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ife Is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385

  九月初六,后金王庭,密室门口。

  自从宗政化淳和鬼剑客约定好了在巴山决战之后,宗政化淳便进入到了密室闭关,就是想要一举breakthrough 桎梏,到达了大Grandmaster Realm 。

  密室之outer sect 政月带着王庭内expert ,还有后金Great Snow Mountain 剩下的几个法王,盘坐在密室门口,日夜不停地为宗政化淳护法,不让其他人打扰他分毫。

  距离决战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但是密室当中却没有丝毫的动静。

  所有人都在焦急而又耐心的等待着,他们知道后金的命运和他们自身的命运都牢牢的捆绑在了那密室当中人身上。

  就在这时,密室的stone gate 松动了起来。

  “嗯!?”

  宗政月慌忙站起身看了过去,其余人也是心脏tú tú 乱跳探头看了过去。

  “轰隆!轰隆!”

  密室的stone gate 缓缓打开了,宗政化淳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相较于此前他看着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头发还是灰白相间,眼角依旧是布满皱纹。

  要知道成为Great Grandmaster ,体内的True Qi 便可以变成true essence ,而true essence 则可以洗炼人体的internal organs ,让人的life essence 大增,变得更加年轻。

  但是此刻宗政化淳面容和之前exactly similar ,并没有变得年轻,难道他并没有breakthrough 至Great Grandmaster ?

  顿时在场expert 内心都是沉到了谷底当中。

  “Royal Father !”

  “Holy Lord !”

  宗政月等Great Snow Mountain expert 连忙对着宗政化淳行礼道。

  “不用如此拘禁。”

  宗政化淳indifferently said :“此次我闭关也不算没有收获,已经彻底将地脉之灵融入自身,实力比之前有了巨大的breakthrough 。”

  “恭喜Holy Lord !”

  听到宗政化淳这样说,在场众人心中有了一丝慰藉。

  虽然宗政化淳没能到达大Grandmaster Realm ,但最起码cultivation base 大增,鬼剑客也是五气Grandmaster ,两人谁胜谁负还尤为可知。

  宗政月心中sighed ,心中却还是没有多少乐观的情绪,虽然宗政化淳cultivation base 大增,但是据说鬼剑客也是实力大增,cultivation base 臻至五气Grandmaster ,而且与他交手的五气Grandmaster 当中,只有萧千秋逃过了一死,其余五气Grandmaster 皆是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从中便可看出鬼剑客的terrifying 实力来。

  宗政化淳如果breakthrough 至Great Grandmaster ,那此次决战便是万无一失了,但若是没有breakthrough 至Great Grandmaster 的话,宗政化淳对付如今战无不胜的无敌Sword Immortal 能有几成胜算?

  宗政化淳看了一眼宗政月身后expert ,摆了摆手,道:“你们这段时间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

  “属下告退。”

  众人听闻,纷纷起身告退离去。

  宗政月想要告诫众人一番不要将这消息透露出去,但是发现宗政化淳却始终一语不发,她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此前这些事情宗政化淳都会做得滴水不漏,今日这般作为难道是刻意为之?

  宗政化淳问道:“近来王庭之内如何?”

  宗政月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Reporting back to Royal Father ,王庭一切正常,一些墙头草都被我杀了,还有一些Great Yan 和Demon Sect 的密探也都被我揪出来了。”

  宗政化淳said with a sneer :“不用理会他们了,巴山一战之后,再收拾他们好了。”

  impossible 所有人都会誓死效忠于后金,in this world 墙头草还是占据大多数的。

  宗政月slightly nodded ,随后想到了什么,道:“赵之武驾崩之后,安乐Princess 在鬼剑客扶持之下成为了新的Human Sovereign ,号称永安Human Sovereign ,根据情报来看,她很快就掌控了Imperial Family 力量和庙堂,手腕very ruthless ,果决让人咋舌。”

  在赵之武频繁召见赵雪宁的时候,后金的密探就盯住了赵雪宁,毕竟她也有希望继位成为Great Yan Human Sovereign 的Princess 。

  后金密探要关注所有能够成为Human Sovereign 的继承人。

  而此刻事态的发展也印证了后金的猜测,这位Princess 后来居上打败了赵重胤,成为了Great Yan Human Sovereign 。

  如果仅仅是依靠鬼剑客的话,庙堂这一方面是impossible 这么轻易解决的,显然这位新的Human Sovereign 有着她铁血一般的手段,quick sword cuts through tangled hemp 的解决庙堂当中的文武百官。

  宗政化淳双眼一眯,道:“赵之武not simple ,他留下这安乐Princess 显然另有深意,这位Princess 的实力如何?”

