An Jing 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terrifying 波动席卷而开。

  而此时An Jing 却没时间在意这些,稳下身体时,目光immediately 望向那魔印和azure 雷电交织的地方,眼皆是泛着惊异之色。

  只见到那golden 闪电,宛如灭世雷电一般,将整个Heaven and Earth 都照亮了一般,最后雷电像是一把利剑fiercely 的向着下方插了下去。

  轰隆!轰隆!

  golden 的雷电好似洞穿了南宫卫萍,最后重重落到了大地之上。

  bang!

  大地在颤抖之不断的崩塌着,短短数息时间,那下方宽广无边的disciple ,便是出现了一个several feet 庞大的深深黑洞,黑洞边缘,巨大的裂缝,犹如蜘蛛般的蔓延开来。

  所有人望着眼前的这一幕,那心脏的跳动速度都是陡然间加剧起来。

  嘻哈佛brows tightly frowns ,双手放在胸前,身上袈裟随着狂风舞动猎猎作响。

  此时南宫卫萍的模样,极端的凄惨,两条手臂之的血肉尽数化去,只余下光秃秃的骨臂,身体表面更是有着一片片white 的skeleton 裸露出来。

  若不是Great Grandmaster 的cultivation base 支撑着,可能早就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了。

  hu hu! hu hu!

  粗重而紊乱的呼吸,自南宫卫萍的嘴喘出来,她的身体因为血肉被化而产生的剧痛还在细微的颤抖着,原本凌厉的气息也是在此时变得极为的萎靡。

  显然this move 对碰之下,她已经落了下风。

  “Senior Nangong 。”

  An Jing 走到了南宫卫萍身边,看着那horrible to see 的伤口,眉头顿时拧成了一个‘川’字。

  南宫卫萍毕竟strength great injury ,一身实力早就不复存在了,哪里还是嘻哈佛这位新晋Great Grandmaster 的对手。

  而且这位嘻哈佛,可不仅仅是简单的Great Grandmaster ,他的实力似乎还在一般Great Grandmaster 之上。

  嘻哈佛道:“求仁得仁,this poor monk 成全施主的仁。”

  说着璀璨的golden light 再次照耀在大地之上,想要直接杀了南宫卫萍和An Jing 。

  “是吗?”

  An Jing 手掌伸向了怀中,拿出了传国Imperial Jade Seal 。

  宗政月看到An Jing 手中的东西,内心大震:“传国Imperial Jade Seal !?”

  传国Imperial Jade Seal 她自然不会陌生,Great Yan 朝就是没有传国Imperial Jade Seal ,当初燕太祖费尽心机想要搜寻这传国Imperial Jade Seal ,花费了大量精力,人力和物力,最终都没有任何线索,最终只能重新铸造了一枚Great Yan 镇国Imperial Jade Seal 。

  而宗政化淳为了搜寻这传国Imperial Jade Seal 也是派遣了诸多expert ,但是连影子都没有。

  此刻那遗失数百年的传国Imperial Jade Seal 竟然出现在了鬼剑客的手中,这让人如何不惊讶?

  嘻哈佛看到那传国Imperial Jade Seal 的时候,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

  国之重器!

  那份重压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即使他如今cultivation base 已经臻至Peak Great Grandmaster 了,此刻面对这真正的国之重器,还是不由得心中一震。

  An Jing 神色淡漠,念头落在了传国Imperial Jade Seal 之上。

  轰隆!轰隆!

  陡然间天空和大地都是颤抖了起来,那种震动就像是Earth Dragon 翻身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宗政月连忙向着all around 看去。

  就在这时,那传国Imperial Jade Seal 当中猛地释放出black 光华,浓郁的Yin-Fiend Qi 传荡而来,随后无数Yin Soldier 冲了出来。

  “杀——!”

  数百兵卒便连成黑线,百万Yin Soldier 会是何等的光景,此刻Heaven and Earth 仿佛相连,形成一望无际的black ,占据了整个Heaven and Earth 。

  grandiose ,厮杀声更是振聋发聩,震天动地。

  pitch black 的Yin-Fiend Qi 下,那如鬼魅一般的silhouette 带着无情的solemn killing aura ,带给人一种莫大的oppression 。

  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一时间都被无数的Yin Soldier 给包围了。

  “这这.这是Yin Soldier !?”

  “好浓郁的Yin-Fiend Qi !”

  “百万Yin Soldier ?这是打通了地府吗?”

