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Mysterious Chaos Dao Chapters talented writer 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Zhang Yu 将那一枚Magic Talisman 取了出来,见果有一缕internal qi 依附其上,他lifts the head ,见到陈禹、武倾墟二人正looked towards 自己。

他道:“此是荀师最后见我之时所予Magic Talisman ,normally 只是用来转挪之用,而在方才,却似是借此传了一道profound principles 过来。”

“Oh? ”

陈禹神情郑重起来,道:“张Court Manager 不妨看一看,此profound principles 为何。”

他们先前就认为,在庄首执成道之后,假定元夏来袭,那么荀季极可能会提前传递消息给他们,让他们做好防备。

但是didn’t expect ,此一道profound principles 并没有传递到元都派那里,而是直接送到了Zhang Yu 这处。不知这等举动是出于对Zhang Yu 本身的信任,还是说其对元都派内部不放心,所以不愿意绕走一圈?

Zhang Yu 试着看了下,他道:“这一道意念需要借用元都玄图来观,御需离开片刻,去到此镇道之宝内中方能窥见此中之意。”

陈禹said solemnly :“这应该是荀fellow daoist 设布的遮掩,以免此消息为他人所截。张Court Manager 自去便是,我等在此等候结果。”

Zhang Yu 点首道:“御离开片刻。”

他从这处Dao Palace 之中退了出来,来到了外间cloud steps 之上,心下一唤,霎时a golden light 落至身上,持续了一会儿之后,再出现时,已是站在了一个似在无边虚空游荡的广台之上。

瞻空daoist 正端坐于此地,讶道:“张Court Manager 来此处可是有事?”

Zhang Yu 道:“瞻空fellow daoist 当是知晓,荀师上次赠我一张Magic Talisman ,如今上有profound principles 映现,疑似荀师传我之消息,但需借元都玄图方能观之,故来此借this treasure 一用。”

瞻空daoist 神情一肃,道:“原来是senior brother 传信,既是传给Court Manager ,想来涉及Profound Court 之事,且容Poor Daoist 先行回避。”

Zhang Yu 也是一nodded 。

瞻空daoist bowed 后,身上golden light 一闪,便即退了出去。

Zhang Yu 待他离去,将Magic Talisman 取出,随后松手放开,便见此符飘悬在那里,下方玄图忽然一rays of light 一闪,在他感应之中,就有一股意念由那Magic Talisman 传递了过来。

他意外看到,那上面所显,不是什么秘传消息,而是是荀师最早时候教授自己的那一套breathing method 。

他再是一感,此中与荀师以往教授的心法略有几处微小出入,若是将几处都是改了回来,那么当是会从中得出六个字:

“元夏envoy 将至。”

Zhang Yu eyes 微凝,他反复查验了下,确认那道profound principles 之中的确只有这几字,除此并无其他传递,于是收好了此符,golden light 自身上闪烁,持续了一会儿,便就遁去不见。

在他离开之后,瞻空daoist 复又出现,在此镇道之宝上重新坐定下来,只是坐了一会儿,他似是感觉到了什么,“这个是……”他伸手过去,似是将什么internal qi 拿到了手中。

Zhang Yu 这一边,则是持符回转到了upper layer ,意念一转,再度回到了先前Dao Palace 之所在,随后走入进来,待至殿中,陈禹、武倾墟二人都是looked towards 他,显是在等着他的回音。

他目光迎上,道:“首执,武Court Manager ,那profound principles 确然是荀师传书,他只传告了我一句,此中言……”他语声略略加重,道:“元夏envoy 将至。”

陈禹和武倾墟二人都神情微凛。

这句话虽然只几个字,但是能解读出来的东西却是不少,若是此传讯为真,那么说明元夏并不准备一上来就对Celestial Xia 采取倾攻的策略,而是另有plot against 。

这并不是说元夏对待Celestial Xia 的态度宽和了,元夏的目标是不会变的,就是要还得世之唯一,灭尽错漏,从而攀向终道。Celestial Xia 就是他们this path 上唯一的阻碍,唯一的“错漏”,是他们必然要灭去的。

所以他们与元夏之间只有你死我活,不存在缓和的余地,最终唯有一个可以长存下来。便不提这个,that many 被元夏灭去的世域更是在提醒他们,此场对抗,是没有退路可言的。

武倾墟想了想,道:“首执,武某以为元夏这与我等此前所推测的并不冲突,这很可能就是元夏为了探查我Celestial Xia 所做举动,只不过其用明招,而不是暗中窥伺。”

陈禹nodded ,元夏来查探他们的消息,还有什么事情比派遣envoy 更为方便呢?不管是不是其另有消息来,但通过envoy ,的确可以just and honorable 获取诸多消息。

并且元夏方面或可能还并不知道Celestial Xia 已然知道了他们的打算。envoy 到来,或还能利用这一点使他们产生错判。

Zhang Yu pondered ,这个消息传递,当是荀师第一次尝试,所以上来势必impossible 传递很多言语。而元夏envoy 到Celestial Xia 本也是既定之事,就算这事情被元夏知晓了,想也能作以辨解。只希望此事不会被元夏盯上。

他转念过后,又言:“首执,元夏此举,当不会是临时起意,其破灭万世,应当是有了一套对付外世的手段,或许派遣envoy 当是某种手段的运用。其目的仍旧是为了亡我Celestial Xia ,覆我存身之世。”

陈禹said solemnly :“张Court Manager 此言与我所思相近,元夏与我无可调和,其来envoy 非为利我,而为覆我。此envoy 即将到来,两位Court Manager 以为,我等该对其采取何等态度?”

