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Mysterious Chaos Dao Chapters talented writer 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Zhang Yu 对于霍衡招揽之言听若不闻,他只道:“今回我受Profound Court 之托至此,只与尊驾说几句话。”

霍衡神情认真了些许,道:“Oh? 想来是有什么要事了,fellow daoist Zhang 且说。”

Zhang Yu 一弹指,便有一道talisman 化出,往霍衡那里飘去,后者身前有浑沉之气涌动了下,将这枚talisman 化了去,随着其two eyes 之中有幽沉之气涌现,立时知悉了前后原委。

他此刻也是略觉意外“还有这等事?”他unconsciously nods ,道:“化演万天,逐杀取一,倒是好手段。”

Zhang Yu 道:“如今这世外之敌不日将至,其若到得我世,必知Grand Chaos 乃是变机之所在,故我Celestial Xia 欲加以遮掩,此中需尊驾加以配合。”

霍衡双袖负后,站在那里缓言道:“其实贵方要避开元夏也是容易的,我观Celestial Xia 不少同道都是有道之人,若你们都是投入Grand Chaos 中,那自是无惧元夏了。”

Zhang Yu calmly said :“这等话就不用多言了,尊驾也不必试探,我Celestial Xia 与元夏,无有妥协可言,两家余一,方可得存。而无论以往如何,如今Grand Chaos 与我Celestial Xia 既有对抗,又有牵缠,故若要灭亡Celestial Xia ,Grand Chaos 亦在被倾灭之列。助我亦是自助。”

霍衡缓缓道:“可我未必不能令元夏之人入我道。”

Zhang Yu lightly said :“尊驾或可引少许人入此道,可要令元夏为此解裂,尊驾知晓那是无有任何可能的,只要元夏在那里,则势必将此世之中一切俱皆灭尽,Grand Chaos 亦是逃不脱的,这里面的道理,尊驾当也明白。”

元夏乃是奉行极端保守之策略,为了不使变数增加,任何错漏都要打灭,这里面就是不允许有任何变数存在,试问对Grand Chaos 这个的最大的变数又怎么可能放任不管?要是没有和Celestial Xia 牵扯那还that’s all ,现在既然牵扯了,那是必须彻底杀灭的。

霍衡看了看他,道:“此事我可配合Celestial Xia 遮掩,但是我只能做到这等地步,Celestial Xia 需知,Grand Chaos impossible 维定不变,之后会如何选择,又会有什么变化,我亦约束不了。”

Zhang Yu 心下了然,Grand Chaos 是变乱,出现任何变数都有可能,若是能够得以压制,那就是有序变动了,这和Grand Chaos 就相悖了,所以Celestial Xia 虽然将Grand Chaos 与己牵引到了一处,可也免不了受其影响,如何定压,那就要Celestial Xia 的手段了。

不过眼下双方共同大敌乃是元夏,可以暂时将此放在后面。故他道:“如此也就可以了。”

霍衡这时低低言道:“元夏,有些意思。”说话之间,其silhouette 一散,化为一大团gloomy qi ,沉入了晦乱浑噩之中,如来时一般没去不见了。

Zhang Yu 站有片刻,把袖一振,身外Heart Light 一闪,霎时转回了清穹之舟内部,他唤一声,道:“明周fellow daoist 。”

rays of light 乍现,明周daoist 出现在了他身旁,稽首言道:“Court Manager 有何吩咐?”

Zhang Yu 道:“劳烦fellow daoist 去告知首执一声,便言霍衡已愿配合,下来当可设法对各处要地进行遮掩了。”

明周daoist 一礼之后,便即化光不见。

Zhang Yu 则是意念一转,回到了清Profound Dao 宫,来至内殿之中,他坐定下来,便将庄执摄给予的那一枚金符拿了出来。

他意念渡入内里,便有一道mysterious internal qi 进入心神之中,便觉无数道理泛起,此中之道无法用言语文字来描绘,只能以意传意,由神化应。不过他只是看了一会儿,就从中收神回来了,并且收拾心神,持意定坐了一番。

也难怪庄执摄说此中之法只供reference ,不可深入,要是贪求道理,只是一味沉浸观望,那自身之dao technique 迟早会被消磨掉。

这就好比下境cultivator 自身dao technique 是深刻于身神之中,然一观此dao technique ,就如同大浪潮水冲来,不断消磨自身原先之道痕,那此痕一旦被浪潮冲刷干净,那最终也就失去自我了。

所以想要从中借取有益之道,唯有徐徐推进了。

他对此倒是不急,他的根本dao technique 还未取得,也是如此,他自身之internal qi 仍在缓缓有序增进之中,虽然提升不多,可是毕竟是在前进,什么时候停下之后还不知晓,而一旦终了,那么就是根本dao technique 映现之际了。

正在持坐之间,他见前方殿壁之上的舆图出现了些许变化,却是有清穹之气自upper layer 洒播了下去,并配合外间great array 布成了一张遮掩整个内foreign continent 宿的屏障。

