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ife Is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386

  九月初七,天朗气清。

  宜,成亲,乔迁,动土。

  忌,开业,安床,开光。

  温暖的阳光穿梭于微隙的气息、舒倘,漫长、紫檀的香味,弥漫在深秋当中,把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一切空虚盈满。

  望京山上,一条狰狞的Black Flood Dragon 正盘旋在林中。

  An Jing 轻轻抚摸着Black Flood Dragon 的鳞片,可以从中感触到那冰冷的cold light 。

  看到这一幕,他不由得想起那年,自己与Black Flood Dragon ,楼象震一起闯荡江湖的往事。

  时光飞速流转,眨眼已经过去快两年了。

  Zhao Qingmei 背着剑匣,提着两坛酒水走了过来,她平静的看着An Jing 没有说话。

  Demon Sect 一众expert 早就前往巴山,此刻不是在路上,便是已经提前赶至在all around 做好了准备。

  “给!”

  Zhao Qingmei 将手中的酒坛递给了An Jing 。

  An Jing 接过了酒坛,随后看了一眼Zhao Qingmei 背后的剑匣,不由得笑了起来。

  Zhao Qingmei 瞪了An Jing 一眼,“笑甚么?”

  An Jing 伸手捏了捏Zhao Qingmei 水嫩的脸颊,“就是觉得挺可爱的。”

  “hmph! ”

  Zhao Qingmei lightly snorted ,“你能不能换个词,我都听腻了。”

  An Jing 拿起酒坛饮了一大口,“那我不说了。”

  “you dare! ”

  Zhao Qingmei 端起的酒坛一顿,随即looked towards 了An Jing ,“我听腻了,你也要说。”

  “腻了还要听啊?”

  “腻了也要听。”

  “那我换个词好了。”

  “什么词?”

  “我觉得挺逗的。”

  “那还是说可爱吧。”

  “hahahaha !”

  An Jing 听到这,不由得大笑了起来。

  Zhao Qingmei 左手锤了An Jing 一锤,“你笑什么啊?”

  An Jing said with a smile :“我笑啊,我的夫人怎么这么可爱。”

  ”humph.”

  Zhao Qingmei 转过头looked towards 了一边,嘴角却是微微扬起一抹笑意。

  An Jing 举起酒坛道:“夫人,来喝酒。”

  Zhao Qingmei 看着近在咫尺的酒坛,道:“干嘛?”

  An Jing 道:“碰杯啊,这样才有ceremony 感,怎么不想和我碰杯啊?”

  ”pèng! ”

  Zhao Qingmei 举起酒坛轻轻撞了一下。

  两人都是咕了一大口酒水,Zhao Qingmei 乃是江湖儿女,这辛辣的酒水对于她来讲完全不再话下。

  “喝完了,要将酒坛这样扔出去。”

  Zhao Qingmei 喝完将酒坛直接扔向了远处的碎石中,只听到bang ,发出一道清脆的声响,而那酒坛也是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变成一块块碎片。

  An Jing 不解的道:“为什么?”

  “呆子,这寓意着岁岁平安啊。”

  Zhao Qingmei 大眼睛一眨一眨,催促道:“,快摔吧。”

  “好吧。”

  An Jing 也是扔向了远处碎石,酒坛应声而碎。

  Zhao Qingmei 满意的nodded, said :“好了,走吧。”

  这时天空之上一只巨大的飞鸟落了下来,山林中的落叶是急速旋转起来,这正是鸿鹄。

  Zhao Qingmei 身躯一纵,落到了鸿鹄的背上。

  An Jing 也是坐到了Black Flood Dragon 的背上,said with a smile :“夫人,看看我们谁比较快。”

  “幼稚。”

  Zhao Qingmei 白了An Jing 一眼,随后True Qi 运转在鸿鹄的窍穴当中,只见鸿鹄化成了一道red light 向着北方飞去。

  “竟然耍诈!”

  An Jing 看到这,连忙催促着坐下的Black Flood Dragon 道:“快,快走了。”

  Black Flood Dragon lazily 的打了一个哈欠,随后at a moderate pace 的御空而起。

  天空上方,两人one after the other 。

  温暖的阳光下,是那抹曾经deep and unmeasurable 的孤清而飘逸的影。

  imperial city ,后花园。

  虽然此时是秋季,但是后花园当中依旧有着不少四季常青的树木stand in great numbers 园中。

  永安Human Sovereign 慵懒的躺在美人榻上,看着远处水池中的肥鲤。

  她身着一身white 纱衣,给人一种澄澈透明的感觉,双肩批着一条浅purple 的纱带,一阵风吹过,露出白皙滑嫩的长腿,纱衣丝带,紧贴在身上,精巧细致的身形,体现得vividly and thoroughly 。

  不多时,white eyebrow Court Eunuch 缓缓走了过来,“Your Majesty ,鬼剑客出发了。”

  “朕知道了。”

  永安Human Sovereign indifferently said :“如今鬼剑客离去了,嘻哈佛也离去了,说不得有宵小会探入锁龙井中来,你要多加注意锁龙井的情况。”

