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ife Is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377

  ”oh?”

  An Jing 听闻,眉头微微一挑,“他要见我?”

  对于嘻哈佛这位Great Grandmaster ,当今Buddhism number one expert ,An Jing 还是怀有一丝戒心,虽然现在嘻哈佛和Great Yan Imperial Court 合作,不过在An Jing 的心中,此人却是敌非友,时刻都要小心提防。

  嘻哈佛成为Great Grandmaster 的时候,An Jing 可是亲眼所见。

  他将邪祟的遗骸融入自身,而且吸收了大量邪祟的血液,apart from this 嘻哈佛在Jade Dragon Snow Mountain 还要杀An Jing ,甚至重创了南卫萍,若不是Imperial Jade Seal 中百万Yin Soldier body protection ,可能An Jing 就会遭到他的毒手。

  即使现在合作,但他的目的肯定也是为了等待锁龙井中的地脉之灵。

  李复周问道:“姑爷,要不要见?”

  “见,当然要见。”

  An Jing 缓缓道:“我正好想要从这位Great Grandmaster 口中得到一些消息。”

  嘻哈佛既然知道融入邪祟遗骸,血液成为Great Grandmaster ,显然是知道天下密辛的,说不定还知晓这邪祟之气的真正来源。

  说着,两人来到了大堂。

  此时法悟正坐在大堂客座,双手合十,神情平静祥和,很难想象一位十二岁左右的孩童,竟然会有这样的表情。

  听到脚步声,法悟睁开双眼,道:“安施主,有礼了。”

  An Jing 单手行了一个礼,道:“看来法悟Master 距离五气之境不远了。”

  法悟体内的五气都在逐渐上升,气息厚重如山,显然距离五气Return to Origin 已经是不远了。

  Buddhism 又要多了一位五气Grandmaster 。

  以法悟现在的年纪,将来很大概率可以冲击Great Grandmaster ,前途不可限量。

  法悟shook the head ,道:“this poor monk cultivation base 乃是Buddhism 之前所有前辈的Good Fortune 所遗留,比不得施主自身cultivation 所得,就像是空中楼阁,触之即碎。”

  An Jing laughed ,“Master 太过谦虚了。”

  法悟双手合十,道:“不是谦虚,这是事实。”

  如此年轻便到达这样的cultivation base ,自然是great opportunity ,大Good Fortune 所得到的cultivation base ,哪里是别人step by step 跨出,得来的cultivation base 扎实。

  An Jing 没有再这个问题深究,道:“我听闻your sect 的嘻哈Master 想要见我,那便请吧。”

  “施主,请。”

  法悟俯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两人走着,都是没有说话,突然An Jing 问道:“法悟Master 认为这邪祟之气是好还是坏?”

  法悟听到An Jing 的话,眼皮跳了跳,道:“this poor monk 觉得并非良善之物。”

  曾经在三庙山上,法智为了保护封印,不惜牺牲了自己的性命,而且邪祟之气的出现使得不少cultivation base 低下的人丧失了神智,各地一片混乱,虽然被Imperial Court Black Cloth Guard 以thunder 手段镇压,但如今这种情况依旧在发生。

  而嘻哈佛成为Great Grandmaster ,融入邪祟遗骸,邪祟之血,更是在等待着被邪祟之气彻底浸染的地脉之灵融入自身。

  An Jing 幽幽的道:“那Master 何不坚持本心?”

  法悟脚步slightly paused ,An Jing 这话犹如晨钟暮鼓一般,重重敲响在他的心中。

  imperial city ,御书房。

  刚刚上过早朝的赵雪宁回到了御书房,Yan Country 和Zhao State 之间战争还在继续,各地邪祟之气频发的事情逐渐增多,这位刚刚登基的永安Human Sovereign 自然也是繁忙,每日都只睡两三个时辰,其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批文,阅读奏折。

  每一份奏折都有着她的朱批,其中多有千字,少有百字。

  就算放在Great Yan 王朝历代帝王当中,永安Human Sovereign 无疑都是最为繁忙的,睡眠休息都是十分希少和固定。

  就在这时,white eyebrow Court Eunuch 走了进来,道:“Your Majesty !蒙总领求见。”

  永安Human Sovereign 放下了手中的毛笔,indifferently said :“让他进来。”

  “是。”

  white eyebrow Court Eunuch 应了一声,随后走到门口。

  不多时,蒙兆斗便缓缓走了进来,恭敬地行了一个礼,“this small official 见过Your Majesty !”

