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ife Is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378

  第378章 夕阳西下落幕时

  Demon Sect 据点,庭院。

  秋叶凋零,枯枝败落,凉风带走了最后的落叶。

  An Jing 坐在石椅上,面前摆放着的是一个厚重,古朴的剑匣。

  他extend the hand 静静的抚摸着镇邪剑,那森白的剑身之上有着一层动人的white light 。

  踏踏踏.

  脚步声响起,一位middle-aged man 快步走了进来。

  这人正是人宗护法之一moon reflected in the water 。

  人宗遭逢几次大变之后,可谓损失惨重,而后随着大力扩充,招揽了不少expert ,这才让人宗恢复了生机,而当初一直兢兢业业的moon reflected in the water 也在unconsciously 中成为了人宗的二把手。

  moon reflected in the water 俯身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安供奉,属下搜遍了整个Jade City ,还是没有找到Tan Yun ,根据所得到的情报,最后消失的地点是在城外Phoenix Nesting Forest ,但是Phoenix Nesting Forest 中没有任何线索。”

  An Jing 听到这,放下了手中的剑匣,“带走她的是易容expert ,此次行动周密,还有四气Grandmaster 引走了金无望,说明来者目的并not simple 。”

  moon reflected in the water 有些焦急的道:“安供奉,那现在该怎么办?”

  Tan Yun 此前在Demon Sect 人宗,作为李复周唯一的Disciple ,也享有人宗护法之一,而且为人活泼可爱,天真无邪,人宗expert 对其都是十分呵护。

  现如今Tan Yun 被mysterious expert 戒掳带走,moon reflected in the water 怎么能不急?

  李复周更是亲自带着人宗探子,从Jade City 里里外外都开始了寻找。

  An Jing 收好了镇邪剑,低声道:“他们之所以抓走Tan Yun ,目的就是为了以此要挟,而现在之所以没有现身,就是希望我们着急,这样才能消磨我们的耐心,让我们失去理智,同时增加他们自身的筹码。”

  “你现在去发动江湖调集令,全力搜查Tan Yun 的下落。”

  moon reflected in the water 听闻,抱了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是,属下现在就去。”

  说完,moon reflected in the water 快步向着院外走去。

  “天煞Divine Palace 吗?”

  An Jing 双眼一眯,拿出了旁边桌子上的两张白纸,上面清晰的记载着关于天煞Divine Palace 的所有expert 信息,among which is included 天煞Divine Palace 三大五气Grandmaster 还有传闻那位大Grandmaster Realm 的expert 。

  这两份信息高度重合,大体是没有偏差的,其中有一份是Demon Sect 人宗调查,另一份则是永安Human Sovereign 让Black Cloth Guard 送来的。

  天煞Divine Palace 的expert 出现在了Jade City ,Tan Yun 又恰巧at this time 失踪了,那肯定不用多想八成是天煞Divine Palace 所为。

  此前An Jing 杀过天煞Divine Palace heavenly blade 盟的expert ,早就结过恩怨,现如今天煞Divine Palace 报复也处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在Jade City 当中,想要对An Jing 出手,那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其一An Jing 本身实力便是当世Peak ,就算是大Grandmaster Realm 的expert 也未必一定能够杀得了,再加上传国Imperial Jade Seal 在手,威势赫赫,其次Jade City 中还有Imperial Family expert ,对付An Jing 多少要掂量一二。

  所以天煞Divine Palace 退而求其次,他们对An Jing 周围熟悉的人出手也属正常,并没有出乎太多的预料。

  而天煞Divine Palace 这次的计划之所以能够在Jade City 布置的如此周密,严禁,说不定背后还有后金提供的支持和帮助。

  毕竟宗政化淳和An Jing 大战在即,如果能借此给An Jing 打击的话,定会影响其大战之前的心境,那么对于后金来讲是十分有利的。

  “不远万里来送人头吗?”

  An Jing 拿起那两张白纸,随即用力一握。

  那两张白皙的纸张顿时变成了碎屑,随着秋风消失。

  剑客杀的人越多,他蓄养的剑势也就越发的惊人。

  而这天煞Divine Palace 的expert ,他杀定了!

