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ife Is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379

  第379章 刀剑齐鸣秋声落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三天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

  Great Yan Imperial Court Black Cloth Guard ,inescapable net ,还有Jade City 县衙,Great Yan sect 之人,江湖expert 纷纷出动,但是至今没有丝毫音讯。

  吕国镛的外孙女,Demon Sect 这位人宗护法好似突然间disappear from the face of the earth 了一样,没有任何线索和蛛丝马迹。

  Jade City 外百里桃花林,此时因为秋季的到来,枝芽显得十分干枯和荒凉。

  在桃花林中有着一处桃花山庄,这也是江湖当中赫赫有名的一方势力,幽风谷的左必文和桃花山庄的庄主边增禄都颇有交情,而且边增禄在江湖当中颇有侠名,extremely renowned 。

  此次Demon Sect 发出号召令,他也是率先积极参与号召的江湖expert 。

  桃花山庄后院,因为正值秋季,天气逐渐变得寒冷起来,地上到处都是枯枝败叶。

  此时后院里里外外有着明哨,暗哨,约莫数十个expert ,守备之森严让人不禁咋舌。

  magnificent 的大堂上,桃花山庄的庄主边增禄正弯腰俯身,对面前男子的态度毕恭毕敬,“柳大人,人要带走了吗?”

  能够让边增禄如此态度的人,眼前这男子身份自然不一般。

  边增禄面前的男子不是旁人,正是当初和水柔将Tan Yun 带走的易容expert ,贵霜Illusion Technique Master 柳相。

  他的实力虽然不高,但是Illusion Technique 却是贵霜Peak ,尤其是来到Zhao State 之后潜伏在黑冰台学习了一些Appearance Changing Technique ,两者结合之下甚至有的时候可以到达以假乱真的地步。

  曾经傲霜刀闾丘检就在他的面前,都没有看出他的真面貌来,足见他手段的厉害。

  若不是实力太低的话,甚至可以打入到黑冰台八大天煞当中。

  柳相coldly smiled ,道:“接下来我要带她去柤泽,然后再放出一点风声,鬼剑客势必会前来救她。”

  边增禄不解的问道:“柤泽?”

  柤泽之地,乃是云华道有名的一处沼泽地,里面有着大量的瘴气,除了凶猛的poison insect wild beast 之外,倒也没有什么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martial arts Secret Art ,所以江湖中人很少进入柤泽当中。

  柳相indifferently said :“没错,柤泽沼泽底下有瘴珠,乃是千万年瘴气凝聚而成,一旦瞬间破碎便会生出大量的瘴气,弥漫在整个柤泽当中,如潮水瘴气袭来,Grade 1 之境以下的expert 瞬间就会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就连Grandmaster expert 都要cautiously 。”

  “我Divine Palace 中的expert 已经在柤泽做好的埋伏,when the time comes 鬼剑客实力不仅会大打折扣,Imperial Jade Seal 当中的百万Yin Soldier 因为瘴气横行,恐怕也很难助他一臂之力,when the time comes 鬼剑客就是瓮中之鳖。”

  边增禄听闻,脸色微微一变,“这次Divine Palace 来的expert ,确定可以杀了那鬼剑客吗?”

  人的名,树的影!

  鬼剑客手下死了数个五气Grandmaster ,这样的威名让人一提,便不由得让人心中生出一股寒气,天煞Divine Palace 虽然是贵霜Number One Influence ,但想要埋伏鬼剑客,恐怕也没有这么容易。

  一旦事情暴露了或者失败了,Demon Sect 捏死他和桃花山庄就像是捏死一个蚂蚁一样,city gate 失火,他连池鱼都算不上,但是他也要死。

  柳相patted 边增禄的肩膀,信心十足的道:“放心,这次我Divine Palace 两位五气Grandmaster 还有Sword God 和剑魔两位接近五气Grandmaster expert 出手,再加上瘴气的影响,就算是鬼剑客再厉害,也要命陨柤泽。”

  边增禄抱了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准备carriage 。”

  说着,边增禄来到了后院。

  此时柴房中Tan Yun 正被五花大绑中,口中塞着布巾,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边增禄,恨不得将其吃了似的。

  边增禄的胆子其实并不大,他也害怕Demon Sect 真的找到了这里,所以对Tan Yun 可谓极其客气,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不敢有丝毫怠慢,最起码给自己还留着a glimmer of survival 。

  看到Tan Yun 那眼神,边增禄sighed ,道:“我不是要塞你嘴巴,但是你那小嘴就像是抹了蜜似的,除了吃就是骂我祖宗十八代,实在太难听了,你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对大家都有好处,伱说我说得对吗?”