  宗政月想了想,道:“此前她是一个武道废材,并没有将重心放在这上面,登基之后至今为止还没有见到过她出手。”

  宗政化淳indifferently said :“赵之武是一只old fox ,他做事情喜欢留一手,就算这个安乐Princess 没有cultivation base ,他一定还有着其他手段保护着Imperial Family ,Great Grandmaster 的遗骸会生出一道Heaven and Earth 灵精,这可不是真正价值连城之物,不知道this world 灵精去向何处了。”

  每一个人身处的位置不同,所以每一个人所珍视的treasure 也就不同,像宗政化淳这样身份都认为Heaven and Earth 灵精极其珍贵,便可窥视this world 灵精珍贵程度。

  Heaven and Earth 灵精,乃是真正的Heaven and Earth Essence ,此前一般都在含有Heavenly Paradise 当中。

  现如今this world 当中Heavenly Paradise 极具减少,已经寻不到this world 灵精了,只有Great Grandmaster 遗骸当中会生出一缕Heaven and Earth 灵精。

  宗政月nodded ,赵之武选出来的人,这位Human Sovereign 可是十分喜欢玩弄权术的帝王,其中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宗政化淳looked towards 了南方,不知怎么想到那一柄剑,他的内心就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一样。

  这位剑客至今为止还没有败过,就像是这天下还没有一统过一样,对于他来讲都是一个旁人从未做到过的事情。

  而路要step by step 走,关要一个接一个跨越。

  宗政月想到了什么,失声道:“Royal Father ,this world 灵精不会给了鬼剑客吧?”

  如果鬼剑客得到了Heaven and Earth 灵精,再加上自身的积累会不会cultivation base breakthrough 至Great Grandmaster ?

  想到这,宗政月额头出现了一滴冷汗。

  宗政化淳shook the head ,道:“impossible ,鬼剑客并不是赵之武相信的人,而是他心怀忌惮之人,怎么可能会将这无比珍贵的Heaven and Earth 灵精给鬼剑客?”

  宗政月听到这,这才slightly relaxed 。

  对啊,鬼剑客乃是Demon Sect 出身,此前赵之武便十分忌惮Demon Sect ,怎么可能会将Heaven and Earth 灵精给鬼剑客呢?

  “go roam around 吧,本王想看看王庭。”

  宗政化淳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说着looked towards 着密室外走去了。

  “是!”

  就在这时,宗政月看到了宗政化淳眼中一道亮光,虽然这亮光稍纵即逝,但还是被宗政月发现了。

  Jade City ,吕府大堂。

  An Jing 坐在客座,手中捧着吕府招待贵客的名茶,随后轻轻呷了一口。

  明日就要动身前往后金巴山,在这最后一天,An Jing 想来看一看这位曾经的Confucian Sect Number One Person ,解开一些自己心中的疑惑。

  很快,一位苍老的silhouette 从后堂走了出来。

  “吕老。”

  An Jing 缓缓起身对着老者抱了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吕国镛自从文宫破碎后,整个人都比以前苍老了许多,尤其是本来就十分的苍老,此刻脸上更是布满了一层暮气。

  从古至今,英雄迟暮总归是最让人伤感的事情之一。

  但是An Jing 却从这暮气当中还看出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觉,不禁让人心神一振。

  “坐。”

  吕国镛坐到了主位上,said with a smile :“我早就知道you brat 会来。”

  An Jing 也是坐了下来,道:“每一次我要来,吕老似乎都知道,我还真以为吕老在我的身边安插了一双眼睛呢。”

  “hahahaha 。”

  吕国镛听到An Jing 的话,不由得大笑了起来。

  An Jing 却没有笑,表情带着几分严肃。

  吕国镛笑着shook the head ,道:“你真是一个有意思的little fellow 。”

  An Jing 问道:“难道不是吗?”