  Yin-Fiend Qi 本身便会给人威压,更不用说此刻百万Yin Soldier ,大秦帝陵中的大秦Human Sovereign 便是依靠着百万Yin Soldier 拱卫帝陵,妄想依靠这百万Yin Soldier 统治Netherworld ,等到一天重塑fleshy body 。

  最终这百万Yin Soldier 落到了An Jing 手中,成了他的法宝。

  就算是Peak Great Grandmaster ,此刻面的那没有边际的百万Yin Soldier 都是感觉到了莫大压力。

  An Jing 手中独鹿剑一指。

  百万Yin Soldier 顿时云动而起,从四面八方向着嘻哈佛而去。

  Yin-Fiend Qi 危害虽然弱于邪祟之气,但是Yin-Fiend Qi 却代表着死气,就算是嘻哈佛能够将邪祟之气掌控,但也是生灵,还没有跳出Three Realms 外,不在Five Elements 中的地步。

  况且这Yin-Fiend Qi 如此浓郁,已经足够让量变产生质变了。

  “杀——!”

  百万Yin Soldier 冲了过去,即使嘻哈佛的护体golden light 阻挡住了大部分冲击,但是如潮水一般的Yin Soldier 还是将其包围了。

  “Amitabha !”

  嘻哈佛took a deep breath ,自知自己未必能够抵挡百万Yin Soldier ,心中生出了退意。

  只见的他true essence 运转,背后浮现出了大智慧,大慈悲,大毅力的golden 光华,golden 的光华形成三道屏障震退了冲击而来的Yin Soldier 。

  “Master !”

  宗政月和Great Snow Mountain Grandmaster expert 此刻也是被Yin Soldier 包围着,以三人的实力,Yin Soldier 短时间未必能够拿下她,但是continuously 的Yin Soldier 侵袭而来,最终迟早难逃一死。

  死Princess 不死this poor monk 。

  嘻哈佛看了宗政月一眼,几乎没有任何犹豫looked towards 远处飞纵而去。

  浓郁的golden rays of light 炸裂开来,周围Yin Soldier 尽数消融,Yin-Fiend Qi 都是退避开来。

  An Jing 知道想要阻挠这位Peak 的Great Grandmaster 离去几乎没有可能,毕竟此人的实力已经站在整个历史之巅。

  Great Grandmaster expert since ancient times 都是一个时代的最毋庸置疑的expert ,而佛祖级别的expert 更是Great Grandmaster 中Peak ,今天嘻哈佛融入执念合二为一成为Great Grandmaster ,而且不死血和邪祟遗骸也完全融入自身,正应了此前所有的plot against ,如真正佛祖降世,但一身实力未必能够完全发挥出来,面对百万Yin Soldier 只能先行撤离。

  An Jing 传国Imperial Jade Seal 一收,随后百万Yin Soldier 尽数回到了Imperial Jade Seal 当中。

  “快走!”

  宗政月看到这,连忙向着远处飞纵而去。

  两位Great Snow Mountain 的expert 也是四散而逃。

  “想走!?”

  An Jing 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镇邪剑化成了六道冷光向着三人飞去。

  快!

  太快了!

  寻常人甚至连影子都没看到,那剑已经飞了出去。

  “xiu xiu !”

  sword light 穿透空气,两侧的气流都是尽数分开,其中两道镇邪剑直接洞穿了两位Great Snow Mountain expert 的咽喉。

  其余四把镇邪剑则是钉在了宗政月的手腕,脚腕之上。

  只听到宗政月一道mournful scream 声,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Senior Nangong .”

  An Jing 来到了南宫卫萍面前,看着她已经白漆漆的骨头。

  南宫卫萍有些落寞的道:“那老和尚果然厉害,已然有佛祖在世的实力了。”

  她并不是伤感于自己的伤势,而是伤感于这Buddhism 又多了一位Peak 的expert 。

  在如今这时局,此等expert 会是何等terrifying 的存在?

  而自己如今strength great injury ,现如今更是废了双臂,就算恢复到了at the peak period ,恐怕也不是那嘻哈佛的对手了。

  Demon Sect 该何去何从!?

  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这天下又该何去何从!?

  这时,Ouyang Ping 提着宗政月地走了过来,“安供奉,这宗政月还没死。”

  此刻宗政月脸色一片苍白,四肢都插着镇邪剑,鲜血不断流淌在了地上。

  An Jing shook the head ,道:“留着她还有用。”

  游丐曾经和他说过,宗政月身旁有着一枚暗子,并且暗子曾经救走了宗政月,这说明Great Yan Human Sovereign 对宗政月还有大用,一旦宗政月身死,可能会坏了Great Yan Human Sovereign 的布局。

  再者说,他不能杀宗政月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要前往后金王庭用宗政月换一个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