  “我现在给你把嘴上的布取出来,你不许骂我了,怎么样?”

  Tan Yun 大眼睛看着边增禄,nodded 。

  “这就对了嘛!”

  边增禄取出了Tan Yun 嘴巴中的白布。

  一解开Tan Yun 口中的白布,Tan Yun 便angrily shouted :“你姥姥的边增禄,是不是要饿死你great aunt 我?”

  “你!”

  边增禄听到这,连忙将白布塞了回去,生怕Tan Yun 的声音引来了Demon Sect expert 。

  “怎么回事?”

  而门外听到声音的柳相却是走了进来,看了Tan Yun 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变寒,随后一巴掌fiercely 打在了Tan Yun 的脸上。

  “pa! ”

  this slap 打的Tan Yun 顿时confused ,险些身子都站不稳了。

  柳相眼中浮现一丝阴冷,“要不是Martial Uncle 让我不得对你怎么样,哼哼。”

  Tan Yun 并没有丝毫害怕,直视着柳相的眼神。

  柳相no longer paid attention to Tan Yun ,instructed :“给我将她带上carriage ,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们现在就出发了。”

  “是。”

  边增禄应了一声,直接将Tan Yun 扛到了肩上扔到了门口的carriage 上。

  随后柳相走进了carriage 当中,边增禄驾着carriage 驶出了桃花山庄,向着云华道的柤泽而去。

  借着边增禄的身份,不论是江湖expert 亦或是Imperial Court 人员都没有任何阻拦,这carriage 可谓畅通无阻,一路顺风顺水的向着柤泽而去。

  而此时,贾梅仙和杨冲两人漫无目的在Jade City all around 闲逛着,似乎要通过这种撞大运的方式,寻找到关于Tan Yun 的行踪。

  杨冲看了看天色,口干舌燥的道:“Junior Sister ,我们这样是找不到绑匪的。”

  贾梅仙认真的道:“总归能找到的,而且就算别人率先发现了,我们也能够immediately 出现。”

  杨冲shook the head ,他知道自己的Junior Sister kind-hearted ,但脑袋却是一根筋,转不出轴来,一旦认定了的事情便很难更改,他心中不由得对自己的Junior Sister 生出一丝心疼来。

  突然,贾梅仙指着远处的carriage ,道:“Senior Brother ,你看那carriage !”

  “carriage !?”

  杨冲听到贾梅仙的话,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辆两边窗户封闭的奢华carriage 急速的向着远处行驶,坐在车头是一位middle-aged man 。

  男子腰间挂着一把奇异的长刀,this Long Blade 刀身通身为deep green ,犹如深深的deep water ,同时刀鞘又有桃花的装饰,给人一种淡雅的感觉。

  作为曾经Four Phenomena Gate eldest disciple ,杨冲在江湖当中也是有一定名气的人物,见识自然不凡,一眼就认出了长刀名叫夜雨枕桃,乃是桃花山庄庄主边增禄的兵刃。

  而这middle-aged man 的身份自然呼之欲出,正是边增禄了。

  杨冲奇怪道:“怎么了?”

  贾梅仙认真的道:“这人cultivation base 不浅,竟然只是一个车夫,而且这carriage 两边窗户都是全部封闭起来,显然是为了隐藏什么,我觉得十分可疑。”

  杨冲听闻,不由得said with a smile :“Junior Sister ,我看你太过疑神疑鬼了,这有什么好可疑的,可能是边增禄带着自己夫人子嗣出来游玩呢。”

  贾梅仙shook the head ,“直觉告诉我,就是有问题,女人的直觉有的时候很准的。”

  说完,贾梅仙身躯一纵,快步followed along 。

  杨冲连忙追了上去,“Junior Sister ,你去哪?”