  Jade City ,外城一茶馆。

  茶馆内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热闹非凡,就像是喧嚣的集市一般。

  寻常市井百姓很少前来此地喝茶,因为这里暗中汇聚的大多是江湖中人,乃是京城当中有名贩售,传播消息的地方。

  normally 此地十分的冷清,哪里会像今天这般?

  “你们听说了没?Demon Sect 发出江湖召集令了?”

  “这个谁没听说,早就传得满城wind and rain 了。”

  “就连真一教也派遣门人下山了。”

  “新晋的Seven Sects 的sect 云谷峰,玄霜亭掌教更是响应号召,出动了所有门人帮助Demon Sect 搜寻。”

  “Demon Sect 的一纸号令,整个江湖都是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

  “鬼剑客亲自发出的召集令,谁don’t give face ?谁敢don’t give face ?”

  “别说了,从昨晚开始我便四处寻找,连个ghost shadow 都没看到。”

  众人discuss spiritedly ,神情都是带着几分热切和激动。

  现如今Great Yan 江湖当中,Demon Sect 的声威可是盖住了真一教,即使真一教还抱有国教的威名,但是真正like the sun at high noon 的却是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

  鬼剑客one man one sword ,在江湖当中可谓闯出了偌大的威名,此前彪炳战绩不去说,前段时间可是斩杀了后金五气Grandmaster 太阴魁,并且还杀了Demon Sect 叛徒江尚,Heavenly Prison 当中的邪王孟浩,挫败Imperial Teacher 萧千秋,如今更是要和后金Holy Lord 展开一场Peak 之战,关乎到天下局势的大战。

  有人说,鬼剑客和宗政化淳的这一战,可能是前后三百年来最为重要的一战。

  这一战,足以奠定了天下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的局势。

  鬼剑客之名响彻天下,没有人会对其陌生,他的名字在江湖中不断传播,从而让这江湖当中产生了诸多对其畏惧和崇敬之人,尤其是Great Yan 江湖青年一辈,更是奉若神明也不为过。

  远处,有着一对头戴着斗笠的青年男女,看不清楚两人的相貌。

  男子一身粗布衣衫,腰间握着一把精致的宝剑,旁边女子身穿劲服,身段苗条,婀娜多姿,露出的手臂结实有力,充斥着一股力量美。

  these two people 正是曾经Four Phenomena Gate 贾梅仙和杨冲。

  贾梅仙咬着下嘴唇道:“Senior Brother ,我们借助这个机会,说不定可以献上这个投名状加入Demon Sect 当中。”

  在Northern Plains 的时候,两人便想着投身Demon Sect 当中,但正好赶上了Jade Dragon Snow Mountain 之战,An Jing 最后带着受伤的南宫卫萍离去了,使得两人失去了最佳的机会。

  杨冲shook the head ,担忧的道:“Demon Sect ,Imperial Court 都在搜寻这位人宗的护法都没有任何音讯,我们想要找到无疑是难如登天,而且绑架人宗护法绝对是Peak expert ,我们两人”

  贾梅仙听到杨冲的话,长长sighed ,“Senior Brother ,那怎么办啊?”

  杨冲挠了挠头道:“我们两个想要加入Demon Sect 还not simple ,直接找到Demon Sect expert 和他们摊牌,就说救过你们Demon Sect 的鬼剑客,是他的life saving benefactor ,他们还能不让我们加入Demon Sect ?”

  贾梅仙听到这,双眼顿时一瞪:“Senior Brother !”

  “hahaha ,我就随便说说。”杨冲干笑了两声,随即有些幽怨的道:“当初这个鬼剑客可把我们两人给骗惨了,到现在也不招呼一声,好歹也是他的life saving benefactor 。”

  其实杨冲也就说一说,毕竟此前Demon Sect danger lurks on every side ,An Jing 更是树敌无数,他们和鬼剑客,Demon Sect 扯上关系可能并非好事。

  而且An Jing 临走的时候留下了四象剑贴这个Four Phenomena Gate rare treasure ,若不是他,可能这件宝贝现在还明珠蒙尘。

  最重要的是,An Jing 留下的木剑更是救下了两人性命,早就还了当日恩情。

  “Senior Brother !”