  永安Human Sovereign 继续批阅奏折,indifferently said :“说吧,有什么事情?”

  蒙兆斗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城内出现了贵霜expert ,根据this small official 调查,这些都是贵霜Peak 势力天煞Divine Palace 的expert ,其中更是有着五气Grandmaster 现身。”

  永安Human Sovereign 手上的动作一顿,道:“天煞Divine Palace ?”

  蒙兆斗道:“天煞Divine Palace 乃是贵霜最强的势力,背后乃是贵霜Imperial Family ,在贵霜的势力堪比黑冰台,Divine Palace 内据说有着三位五气Grandmaster 还有一位Great Grandmaster 。”

  永安Human Sovereign 双眼微微一眯:“Great Grandmaster !?”

  这一方天下已经很久没有大Grandmaster Realm 的expert ,而在贵霜竟然有着一位Great Grandmaster ?

  蒙兆斗said solemnly :“这位Great Grandmaster 乃是贵霜当今number one expert 兀术,也是天煞Divine Palace 的Palace Lord ,他到达Great Grandmaster 不过数年之久,时间并不长,据说是想cultivation base 稳固之后东来挑战我Great Yan ,后金,净土,Southern Wilderness 等expert ,此前一直沉寂不发,所以我等东方各国一直没有讯息。”

  永安Human Sovereign 听闻,said with a sneer :“这水还真是越来越浑浊了,就连贵霜都要插上一脚了,天煞Divine Palace 的人出现在Jade City 也是为了地脉之灵而来?”

  蒙兆斗took a deep breath ,才道:“没错,天煞Divine Palace 已经暗中发展了数年,招揽了不少江湖expert ,此前属下失职,竟然没有察觉出来,据说兀术almost out of seclusion 了,他们这次出现在Jade City 目标正是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的鬼剑客还有Imperial Teacher 萧千秋。”

  inescapable net 是Great Yan Imperial Family 的情报网,对于Great Yan 可谓了若指掌,即使有些情报没有及时调查清楚,也能很快搜寻出来。

  当初An Jing 出现在了Black Cloth Guard 的红名之上,inescapable net 已经开始着手调查,若不是赵重胤暗中将红名除去,随着时间的发酵和露出的蛛丝马迹越多,极有可能有暴露的风险。

  而天煞Divine Palace 在Great Yan 隐藏了数年,inescapable net 竟然没有察觉,一方面却是有所失职,谁能想到天煞Divine Palace 那么远的势力竟然都开始渗透了,另一方面则是天煞Divine Palace 行为做事确实十分隐蔽。

  “An Jing 和Imperial Teacher ?”

  永安Human Sovereign 缓缓站起身来,双目浮现一道cold light 。

  蒙兆斗nodded and said :“没错,据说那贵霜的五气Grandmaster expert 就是为此而来。”

  Great Yan 王朝是不允许锁龙井破禁,那么也就是说如果真要破开锁龙井的封印,must 除掉Great Yan expert ,而当下Great Yan 最强的expert 正是An Jing ,萧千秋,white eyebrow Court Eunuch 以及Demon Sect Sect Lord ,Five Elements and the others 。

  至于龙泉寺的嘻哈佛,知道的人并不多。

  永安Human Sovereign 封锁了消息,Buddhism 也是缄默其口,任谁也很难想到此前还和后金合作过一把的嘻哈佛,现在就在锁龙井的附近的龙泉寺内。

  这是一步暗棋,自然不能轻易透露出去。

  嘻哈佛有嘻哈佛的plot against ,而永安Human Sovereign 自然也有她自己的plot against 。

  永安Human Sovereign 直接道:“你将这件事透露给An Jing ,must 让他立刻知道。”

  萧千秋现在在南华山,而且他的身边还有一位真一教Peak expert 化炼,此人乃是化字辈well-known figure ,而现在在Jade City 的只有An Jing 。

  蒙兆斗躬身道:“属下现在就去办。”