而此中照显出来模样,可以是数百年前的Celestial Xia ,也可以是更为古旧的神夏,如此可不令元夏来使无法观望到此中之真实。

不过Celestial Xia 未必需要完全依靠这层遮护,最好是让元夏envoy 到来之后的所有活动范围都在Profound Court 安排之下,这样其也无法有效观察到外间。

那清气流布因为准备充分,只是一日之间便即布置妥当。

不过this array 并impossible 涵布整个虚空,最外围也仅只是将Four Vaults of Heaven 笼罩在内,至于四大游宿,那本来就是兼有一定剿灭evil god 的责任,现在供在外巡游之人停驻,所以仍然处于外间。

他此时也是收回目光,继续在殿中定持,又一日后,他心中忽然有感,眸光微微一闪,整个人霎时从殿中不见,再出现时,已是落到了位于清穹之舟深处的Dao Palace 之中。

陈禹此刻正一人站在阶上观望虚空。

张Court Manager 与他见有一礼,便走了过来,与他一同望去。

方才他感应到虚空之中似有Heavenly Secrets 变动,疑似是有外侵到来,这个时候出现这等变化,不定就是元夏envoy 即将到来。

殿中rays of light 一闪,武倾墟也是到了,相互paid respect 之后,他亦是来到阶上,与两人站在一处,对外遥观。

三人等了not very long ,便见虚空之壁某一处似若塌陷,又像是被吸扯出去一般,出现了一个空洞,望去深邃,可随后一点光亮现出,而后a golden light 自外飞入进来,空洞瞬息合闭。

而那golden light 则是直直moved towards 外宿这边而来,不过才是行至半途,就被围布在外如水膜一般的阵势所阻,顿止在了那边,只是两者一触,阵璧之上则生出了一丝丝扩散出去的涟漪。

而那道golden light 此刻也是散了去,显露出了里间的景象,这是一驾形制古拙的长舟,通体呈灰黑之色,其横泊在了heaven and earth 之外,并没有继续往阵势靠近,也没有离去的意思,而若仔细看,还能发现舟身略显有些残破,情形有些古怪。

武倾墟道:“此可是元夏来使么?”

陈禹思考片刻,便传order 道:“明周,着韦Court Manager 和风Court Manager 前往此处查看,务必弄清楚this flying boat 来历。”

Zhang Yu 这时道:“首执,我令化身前往坐镇,再令在外守正和诸位落在虚空的Profound Venerable 配合驱逐周围evil god 。”

陈禹道:“就如此。”

韦Court Manager 和风Court Manager 二人在得了明周传谕之后,立刻自Dao Palace 之中出来,两人皆是借助元都玄图挪转,只是一个呼吸之间,就先后来到了虚空之中。

而与此同时,负责巡游虚空的朱凤、梅商二人,还有卢星介等五人也都是收到了Zhang Yu 的pass on the command ,也是一个个往flying boat location 靠拢过来,并开始负责清除周围可能出现的虚空evil god 。

韦Court Manager 和风daoist 二人则是乘云光向前,须臾就来到了那flying boat location ,他们见this flying boat 舟身横长,两端绵延足有三四里。

虽然此刻他们在逐渐靠近,可是flying boat 依旧留在那里不动,他们如今已是可以清晰望见,舟身之上有着one after another 细密裂纹,虽然整体looks at 完好,实则用于protection 的外壳已是残破不堪了,inner layer 护壁都是显露了出来,看去好像曾经历过一场惨烈fighting 。

韦Court Manager 看了片刻,可以确定此舟形制不是Celestial Xia 所出,以前也从未见到过。但是似又与Celestial Xia 风格has several points of 相近,而联想到近来Celestial Xia 在找寻流散在外的sect ,故猜测此物也有可能是来自虚空之中的某个sect 。

于是便以spirituality 语声传言道:“贵方已入我Celestial Xia 疆界之内,贵方自何而来,可否道明身份?”

他说完之后,等了一会儿后,里间却是不得任何回应,于是他又说了一遍,的但是依旧不得任何回音。

他耐着性子再是说了一句,可是整个flying boat 依旧是一片沉寂,像是无人驾驭一般。

他稍作沉吟,与风daoist 相互看了看,后者nodded 。于是他也不再犹豫,伸手一按,顿有一道柔和rays of light 在虚空之中绽放,一息之间便罩定了整个舟身。

这一股rays of light 微微荡漾,flying boat 舟身闪烁几下之后,他若有所觉,往某一处看去,可以确定那里便是出入所在,便以magical power 撬动此中profound principles 。

他这种breakthrough 手段若是里面有人阻止,那么很容易就能排斥出来的,可如此持续看了一会儿,却是始终不见里面有任何回应。故他也不再客气,再是进一步推动magical power ,片刻之后,就见着意所在豁开了一处入口。

韦Court Manager 与风Court Manager 对视一眼,两人没有以main body 进入此中,而是各自将Essence Soul 与visualization picture 放了出来,并由那入口moved towards flying boat 之中遁入了进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