  贾梅仙想了想,道:“现在都在寻找,我们也跟着,说不定能够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呢。”

  “哎!”

  杨冲听闻长sighed 。

  他有的时候实在不能理解,自己的Junior Sister 既然这么想加入Demon Sect ,why not 直接和Demon Sect 教徒说,以他们二人之前救下An Jing 的情谊,还有两人如今实力,加入Demon Sect 还不是易如反掌?何必花费这么大的气力呢?

  “快走吧。”

  贾梅仙拿起桌子上的宝剑,急匆匆走出了茶馆。

  “来了来了。”

  杨冲放下了茶钱,快步followed along 。

  吕门在庙堂之上的威望很大,但是在江湖当中影响力却是乏善可陈,随着Demon Sect 的江湖召集令发布,整个江湖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无数sect ,江湖expert 纷纷响应。

  一时间,整个Great Yan 江湖都是如火如荼,尤其是京畿道的江湖中人,恨不得要把地皮都掀翻了都要挖掘三尺,想要探寻任何线索讨好Demon Sect 。

  Nether Mountain 。

  凛冽的山风,了无阻挡的轻拂,漫山松林簌簌浅唱。

  一场秋雨落在了这片雄壮,幽险的mountain range 之中。

  雨状雾,雾状雨,崎岖的山路上,不辨silhouette 。

  漫山苍松,清颀伟岸挺拔孤傲,深深扎根在瘦土岩隙,清凉的雨滴,不时从松端落下。

  Nether Mountain 之顶,一处典雅,清幽的厢房当中。

  “Sect Lord !”

  两位Demon Sect expert 站在厢房门口,看到Zhao Qingmei 走来连忙one-knee kneels 拜行礼道。

  Zhao Qingmei 面无表情的道:“伱们先退下吧。”

  “是。”

  两人俯身向着后方退去。

  看到两人离去之后,Zhao Qingmei 这才took a deep breath ,缓步推门走了进去。

  屋中十分安静,飘逸着淡淡的清香。

  南宫卫萍坐在椅子上,似乎正在打盹,脸上的皱纹就像是刀刻般似的,脸色十分苍白,头发干枯得就像是茅草一样。

  Zhao Qingmei 低声道:“南前辈。”

  恍惚间,听到Zhao Qingmei 的声音,南宫卫萍缓缓睁开了双眼,浑浊的双眼中浮现一道亮光,“你来了。”

  Zhao Qingmei 来到南宫卫萍的身前,轻轻抓起了她干枯的手掌,“南前辈,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说着,她的True Qi 缓缓通过Zhao Qingmei 流入南宫卫萍的体内。

  通过True Qi 的流动,Zhao Qingmei 可以感受到南宫卫萍的internal organs ,经络,血骨都已经老化十分严重,这是life essence 枯竭,大限将至的前兆,这预示着南宫卫萍的性命将不久矣。

  南宫卫萍摆了摆手道:“no need to waste your strength ,我自己的身体我心中有数。”

  Zhao Qingmei 心中一声惋惜,道:“南前辈,Junior 无能不能将乘黄之血送到前辈手中。”

  这位曾经Demon Sect 的Great Grandmaster ,威震江湖的great expert ,如今也是日薄Western Mountain ,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

  还记得南宫卫萍刚从封魔井出来的时候,何等恣意和潇洒,北去Great Snow Mountain ,直接抢夺宗政化淳的雪莲,南下黑冰台与千秋不死人交手。

  也正是因为千秋不死人将其重创,这才使得她strength great injury ,损耗了根源。

  “乘黄之血也不过延寿一两年罢了。”

  南宫卫萍indifferently said :“我与那位千秋不死人,佛祖都交过手,人生也算是Perfection 了,这世间能够和他们二人交手的又有几人?”

  南宫卫萍话语十分平淡,正如她所言的。

  since ancient times 不说其他expert ,就是一些大Grandmaster Realm 的expert ,能够和这两位交手又有几人?