  随后,蒙兆斗便缓缓离去了。

  赵雪宁拿起一本奏折,嘴角微微扬起一道冷笑,“天煞Divine Palace ,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Jade City ,龙泉寺。

  经历过翻修之后,这千古名刹巍峨的门楼显得更加威严肃穆,purple 琉璃瓦的主檐,寺门上有十二个镀金大字龙泉古寺,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在法悟的带领下,两人沿着长廊来到了进入了古寺。

  见刚升起的旭日将golden 的光辉洒向寺院,great hall 琼楼变得更加恢宏殊胜,两旁种植的树木也变得更加翠绿葱茏,令人relaxed and joyful 。

  竹林后出现了一条蜿蜒幽深的小路,一阵风吹来,竹子微微晃动,竹叶dancing lightly and gracefully 。

  沿着小路,来到了一个花木掩映着的禅房。

  草木繁茂,清香扑鼻,香气馥郁,幽静迷人,只听见钟磬的声音在空中回荡延伸.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An Jing 抬头向天空望去,只见那钟磬之音萦绕在禅院上空,与那日光相融,与那紫烟相缭,仿佛梵音入耳,涤荡尽胸间尘垢,悠远悠长,回味无穷。

  法悟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Ancestor Master 就在禅房waiting 。”

  creak ——!

  An Jing 推开了房门,缓步走了进去。

  只见嘻哈佛盘坐在蒲团之上,敲打着手中的wooden fish ,口中mutter incantations 念诵着佛经。

  淡淡的阳光穿透纱窗照射在嘻哈佛之上,就像是为其铺上了一层golden 的光,显得神圣而庄洁。

  嘻哈佛手中wooden fish 一停,indifferently said :“施主,请坐。”

  An Jing 坐到了对面,道:“didn’t expect Master 都已经成佛作祖了,还在念诵佛经。”

  嘻哈佛将wooden fish 放在一边,道:“念诵佛经是给自己听的,又非是给旁人听的,正所谓心诚所致金石为开。”

  An Jing nodded ,“那么Master 的心一定很诚。”

  嘻哈佛问道:“此话何讲?”

  An Jing 玩味的道:“如果Master 的心不诚,又怎么能成为当世佛祖?”

  嘻哈佛如何成为Great Grandmaster 的,An Jing 可是亲眼所见。

  这是诚心成佛的吗!?

  嘻哈佛道:“施主执着了,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是一种道,而你口中的邪祟之气何尝不也是一种道,只要人心不迷失,看的清前路,这两者有何不同呢?”

  “this poor monk 早就与你说过了,你眼中的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何尝不会是邪祟之气,而你眼中的邪祟之气何尝不是真正的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呢?”

  An Jing An Jing 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道:“是非曲直,安某看的清清楚楚,如今天下乱象难道还不能说明一切吗?”

  旁人说的终究是旁人说的,只有看到的东西才是最真实的,不仅邪祟之气侵入他的身躯,难以清除,而且如今天下因为邪祟之气发生了一些祸乱,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到的。

  嘻哈佛双手合十,道:“Amitabha ,如今是有许多百姓身陷水深火热当中,但这些不过是大变前遭受的磨难,只有承受了这些磨难,让我佛看到尔等的诚心,便是金石大开的时候了。”

  An Jing 问道:“何为Buddhism 的金石大开?”

  嘻哈佛眼中带着一丝向往的divine light ,道:“天下之人皆可进入极乐world 。”

  “hahahaha !”

  An Jing 听到这话,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仿佛是听到了the entire world 最好笑的笑话似的。

  嘻哈佛问道:“安施主何故发笑?”

  An Jing 不由得道:“好一个极乐world !我倒是十分好奇,Master 口中的极乐world 到底是什么?”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何嘻哈佛能够分出执念出来了,眼前这人分明就是一个偏执到了极点的疯子。

  疯子往往和天才只有一念之差,有人成为天才,有人成为了疯子。

  到底是疯子terrifying ,还是天才更加terrifying ?

  An Jing 觉得偏执的疯子更加terrifying ,而且是极端的terrifying 。

  嘻哈佛道:“人人成佛,便是极乐world 。”

  An Jing 双眼一眯,“那恐怕很难。”

  嘻哈佛平静的看着An Jing ,道:“this poor monk 此举就是为了度化这天下人成佛。”

  渡化天下人成佛!?

