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ife Is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345

  第345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

  Jade City ,Great Yan Human Sovereign 寝宫。

  此时的赵之武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上朝,天下间没人知道这位大Grandmaster Realm 的expert 此刻正躺在龙榻之上,神色看起来极为虚弱。

  white eyebrow Court Eunuch 低声道:“Your Majesty ,安乐Princess 来了。”

  赵之武轻咳了两声,“cough cough cough 让她进来吧。”

  没多久,赵雪宁便匆匆走了进来,“Imperial Father !”

  “是不是又出现变故了?”

  赵之武努力支起身子问道:“朕和你说过,就算天塌下来了,也要面若静湖,不动声色,这才能是上位者该有的气度。”

  赵雪宁压下心中的震动,道:“An Jing 去了Jade Dragon Snow Mountain ,那后金圣Main Sect 政化淳果然没出现,江尚与鬼剑客一战,因放弃吸收邪祟之血变成邪祟,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

  赵之武slightly nodded ,感慨道:“江尚?他也算是一个人物,可惜走错了路。”

  当初Great Yan 王朝夺嫡之争,Demon Sect 是坚定不移的Crown Prince 党,因为Crown Prince 并非Martial Dao Emperor ,会受制于Demon Sect ,如果那Crown Prince 上位的话,Demon Sect 声威必定一时无两,而届时Demon Sect 可能比如今真一教还要尾大难处。

  赵雪宁继续道:“而Buddhism 那mysterious 的嘻哈佛将自身的执念合一,再吸收了大量不死血,cultivation base 疑似提升到了大Grandmaster Realm ,就连Demon Sect mysterious expert 都被其重创。”

  赵之Martial God 色变得严肃起来,“嘻哈佛晋升到了大Grandmaster Realm ?”

  赵雪宁问道:“Imperial Father ,现在该怎么办?”

  赵之武陷入了回忆,随后缓缓道:“这位嘻哈佛乃是Buddhism 不世出的天才,如果说法悟是blessed by heaven 的话,那么这位名叫梵我,法号嘻哈佛的便是Buddhism 真正number one genius ,据说此人三十岁之前便到达了Grandmaster Realm ,不过他拜入灵台寺到达Grandmaster 之后,很快便销声匿迹了,据说云游四方,所以当嘻哈佛出现的时候,朕便猜到了可能是此人。”

  “他当初以Great Divine Ability 将自身的执念斩出,可以说两具身体都是执念,也都是本体,不同是的执的念不同罢了,现如今随着意念归一,到达了忘我无我之境,再加上那邪祟遗骸和邪祟之血,使得此人彻底到达了佛祖之境,这位嘻哈佛实力terrifying 程度还在那千秋不死人之上,毕竟那千秋不死人身受重创,实力恢复不到at the peak period 。”

  赵之武的语气也是带着几分凝重。

  现如今Great Yan 王朝四面皆敌,寻常人看到的是那百万士卒,而身处高位的Human Sovereign 看到的自然是那些真正动摇根基的Peak expert 。

  赵雪宁惊道:“Imperial Father ,嘻哈佛如今就是佛祖降世?”

  赵之武said solemnly :“这么说也没错,如今他的实力说是佛祖降世也不为过。”

  赵雪宁不由得问道:“那这千秋不死人和嘻哈佛谁的实力更强?”

  赵之武沉吟了半晌道:“如果那千秋不死人伤势恢复的话,应该更强一些,不过他的伤势乃是无数Great Grandmaster 遗留,此次与我交战又牵动了新的伤势,不用太担心,倒是这嘻哈佛对了,嘻哈佛晋升Great Grandmaster 后来呢?”

  赵雪宁took a deep breath ,道:“最后鬼剑客拿出了传国Imperial Jade Seal ,唤出了百万Yin Soldier 逼迫那嘻哈佛退去。”

  赵之武脸色变了变,“你说鬼剑客拿出了传国Imperial Jade Seal !?”

  Great Yan Imperial Family 寻找了多年的传国Imperial Jade Seal 竟然在鬼剑客的手中,那可是国之重器,真正继承大统的标志,再加上其夫人特殊的地位,这让人如何能够不多想?怎么能不多想?

