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Mysterious Chaos Dao Chapters talented writer 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陈禹said solemnly :“单fellow daoist 认为我等可以退让否?”

单daoist 断然言道:“此战不可退,退则必亡,唯有与之一战,方得生路。”

因为遁世简之故,他在来Celestial Xia 之前,其实心中早就有了一些猜想了,现在得了证实,由此解开了一些for a long time 的疑惑。而若是Celestial Xia 所言关于元夏的一切属实,那么元夏得势,那么此世众生消亡之日,这他是绝不会答应的。

他很Zhang Yu 此前所言,乘幽派讲究避世避人,可连世域都没了,那还避个什么?

陈禹望着单daoist 直视过来的目光,道:“这正是我Celestial Xia 所欲者。”

单daoist nodded ,此刻他抬起手来,对着陈禹三人再是一礼,郑重无比道:“陈首执,两位Court Manager ,单某身为乘幽执掌,在此许诺,我乘幽派当与Celestial Xia 共进退。”

this time ,陈禹、Zhang Yu 、武倾墟三人也都是face 一肃,郑重还礼。

两家此前虽是定立了攻守同盟,但是并没有做深入定义,所以具体要做到何种地步,是比较模糊的,这里就要看签立pact 的人到底如何想,又如何把握的了。而现在单daoist 这等态度,就是表示不计代价,完全与Celestial Xia 站到一处了。

他们此刻才算是收获到了一个真正的盟友。至不济也是得到了一位摘取high rank attainment ,且执掌有镇道之宝cultivator 的全力支持。

单daoist 道:“单某还有一些疑问,想要请教几位。”

陈禹道:“fellow daoist 请说。”

单daoist 问道:“元夏之事,贵方又是从何处知悉的呢?不知此事可是方便告知?”

陈禹道:“单fellow daoist 见谅,我等只能说,我Celestial Xia 自有消息来处,只是涉及一些隐秘,无法告知贵方,还请不要见怪。”

武倾墟在旁言道:“如今此事也只有我三人和贵方知悉,便是我Celestial Xia 诸位Court Manager ,还有其余High Venerable ,亦是不曾告知。”

单daoist 听罢,也是表示理解,nodded and said :“确该小心。”

毕daoist 这时开口道:“敢问贵方,既那元夏欲化同我于一世,却不知其等何时开始动手,上回张Court Manager 有言,大约半月时日即可见的,那么元夏之人是否已然到了?”

Zhang Yu 道:“可以告知二位,元夏envoy 恐怕不日即至,when the time comes 两位当能见得。”

单daoist 神情不变。而毕daoist 想到用不了多久就要见到元夏来人,不由得气息一滞。

陈禹道:“这里还有一事,在元夏envoy 到来之前,还望两位fellow daoist 能够暂且留在此地。”

单daoist 心知肚明,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周围布下清穹之气,还有此刻留下他们二人的举动,这一切都是为了防止他们二人把此事告知门中上真,是想尽最大可能避免元夏那边知悉Celestial Xia 已有准备。

对此他也是愿意配合,颔首道:“三位放心,我等知悉事情之轻重,门中有我无我,都是一般,我二人也不急着回去。”说着,他呵了一声,“单某倒也是要看看,这元夏envoy 到底如何,又要说些什么。”

武倾墟道:“many thanks 二位体谅了。”

Zhang Yu 则在旁处未说什么。实际上,若真正strictly speaking ,这等事对两人也不该说,因为dao technique 出于lineage 的缘由,哪怕有清穹之气的遮掩,也是可能会被其背后的upper layer mighty figure 察觉到些许端倪的。

但好在他们已是从五位执摄处得知,乘幽派的Sect Founder 就算知晓了也不会有反应,一来是没有元都派的指引,无从确定此事;二来这两位是当真把避世避人贯彻到此,连彼此间的招呼都是懒得回应,更别说去关心底下小辈之事了。

单daoist 道:“若是无有交代,那我等便先退下cultivation ,我等既已签立盟约,若有什么需我所帮衬,贵方尽可开口,尽管we cultivation 微薄,但是好歹还有一件镇道之器,可以出些力气。”

陈禹也未客气,道:“若有需要,定当劳动贵方。”他一挥袖,rays of light 荡开,没有撤去围布,只是在这Dao Palace 之旁又开辟了一座宫观。

单daoist 、毕daoist 二人再是一礼,便即往此宫观而去。。

武倾墟待二人离开,又对陈禹言道:“首执,为防元夏来使探看于我,可能还要做一番布置。当以清穹之气布盖四方,以杜绝窥测。”

陈禹nodded ,这时Zhang Yu 似在思索,便问道:“张Court Manager 可还有什么建言?”