  任谁听到嘻哈佛this remark ,都会被其狂妄的话为之震动。

  但是说这话的人是当世Earth Immortal ,佛祖在世一般的expert 。

  An Jing put out a breath ,道:“Master ,你今天不会只是想要告诉我你的宏图展望吧?”

  嘻哈佛认真的道:“当然不是,我希望施主能够get involved 。”

  An Jing 看着面前的嘻哈佛,瞳孔微微骤缩了起来,“我get involved ?”

  嘻哈佛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道:“锁龙井下有着地脉之灵,天下无数居心叵测之人都在觊觎着这地脉之灵,among which is included 大Grandmaster Realm 的expert ,他们都想要借助地脉之灵breakthrough 这世间从未有人到达过的realm 之上。”

  An Jing 嘴角浮现一抹冷笑,“Master 说的居心叵测之人,是他,是我,还是你自己?”

  “安施主,此言差矣。”

  嘻哈佛不动声色的道:“this poor monk 之心至诚,心系天下,何曾成了这居心叵测之人?”

  “你是不是居心叵测之人,你别任何人都清楚。”

  An Jing shook the head ,站起身来,道:“千秋不死人,王阳生还有Master 你,目前之所以没有大动干戈,那是因为你们都在等。”

  “你们都在等待着地脉之灵彻底被邪祟之气侵染,那时候才是你们真正出手的时候,我说的没错吧?”

  地脉之灵就在锁龙井之下,但是这些Great Grandmaster 除了probe a thing or two ,便再也没有对锁龙井发动袭击。

  An Jing 和Zhao Qingmei 猜测,他们不出手的原因除了率先出手成为众矢之的,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在等待。

  嘻哈佛看着站起身的An Jing ,沉默了半晌,“你说的没错,this poor monk 确实在等,只有地脉之灵被完全baptism 之后,才是天下大变的契机。”

  果然!

  An Jing 听到嘻哈佛的话,心中冷意更盛了。

  锁龙井他也曾深入过,地脉之灵被未知的邪祟之气浸染着,已经基本腐蚀了,而这邪祟之气找不到来源,也清除不了那庞大的邪祟之气,仅仅是附着在身躯之上便让An Jing 举步维艰。

  似乎,邪祟之气侵染这地脉之灵已经成为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而等到地脉之灵彻底被浸染,也正是这些人大打出手的时候。

  when the time comes 邪祟之气充斥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无数人都会丧失神智,陷入一片厮杀当中,势必会天下大乱,loss of life ,民不聊生。

  许久后,An Jing 冷淡的道:“安某并不想参与到Master 的宏图当中。”

  嘻哈佛indifferently said :“施主,我这是在造福天下苍生。”

  An Jing step one stopped ,sneered :“你aloof and remote 坐在great hall 之中,可懂天下疾苦?”

  说完,An Jing 大步向着禅房外走去。

  嘻哈佛看着An Jing 背影,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不喜不悲,就像是那佛殿之上的佛像。

  许久后,他才仰起头。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而有的人偏要寻死。”

  Jade City ,吕府。

  随着秋季的到来,天气逐渐变凉了许多。

  Tan Yun 一身淡绿色齐腰长裙,露出白皙的脚踝,脚下踩着white 绣花鞋,迈着轻快的步子向着府外走去。

  “汪woof! 汪woof! ”

  小黑仔欢快的跟在Tan Yun 身后,兴奋的尾巴不断摇晃。

  自从An Jing 来到Jade City 之后,Tan Yun 觉得Jade City 热闹了许多,而她就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有事没事就向着Demon Sect 据点去。

  就在Tan Yun 来到外院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肥肥胖胖的silhouette 。

  那人正是吕景春。

  此刻他正猫在长廊下,cautiously 的拿出了一封信笺。

  “真奇怪!”

  Tan Yun 看到这,不免心中好奇不已。

  只见吕景春向着all around 打量了一番,‘发现’all around 无人,这才打开了信笺。

  信笺上面顿时出现了一排delicate and pretty ,淡雅的字体,与此同时还有着一股芳香assaults the senses 。

  吕景春顿时将肥硕的脑袋探过去,贪婪的吸收着字体上的芳香。

  “pu! ”

  就在这时,一道怪异的声音响起。

  “什么味道!?”