  Zhao Qingmei 轻声道:“南前辈若是at the peak period ,未必会虚these two people 。”

  南宫卫萍听闻笑了一声,“你这Little Lass 倒是很少会吹捧人。”

  Zhao Qingmei 认真的道:“难道不是吗?前辈从封魔井出来的时候便已经处于strength great injury 的状态当中了。”

  南宫卫萍shook the head ,叹道:“你说对了一半,我与他们二人交手,我确实不是at the peak period ,但是他们二人也不是at the peak period ,千秋不死人也是有重伤在身,实力也没能完全发挥出来,那嘻哈佛刚刚breakthrough 至Great Grandmaster ,根基不稳,现在实力可能比当初在Jade Dragon Snow Mountain 强得多的多。”

  “况且老身十分清楚,就算at the peak period ,也不是他们二人的对手,these two people 的实力在历史当中都是Peak 的存在,尤其是那位千秋不死人,他的身上不知道隐藏着多少秘密,如果不是伤势所困,我想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骇人的地步。”

  Zhao Qingmei 柳眉slightly frowned ,“these two people 的实力确实很高。”

  不论是在云塔的千秋不死人,还是Buddhism 嘻哈佛,她都亲眼见到过,尤其this time 在云塔,嘻哈佛的气息虽然收敛着,但她依旧可以感受到其中浩瀚,博大。

  那种Motionless As Mountains ,动则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的压迫之感。

  至于千秋不死人,则更加mysterious 诡谲,强大。

  南宫卫萍took a deep breath ,慢吞吞的道:“等到地脉之灵彻底破禁之时,必定是Heaven and Earth 大变的征兆,when the time comes 明的,暗的Great Grandmaster expert 都会出手,你和那小子和这些expert ,怕是会有一番争斗。”

  “而且邪祟之气具体是何物还是未知,邪祟之气彻底浸染了地脉之灵,地脉之灵恐怕也会发生mutation ,恐怕会让天下陷入混乱,你们二人最好提前找到办法斩了地脉之灵,这样一来不仅可以让cultivation base breakthrough 桎梏,而且还能断了其他人不轨的野心。”

  “前辈.”

  “如何斩断这地脉之灵,并没有那么简单,地脉之灵似虚似实,since ancient times 不知道多少Great Grandmaster 想尽办法都没能斩断地脉之灵,老身苦思冥想也是没有丝毫头绪,一切要看你们自己摸索去了。”

  南宫卫萍将自己心中所忧one after another 说了出来,就像是在和自己的Junior 交代着自己的后事,她的语气是如此的平静,没有丝毫波澜。

  Zhao Qingmei 重重的nodded, said :“Junior 知道了。”

  邪祟之气侵染了地脉之灵,肯定会让地脉之灵发生mutation ,at this time 将地脉之灵融入自身,那等于是将邪祟之气融入自身。

  所以,对于An Jing 和Zhao Qingmei 两人来说,斩断锁龙井之下的地脉之灵才是最切实可行的。

  不过斩断地脉之灵并not simple ,甚至比将地脉之灵融入自身还要艰难。

  南宫卫萍看了Zhao Qingmei 一眼,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看到Little Lass 你来,老身也就没有其他遗憾了。”

  Zhao Qingmei 心中一动,只觉得一股暖流rise in the mind 。

  自她父母去世之后,便被江尚接到了东罗关,虽然只是一个小女孩,但是Demon Sect 的expert 因为江尚的原因,对待Zhao Qingmei 都是十分恭敬,江尚教导Zhao Qingmei 一些martial arts 便闭关了,江人仪偶尔也会指点一番Zhao Qingmei ,所以她基本没有受到多少长辈似的关照。

  南宫卫萍拿出一把木梳递给了Zhao Qingmei ,“来,在帮老身梳个头吧。”

  “好。”

  Zhao Qingmei 接过木梳,随后轻轻放在南宫卫萍的干枯的头发上。

  她第一次给南宫卫萍梳头发的时候,还是在封魔井当中,当时南宫卫萍的头发已经许久没有梳过了。

  木梳轻轻在silver white 头发上面向下梳着,仿佛时间一下子都变得慢了许多。

  南宫卫萍看着copper mirror 中的自己,但是只觉得眼皮异常沉重,好像有千斤重,无论她如何强pull yourself together ,都是无动于衷,最终忍不住靠在椅子上再次打起盹来。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南宫卫萍感受到Zhao Qingmei 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她缓缓睁开了双眼。