Zhang Yu 当下言道:“他能知我,我亦可知他,我等也可借由元夏来使,从小微之处一观元夏之实力。”

武倾墟nodded 赞同,道:“元夏派遣envoy 来,那就让他来,我等也不妨利用这些newcomer 稍作拖延,每过一日,我Celestial Xia 就强大一分,这是对我有利的。”

一上来就对元夏envoy 喊打喊杀,此举没有必要,也没有丝毫意义,对元夏更是毫无威胁,反而会让元夏知晓他们态度,从而全力来攻。反而将之拖延住更能为Celestial Xia 争取时间。

陈禹沉思了一会儿,道:“那此事便如此定下。”

武倾墟道:“首执,元夏将至,此事可还要继续遮掩下去么?是否要告知诸位Court Manager ?”

陈禹said solemnly :“时机未至,暂缓告知,待元夏envoy 到来再言。”

先前不告知诸位Court Manager ,一来是因为这些事情涉及Heavenly Secrets 玄变,乍然说出,冲击dao heart ,不利cultivation 。还有一个,就是为了防备元夏,特别是在元夏envoy 即将到来之前,那更要谨慎。

他们乃是摘取high rank attainment 的cultivator ,在upper layer 力量不曾掺和进来的前提下,无人知晓他们心中之所思,而若是cultivation 稍欠,那就未必能隐藏的住了。

现在他们能提前知道元夏之事,是依靠元都派传递消息,元夏若是知晓元都那位mighty figure 提前泄露了消息,那很多事情都会出现问题。

武倾墟道:“暂不与诸位Court Manager 言,但那乘幽派两位fellow daoist 那里,却是该给予一个回答。”

陈禹道:“是该如此。”

如今Celestial Xia 内部,尚且有尤daoist 、严女道二人摘取了high rank attainment ,两人cultivation 虽足,但却不是Court Manager ,亦不掌Celestial Xia 权柄,所以此事眼下暂且不必告知。

至于外间李弥真和显定二人,如今Celestial Xia 只是允许其宗脉存续,而且其背后Sect Founder 亦是态度不明,所以在元夏到来之前,暂时亦不会将此事告知此辈。唯有乘幽派,两家定立了攻守同盟,却需通传一声。

陈禹此时向下一指,一道光气落去,整座殿宇又是从云海之中升腾起来,待定落之后,他道:“明周,去把乘幽派两位fellow daoist 请来。”

明周daoist 揖礼而去。

不多时,单daoist 和毕daoist 二人联袂来至Dao Palace 之内。

陈禹此刻一抬袖,清穹之气弥漫all around ,将周围都是遮蔽了起来,毕daoist 不禁一惊,还以为Celestial Xia 要做什么。

单daoist 倒很是非常镇定。

莫说两家早已定立了pact ,Celestial Xia 不会对他们什么,就算未立定约,以Celestial Xia 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要对付他们也不用如此麻烦。

这应该是有什么隐秘之事,生怕外泄,所以做此遮掩,今请他们,当就是前日对他们疑问的回应了。

陈禹said solemnly :“两位fellow daoist 请坐吧。”

单daoist bowed ,从容坐了下来。毕daoist 看了看own senior brother ,也是一礼之后,坐定下来。

武倾墟道:“前日我等有言,关于那世之大敌,会对两位fellow daoist 有一个交代。”

单daoist 神情不变,而毕明daoist 则是露出了关注之色。他实则是好奇,这让own senior brother 不敢攀道,又让Celestial Xia 不惜兴师动众的大敌究竟是何来历。

陈禹伸手一拿,两道清气talisman 飘飘落下,来至单、毕两人面前。

单daoist 神情严肃了些,这是不落文字,Celestial Xia 如此谨慎,看来这敌人确然非同小可,他aura 上去一感,霎时那talisman 化作一缕意念入至心神,霎时便将前后之因由,元夏之来历了解了一个清清楚楚。他眼芒顿时闪烁了几下,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他轻声道:“so that’s how it is 。”

毕daoist 却是神情陡变,这消息对他受冲击甚大,一下知晓自己还有包括自己所居之世都乃是一个演出来的世域,任谁都是无法立刻坦然接受的。

好在他也是成就high rank attainment 之人,故在片刻之后便恢复了过来,只是心绪仍旧异常复杂。

单daoist 这时lifts the head 来,看了看陈禹、Zhang Yu 、武倾墟三人,抬袖行有一礼,认真道:“many thanks 三位告知此事。”随后他一抬头,目中生芒道:“贵方既知此事,那么敢问贵方,下来欲作何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