  贾梅仙头也不回的道:“我要follow 看看。”

  杨冲听到这,只能无奈的followed along 。

  约莫两个时辰之后,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carriage 路过了天门城但是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依旧是一路沿着官cultivation 驶,速度越来越快了。

  “难道真的有古怪!?”

  杨冲看到这,眉头一拧。

  此时天色快要暗了,一般人都会选择一个落脚的地方,天门城无疑是最佳的地方,前方八成不是没开店,就是一些黑店,难免会有诸多的麻烦。

  但是边增禄一路疾驰,似乎十分着急的样子。

  莫非

  杨冲思忖了片刻道:“Junior Sister ,我看事情并not simple 。”

  边增禄肯定是可疑之处,如果与Demon Sect 没有关系的话,边增禄未必是他杨冲的对手,但如果和Demon Sect 有关联的话,别说一个杨冲,就是十个八个也是一盘菜。

  贾梅仙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Senior Brother ,我们follow 调查清楚,如果发现端倪可以随时告诉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这个消息。”

  “这”

  杨冲露出一丝犹豫。

  贾梅immortal dao :“走吧,难道你不好奇吗?”

  杨冲最终took a deep breath 道:“我们must 小心一二,一旦出现变故,你必须听我的。”

  “放心吧Senior Brother ,我们快follow 吧。”

  贾梅仙nodded ,身躯一纵快步followed along 。

  云华道,柤泽边上的官道上。

  因为此地靠近沼泽,时常会有poison insect 猛兽出没,所以人烟十分稀少,只有一些往来的商队。

  官道旁有着一处茶棚,此时大旗随着秋风飞舞,发出猎猎声响。

  小二拿着布巾向着远处看了一眼,随后有气无力的吆喝起来,“大碗茶,三文钱一碗的大碗茶。”

  茶棚shopkeeper 一脚踢在小二的屁股上,“你没吃饭啊?大点声。”

  小二身子一个趔趄,小声道:“知道了,大碗茶,三文钱一碗的大碗茶!”

  茶摊角落,围坐着四人。

  这四人都是当世赫赫有名的expert ,分别是剑魔浩天,Sword God 刘墨缘,还有天煞Divine Palace 的常宁,最后一位身穿red 长袍,腰间有着一把古朴的刀,奇异之处的是那刀柄之处有着一道莲花烙印。

  这人正是天煞Divine Palace 的墨宸,也是heavenly blade 盟的Alliance Leader 。

  常宁眼中浮现一道冷光,道:“只要将那Tan Yun 押来,我们再放出一些风声来,鬼剑客一定会turn up without being invited 。”

  墨宸问道:“为何一定会来?”

  常宁replied :“因为他是一位重情之人,所以他一定回来,since ancient times 重情义之人不论true or false ,都会为了情谊以身犯险,甚至knife piercing both sides 。”

  墨宸手掌在他的莲花烙印之上摩挲,道:“其实你根本不必这般麻烦,直接去Demon Sect 总坛挑战这位number one swordsman 就好了,我也十分愿意和这所谓的number one swordsman just and honorable 地交手。”

  Sword God 和剑魔两人眼中都是有着一道faintly discernable 的divine light 闪过。

  显然,他们二人也十分好奇,这位贵霜第一Sabrewielder 与Great Yan number one swordsman 两人交手,会生出什么样的火花出来。

  常宁认真的道:“墨Senior Brother ,我这是为了保险起见,鬼剑客是一位true expert 。”

  墨宸眉头一扬,“你见过了吗?”