  尤其是这传国Imperial Jade Seal ,能够唤出百万Yin Soldier ,就连嘻哈佛这等expert 都被逼退了。

  这是何等的terrifying ?

  赵雪宁nodded ,没有再说话。

  赵之武长长吐了一口气,脸色恢复如常,让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赵雪宁低声问道:“Imperial Father ,现在要怎么办?”

  赵之Martial Arts :“后金的事宜就交给An Jing 吧,Southern Wilderness 也有Imperial Teacher ,至于Zhao State 和我Great Yan 交战已久,想要覆灭Great Yan 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赵雪宁柳眉紧锁,道:“可是我担心Buddhism ”

  Buddhism Peak expert 似乎现在投向了后金,而南边的Buddhism expert 和数万僧兵就变成了放在Great Yan 王朝脖子上的一把利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刺了过来。

  一旦发动,那对Great Yan 王朝的打击势必会是unimaginable 的存在。

  赵之Martial Arts :“天一Bodhisattva 他自会知道如何处理。”

  赵雪宁slightly nodded ,心中似乎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嘴巴微张欲言又止。

  赵之武笑问道:“你是不是想说,如今这天下已经完全不在我Great Yan Imperial Family 掌控之下了?”

  赵雪宁nodded and said :“是。”

  现如今不论是萧千秋还是Buddhism 似乎一下子都高于了Great Yan Imperial Family ,他们掌握了扭转战局的力量,Great Yan Imperial Family 则完全被他们拱卫其中,已经失去了掌控他们的能力。

  赵之武缓缓站起身,赵雪宁连忙走上前扶着他的身子。

  只见赵之武迈着脚步来到了栏杆前,看着那粗壮,繁茂的树叶,还有那淡雅,动人的花朵。

  “雪宁,伱要懂得,于无声处听惊雷,于无色处见繁花。”

  北荒道,源城。

  在Northern Plains 被平阳卫sneak attack 得手之后,后金大军没有撤退的意愿,似乎下定了决心,cutting off one’s means of retreat 的发动了袭击,誓要拿下源城。

  三国联盟讨伐Yan Country 以来,相较于Southern Wilderness 的finished apprenticeship 不利,损失惨重,甚至到达了伤筋动骨的程度。

  后金和Zhao State 可谓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但后金遇到了王时宜亲自镇守的源城可谓遇到了硬骨头。

  接连一个半月的强攻都是没能拿下这源城,一方面源城守备士卒确实不少,另一方面则是王时宜调度有章,几次都是率领大军亲自坐镇,抵御住了后金大军侵袭。

  在这般没日没夜的强攻下数天后,金律发现源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王时宜的粮草告急了。

  要知道此前城内可是有着数十万的Great Yan 士卒,每天消耗的粮草都是夸张和惊人。

  粮草就是大军的军心,一旦没有了粮草,那源城的军心也就没了。

  金律发现之后并没有着急攻城,而是派人将源城团团包围住了,并且每天向城内飞箭传书,散播粮草告急,劝降城内士卒和百姓。

  在这围而不攻的情况下又过了半月之后,此举却没有起到任何效果,源城上守备一切正常,就像是没事人一样。

  这让后金主帅金律再也坐不住了,以为是中了王时宜的奸计,当下怒火中烧率领大军对源城发起了猛攻,似乎要将这半月以来的压抑全部宣泄出来。

  源城爆发了有史以来,最为猛烈的攻坚大战,惨烈程度更是古今罕有。

  源城城头上,伴随着冲锋陷阵的呐喊声,一支支利箭从耳畔whistled past ,刀剑交击,惨叫声四起。

  满目血肉横飞,暴雨般的箭矢飞掠着穿透Battle Armor 军衣,飞溅的血污在空中抛洒,士卒的头颅滚落在地,不散的阴魂似乎还在阴霾密布的空中嘶吼,一双双杀得血红的眼睛在狰狞的面孔上闪动着仇恨的rays of light 。

  空气中飘散着越来越浓重的blood-reeking qi ,天空硝烟弥漫,大地上corpses everywhere across the field ,blood flowing into a river 。