  因为Tan Yun 的关系,再加上面前老者对An Jing 展现出一丝友好还有其苍老的身躯,让An Jing 逐渐放下了戒心,但是眼前这老者执掌Great Yan 朝堂六十年风云庙堂巨擘,手上的鲜血比An Jing 单纯杀人的要多得多的多。

  他手下的学生一位是Demon Sect 人Sect Master ,另一位中则是Imperial Tutor 赵天一。

  而吕国镛自己更是曾经对战三位五气Grandmaster ,更是斩杀了其中一位,若不是嘻哈佛特殊,秦扇果断为了保护齐宣道留下来断后,可能这三人都会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

  眼前这半只脚踏进土里的老人,他可并not simple 。

  吕国镛shook the head ,道:“当然不对。”

  An Jing 道:“吕老说不对那就不对吧。”

  吕国镛幽幽的道:“你想太多了,这世上聪明人都会犯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将一件事情想的太复杂。”

  An Jing 平静的道:“Junior 并不聪明但Junior 也会想的多。”

  吕国镛缓缓道:“想的太多并不好,人还是不要太多的杂念就好,按部就班的来,就像是太阳每天升起,人每天吃饭喝水呼吸。”

  An Jing 淡漠的道:“如此说来,莫不是一具没有思想的walking corpse ?”

  吕国镛端起茶杯,认真的道:“你错了,人知道越少的时候,才是最快乐的时候。”

  知道的太多,总归并非是好事,无论对于谁来说。

  “吕老这话说的没错,所以我向来不想对一些事情刨根问底。”

  An Jing indifferent expression 的nodded, said :“但是有些事情我却想问清楚一些,Mister Zhou 现在可以代表吕老吗?”

  吕国镛道:“Zhou Xianming 是Zhou Xianming ,old man 是old man ,他有他的路要走,他也只能代表他自己。”

  An Jing indifferently said :“但是我感觉,Mister Zhou 似乎是在按照吕老想要走的路在走。”

  如今的Zhou Xianming 在unconsciously 中接替了吕国镛在朝堂之上的地位,逐渐成为了Confucian Sect Number One Person ,永安Human Sovereign 的心腹。

  Zhou Xianming 发展的太顺利了,他的仕途几乎可谓是平步青云,虽然Zhou Xianming 本身就十分有才华,但是也impossible 在如此短的时间就成为朝野当中一方重臣,这其中定有着巨大的推手。

  所有人都知道是吕国镛,但所有人也忽略了吕国镛,以为Zhou Xianming 不过是他提拔的继承人罢了。

  但是在An Jing 看来,并非继承人那么简单。

  成立武院,其实就是在掌控江湖,这等great generosity Zhou Xianming 或许从An Jing 之前交谈中有所sudden enlightenment ,但是他一个人也impossible 有如此胆子和能力,即使有着Imperial Family 支持。

  而这背后的人到底是谁呢?

  An Jing 左思右想,只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这位震碎了文宫的Confucian Sect Number One Person 。

  Zhou Xianming 所作所为,一切不过是吕国镛所支持罢了。

  Zhou Xianming 就是眼前这老人的意志,或者通俗易懂的说Zhou Xianming 就是他的傀儡。

  这位雄心勃勃的Confucian Sect Number One Person 要彻底摧毁江湖,或者说招揽整个江湖为己用,完成千古之变法。

  吕国镛看着An Jing ,indifferently said :“那是他自己选择的道路,一切都与old man 五官。”

  An Jing nodded ,缓缓站起身来,“Junior 明白了,既然心中的疑惑已经解开了,那Junior 就告辞了。”

  说着,An Jing 向着大堂外走去。

  吕国镛看着An Jing 的背影,直到彻底消失在视野当中。

  不多时,吕方走了进来,低声道:“father ,An Jing 走了。”

  吕国镛依旧看着An Jing 离去的方向,轻声道:“你知道什么是剑吗?”

  吕方知道这话中有深意,老实的摇头道:“不知道。”

  吕国镛长let out a long breath 道:“剑有两面,皆是刃口,有时伤敌,有时伤己。”

  吕方问道:“father 说的是An Jing ?”

  吕国镛颔首道:“这把剑就是最大的变数。”

  吕方听闻,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father ,那您的意思是?”

  吕国镛缓缓站起身,向着大堂外走了几步。

  “剑终究是剑,终归要掌握在手中。”

  吕府,后院。

  Tan Yun 蹲在石墩上,手中拿着一盒牛皮纸包裹的糕点,吃的不亦乐乎。

  “汪woof! ”“汪woof! ”

  小黑仔眼巴巴的看着那糕点,不断扒拉着Tan Yun 的百褶裙。

  李复周则站在一旁,没好气的道:“你看你现在,坐没坐样,吃没吃相?”