  吕景春顿时complexion changed ,随后一股怪臭传入鼻尖,他低头一看只见一只通体黢黑的小狗,此刻正瞪着大眼睛看他,正是刚才那臭屁的始作俑者。

  Tan Yun 笑得合不拢嘴走了过来,“Aiya ,真是sorry ,小黑仔最近太懒了,吃了睡睡了吃,不怎么运动。”

  吕景春脸上表情十分丰富,许久后才怒道:“你这狗吃了什么,放屁竟然这么臭。”

  Tan Yun smile restrained ,双手叉腰道:“干啥?你闻闻就算了,还想要配方?”

  吕景春:“.”

  Tan Yun 突然瞪大了双眼,“爷爷,你怎么来了?”

  “什么!?”

  吕景春听到Tan Yun 的话,心中一个咯噔,暗道一声坏了,连忙回头看去,但是身后街道空空如也,哪里有吕国镛的影子?

  说时迟,那时快,Tan Yun 一个滑步直接将吕景春手中的信笺抢了去。

  “你骗我!”

  吕景春看到自己宝贝信笺被Tan Yun 拿走了,连忙怒斥道:“快还给我,你个死丫头片子!”

  “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让你如this treasure 贝。”

  Tan Yun 躲闪着吕景春一边看道:“吕郎.带上银子和名册.盼君水留。”

  这字体写的娟秀,一股大家闺秀的气息assaults the senses ,但其中却有几个复杂的生僻字,让Tan Yun 有些迷糊。

  吕景春在旁看到这,又急又气道:“这是翠云楼的水柔姑娘(第二百四十章)给我的,她约我戌时在城外梧桐树下见面。”

  Tan Yun 听到这,眉头一挑,“翠云楼不是花楼吗?”

  翠云楼是Jade City 有名的brothel ,而且这水柔也是renowned 乃是Jade City 有名的花魁,不仅长相beautiful and alluring ,而且亲戚书房样样精通,不知道多少Aristocratic Family 子弟,朝堂官吏都想要成为她的入幕之宾,但是至今为止能够入她眼帘的男人似乎极少。

  吕景春连忙道:“快给我!”

  Tan Yun 没好气的道:“你这白痴,这个女人在骗你,不仅要银子还要名册。”

  名册这个东西,可是极为隐秘的东西,虽然Tan Yun 不知道是什么名册,但是绝对不能让吕国镛胡来。

  吕景春哼道:“你胡说,她怎么可能会骗我?她肯定是看上了我的俊朗不凡,多才多艺,水柔姑娘是这个世间上最美的姑娘了,她可不像一般世俗女子那样没有眼光。”

  看上了俊朗不凡,多才多艺?

  Tan Yun 看了吕景春一眼,“我看你是昏了头吧?”

  吕景春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的道:“你懂什么?这个就叫做爱情。”

  “这是什么狗屁爱情?”

  Tan Yun said with a sneer :“管你要银子,还要一些我吕府的机要,这分明是将你推入consigned to eternal damnation 的Fire Pit 当中。”

  吕景春连忙喊道:“你管我,我有银子就是给她花的,我乐意,你快把信笺给我,我要把每一份信笺都cautiously 的保护好。”

  Tan Yun 将手中的信笺fiercely 一握,“today i would like to see 是什么女子,竟然将你迷的Divine Soul 跌倒。”

  说着,Tan Yun 抓着信笺looked towards 着门外跑去。

  “Tan Yun !你个死丫头快给我!”

  吕景春听到这,眼中喜色稍纵即逝,随后快步followed along 。

  很快,两人追逐的silhouette 便消失在了吕府外院。

  没过多久,一个肥硕的silhouette ,迈着悠然的步伐从内院走了出来。

  这人正是吕景春。

  他仰着头看着天空,不禁感叹道:“这天气越来越凉了,就像是我的心,真想有个女骗子,来欺骗一下我单纯而又美好的感情,让我也吃一次爱情的苦,它到底有多苦。”

  就在这时,一个侍女看到吕景春露出一丝诧异,“Young Master ,您不是刚出去吗?”