  长宁道:“没有,据说他的剑很快。”

  墨宸indifferently said :“那就是了,传闻这东西大多都是在夸major event 实,甚至能把一个人吹上天。”

  常宁道:“见过他出剑的人,大部分都死了。”

  话音落下,微风开始吹拂而起。

  “那就更有意思。”

  墨宸笑眯眯的道:“我斩了他的头颅,让天下人知道所谓的天下number one swordsman ,在贵霜第一Sabrewielder 之下not worth mentioning ,这样可以贵霜的威名大涨,为日后做好准备。”

  墨宸话语十分平淡,但却含着一股faintly discernable 的murderous aura 。

  如果说常宁身上有着一股傲气,那么墨宸身上的傲气更盛,甚至衍生出一丝狂妄和霸道。

  他的双眼仿佛什么也容不下,就连Sword God 和剑魔在他的眼中都看不到自己的silhouette 。

  “这一点我倒是十分相信。”

  常宁said with a smile :“虽然这位剑客很强,但是墨宸Senior Brother 的Blade Dao 会更强。”

  墨宸举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两位觉得呢?”

  Sword God 和剑魔二人突然eyebrows slightly frowned ,向着远处看了过去。

  阳光下,one silhouette 从远处地平线走了过来。

  那是一个身穿white clothed 的青年,衣衫随着秋风猎猎作响,步伐不快不慢的来到了茶摊面前。

  小二顿时打起了精神,上前said with a smile :“guest ,要喝茶吗?”

  墨宸放下茶杯,问道:“两位,怎么不说话了?”

  white clothed youth 坐到了墨宸对面,“来碗茶,要热乎的。”

  看到这,常宁双眼猛地一眯。

  墨宸看了那青年一眼,双眼一闪。

  就在他眼睛眨了眨的片刻,两道锐利的blade light 从眼中折射而出。

  眨眼Blade Technique !

  这是墨宸数十年前自创的Blade Technique ,眨眼的时候便能凝聚出两道锐利的blade light ,杀人于无形之中,让人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

  那锐利的blade light 划过,仅仅一成的功力都没有用到,但是几乎可以想象到对面那white clothed youth 喋血倒地的场景。

  但是next moment ,让墨宸有些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得那两道锐利的blade light 冲到了white clothed youth ,随后竟然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犹如clay ox entering the sea 一般。

  expert !

  虽然一成功力不到,但是对面青年定然也没有动用全力,最为关键这人竟然气息收敛的如此隐蔽,而且年纪如此之轻。

  墨宸问道:“你是谁?”

  white clothed youth laughed ,拿起茶壶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倒了一杯茶水。

  踏踏踏踏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one after another 马蹄声。

  常宁向着远处看去,一辆carriage 疾驰而来,坐在carriage 之上的正是桃花山庄的庄主边增禄。

  “来了。”

  常宁刚站起身,陡然间frowned ,shouted :”Not good !小心!”

  one silhouette 从远处飘闪而来,目标正是边增禄和carriage 。

  来人速度很快,周围裹挟着浩瀚的black qi 机,竟然给人一种威严,堂正的大气之感。

  heavenly demon 正气!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Demon Sect 人Sect Master 李复周。

  只见他一掌向着边增禄拍去,边增禄瞳孔中倒映着black 的rays of light ,脸孔更是惊愕到了极点,三气Grandmaster 出手之下,边增禄根本无处可避。

  ”peng!”

  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边增禄的脑袋上,顿时花花绿绿的洒满了周围,而那马匹也是一惊嘶鸣了起来。

  “嗵!”

  只听到一道响声,只见柳相提着Tan Yun 冲了出来。

  Tan Yun 看到了李复周,连忙惊happily said: “Master !”

  柳相heart trembled ,“李复周!?”

  Demon Sect 人Sect Master ,并且在八丈台一掌击毙了Black Cloth Guard 大都督唐太元,李复周也是famous throughout world ,不可小觑的Grandmaster expert 。

  远处的贾梅仙,杨冲二人看到这一幕,相互对视了一眼。

  杨冲摇头叹气道:“看来,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的expert 早就探得线索。”

  贾梅仙双目看着远处茶摊下的white clothed youth ,“Senior Brother ,你看!”

  杨冲也是大happily said: “安兄弟!?”

  茶摊中,常宁看着陡然发生的一幕,脸色gloomy and uncertain ,三四息后才骇然失声道:“鬼剑客!”

  他在Great Yan 待得时间很久,听到过很多关于鬼剑客的消息,但是却没有真的见到过daoist ,所以方才看到这年轻的面孔一下子没有想起来。

  墨宸瞳孔猛地骤缩起来,“你就是鬼剑客?”