  Tan Yun 瞥过去,whispered :“还是姑爷好,他从来不会说我,你们整天唠叨的个没完没了。”

  “你说什么?”

  李复周凝眉道。

  Tan Yun 眨了眨大眼睛,道:“我没说什么啊。”

  李复周看了Tan Yun 一眼,随即背着手looked towards 了遥远的天际。

  就在这时,一个silhouette 从远处缓步走了过来。

  “姑爷!”

  Tan Yun 看到来人,顿时兴冲冲跑了过去。

  An Jing 看着一蹦一跳的Tan Yun ,不由得said with a smile :“你看你吃的满嘴都是。”

  李复周也是走了过来,“姑爷。”

  An Jing slightly nodded ,道:“嗯,该说的都说了。”

  李复周眼皮跳了跳,不动声色的nodded 。

  这稍纵即逝的一幕,如果是旁人定然不会注意这一幕,但是An Jing 却看得十分清楚,不由得道:“Third Master ,看来你很好奇和我吕老说了什么?”

  李复周道:“好奇算不上,如果姑爷想要说的话,this Li 也会倾听一二。”

  An Jing 道:“吕老说你是他的好学生,也是他最得意的学生。”

  李复周听到这,哑然失said with a smile :“teacher 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An Jing 反问道:“那你觉得吕老会说说什么样的话?”

  李复周没有犹豫,道:“teacher 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他不会说什么。”

  An Jing patted 李复周的肩膀,道:“他确实没有说什么。”

  李复周看了一眼An Jing 的动作,心中却是长长sighed ,没有再说话了。

  此时,气氛也逐渐变得微妙了起来。

  旁边的Tan Yun 对于这微妙的气氛仿佛并不知情,一边逗弄着小黑仔,一边道:“姑爷,你是不是要前往后金了,这次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李复周当即严厉的shouted :“胡闹!你去干什么?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在家待着就好了。”

  Tan Yun 看到李复周如此严厉,当下缩了缩脖子,小声道:“我不是担心姑爷吗?”

  她真的很想去观望这一场决战,天下人关心的局势她并不关心,她只是关心An Jing 的安危。

  An Jing 轻笑一声,“等我回来吧。”

  李复周coldly snorted and said :“不许偷偷跟着去,你去了只会添乱。”

  若是旁人或许不会跟着去,但是Tan Yun 这样胆大包天,heartless 的人即使千叮咛,万嘱咐,说不定还会偷偷跟在后面。

  “我知道了,Master 。”

  Tan Yun 嘴巴张了张,低着头道:“姑爷你放心去吧,这次我一定不会给你添乱了。”

  An Jing 轻笑一声,抚摸着Tan Yun 头上的发髻,道:“没有啊,我从来没有觉得你给我添乱了。”

  听到这话,Tan Yun 顿时感觉一股暖流rise in the mind 。

  看来只有姑爷从来没有嫌弃过自己,没有认为自己是一个麻烦。

  李复周看到这,心中sighed 。

  Zhao State ,云塔。

  高耸如云的塔顶之上,biting-cold wind 。

  云塔是Zhao State 的Holy Land ,那么塔顶则是Holy Land 当中的Holy Land ,鲜少有人来到过这塔顶,如果来到了塔顶之上定会大为惊讶,因为在这塔顶之上还有一块方外之地。

  这是一个不打小不小的琼楼,此时one after another blood energy 从琼楼当中飘出,将周围的云层都染成了一片red 。

  其中时不时从中传出one after another 凄厉的声响。

  楼中地面之上是一块巨大的石板,石板中有凹槽,九曲十八回环,此时那凹槽当中有着yellow 的鲜血在流淌,而流淌鲜血的源头是一个异兽。

  那异兽长得像狐,背上有角,毛色呈现yellow 。

  这非比寻常的异兽正是Zhao State 的镇国之兽乘黄。

  乘黄之血极其珍贵,可以让人life essence 大增,而擒住这乘黄之人不是旁人,正是江湖当中的十Old Fang 人,也就是千秋不死人。

  此刻那他手掌拿着一把short blade ,正不断放着乘黄的鲜血。

  这些yellow 的鲜血很快就将凹槽填满了,千秋不死人看到这直接将乘黄扔了出去,乘黄哀嚎了一声,恐惧的看了千秋不死人一眼,cautiously 的向着远处爬去了。

