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Mysterious Chaos Dao Chapters talented writer 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韦Court Manager 和风daoist 二人visualization picture 进入舟中后,四下打量了下,见到舟身内壁乃是一片金铜色泽,上面刻画有one after another 古雅别致的云雷纹,并有排列整齐的金珠镶嵌在上面,looks at 明光灿灿,使得舟内犹如白昼。

宽敞舟身之内还竖立着一个根根朱色大柱,地面乃是波浪一般的云道,looks at 犹如一座深长的dao cultivator 宫观。

只是除了这些之外,周围却是空空荡荡,什么摆设都是没有,故是两人看了几眼后便就略过,

两人各是放了一道internal qi 出去试探,检查一圈下来,发现舟腹舟尾都无问题,唯有舟首受到了阻碍,若是有人在此,那么极大可能就是藏身在那里,于是两人一同往舟首方向行去。

随着他们二人来到目的地,见到舟首被一个面乌沉色泽的铜壁隔开了,上面则是雕绘有一个古拙的饕餮之像。

韦Court Manager 看了一会儿,就辨析清楚了如何开启此门。

他再是伸手上去一按,往那饕餮之像中徐徐引入magical power ,上面纹路依照不同次序逐个亮了起来,等到整个都是沐浴在rays of light 之中后,再听得一声空空声响,像是竹石相击之声,此门往一面滚了过去,露出了里面的空间。

两人走入了进去,哪怕没有碰触到任何东西,internal qi 相接之间,挂在门廊上面的悬瓦发出一声声ding ding dong dong 的清脆声响。

不过两人对此不在意,因为他们just and honorable 进来的,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

此时可见,舱室内正中有一个占地颇大的圆坑,里面摆放一只敦厚圆肚的golden cauldron ,其周围是一圈圈黑红相间形似炭火的燃物,此刻还闪烁通红的赤芒。

两人虽不擅item refining ,但都是Profound Venerable ,能观辨事物profound principles ,不难从残余的internal qi 上推断出,这不是在refining 什么东西,而应当是为了驱驭flying boat 所用。这等形制古旧却又却又不失效用的手段,也是惹得他们多看了几眼。

只是他们很快把目光移开,注意到了立在一边墙壁之上的壁龛,这里面此刻竖着摆放一只人形金瓮。其由两个椭圆形的半瓮封闭起来。通过他们的观察,里面依稀可见一个封闭起来的形似蚕茧的东西。

这东西表面时不时有a ray of magnificent light 闪烁而过,且里面还传出来一股微弱到极是难以分辨的internal qi ,但看不清楚里面包裹的是人还是什么其他生灵,不过从周围留下的各种痕迹上看,里面很可能是一个cultivator 。

风daoist 道:“这金瓮似是protection 住了里间生灵的性命,不如将此物先带了回去,请各位Court Manager 一同察辨,这flying boat 就先留在了这里。”

韦Court Manager 同意此举,magical power 一卷,将这金瓮带了出来,随后出得flying boat ,才是来到了外间,见到Zhang Yu Avatar 站在那里,两人上来执有一礼,道:“张Court Manager 有礼。”

Zhang Yu looked towards 那金瓮,眸光divine light 微闪,瞬息间看到了内中的情形,里面隐约出现一个daoist silhouette ,其身躯与那些茧丝缠绕在一起,处于一种被保护的状态之中,只是其人胸口有一个大洞,看去受创颇重。

他道:“此物交给我吧。”

韦、风自无异议,将此物送向他站立之所在。

Zhang Yu 身外Heart Light 一卷,将金瓮收了过来,随后祭符一引,随着a golden light 落下,过去片刻,便就回到了清穹upper layer 。只他没有回到Dao Palace 之中,而是来到了一座法坛之上。

这是在一处混沌晦乱之地中开辟出来的地界,本是为了安排那envoy 所用,现在虽不确定此人身份,但可以判断出是世外之人,极可能也是与元夏有所牵扯的。

他将金瓮摆在了此间,同时引了一缕清穹之气过来,化作生机渡入进去,这金瓮本protection 修复的作用,得了这股生机,则能更快恢复伤势。

不过许久,那里面的silhouette 胸口上的伤势逐渐收敛,待还有一个fist sized 的时候苏醒了过来,身外的丝茧也是随之脱离,他伸手一推,金瓮往两边轻巧分开,他手搭着瓮沿,往外看来,待见到Zhang Yu 后,不觉露出了一丝凛然之色。

Zhang Yu 打量了此人一眼,见其身上穿着dark green 布袍,腰间玉带上挂着光润jade pendant ,头上是一支骨髻,打扮looks at 十分古拙,这个人cultivation 层次不低,但是却仍是一身凡俗血肉之躯,这给人一种很矛盾的感觉,似走得是一条与众不同的path 。

他以spirituality 传声道:“尊驾如何称呼?”

那daoist 听他问话,露出谨慎小心之色,对他执有一个道礼,同样以spirituality 语声回言道:”Reporting back to 这位daoist ,在下烛午江,敢问这位daoist ,这处可是化世么?”