Zhang Yu 道:“Yu thinks ,有一处不可忽略了,也需加以遮掩。”他paused ,他加重语气道:“Grand Chaos 。”

他looks at 陈禹、武倾墟二人道:“五位执摄有言,为防元夏算定于我,故才寻到了Grand Chaos ,自此元夏难知我之变数,更难以Heavenly Secrets 定算,其未必知晓Grand Chaos ,此回亦有可能在窥我之时顺便探查此地,这处我等也当作遮掩,不令其有所察觉。”

陈禹道:“张Court Manager 此言有理。”他考虑了一下,道:“Grand Chaos 与世相融,不易遮掩,此事当寻霍衡配合,张Court Manager ,稍候就由你代Profound Court 前去与此人言说。”

Zhang Yu 当即应下。

就在这时,三人忽然听得一声悠悠chime bell 之声,Dao Palace 内外皆是有闻,便见原本飘悬在清穹之舟深处的silver 大球一阵rays of light 闪烁,旋即不见,与此同时,天中有一道金符飘然落下。

陈禹将之拿在了手中,道:“庄dao brother 已成执摄,我等当是前往一见。”他唤有一声,道:“明周。”

明周daoist 稽首道:“首执,两位Court Manager ,明周这边打开门户。”

他一礼之间,身后便豁开一个空洞,内中似有万点星芒射来,散落到三人身上,他们虽皆是站着未动,可是周围空域却是产生了变化,像是在急速飞驰一般、

难知多久之后,此光先是倏然一缓,再是骤然一张,像是heaven and earth 扩张一般,显露出一方无尽heaven and earth 来。

Zhang Yu 看过去,可见前方有一面无边广大,却又澄澈晶莹的琉璃壁,其上映照出一个似水墨散逸,且又轮廓飘渺的daoist silhouette ,但是随着墨染相距,庄daoist 的silhouette 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并从中走了出来。

陈禹bowed ,道:“见过庄执摄。”武倾墟跟着一个稽首。

Zhang Yu 亦是执有一礼。

庄首执显影与其余几位Court Manager 大为不同,他心下猜测,这很可能是因为以往执摄皆是本来就能得以成就,cultivation 不过是重演其道,而这一位,乃是真真正正在此世breakthrough 至higher boundary 的cultivator ,main body 就在这里,故才有此分别。

庄daoist 还有一礼,道:“三位Court Manager 有礼。”paid respect 过后,他又言道:“诸位,我成就higher boundary ,当已惊动元夏,其也必来探我,三位Court Manager 想是已有准备了?”

陈禹道:“张Court Manager 方才收到了荀fellow daoist 传讯,此上言及元夏envoy 将至,我等也是为此小议一番,做了一些布置,未知执摄可有指点么?”

庄daoist 摇头道:“我Celestial Xia 上下自有其序,我已非是Court Manager ,Profound Court 具体事机我不便过问,只凭各位Court Manager 决断便可,但若Profound Court 有需要我出面之处,我当在不搅扰Heavenly Secrets 的情形之下尽力相助。”

陈禹执礼道:“many thanks 执摄。”

庄daoist 道:“下来我当利用清穹之气全力refining magical item ,期望在与元夏正式攻我之前再多得一件镇道之宝,只是期间怕是无暇顾及外间,三位且收下此符。”说话之时,他伸手一点,就见三道金符飘然落下。

庄执摄言道:“此是我所refining 之Magic Talisman ,可助诸位避过窥见,并躲过一次杀劫,apart from this ,内中有我攀升higher boundary 之时的些许心得,只各人有各人之fate with the dao ,我若尽付其中,恐怕诸位受此偏引,反是失却己身之道,故此中我只予我所pay respects to 之道理。”

Zhang Yu 伸手将金符拿了过来,先不急着先看,而是将之收入了袖中。

这就有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的好处,有其指引,便能得见上法,不过过去不论是Celestial Xia ,还是其余various factions mighty figure ,其所行之道并不能为后世所用,只能立下dao technique 供以reference ,这便隔了一层了,也往前走,很可能就是另一条路了。

不过想及元夏诸多执摄并不是如此,其是真正cultivation 而来的,当是能够随时指点底下cultivator ,这样后辈攀渡higher boundary 恐怕远较Celestial Xia 容易。

庄daoist 将Magic Talisman 给了三人之后,未再多言,只是对三人一nodded ,silhouette 缓缓化作四溢光华散去,只留下了那一座琉璃玉璧。

Zhang Yu 三人一礼之后,身外便有rays of light 放开,稍觉恍惚之后,又一次回到了Dao Palace 之内。

陈禹这时转过身来,道:“张Court Manager ,联络霍衡之事就劳烦你过问了。”

Zhang Yu nodded 应下,他与两人别过,从Dao Palace 出来,thoughts stirred ,那一道命印Avatar 走了出来,golden light 一转之间,已然出了清穹之舟,落到了外间那一片混沌晦乱之地中。

他站在此间,身外Heart Light 荡开,大袖飘摆,将那一片晦乱浑恶之气向外逐开,不使其沾染上身,但apart from this ,并未再多做什么。

不知多久,前方一团gloomy qi 散开,霍衡出现在了他身前不远处,其目光投过来,smiled and said :“fellow daoist Zhang ,你想要见我?怎么,fellow daoist 可是想通了,欲入我混沌之道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