  太年轻了!

  眼前这青年也就与他孙子相差无几,竟然是这一片天下的number one swordsman !?

  这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An Jing 将背后的剑匣放到了桌子上,道:“今日还是第一次见,恐怕也是最后一次见了。”

  如果说墨宸的话给人一丝霸道和凛然的murderous aura 的感觉,那么An Jing 说的话给人便是一种如沐春风之感,仿佛他只是在告诉你一个既定的事实似的。

  墨宸没有说话,手中的宝刀subconsciously 的握紧起来。

  在这时候,已经不必多说什么了。

  常宁问道:“你是怎么”

  “我说的。”

  就在这时,Sword God 刘墨缘indifferently said 。

  当初中秋时节,An Jing 看到的老者,正是刘墨缘易容。

  “你!?”

  常宁looked towards 了Sword God 刘墨缘,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那岂不是说from the very beginning ,自己的所有的密谋都是在Demon Sect 的眼中?

  刘墨缘淡漠的道:“天煞Divine Palace 就像是鼠辈一样,old man 更喜欢just and honorable 的对决,如果今日天煞Divine Palace 能胜,old man 自然会继续与天煞Divine Palace 合作,如果败了的话的”

  说到这,刘墨缘嘴角浮现一丝嘲弄的笑意,随后他的脚步向着后方退去。

  而剑魔也是不动声色的退后了数步。

  “不必多说了。”

  墨宸拦住了还想要说话的常宁,平静的看着前方的An Jing 。

  常宁也是不再言语。

  所有人都知道贵霜的第一Sabrewielder 和Great Yan number one swordsman ,势必会有一战,这是刀和剑的对决。

  在一两月前,天下间便有了传闻议论,Zhao State 的Blade God 齐宣道和鬼剑客An Jing 两人实力stronger and weaker ,齐宣道代表的是Blade Dao ,而鬼剑客则是代表sword dao 。

  究竟是刀能压过剑,还是剑能斩断刀,天下人没有等到这场对决,反而等到了贵霜第一Sabrewielder 和An Jing 的对决。

  柳相擒着Tan Yun ,cautiously 的看着对面的李复周,紧张到了极致。

  李复周faintly smiled ,“放心,old man 不会出手。”

  尽管李复周如此说,但柳相依旧没有丝毫掉以轻心,边增禄的惨状还在眼前。

  眼前这老儒生看似温和纯良,但他可是vicious and merciless 的Demon Sect 人Sect Master 。

  “姑爷,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Tan Yun 此时双眼looked towards 了茶棚下正在和贵霜expert 对峙的An Jing ,在她被绑走的时候,她知道An Jing 一定回来救她的。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信念,但是内心却相信An Jing 一定会来。

  李复周看到这,心中没好气的道:“分明是old man 来救你的,你那眼里却只有那小子。”

  风吹叶落,花开人去。

  这一片茶棚陡然变得安静起来,那小厮和其余几个喝茶的路人早就跑的远远去了。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固了起来。

  风吹得越大,this world 仿佛越是安静。

  墨宸亮出了自己古朴长刀:“我想你会是一个很好的对手,一块很好的磨刀石。”

  只见一团光华绽放而出,宛如出水的扶芙蓉雍容而清冽,刀柄上的莲花闪出深邃的rays of light ,刀身、阳光浑然一体,就像清水漫过池塘从容而舒缓,而刀刃就像壁立thousand zhang 的断崖高耸巍峨……

  刀先出鞘了。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一片cold light 乍现,风声更大了,hu hu 作响,似乎要把茶棚,树木都掀起来似得。

  躲藏在远处的小二和茶棚掌管都是站立不稳,仿佛要被这汹涌的狂风都掀走了一般。

  小二艰难的抱着一棵大树,大声道:“shopkeeper 的,今天这人似乎和以往江湖expert 厮杀不同啊?”

  shopkeeper 宛如石化了一般,愣愣的道:“接下来你仔细看,说不得可以看到你这一生最精彩的一场比斗。”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