  千秋不死人no longer paid attention to 那乘黄,而是直接掀开了自己的衣服,只见胸膛之上布满了densely packed 的伤痕,看着极为狰狞骇人。

  甚至一些伤口可以清晰地看到白漆漆的骨头。

  寻常人遭到这样的伤势,莫说站起来,恐怕早就死了十回八回了。

  就在这时,凹槽中猛地释放出one after another yellow 的光,这些光仿佛有spirituality 一般,不断向着千秋不死人的胸膛冲去。

  在这黄光的笼罩下,那看着狰狞可怖伤a mouthful of blood 逐渐开始止住,那原本露出骨肉的伤口也开始出现了愈合。

  数ten breaths 之后,千秋不死人这才put out a breath ,随即轻轻合上了自己的衣衫。

  “teacher 。”

  齐宣道看到这,低声道:“你的伤势还没有recover completely 吗?”

  还记得他第一次看到这伤势的时候,心中也是大为震惊,一个正常的人真的能够遭到这般重创吗?

  这只能说明一点,面前的teacher simply 不是一个正常的人。

  千秋不死人indifferently said :“我的这伤势是杀了四个Great Grandmaster 所留,这些Great Grandmaster 临死前都拿出了拼命一击,尤其是玄门的道主,根本没有那么容易recover completely 。”

  即使是齐宣道都是heart trembled ,从那些伤势便可以看出千秋不死人和那些Grandmaster expert 对战有多么激烈了。

  齐宣道想到了什么,担忧的道:“teacher ,据说锁龙井又有一位Great Grandmaster expert 出现了。”

  即使Great Yan 王朝封锁消息,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王阳生想要硬闯锁龙井的消息还是被黑冰台知晓了。

  千秋不死人indifferently said :“他叫什么?”

  他见过太多的Great Grandmaster ,无论多么天才的人他都见到过,无论多么强大的expert 他也都见到过。

  所以听到有Great Grandmaster 出现的时候,他都能保持风轻云淡,波澜不惊。

  齐宣道道:“王阳生。”

  “原来是他。”

  千秋不死人沉吟了数息,随后道:“此人我见过,当时想要谋逆推翻了大秦Human Sovereign ,夺取大秦Human Sovereign 手中地脉之灵,但最终失败了,didn’t expect 他竟然没有死。”

  齐宣道听到这,不由得恍然大悟,“原来当初他是为了地脉之灵!”

  在历史记载当中,王阳生却是一个谋逆造反之人,但是史书记载他是为了帝王之位而发动了政变,最终被大秦Human Sovereign 给阴了一下,成为了滚滚历史车轮之下一粒尘埃。

  千秋不死人said with a sneer :“since ancient times Great Grandmaster 都是为了地脉之灵,难道是为了那唾手可得的皇位吗?”

  在他看来,所谓的皇位不可唾手可得罢了,而那地脉之灵才是Seizing Heaven and Earth Good Fortune 之物。

  千秋不死人道:“这地脉之灵还没有彻底成熟的时候,谁拿在手里都是一块烫手的山芋,既然如此old man 便不取,等到最后成熟的时候再摘掉这个果子就是了。”

  齐宣道则是有些担忧的道:“现如今嘻哈佛,王阳生等两位Great Grandmaster ,还有Great Yan Imperial Family 等诸多明暗expert 都对锁龙井glare like a tiger watching his prey ,teacher 你又重伤未愈,when the time comes .”

  天下间expert 众多,若是千秋不死人在at the peak period ,没有任何伤势的话,那面对一众expert 自然nothing difficult ,但是现在千秋不死人遭逢如此严重的伤势,又如何与天下群雄争锋?

  千秋不死人平静的道:“放心,等到那时候,为师自然会恢复全盛实力。”

  齐宣道眼中闪过一丝震惊,“teacher 有办法恢复全盛实力?”

  这位在历史当中斩杀过无数个expert 的Great Grandmaster ,如果能够恢复全盛实力将会是多么的terrifying ?