  整个源城城外布满了黑压压的士卒,好像潮水一般迅速涌来,伴随着声嘶力竭的呐喊声,石块犹如暴雨般呼啸着从天而降,箭矢凌空乱飞,如狼似虎的后金士卒满脸血污,眼神里透着凶狠和残忍,手里不停地挥舞着带血的兵刃。

  大片的兵卒倒毙于横流的血泊之中,身后又有人举刀而上,厮杀声和金戈交鸣声响彻Heaven and Earth ,满目都是尸山血海,令人毛骨俱竦。

  一望无际的战场犹如人间地狱,空气中充斥着令人作呕的blood-reeking qi ,弥漫的黑烟在空中飘散,熊熊火光映照得天际一片血红,满身血污的Great Yan 士卒在做着最后的拼死搏斗,一边举刀猛砍,一边从喉咙里滚出wild beast 般疯狂的嘶吼。

  这一场攻伐大战厮杀了三天三夜,尸体已经铺满了每一个角落。

  此刻木心法王周围裹挟着True Qi ,率先杀到了city gate 之上,一眼就看到正在指挥的王时宜。

  “真不愧是武侯啊。”

  木心法王身躯一纵,直接冲向了王时宜。

  “保护武侯!”

  周围Great Yan 士卒看到木心法王冲去,即使明知道是死,也有不少人挡在了王时宜的面前。

  “武侯快走!”

  “大帅快走!”

  王时宜的亲兵也是焦急的喊道。

  木心法王实力profound ,几个鹊起兔落之间便来到了王时宜的面前,挥手间就杀死了数个亲兵,随后手掌如sharp claw 一般,fiercely 抓向了王时宜的咽喉。

  王时宜手中long spear 一震,Inner Strength 如潮水一般激荡而来,迅猛迎了上去。

  “喀喀喀——!”

  一掌拍来,那玄铁打造的long spear 顿时间崩裂,王时宜更是重重落在地上,口中鲜血狂涌。

  “你太自大了。”

  木心法王看着面前的王时宜,coldly said :“你不放Heart Demon 教的expert ,派遣他们全部去袭营,这就是你最大的失误。”

  端木杏华,林天海和易道韫等Demon Sect expert 前来支援,但是王时宜一直对他们心怀戒心,尤其是端木杏华带着Zhao Qingmei 的‘命令’,让他王时宜退守Nether Mountain ,这更是让他心中生出一丝不快。

  作为Great Yan 王朝的武侯,即使不敌后金大军,怎么会寻求庇护?这若是传出去了岂不是成了extraordinary shame and humiliation 。

  所以王时宜断然拒绝了Zhao Qingmei 的‘命令’,亲自率领大军抵抗后金袭击,使得自己身陷重围,并且他内心也是十分不放Heart Demon 教expert ,此次后金猛攻,他得到消息后便让Demon Sect expert 前去阻杀金律。

  显然后金大军也是早有准备,此次Demon Sect expert 肯定不会如愿得手了,说不得还会陷入危机当中。

  王时宜抹去嘴角的鲜血,“这里都是我Great Yan 士卒,你能走得掉吗?”

  “hahahaha 。”

  木心大法王得意的大笑了起来,随后道:“本法王cultivation base 臻至二气Grandmaster ,这天下之大哪里不能去的?”

  木心大法王不愿意和王时宜废话,向着王时宜冲了过去。

  “杀——!”

  周围Great Yan 士卒也是奋勇冲了过来,想要拦住木心法王,但是这些寻常士卒simply 不是木心法王一合之敌,simply 挡不住他的冲杀。

  就在这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远处两道silhouette 急速冲来,一掌一剑挡住了木心大法王的攻势。

  来人正是王凝水和戴丹书。

  “来得好!”

  木心大法王冷笑了一声,True Qi 浩荡涌来,Shrinking the Earth into an Inch 施展开来,Great Snow Mountain 圣body refinement 施展开来,雄浑fist strength 向着王凝水打去。

  哧!