Zhang Yu 道:“化世?”

烛午江马上道:“哦,化世乃是we 对于的beyond heaven 之世的称呼。”

Zhang Yu 道:“那么尊驾应当是自beyond heaven 之世到此了。”

烛午江勉强笑了一下,看去并没有顺此解释的意愿,只是道:“是daoist 救了在下么?”

Zhang Yu 道:“尊驾flying boat 入我世之中,被我同道所寻得,只是观尊驾似是受了不小伤势。故是将你救了出来。”

烛午江对他深深一礼,认真道:“many thanks 贵方救护之恩。”

Zhang Yu 看他低着头,似是不想多言,便道:“尊驾在此好好养伤吧,有什么话以后再谈。”说着,他转身外走去,并往一片混沌之中没入进去。

烛午江looks at 他的背影,却是犹豫了一下,最后什么话都没有说。

Zhang Yu 出了这里之后,就又回到了清穹之舟深处Dao Palace 之中,陈禹正在此处等着他。他上来一礼,道:“首执,方才从那flying boat 之中救了一人出来。”

陈禹还了一礼,seriously said :“张Court Manager 可知这人是何来历么?”

Zhang Yu 道:“这人警惕心甚高,似对我很是戒备。不过不管此人是不是元夏之人,既然到此,定然是有缘由的,Yu thinks 不必多问,只要看住就是了。我等早已做好了应对元夏,以不变应万变即可,不必为这些意外变故乱了我们自家阵脚。”

陈禹nodded ,this remark 是有理的,因为他们已经做好了和元夏一战的准备,不管此人来自何方,有什么打算,只要自身稳住,不令其有可趁之机,那么结果都没有两样。要是此人另有plot against ,不必他们去问,自己总是会开口的。

这个时候,武倾墟自外走入了进来,他与两人见过礼后,便对陈禹道:“首执,武某检验过了,除了that flying boat ,再无任何外来之物,那flying boat 之上也没有携带任何Treasure Item 。”

Zhang Yu 道:“御所救出的那人身上,也是一样别无mystical ,倒是此人所行dao technique ,与我所走路数似是不同,但不是什么紧要之事。”

三人相互交流了一会儿,决定不做什么多余动作,以不变应万变。

不过来人比他们想象中更是沉不住气。只是小半日过去,明周daoist 现出在了一旁,执礼言道:“首执,那外世来人想要面见张Court Manager 。”

陈禹said solemnly :“张Court Manager 不妨走一趟,看此人想做什么。”

Zhang Yu slightly nodded ,他自座上stood up ,走出great hall ,随后意念一转之间,就来至了那一处位于Land of Primal Chaos 的法坛之中。

烛午江正站在那里,因为清穹之气之助,仅仅过去只是这么点时间,这人胸口上余下的伤势已然收敛大半,essence, qi and spirit 也是恢复了不少。

烛午江见他到来,再是一礼,语带感激道:“many thanks daoist 助在下修复伤势。”

Zhang Yu 道:“无碍,尊驾既是cultivator ,身上dao technique 又非恶邪之路数,我等见到,力所能及,自当帮衬一般。尊驾可以继续在此安心养伤,什么时候养好伤了,可以自行离去。”

烛午江露出惊异之色,道:“贵方愿意就这么放在下走么?”

Zhang Yu 道:“why not 放?救助尊驾只是出于道义,尊驾又非我之囚徒,若是想走,我等自也不会阻拦。”

烛午江望了望他,似是在确认此话真伪,他又低头想了想,过了一会儿,才lifts the head ,认真道:“原本在下想看看再言,只是贵方如此坦承,而且时间上恐也来不及,那些人恐怕也快要到了,在下也就无需隐瞒了。”

他paused ,said solemnly :“daoist 不是问我自何处而来么?不瞒daoist ,在下乃自一处名唤‘元夏’的地界而来。”

Zhang Yu 闻听他的交代,神情并没无变化,道:“那么尊驾可以说说,元夏是何等地界么?”

烛午江神情严肃道:“这正是我来贵方界域的目的所在。daoist 可是知晓,自家所居之世是从何而来的么?”

Zhang Yu indifferently says :“若论世之开辟,不论万物变演,通常便是阴阳相争至那清浊相分。”

烛午江nodded and said :“此是开世之理,并无不妥,不过daoist 所言,只可解寻常之世理,但贵方居世却并非如此,贵方之世虽也是如此开辟,但却是有着另一重源流的。”

Zhang Yu 看了看他,此刻虽看只他一个人在与此人说话,可他知道,此时此刻,陈Court Manager 已然将诸多Court Manager 都是请到了Dao Palace 之中,一同在听着两人对话,故是继续道:“那么按照尊驾所言,那么此中源流为何呢?”

烛午江以无比认真的语气道:“在下下来所言,daoist 且莫以为荒诞,贵方所居之世……乃是由那元夏之照化而出!”

……

……