  虽然Buddhism 法悟和天一Bodhisattva 都镇守锁龙井,尤其是法悟吸收了此前Buddhism 所有的Relic 成为了五气Grandmaster ,而天一Bodhisattva 更是Buddhism 盛名已久的四气Grandmaster ,再加上Imperial Family 等诸多expert ,但依旧不可不防。

  法悟虽然到达五气Grandmaster ,但是完全是依靠relic 提升上来的,应当是五气Grandmaster 当中最弱的,应该与赵重胤身旁的苏天泽相差无几,甚至还要弱上几分,毕竟苏天泽到达五气Grandmaster 许久了,而法悟似乎并没有到达多久。

  “老奴知道了。”

  white eyebrow Court Eunuch nodded ,随后站在了一旁,双眼微闭。

  永安Human Sovereign 摆了摆手,道:“明公回去休息吧。”

  眼前这位white eyebrow Court Eunuch 的年纪比之君青林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从成为Court Eunuch 至今侍奉了三位帝王,也算是极为长寿之人。

  white eyebrow Court Eunuch 睁开双眼,低声道:“老奴不碍事。”

  永安Human Sovereign indifferently said :“朕现在命令你回去休息。”

  white eyebrow Court Eunuch 听闻,心中一暖,道:“老奴遵命。”

  说着,white eyebrow Court Eunuch 身躯微弯,缓缓向着后方退去。

  他的动作还是那么一丝不苟,十分的严谨认真。

  永安Human Sovereign 看到white eyebrow Court Eunuch 离去,这才转头looked towards 了遥远的天际,看着那软绵绵的白云,仿佛都变成了心中所想之人的形状,她不禁somewhat absent-minded 。

  仿佛有一种毒,中了之后unconsciously ,但随着时间变迁,毒会越来越深,心也会越来越痛。

  随着九月初九的即将到来,整个天下局势changeable situation ,无数expert 向着巴山的方向而去,想要一睹如今天下最为Peak 的两great expert 对决。

  自从嘻哈佛成为Great Grandmaster 之后,便消失在了视野当中,他的威名自然不用多说,on the surface 是天下唯一的一位Great Grandmaster ,而且还是Buddhism 的Great Grandmaster 。

  除了这位sees the head of the divine dragon but not its tail ,当下最为hot enough to scald one’s hands 的两位expert 非宗政化淳和鬼剑客莫属。

  宗政化淳作为后金Holy Lord ,此前在天下间传闻便是Peak 的五气Grandmaster ,Demon Sect expert 君青林便是间接死在他的手中,后来更是在Jade City 得到了地脉之灵一缕意念加身,更是让其获得了巨大好处,此后他一直处于闭关状态,渴望借助地脉之灵一缕意念的帮助之下,breakthrough 桎梏。

  而鬼剑客自然不必多说,当世无敌的Sword Immortal ,迄今为止还没有败北过,击败了无数的expert ,更是斩杀了数个五气Grandmaster ,手中更是有Ranked First 和第三的名剑独鹿剑和镇邪剑。

  两大Peak expert 对决,本就十分吸引人,更不必说现如今两人之间的对决还关乎到了Great Yan ,后金的国运,天下未来的走向。

  此刻巴山远处的山峰之上,早就有人建造了茶棚,并且打造了好了观景台。

  敢在此地建造茶棚的,打造观景台的自然不是一般人,背后一方terrifying 的势力,正是Beyond Heaven Island Island Lord 吴白。

  上次他得到了后金,Zhao State 的邀约,虽然心中十分震惊,但还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安,所以只是派遣两great expert 加入了会猎Jade City 。

  而this time 不同,这是关乎到天下局势的决战,Beyond Heaven Island 自然不能幸免。

  不只是Beyond Heaven Island ,Yan Country expert ,Zhao State 也是来了众多expert ,among which is included 碧波岛,White Fog Sect ,七蛇会的expert 悉数到场。

  可以说,当今天下叫得上号势力expert 现如今都出现了。

  不仅如此,还有一些陌生的面孔,这些人的气息也是不凡,不乏一些Grandmaster 气机,都是隐藏在池塘当中隐修的Old Turtle 。

  巴山周围fish and dragons mixed in together ,天下间各方expert 汇聚一堂,可谓热闹纷纷,议论四起。

  碧波岛Island Lord 道:“真是太有意思了,竟然汇聚到了如此多的expert 。”

  White Fog Sect sect master indifferently said :“毕竟these two people 都是当世Peak expert 。”

  碧波岛Island Lord 幽幽的道:“这位鬼剑客的大名早就like thunder piercing the ear 了,但是却从来没有目睹其风采。”

  碧波岛在Zhao State 属于江湖当中Peak 势力,但是他和黑冰台却是十分不对付,经常遭到了黑冰台的打压和制裁,而且碧波岛当中也汇聚了不少黑冰台敌对的expert 。

  所以碧波岛对于斩杀齐术的鬼剑客,可谓十分推崇。

  White Fog Sect 的sect master 道:“今日必定是一场旷世大战。”

  碧波岛Island Lord 也是nodded ,这等Peak expert 对决,胜负就在分毫之间。

  远处一座山巅之上,两位身穿daoist robe 的道人出现了,正是萧千秋和罗崇阳。

  罗崇阳问道:“你和他交过手了,也知道他的实力,你认为他有几成胜算?”