  吕景春揉了揉眼屎,道:“小绿娥,我才醒,什么刚出去?”

  侍女疑惑的道:“我刚才看到你追小姐去了。”

  吕景春干咳了两声,坏said with a smile :“你肯定是昨晚没睡好吧,癔症了吧,今晚来我房间,我给你看看。”

  侍女只觉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忙道:“Young Master ,打扰你了,那可能是我真的dim-sighted from old age 看错了吧。”

  说着,迈着莲步向着远处走去了。

  “你风华正茂,哪里dim-sighted from old age 了啊。”

  吕景春干笑了两声,摸了摸鼻子。

  Jade City ,Western District 梧桐树林。

  枯黄的叶子,打着旋儿,不断飘落,就像是一只飘舞的蝴蝶,在风中飞舞,地上铺了一层又一层。

  “人呢?”

  Tan Yun 站在梧桐树下向着all around 寻找着,顿时发现远处有着一道倩影。

  那女子头戴一只珠钗,后脑勺的purple 飘带垂及腰间,眉心处的花钿格外秀丽,一双桃花眼灵动可人,身穿light purple 的宫装,裙角绣着的light blue 蝴蝶,外披一层white 纱衣,耳垂上一双水蓝耳环,左手上依旧有一块绣着荷花的手帕。

  此时她手中拿着一封信笺,似乎这个殷切盼望着。

  这人正是翠云楼的花魁,水柔。

  “你就是水柔吧?”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水柔听到声音,看了过去,只见Tan Yun 正冷冰冰的看着她。

  不论怎么说,Tan Yun 都是在Demon Sect 长大,你让她说一些人情世故可能不太行,但是打打杀杀对付一般的江湖人士还是很灵的,此刻那一双眼睛瞪着,颇有一番imposing manner 。

  水柔nodded and said :“没错,你是?”

  “我是谁不重要。”

  Tan Yun indifferently said :“你以后离吕景春那个白痴远一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水柔似乎并没有因为Tan Yun 的imposing manner 和害怕,掩嘴笑了起来,“不客气,怎么个不客气法?”

  Tan Yun 道:“你会死!”

  水柔道:“你要杀我吗?”

  Tan Yun 道:“我要杀你易如反掌。”

  水柔有恃无恐的道:“那你可以试一试。”

  Tan Yun 美丽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缝隙,道:“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给你机会了。”

  “哧!”

  next moment ,她拔出了腰间的浮屠剑。

  sword light fast as lightning ,势如奔雷向着前方斩去。

  如今Tan Yun 的cultivation base 已经臻至Grade 1 ,Sword Dao Realm 也是到达了Fourth Realm ,这一剑虽然没有动用全力,but also not 一般expert 能够接下的,even more how 眼前这花魁?

  但next moment ,那锋利的剑刃快要触碰到白皙,滑嫩脖颈的时候却被一双手指夹住了。

  那一双手指仿佛就像是铁钳一般,浮屠剑竟然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你!”

  Tan Yun 看着水柔,眼中浮现一丝震惊。

  眼前这个花魁not simple !

  水柔faintly smiled ,“little sister ,看来你并不能对我不客气。”

  Tan Yun 喝问道:“你到底是谁?”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吕景春的声音,“那死狗竟然放屁,真他姥姥的晦气。”

  Tan Yun 回头,连忙喊道:“草包快走,这人”

  她喊到了一半,发现吕景春的双眼带着一股冰寒,仿佛要把人吃了一样,完全和平时的吕景春是两个人似的。

  他不是吕景春!

  一瞬间,Tan Yun 便反应了过来,“你不是吕景春,你到底是谁?”

  只见那‘吕景春’手掌放在脸上,撕开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一个死气,森然的面孔,“臭丫头片子,你看看我是谁?”

  Appearance Changing Technique !

  在江湖当中有着诸多的Appearance Changing Technique 和restraining aura method ,有一些Appearance Changing Technique 和restraining aura method 精妙无比,甚至连一般的Grandmaster 都很难发现。

  当初An Jing 的Qi Restraining Technique ,便是Grandmaster 都没能发现的手段。

  Tan Yun 质问道:“你们到底是谁,你们要做什么?”