  Zhao Qingmei 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根桃木簪子将她的头发扎了起来。

  就是在封魔井中,Zhao Qingmei 给她梳头发的那一次,让她灰暗至深渊的内心浮现出一丝亮光,也正是那一次让南宫卫萍下定决心在Zhao Qingmei 的身上埋下属于自己的魔种,将自己的cultivation base 全部传给Zhao Qingmei 。

  南宫卫萍不由得said with a smile :“真好看。”

  Zhao Qingmei 轻声道:“想必南前辈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位大美人。”

  “你的嘴突然变得这么甜了,这可不像是你。”

  南宫卫萍看了一眼窗外,道:“窗外的雨停了,扶老身去看看夕阳吧。”

  “我说的可是实话,南前辈一定是个大美人。”

  Zhao Qingmei nodded ,扶起了南宫卫萍。

  山间的黄昏,来得那样迅速,那样了无声息,恍惚行走间,unconsciously ,松也肃穆,石也黯淡,影也婆娑。

  两人缓步来到山顶开阔处,不辨starlight ,雨后还有一丝氤氲,挟裹了远山近岭,风轻轻拂过松林,如隐隐的涛声。

  脚下秋虫呢喃,不知名的鸟儿,偶尔在林间高声说着什么。

  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

  南宫卫萍看着远处的夕阳,轻声道:“夕阳,将世间像血一样染红了的,太阳的最终宿命,我还可以看多少次?”

  世事沧桑而过,勾勒过明媚的过往,只是匆匆一闪而过,哪里还有它的影子。

  逝去的日子,伸手触摸不到,唯有残留的念想,却也日渐模糊。

  Zhao Qingmei 听到南宫卫萍的话,心中不免有些难过。

  since ancient times ,英雄迟暮都是一件让人悲伤的事情,曾经站在山巅傲视天下群雄,如今却只能站在山脚飘摇独立。

  南宫卫萍看着前方夕阳,这是她在封魔井下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想要看到的场景。

  因为她的大半生都待在了封魔井中,所以她比任何人都珍惜这看似寻常的山水,寻常的日子,寻常的夕阳。

  南宫卫萍浑浊的双眼看着那吸引,恨不得想把那夕阳印刻在眼中,脑海中,记忆最深处,永永远远的记住它。

  她就这样看着夕阳,Zhao Qingmei 没有说话只是在旁边陪着她看夕阳。

  可能是站累了,南宫卫萍缓缓坐了下来,道:“我想坐一会。”

  Zhao Qingmei 扶下南宫卫萍的身子,道:“南前辈,我去拿些茶水来。”

  南宫卫萍nodded with a smile 道:“去吧,要井前花茶,不是花茶我可不喝。”

  “我知道了!”

  Zhao Qingmei 看着面色稍显红润的南宫卫萍,嘴角slightly raised ,快步向着厢房走去。

  南宫卫萍盘坐在山崖之上,任由山风吹拂,凉意拍打在她的脸颊上,而她的双目平静的望着前方的橘色的云海。

  南宫卫萍笑了起来,随后笑声越来越大。

  在她这般年纪和境遇,对于情爱也早就看淡,对于生死也没有任何执着。

  对于活着唯一的信念,如果可以活着,那就要好好活着。

  最起码人死后,总归让人有个念想。

  南宫卫萍轻轻闭上了双眼,“封魔井下百年过,弹指间时间岁月匆匆,千年时光荏苒,老身也不枉来这人间一场。”

  从即使在黑暗,死寂的封魔井下,她的内心也从未如此平静过。

  但这一刻,她的内心是如此平静。

  而她的一生最终也定格在这平静当中。

  恍惚间,南宫卫萍看到了十六岁的自己,那时她豆蔻年华,风华正茂,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Zhao Qingmei 快步从厢房当中走来,脚步猛地一顿。

  随后她就静静的看着那南宫卫萍孤寂的背影,低着头,似乎和天上的夕阳融为了一体。

  一切things have remained the same, but people have changed ,人惘然,事也悲凉,生命的烟火在夕阳中越发地绚烂,燃到夜的怀抱,完成一场又一场喧闹的绽放和落幕。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