  王凝水背后三花浮现,实力也是发挥到了极致,一手冷月sword light 向着木心大法王斩去。

  砰!

  fist strength 和sword light 碰撞的瞬间,犹如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一般,那sword light 彻底崩裂开来,而王凝水的身躯更是重重坠落,掉在了city wall 之下。

  戴丹书借着这机会冲了过来,他的cultivation base 已经臻至半步Grandmaster Peak ,因为地脉之灵意念的破禁,几乎已经到达了Grandmaster Realm 。

  只见的他猛地出现在木心大法王的上方,手掌一抬,那平凡的手掌之上流动着golden 的光晕。

  轰隆!轰隆!

  上方空气都发出刺耳的轰鸣之声。

  五毒断魂手!

  巨大的掌印轰隆落下,而在其中,不断的有着怪异的嘶吼声响起,隐约可见其中有着一只purple 的毒兽浮现。

  木心大法王看到掌印落下,faintly smiled ,“若是风灵月在世,我或许会避让三分,就凭你?”

  只见他手指一伸,一道True Qi 从指尖爆射而出,向着上方那giant beast 冲了过去。

  “嗵!”

  在这True Qi 指光冲击之下,那霸道强悍的giant beast 瞬息间便崩裂了开来,化成了一片虚无。

  戴丹书也是脚掌踩在地面上连连后退。

  “本法王连Demon Sect 都不放在眼里,trifling Five Poison Sect Sect Master 又算什么?”

  木心大法王lightly shouted ,手掌一推,那True Qi 如潮水一般涌去。

  bang! bang!

  戴丹书就像是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的小舟一般,被那True Qi 浪潮冲的七零八落,身躯更是淹没在了其中。

  等到站起浪潮消散而去的时候,戴丹书整个人也站在原地,脸色如纸片一般苍白,鲜血不断从他的口中咕哝而出。

  此刻他全身的meridian 都已经断裂,internal organs 也是被震断。

  虽然戴丹书距离Grandmaster 只差一步之遥,甚至只要给他一些时间,就可以到达Grandmaster ,但是Grandmaster 和寻常expert 却是有着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的差距。

  戴丹书双目圆睁,瞳仁都在剧烈收缩,随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顷刻间,五湖四海堂的两great expert 纷纷毙命死在了木心大法王的手中。

  王时宜看到这,只觉得heart trembled 。

  王凝水和戴丹书也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一方expert ,但是此刻面对这木心大法王竟然顷刻间就毙命,这是何等的terrifying ?

  瓦罐总在井边破,General 难免阵前死。

  王时宜双眼变得凌厉起来,五指猛地握拢起来,随即一枪向着前方刺去。

  “chi chi! ”“chi chi! ”

  枪光冰寒,犹如Flood Dragon 出洞一般。

  只是王时宜面对的是Great Snow Mountain Grandmaster expert ,木心大法王神色淡然不变,一手抓住了枪身,随后fiercely 一掌拍去。

  “嗵!”

  王时宜顿时感觉一顿,随后mouth spurt blood 洒而出。

  这一掌几乎将王时宜胸腔的骨头全部打碎。

  “嗵!”

  “嗵!”

  木心大法王一连挥出数十掌,没一掌都是fiercely 打在王时宜的胸膛之上,发出巨大的声响,王时宜的胸膛已经彻底凹陷了下去,人也早就没有了呼吸。

  木心大法王的手掌也是侵满了鲜血。

  这位Great Yan 三大武侯之一的王时宜,最终死在了源城的城头之上。

  有人说他刚愎自用,骄傲自大,也有人说他曾骁勇善战,战功赫赫,还有人说他缺少战略,误国误民,更有人说其一腔热血,有雄途大志.

  此刻,这位备受争议的General 死在了城头之上。

  “呼!”

  木心大法王重重put out a breath ,随手将王时宜的尸体扔到了一旁,“Great Yan 之人和牲畜有何区别?”

  周围Great Yan 士卒都是惊愕的看着还在不断捶打着武侯尸体的木心大法王,内心都是surprised and angry 交加,再听到木心大法王的话顿时怒火中烧。

  许久后,木心大法王才喘着粗气道:“王时宜已死,尔等还不投降?”

  前方几个士卒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眼中都是浮现出仇恨的目光,随后奋勇向着木心大法王冲去。

  “杀——!”

  “给武侯报仇!”