  水柔indifferently said :“我们要干什么?你很快就知道了。”

  说完,水柔身躯一闪来到了Tan Yun 面前,一记手刀砍在了她的后脖颈之上,随后一把抱住了那柔软的身躯。

  那荫翳的男子coldly said :“那条死狗竟然没有跟过来,否则我定要将那死狗给生吞活剥了。”

  水柔柳眉微皱,道:“好了,不要牢骚了,墨宸师伯和常宁Martial Uncle 还等着我们回去交差。”

  男子nodded ,没有说话。

  随后两人身躯一纵,消失在了梧桐树林中。

  就在所有人都期待着鬼剑客和宗政化淳对战的时候,另一件major event 却席卷了整个Jade City 。

  那就是吕国镛的外孙女失踪了。

  对于吕国镛这个外孙女,没有人会不知道,当初在Black Cloth Guard 八丈台之上,李复周掌毙了唐太元,而后Imperial Family expert white eyebrow Court Eunuch 想要带走Tan Yun ,就在这危急时刻吕国镛出现了。

  此事之后,Tan Yun 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吕国镛的一位pearl in the palm ,没人不知道吕国镛对其她的喜爱。

  不仅如此,Tan Yun 此前还是Demon Sect 出身,她的Master 正是Demon Sect 人Sect Master 。

  Demon Sect 虽然从东罗关逼退到了Great Yan ,声威受损,但是很快鬼剑客逐渐扬名,而后Demon Sect 在北荒道灭了Ma Family ,四气Peak Grandmaster 游丐加入,收拢了五帮联盟,Five Poison Sect ,一时间Demon Sect 已经成为Great Yan 第一sect ,就连真一教和Buddhism 都要a strategic withdrawal 。

  这样的人物是吕国镛的外孙女,Demon Sect 人Sect Master 的disciple ,此刻这般重要的人物却失踪了,这让Jade City 如何能不震动?

  整个Jade City 顿时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inescapable net ,Demon Sect 人宗诸多势力开始搜寻着Tan Yun 的下落,但是Tan Yun 就像是突然一下子失踪似的。

  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吕府,大堂。

  此刻堂内死一般的安静,吕国镛老脸沉着,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而下首的吕方和吕景春看到吕国镛如此表情,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而吕府的steward 金无望也是brows tightly frowns ,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吕国镛凝眉问道:“无望,你说你被一位expert 拦住了?”

  金无望nodded and said :“今天早上府内出现了一位四气Grandmaster ,我感应到那气息便追了出去,并没有跟在小姐身后。”

  吕国镛听到这,轻声道:“看来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行动了。”

  吕景春愤愤不平的道:“到底是who 和我们吕门有什么恩怨,竟然要绑架Tan Yun ?”

  此刻他双拳紧握,心中也是焦急万分。

  虽然normally 他没少被Tan Yun 欺负胖揍,但他内心并没有因此而气氛,相反内心对于自己的吃货younger sister 十分的疼爱。

  毕竟吕府的人大多很少有人陪他一起玩,现如今有个人陪他打打闹闹也是不错,而且Tan Yun 来到吕府之后,确实生活都变得有滋有味了起来。

  吕方said solemnly :“朝堂和江湖之上和我们吕府有恩怨得太多了。”

  吕国镛面无表情的道:“但是有胆子这么做的,我相信Great Yan 还没有。”

  吕方问道:“father ,你说会不会是后金或者黑冰台?”

  吕国镛浑浊的双眼浮现一道cold light 。

  他此前杀了黑冰台的秦扇,现如今黑冰台报复的话也属正常,而后Gold Sect 政化淳鬼剑客大战传的沸沸扬扬,万众期待,现如今用这件事分鬼剑客的心,影响其心境也不是impossible 。

  许久后,吕国镛indifferently said :“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吕方问道:“father ,那现在怎么办?”

  吕国镛冷静的道:“查,发动吕门能够发动的所有势力,给我调查清楚,调查范围就缩小在Jade City 方圆三十里之内。”

  如今他的文宫破碎了,但冥冥之中的感应却没有消失,他知道Tan Yun 还活着,而且就在Jade City 的周围。

  吕方听到这,连忙道:“我知道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