  千秋不死人缓缓道:“old man 能够预感到,地脉之灵成熟越来越近了,现在要做的就是看老三了。”

  “那个鬼剑客,是一个隐患。”

  千秋不死人声音微微一沉,二十多岁的五气Grandmaster ,就连他都为之惊讶不已,尤其是近来连连斩杀五气Grandmaster ,这让他的内心变得更加不安起来。

  能够称之为Sword Immortal 的剑客,same realm expert 堪称无敌,如果到达了大Grandmaster Realm ,when the time comes 说不得能够对自己产生一定的威胁。

  齐宣道沉吟了半晌,道:“老三吸收了一缕地脉之灵的意念,到达大Grandmaster Realm 应该不难。”

  “old man 还是不放心,布局千年就为了今朝,absolutely 不可以有丝毫马虎和闪失。”

  千秋不死人took a deep breath ,道:“你即刻前往后金巴山,务必要在最为关键时刻的出手,给予那鬼剑客致命一击,我只要一个结果,那就是他死。”

  千秋不死人说到最后,几乎是一字一顿,他的语气始终十分平静,就像是再说一件insignificant 的小事。

  千百年,他都在做一件事,那就是等待地脉之灵的成熟,杀了能够威胁他的存在。

  在他看来现如今能够给他威胁的只有一人,那就是Buddhism 的嘻哈佛,这位犹如佛祖在世的expert ,实力强大无比,但是他却有办法对付他,其次并不是那突然出现的王阳生,而是鬼剑客。

  原本他并不担心这位横空出世的天才剑客,但是直到这位剑客以惊人的速度到达了五气Grandmaster ,并且接连斩杀了数个五气Grandmaster ,让他终于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这是他的信条。

  齐宣道took a deep breath ,道:“我现在就动身。”

  说完,齐宣道转身向着外边走去。

  毕竟Zhao State 距离后金十分遥远,宗政化淳和鬼剑客决战的时间也是迫在眉睫。

  千秋不死人看着齐宣道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冰冷。

  南平道,Southern Wilderness 和Yan Country 的边境之地。

  朦胧的远山,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缥缈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就像是几笔淡墨,抹在blue 的天边。

  Southern Wilderness 之主站在Hundred Thousand Great Mountains 的一座山峰之上,遥望着远处的云海。

  他是一个善感的人,此刻看着那孤独的云,不由得想起了当初踌躇满志带着Southern Wilderness 十位great wizard 出山的场景,没承想这十位great wizard 都被萧千秋一人全部击杀。

  这位Great Yan Imperial Teacher 的实力,让他都为之心惊。

  那可是十位great wizard ,相较于孱弱的Southern Wilderness ,那可是七成的Grandmaster expert 了。

  Southern Wilderness 之主此时猛地醒悟了过来,如今天下局势依旧在风云变化,激荡不平,而他出手的太早了。

  也就是因为他错误的判断,Southern Wilderness 半步已经踏出了consigned to eternal damnation 的地步。

  现如今Great Grandmaster 都频频出现,Southern Wilderness 如何在这些势力当中纵横捭阖?

  “从月。”

  Southern Wilderness 之主轻声道。

  “在。”

  一位女子走了过来,那女子有着如描似削身材,怯雨羞云情意。举措多娇媚。最是那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

  她正是Southern Wilderness great wizard 从初之女从月。

  Southern Wilderness 之主道:“鬼剑客和宗政化淳的决战快要开始了吧?”

  从月nodded and said :“天下间诸多expert 都是闻风而去,占据了巴山之地,据说那里茶棚酒肆都已经开启了。”

  现如今天下expert 云集巴山,就是为了目睹后金Holy Lord 和鬼剑客的一战。

  他们两人一位是Great Yan number one expert ,一位是后金number one expert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两人之战基本上决定了两国的国运,也影响到了如今天下的局势。

  Southern Wilderness 之主长叹一声,道:“真是有意思。”

  从月curiously asked :“主上,你见过宗政化淳吗?”

  Southern Wilderness 之主陷入了回忆道:“多年前见过一次,此人气度确实十分不凡。”

  从月继续问道:“那主上见过鬼剑客吗?”

  Southern Wilderness 之主shook the head ,道:“没有,鬼剑客出道不过三年罢了。”

  说到这,他不由得一愣。

  鬼剑客才出道三年。

  从月感慨道:“据说他十分的年轻,不知道到底有多年轻。”

  Southern Wilderness 之主眼中闪过a trace of bright light ,随后缓缓道:“走,我们也去巴山看看这位旷世决战。”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