  木心大法王看到这,当即怒道:“既然你们都想死,那我便成全你们。”

  掌势翻飞,不断有士卒毙命,而Great Yan 士卒却是前赴后继的冲了过来。

  木心法王虽然是Grandmaster expert ,但面对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的Great Yan 士卒也是后继乏力,True Qi 在一点点被消磨,而他整个人也彻底被士卒汪洋包围着。

  整个源城的攻防大战还在继续,王时宜死后,源城之战的指挥就变成了李齐容。

  但是王时宜身死,再加上Great Yan 士卒疲惫不堪,如今Great Yan 大势已去,后金士卒蜂拥冲了进来。

  金律骑在马上走进了源城,他的脸色并不好看。

  他在这源城当中不仅浪费了诸多时间,并且还损失诸多士卒,虽然战略地位达到了,但却是损失惨重。

  源城内烽火fire beacon ,街道上,房屋中到处都是厮杀声,哭喊声,鲜血更是汇聚成了涓涓细流。

  后金开始了屠城,甚至比以往更加凶戾,残暴。

  金律对着旁边的副将,道:“可调查出来他们如何坚守这么久的原因吗?”

  源城早就没有了粮草,城中百姓也早在大战来临之前便逃窜了,剩下的多是老弱病残,所剩的食物不多,这王时宜和如何坚持这么久的?

  这是金律的疑惑。

  王时宜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副将said solemnly :“调查清楚了,李齐容带着士卒斩杀城中百姓做成肉脯,给城中Great Yan 士卒充饥。”

  “什么!?”

  即使是后金一些将领,此刻听到这消息都是一惊。

  人肉做肉脯!?

  原来王时宜没有粮草坚守这么久,竟然是杀百姓充当粮食,任谁听到这都会不寒而栗。

  有人不禁suck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李齐容竟然如此恶毒!?那可是Great Yan 自己的百姓。”

  金律嘴角浮现一抹冷笑:“不愧是李齐容,每每计策都是如此狠毒。”

  李齐容为王时宜出了不少计策,其中最让后金gnashing teeth 的便是第一次攻伐北荒道之战,二十多万后金大军被全歼,Great Yan 则是死伤数万百姓为代价,从战略来讲无疑是十分值得称道的。

  Great Yan 军队没有死伤分毫,后金大军却死伤了二十万大军。

  从中便可得知,李齐容的手段和temperament 。

  “大帅!”

  这时,一位后金士卒急匆匆跑了过来,“李齐容所在的府邸已经被包围了。”

  “我们走。”

  金律骑着马向着李齐容的府邸走去了,等到他来到的时候,李齐容已经被后金士卒五花大绑的擒住了,死死地被摁在地上。

  金律骑在马背上,俯视着狼狈的李齐容道:“李齐容,我们见面了。”

  李齐容看了金律一眼,没有说话。

  “有骨气!”

  金律道:“若你们不让Demon Sect Peak expert 夜探空营,或许源城并不会这般容易失守。”

  李齐容indifferently said :“不过是winner is the king, loser is the villain 罢了。”

  他有和王时宜说过,要留几个Demon Sect expert 坐镇城中,但是王时宜已经对于Demon Sect 生出了间隙,内心早就不相信磨脚了。

  “hahahaha ,好一句winner is the king, loser is the villain 。”

  金律大笑了一声,“李齐容,我念你是个有才能的人,可愿意投降?”

  李齐容不屑的道:“向你投降?我李齐容生是Great Yan 之人,死也要守护Great Yan 百姓,向你后金蛮夷投降,痴心妄想。”

  “守护Great Yan 百姓!?”

  金律目光浮现一bright glow ,道:“你告诉本帅,你守护的Great Yan 百姓在哪里?”

  李齐容coldly snorted 没有说话。

  “本帅告诉你好了。”

  金律coldly said :“现在这些百姓都在你的肚子里。”

  李齐容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金律继续问道:“我最后问一遍,降或者死?”

  李齐容言简意赅的道:“死。”

  金律道:“拖下去斩了。”

  “是!”

  两个后金士卒直接架着李齐容走了出去,没多久便传来了李齐容被处死的消息。

  这位阴毒very ruthless 的谋士,宁死也没有低下自己的头颅。

  金律听闻这个消息,沉默了良久没有说话。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