  萧千秋想了想,道:“胜算这个东西Martial Nephew 也不清楚,但是我想他全力施为的话,五气Grandmaster 应该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罗崇阳眼中浮现a trace of bright light ,道:“那这样说,除非宗政化淳到达Great Grandmaster 了?”

  萧千秋的实力他是十分清楚,既然如此说的话,在same realm 之下An Jing 便是无敌的存在,除非宗政化淳到达大Grandmaster Realm 。

  但是传闻宗政化淳彻底refining 了地脉之灵,却并没有到达大Grandmaster Realm ,所以说今天An Jing 的胜算会很大。

  “胜负不是Martial Nephew 说了算,也不是天说了算。”

  萧千秋看着远处的巴山,“是决战的两人说了算。”

  罗崇阳slightly nodded ,随即不再说话了。

  此时在巴山周围的mountain range 中,隐藏了天下各地四方的expert ,他们都在静静的等待着宗政化淳和鬼剑客的到来。

  “你们快看!”

  “后金的铁骑,那是后金的铁骑!”

  “好气派的銮舆!”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轰鸣般的雷声,大地都是颤抖了起来,众人连忙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一排排black 的铁骑袭来,每一个人都身披black 的铠甲,在阳光下折射出冰冷之光,腰间佩戴着后金特制的长刀,背上是草原的螃蟹弓,他们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让人看着不由得面容一肃。

  这些都是后金精锐中的精锐,不少江湖expert 看到这充满solemn killing aura 的铁骑,内心不由得都是生出一股寒气。

  就算是Peak 的江湖expert ,被这如此凶悍的大军包围的话,也是没有丝毫活路。

  黑压压的铁骑从远处急速奔袭而来,fire beacon 之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座銮舆,那是由八匹white 的骏马拉着,每一匹骏马都是十分矫健,壮硕。

  在銮舆前拉马的马夫正是两位Grandmaster Realm 的expert ,皆是Great Snow Mountain 的法王。

  众多的江湖expert 看到这一幕,纷纷向着远处退避开来。

  万里山河拱Supreme ,羽林铁骑若云屯。

  能够让后金精锐铁骑开路,Great Snow Mountain 法王驾车,这銮舆当中之人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

  所有人都是looked towards 了那銮舆。

  其中一位法王对着幕帘之后,恭敬的道:“Holy Lord ,到了。”

  “我知道了。”

  幕帘之后传来了一道雄浑的声音。

  只见幕帘掀开,宗政化淳缓缓走了出来,神色淡然且平静,就像是一汪深不见底的寒潭一般。

  萧千秋看着那Holy Lord ,道:“deep and unmeasurable 。”

  罗崇阳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眉头紧缩了起来,天人感应感悟的越深,越是对危机感知的越深,从这位后金Holy Lord 的身上,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远处,Southern Wilderness 之主看着走出来的宗政化淳,道:“这就是地脉之灵的formidable power 吗?”

  同样是五气Grandmaster ,但是他感觉和宗政化淳却是有着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

  在场寻常的江湖expert 无不是惊叹于宗政化淳的出场之威风,而Peak expert 却是从中看出了不一样,一个个都是facial expression grave 了起来。

  他们比任何人都更能清楚,宗政化淳散发出来气息的terrifying 。

  宗政化淳身躯一纵,直接落到了巴山之上,一双手掌背在身后,其yellow 的dragon robe 随着狂风猎猎作响。

  “鬼剑客什么时候到?”

  “It shouldn’t be 出现什么变故吧?”

  “怎么可能?除非不敢来了。”

  “鬼剑客会不敢来?”

  看到宗政化淳出现,在场江湖expert 皆是discuss spiritedly ,内心都是变得无比火热,对于这场旷世决战也更加的期待起来。

  “那是!?”

  突然,远处尘烟滚滚,随后出现在众人面前是一面迎风招展的纛旗子,上面写着一个巨大的‘邱’字。

  成百数千的骑兵grandiose 的冲了过来,为首之人是一个身穿黑甲,身材如水桶一般的大肚将军。

  这人正是邱仑。

  自从平阳卫邱恒在Jade City 被关押进了地牢之后,如今平阳卫便是其子邱仑所执掌,而且世人皆知道此人和鬼剑客相交莫逆,跟随着鬼剑客杀入Northern Plains 之后便一直镇守Northern Plains 与后金大军对峙。

  就算鬼剑客返回Jade City 的时候,平阳卫的大军也没有丝毫退避,兵峰依旧直指后金王庭。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平阳卫就是鬼剑客的大军。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